蔡老师有点甜 第34章_晏十日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02日

两只的高中大学生活~

=============================================

全校早恋大检查,蔡有阳,六班的尖子生,被抓了!

所有人都知道陆沣是蔡有阳最好的朋友,认识蔡有阳的遇到陆沣,都忍不住问一句,诶这事儿你知道吗?蔡有阳女朋友谁啊!

陆沣心说,我他妈知道个屁!

他,蔡有阳的正牌子男朋友,昨天晚上还被小蔡同学灌了一耳朵的“我好爱你哟”,今天,上个厕所的功夫,就被同学问了个一脸懵逼。

陆沣揪住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怎么回事儿?”他跟蔡有阳分开的时间拢共不过半天,蔡有阳就上天了啊!陆沣略气急败坏:“你从哪儿听说的!”

“传疯了都!”那人两个大拇指比了个啵儿,“早上老师抓到他这个!”

陆沣:“……”

那人“嗷”地痛呼出声:“卧槽松松松手!痛痛痛!”他手让陆沣捏变形了都!

陆沣松手,深呼吸,转身就走,身后传来嘀咕声:“小蔡不厚道啊,这么大事儿不跟哥们儿讲……”陆沣没理,径直回教室去了。

一坐回座位,就有人来跟他八卦:“诶你怎么还在这儿呢,蔡有阳在办公室挨训呢,说教导主任要让他星期一升国旗的时候全校面前做检讨,他不是你好朋友?赶紧看看去啊。”

我可去他妈的好朋友。陆沣磨了下后槽牙。八卦那人见势不对,识相地闭上嘴巴,溜了。

他怎么这么能呢?陆沣心想。一般早上蔡有阳都跟他一块儿去食堂吃早饭,也就今天,他要值日,蔡有阳自己去吃早饭了——说好的吃早饭呢?吃到人家嘴里去了?

不至于,陆沣心说,不至于。蔡有阳干不出这事儿,就算有这贼心,他也没这贼胆。陆沣平静了下来,转念一想,卧槽上个月带着全宿舍一起“探究人体美学”的是谁啊!他胆小个屁,他胆儿比谁都大!

陆沣又磨了下后槽牙,肺在气炸的边缘徘徊。

不过现在,最关键的倒不是小蔡有没有跟人啵嘴——妈的他还是好气——关键问题是小蔡已经让老师逮了,老师相信他跟人啵嘴了!

操,得把小蔡捞出来。

陆沣正琢磨着怎么把小蔡“取保候审”,六班班主任的“狗腿子”陈沉倒找过来了。

“陆沣。”陈沉趴在窗台上喊他,“苏老师让你去办公室。”

陆沣点点头,心道坏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直接起身去老师办公室了。

蔡有阳父母双亡,现在住在他家,苏老师是知道的。喊他过去,八成是要叫家长。

陆沣边走边想怎么糊弄陆崇华和玉玲,在爸妈和老师的三重怒火下救蔡有阳一条小命。

走到办公室门口,隔老远呢,就看到蔡有阳让教导主任训得抬不起头来。苏老师在旁欲言又止地,想说好话又不敢的样子。

陆沣叩叩门:“报告。”

三人一起抬头,蔡有阳眼睛里立刻放光了。

陆沣瞥了他一眼,不乐意再看他。

苏老师招招手:“快进来。”

陆沣走进去。

苏老师给教导主任介绍说:“蔡有阳的情况比较特殊,他平常家长会什么的,都是陆沣爸妈过来。”

教导主任对蔡有阳也有个大概印象,知道他家里父母没了,监护人不上心,现在是寄住在同学家里。因此,他今天抓住蔡有阳早恋,尤为痛心疾首。

这个学生成绩不错,要是记过,档案上留下污点,他心里不好受。但校规不是儿戏,不能因为是好学生被抓,就不处理。

教导主任心里很矛盾,对陆沣说:“你家长什么时候有空?蔡有阳这事儿他们能管的话,我们就先和你家长联系。”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想找那个面也没露过两次的监护人。

陆沣装糊涂说:“蔡有阳什么事儿呢?”

教导主任早有预料似的笑了声,才板着脸说:“你们小孩子喜欢讲兄弟、讲义气,他早恋,你也不告诉老师,也不告诉家长,现在让学校抓了,才慌了,想装傻?你们这点小心思……哼……”教导主任很过来人的模样,“……我还能不知道吗?”

陆沣无奈道:“老师,我真不知道——”他若无其事地,轻飘飘地问,“您说他早恋,那他早恋对象呢?”

这句话落教导主任和苏老师耳朵里,都觉得陆沣是在挑衅——看吧,连早恋对象都没抓着,就敢胡咧咧,你们可冤枉死我们小蔡啦。

两个老师就有些着恼了。

而一旁的蔡有阳呢,却是一瞬间汗都下来了。夭寿了,陆沣是要捉奸呐。熟悉陆沣的他,已经从那平淡的语气里听出了杀意。

蔡有阳规规矩矩缩成了一个鹌鹑。

教导主任生气道:“我问了蔡有阳半天,他够意思,没把那个女生供出来。怎么样,你来替他说?”教导主任是抓了个现场,但那个女生跑得飞快,他没逮住,蔡有阳还不肯说那个女生是谁,简直是罪加一等。

苏老师见教导主任越想越气,忙对陆沣说:“你不能替蔡有阳瞒着,你们主动交代,改过自新,还是好孩子,明白吗?”

“明白。”陆沣瞥了越缩越小的蔡有阳一眼,斩钉截铁道,“老师您放心,我跟您一样,都想知道,蔡有阳的早恋对象——”他狠狠加重了音,并且憋回一个脏字儿,才继续说,“——到底是谁。”

陆沣说完,蔡有阳立马打了个哆嗦。

陆沣是真不知道?

教导主任和苏老师对视一眼,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想了想,教导主任还是让陆沣先把家长喊过来。学校和家长两方面施压,他就不信蔡有阳顶得住。

陆沣出乎教导主任意料地,没有耍滑头,干脆地点头说,今天就打电话问家里什么时候有空。

陆沣想好了,到时候就跟爸妈说,他觉得蔡有阳最近很有压力的样子,有时候会呆呆地从楼顶往楼下看,说些一跃解千愁的傻话……

陆沣的配合,再加上苏老师给蔡有阳作保,教导主任挥挥手,让蔡有阳先回去写检讨,暂时不为难他了。

一走出办公室,蔡有阳立刻去拉陆沣,陆沣长腿一迈,就把蔡有阳撇在身后了。蔡有阳小跑跟上去,低声说:“你听我解释。”

陆沣没有感情地重复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蔡有阳:“……”妈呀陆沣让他给气成琼瑶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