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千金大小姐 第184章 生死不由命_钱DD

快穿女配 2020年07月08日

季月手腕上绑着白布已经昏睡过去了,繁花安排了庄妃娘娘身边的小丫鬟清溪照顾季月。一切妥当后繁花才离开。

回庄妃院,看到武十郎正在门口探头探脑。

“十郎哥!”

“嘿,繁花姑娘好”

“你要见娘娘?”

“好久没来见娘娘了,来请个安!”

“哦,我进去看看,娘娘有没有空!”

“哎哎哎,繁花姑娘!”武十郎招呼繁花走进一点,繁花皱眉但还是往前迈了两步,探头过去,“姑娘知道我家大小姐的事么?兄弟们准备很久要庆祝大小姐册封,不料想居然是一场空……”

繁花嫌弃的撇开脑袋,“十郎哥,安心分内的事就好,操那些个闲心呢!”

“哈哈哈,姑娘不懂我们,我们在富家庄身份实在尴尬,想来问问娘娘怎么打算我们的!”

“哎呦……十郎哥,那你还是回去吧,别在娘娘跟前添堵了,每天操练就好,想那么多呢!”

“繁花姑娘,我们就是想知道等太后和娘娘走了,我们还在这儿驻守么?”

“楚大小姐花大力气给你们拆的薄金地可不就是让你们长期在这驻守的么?”繁花摆手,但是心里也犯嘀咕,楚家军在富家庄总得给一个说法。

“所以才要跟娘娘请示不是……”

“你……唉……娘娘这边每天多少事呢!十郎哥今天先回去吧!”

“我这一天天的心里焦急难受啊!”武十郎摊手。

“娘娘可比你难受多了,十郎哥若是没事可干,就去薄金地看看驻地建造的进度,富家建造局貌似很能耐,十郎哥也学着跟富家人打交道长长见识不是,这可是京城里没有的好机会。”

“姑娘在娘娘身边果然不一般,在下学习了!”武十郎抱拳。

繁花听了心里得意,笑道,“富家可是天下第一不寻常之家,在富家不走,天天瞧富家家事也是一种乐子,十郎哥回去吧,我进去了!”

“哎,姑娘回见!”武十郎恭敬的低头抱拳。

“回见!”

武十郎走了,听脚步走远了,繁花瞧瞧的回头,九尺高的武十郎啊,宽肩厚背,状元郎出身。与他言语几句倒也忘了季月轻生的苦闷。

回去见庄妃,庄妃果然撑着脑袋一脸忧愁。

“季月如何?”

“娘娘放心,死不了呢……”

“哼!这富家的丫头,也太不知好歹了,本宫安排了事,她居然敢死!胆大包天了她!”

“富家的丫鬟,同样养尊处优与别处是丫鬟是不大一样!”

“哼!等事情了结第一个就把季月乱棍打死!”

听到乱棍打死几个字,繁花不由的咽了一口唾沫,倒吸了一口气。

“娘娘不如放过季月……”繁花怯懦道。

“什么!”庄妃一声大吼。

“娘娘!奴婢的意思是季月恐难堪大任……”繁花扑通一声跪下。

“哼!到底是小民家的伺候丫鬟罢了!亏本宫抬举她!富家人也是无趣不如直接害死得了,落个不能说话的哑巴有何用!”

繁花伏在地上,突然后悔极了倒不如放任季月自尽,救活她是害她继续在世间受苦。

“娘娘,季月已是心死之人,不如……不如”繁花大喘气,“不如另择他人!”

“好,既然她是一个废棋,现在就让她死去,留着她喘气就是添堵!”

“娘娘……”繁花抬头一脸的哀求“楚大小姐如果知道也会伤心的啊!”

“哈……楚环?还能记得她,本宫娘家侄女都封了妃,她头上干干净净的落选丢人丫头!”

庄妃手撑头,闭上眼不再说话,良久,繁花跪的腿酸,正要悄悄站起来,庄妃突然发话,“我看也别拖了,你现在就去把季月弄死,然后你拿着罪状直接去责问富家来太太!”

“娘娘……季月刚刚死里逃生!”

“快去!”庄妃慢慢睁开眼。

“是……”繁花答道,慢慢起身,正要转身庄妃发话,“季月是楚环喜欢的人,楚环……等等……”

繁花呼吸急促,“娘娘可是想把楚小姐也拉进来做文章!”

“楚环!”庄妃睁开眼拍脑袋,“罢了,罢了,一个小丫鬟扯上楚家干什么!”

繁花僵住了,不知道是该出去还是留下。

片刻,庄妃怒呵,“你还站着干什么!”

“是……娘娘……”恍恍惚惚的走到门口又退回来“季月……她该怎么死呢?”

“她不是割腕了么?那就顺着死好了!”

“是……”繁花捏衣襟再转身。

“处理的干净点……”庄妃在背后道。

“是!”繁花转身再拜再转身。

出了院,繁花走了没多远依着路边的假山石坐下来头晕目眩啊。

娘娘吩咐了事,不能在这里偷懒,繁花站起来,脚狠狠的崴了一下,钻心的疼,坐下来揉脚,忽念季月会不会更疼。

神志恍惚的不知道走了多久,季月的院子到了,跨门进去,门口黄狗见到她不叫了,直摇尾巴,繁花驻足瞧了一眼,走进去。

清溪迎出来,“姐姐来了,季月刚醒来,喂她吃一大碗补血的紫米黑豆粥,这才又睡下,没几日应该调理好了!”

“费心了……清溪……”

“姐姐,哪里的话”

“你是伺候娘娘的人,现在来照顾一个富家丫鬟,真是委屈你了!”

“不委屈啊,姐姐吩咐的事,不管是什么清溪都当尽力而为啊。”

“唉……你瞧瞧富家都没人管她呢,她娘都不在身边呢!富家徒富贵罢了没点人情!”

清溪转转头四下里瞧,“季月摊上那些事,估计人都给吓跑了吧!”

“哼……那些个庸碌的下人,坏事好事本就找不到他们,倒是会自保的!”

“清溪你辛苦了,回去吧!”

“不辛苦啊,姐姐不必操心,我在这就好了!”清溪笑的乖巧。

繁花瞧清溪,“她一个命不好的丫鬟,你贴着做什么,不怕也粘上了霉气?”

繁花没来由的发怒,清溪一脸疑惑。

“你走……你走……你快些走!”

“繁花姐!你这是干什么,这院子不小呢,一个人呆着也怪怕的,您要在这照顾季月,我也可以陪姐姐啊!”

“你……”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