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寒江雪2 第108章_午后半夏

快穿女配 2020年07月08日

这一次的偷袭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不到一个时辰,高长恭便带人回来了。结果自然也不用说,大获全胜,这一次开战以来都是他们的胜利,本来是要举行一场篝火晚会作为奖励。但是现在的局势不对,对方到现在都还在垂死挣扎,虽然说就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已经是不足为虑。但为了防止万一还是等到这次战争彻底胜利才行。

夜晚,江雪和高长恭坐在军营不远处的小山坡上面,旁边放着一坛酒还有一些江雪爱吃的干果蜜饯点心等东西。

高长恭是知道江雪到长安是为了镇魂珠而去,现在见到江雪归来,便开口问:“阿雪,你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我听说宇文邕被人刺杀?你没事吧?”对比那个传说的什么镇魂一出天下靖的镇魂珠来说珠他更加担心的还是江雪的人身安全。

江雪回答说:“你看我像是有事情的人吗?”说着还站起身来转了一圈。

其实不用江雪开口,单就这么看着她,脸庞红润,气色甚至比自己先前见到的还要好上两分便也知道,她是没有任何事情。很有可能过的还十分逍遥自在,但是有些事情如果不问出口的话他就永远不能放心。现在得了江雪肯定的回答,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看,这就是镇魂珠,其实不过就是个略大一些的珍珠,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江雪把镇魂珠拿出来给高长恭看了看。

其实就江雪个人来说,她是不相信什么集齐三大神器便能够得到天下这样的话,都不过是无稽之谈的事情。要知道自秦朝开始便流传着‘镇魂一出天下靖,离殇基业百世恒’这样的话来,这离殇剑在高长恭手里也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但是也没见北齐的朝堂上比北周那边清净多少。

更甚一些,比起北周来说,北齐更加混乱。

自北齐建国以来到现在一共历任四任皇帝,文襄帝高澄、文宣帝高洋、孝昭帝高演,凡是继承帝位的人,在未曾登基之前,每个人的风评都是不错。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隐藏的太好的缘故,一旦登基为帝,他们就像是变了一张嘴脸一样。每一个都是纵情声色,宠溺奸臣,反正怎么荒唐怎么来?特别是现在的皇帝高湛,真的算是其中的翘楚了。

他如今继位也不过才三年的时间,刚登基那会儿,他十分有雄心壮志,甚至亲自乔装打扮询问民间疾苦,寻求良才。众朝臣还以为自己终于是选对一个皇帝,但是没想到才两年的时间他便变了。宠溺奸臣,残杀兄弟子侄,逼迫皇嫂等等之类的事情,数不胜数。简直是在刷新人的三观底限。

咳咳咳,话题扯的有点远,回归正题。

高长恭拿着传说中的镇魂珠看了看表示,这就像是江雪所说,不过是一颗略大一些的珍珠罢了。并没有什么特别,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么就是在这夜光之下,它微微的泛着白光。最后还给江雪:“也没有多特别,就这个东西真的能安定天下吗?”反正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他是不相信这鬼话。

“长恭,你有想过要坐上那个位置吗?”江雪收好镇魂珠,忽然开口问道。

高长恭听到江雪这话,愣了愣,不过很快的便回答说:“没有,那个位置太高了,并不适合我。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更希望像是阿雪你一样,天南海北的四处云游。”只是可惜的是,他终究是和阿雪不一样他的身上有背负着属于他自己的责任,他无法放弃。

“这个简单的很啊。卸掉你身上的兵权,跟我一起走。”江雪开口说道。

沉默片刻,高长恭才开口:“如果说有阿雪你说的这样容易就好了。”想到自己父亲在临终之前拉着自己的手所说的话他不由的有些沉默。更何况如果说让他就这么放弃,他也有点做不到。不是舍不得兵权,也不是顾忌高氏一族,而是因为百姓。

他看到北齐的百姓受苦,他无法丢下不去管。

江雪和高长恭是从小一起长大,对于他的脾气秉性最为了解不过,但是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才没有一而再三的去勉强他,要知道高长恭最不喜的便是宫廷之中的尔虞我诈的事情。偏偏作为高家人,北齐皇室的一员,即便是他不愿意,其实早已经泥足深陷。

“长恭我不勉强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但是有一点,你的自身安全是要放到第一位。”江雪语气郑重的开口说道。

高长恭浅浅一笑应答下来:“好,我答应。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毕竟我还等着要娶阿雪你做我的兰陵王妃呢。”其实若非是现在的两国的战局过于紧张,他和阿雪的成婚的事情早就已经提上日程。

只是他这话说出来,没想到打脸来的有点快。

这一日后,江雪为了要把镇魂珠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而先行的离开双溪城,高长恭和北周的战事频繁,自然不能也不会离开。和北周的战事越打越顺利,又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双方便暂停了交战的协议。

其实就高长恭来说,他是不愿意,毕竟现在他们是占着上风,可以说如果一鼓作气打入长安城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但是北周实际掌权人宇文护却和北齐皇帝高湛达成共识,高湛同意退兵。虽然反对的人一抓一把,但是也没用,高长恭还是在无奈之下回归双溪城。

北周北齐这才协定休战。

最北边的突厥忽然兴兵犯边境的一个小城镇。

高长恭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立刻带了五千精骑赶了过去,双方发生了交战,他的士兵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个个都骁勇善战,以一敌十不成问题。突厥那边胜在兵力多,一时间倒也有些僵持。

但是高长恭知道,这一战只能速战速决,不能停留。因为北周那边还虎视眈眈,如果一旦时间长了,那么必定他们也要趁机进攻。

所以在第二天的时候,高长恭带了一百亲兵,都是他亲手调|教出来的兵,夜袭突厥可汗的帐篷。虽然到最后成功的斩杀了突厥可汗,又让斛律光配合着,一举打败突厥可汗,最期满在五六年内,这突厥绝对没有再一次卷土重来的机会。

这一场的战役虽然是北齐大获全胜,而且还是以少胜多,但是高长恭却受了重伤。他中了一箭,穿胸而过,险些伤到肺腑,虽然经过诊治他暂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如果三日之内他的伤口没有出现发炎溃烂,那么他就彻底没了危险,只需要好生的调养十天半个月就没事了。不过有些不好的是,在第二天中午,高长恭开始发起高烧,军医给他接连灌了两副退烧汤,都没有用。

整整一日的时间,高长恭的高烧都没落。急坏了一众人。

江雪也就是这个时候赶过来的,她这里才把镇魂珠收到一个别人绝对找不到的地方,甚至还用九死一生的五行八卦阵,把这个地方彻底的掩埋起来。即便是有人无意间找到,不精通五行八卦,呵呵,你进去多半就是出不来了。至于如果真的有人懂得阵法,进去并且得到镇魂珠,江雪也只能说这也是个她的缘分。

“长恭的高烧到现在都还没退吗?”江雪的手覆到高长恭的额头之上,轻声开口问道。

斛律光回答说:“殿下自从拔箭后的第二天,一直都高烧没退,军医已经想了各种的办法,但是都没用。这么烧下去也不是办法。江姑娘,你可有什么办法?”江雪懂得医术这并不是什么秘密?现下军中所用的金疮药便是江姑娘研究改良而来,不但成本低廉,效果更是没的说。就是他自己一次在受了重伤,险些命陨,也是靠着江姑娘才捡回一条命。

江雪迅速的报出几样药材,“那这几味药材过来,再拿一坛烧刀子过来越烈越好。”

用酒可以消毒降热,这也是江雪告诉高长恭的,这么一来确实是减少不少的伤亡,虽然用的时候有点痛。但是先前军医也已经试过用酒降热,但是只一时,只隔了不到一个时辰殿下就又烧起来。虽然斛律光的心底有些疑惑,但是出于对江雪的信任,他还是照办了。

江雪的医术自然是不用多说,治疗个因为外伤而引起的高烧不退还是分分钟的事情,倒是让斛律光有些疑惑。明明也就是军医所开的那几样的药材,一坛烈酒,就这么退烧了。而且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再烧起来,这还真是神奇。

这么一想,斛律光便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江姑娘,可否解惑?”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他的方法没错,但是用量却有点问题。”江雪简单的说了一下。

斛律光不懂得医术,听的自然是一知半解,倒是一旁的军医,大呼奇妙,为什么自己没有想到。经此一事,便对江雪虚心求教,江雪倒也没有藏私,对于他所提出来的疑惑,也都一一的解答,不吝传授。

高长恭在江雪的治疗下,终于是脱离危险。

晚上半夜时分,昏昏沉沉好几日的时间,终于醒过来。

第一眼高长恭便看到了谁在旁边榻椅上的江雪,目光不由的柔和下来,虽然能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着一定的距离,但是这也一点都不妨碍高长恭看得到江雪眼底下微微的青色。知道这一次是他让阿雪担心。只是他真的是没想到自己会中箭,毕竟去的时候他对自己的身手有十足的信心。

“长恭,你醒了。”江雪的睡眠从来都浅,高长恭目光直直的盯着自己的时候,她便已经醒了过来,睁开眼睛,自然也就看到高长恭半坐起身来,看着自己。

病弱美男也果然是养眼的很。

江雪眯了眯眼睛:“喝点水润润喉咙。”等到高长恭一杯水下肚,江雪拉起他的手腕,把了一下脉搏,强劲有力,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剩下的不过就是一些皮肉伤,好好的养伤一段时间便也就没事了。

“阿雪,让你担心了。”高长恭认错的态度一向都十分良好。

江雪对此倒也没有深究,本来就是在战场之上,受伤是很正常的事情,开口说:“不用这么小心。你也不想这样,不过既然知道,下一次一定要小心。”揪着这点事情不放不是江雪的风格。

高长恭听着江雪温柔善解人意的话,目光不由的更加柔和。这就是他的阿雪,如何能让他放手离开,虽然知道阿雪不喜欢打仗,更加不喜欢尔虞我诈的事情,但是他还是私心的把阿雪留在自己的身边。

经过这一次的手上,高长恭和江雪的感情更加的融洽起来。

虽然是受了伤,不过价值却十分值得。在近几年里北周和北齐应该可以和平共处,互不侵犯,而突厥那边也被高长恭打的没有还手之力,最少五年内没有能力兴兵再犯。而突厥也是个识时务的,在他们退守后方,停战后,便提出的联姻,把他们新一任可汗的第二女嫁给高湛做皇妃,以缔结两国友好。

高湛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对他来说,反正是个女人,他后宫里的女人还少吗?多她一个不多,更何况还能够让两国暂时的和平,便也点头答应下来。

突厥除了北齐还也和北周缔结姻亲,是可汗的第三女。

对于他墙头草的性格,高长恭虽然有点不悦,但他毕竟只是个兰陵郡王,并非北齐的国主。虽然私下里嘀咕两句,但却也没说什么。

江雪就更加不会在意了。

对她来说北齐即便是什么时候灭亡,她也不会多在意半分。

因为边境暂时的安静下来,没了战事,江雪和高长恭的婚事便被提上日程,毕竟就他们的年纪来说也都不小了。对此,虽然有紫魅全力反对,但是她的意见一点都不重要。她现在的身份比起当初的孤女更加难以让人接受。敌对手北周宇文护的夫人什么?呵呵……比起江雪这个孤女更不受到北齐人民的欢迎好吗?

对于高长恭要娶个孤女做王妃,虽然容貌不差,但高氏一族的人多半都是呈现不屑的态度。不过这对于高湛来说,却十分的乐意,毕竟高长恭手握军权,护得北齐安危,很得民心,他自然不希望高长恭娶个高门贵女回来。如今他上道,娶了一个孤女,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因为这个缘故,高湛更是下令赏赐不少好东西给高长恭,甚至还册封江雪为正一品的郡王妃。地位不可动摇。

江雪和高长恭的婚礼举行的相当盛大。

婚后的头几年里,她和高长恭的生活都很平静。但是随着北周皇帝宇文毓被宇文护派人毒死,大司空宇文邕登基为帝。这个宇文邕颇有几分本事,励精图治,而且他的运气很是不错。因为他登基不过半年的时间掌握军政大权的宇文护便被人刺杀而死。

宇文邕迅速的接掌了宇文护留下来所有的势力。

这样一来宇文护到底是如何死的?情况便也就一目了然了。

北周这边安稳政权,并且在新帝宇文邕的励精图治之下,越发的强盛起来。

反观北齐这边,高湛依旧昏庸,而且这两年的身体是越发的不好,如今已经躺在床上起不来。北齐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太子高纬监国处理,但是这个高纬比起高湛来说,更是个胡作非为的人,疑心病也重的厉害,如今还没有登基,便已经开始铲除异己,打压对他有危险的兄弟。

对比北周,北齐简直是没得救。

为此,高长恭整日唉声叹气,为国担忧。

他担心的哪一天很快便来临,高湛病死,高纬登基。

他登基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加封自己的亲信,打压一应的兄弟,先后寻借口赐死了自己几个堂兄弟,弄得朝堂上一时人心惶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北周由登基才一年的高湛御驾亲征,开始北伐之路。

虽然北齐有高长恭,但是架不住有拖后腿的人。

仗打的本就艰难,偏生高纬还对高长恭有怀疑,不顾战事,执意传召高长恭回京。

高长恭无奈之下回京,而他这一回去,便再也没有回来,连高纬的面都没有见到便被打入天牢之中。说他集结兵力意图谋反,赐下毒酒一杯,命他就地自裁。

至此,高长恭是彻底的死了心,心灰意冷的喝下毒酒,终年三十一岁。

而他死后众人才发现,他的王妃江氏已经是带着他们的独子不知所踪,不过她一介女子又是孤女出身,自然也不会有人在意就是。

高长恭被杀的第二年,北周大破北齐,自此北周宇文邕一统南北朝,北齐国破家亡。

“阿雪,我们走吧。再不回去,我们就要赶不及出城的时间了。”高长恭看着街道上以往那些高氏一族的贵族,此时却被人捆绑一串,走在街道上,奇异的他竟然没有半点的波动。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侧的妻子儿子,轻声的开口说道。

江雪开口说:“好。”高长恭喝下的毒酒早就被江雪掉了包,不过是一般的假死药,她可没有要做寡妇的打算。

站在江雪和高长恭中间的七八岁的孩子叫高江,是江雪和高长恭的独子,早就在这里呆的有些不耐烦,心中惦记着江雪在他生辰的时候送给他的那匹小马,听到说要回去。立刻就欢呼雀跃起来,拉着江雪和高长恭的手,转身离开。

一家三口和谐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人群之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