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恐怖同人]妖之道 第46章_黑白喵

快穿女配 2020年07月08日

“复活萝丽……”

没有反应,没有任何人出现,祭坛里除了郑咤微微颤抖的声音之外,什么都没有。

“复活萝丽……复活萝丽复活萝丽!MD,主神你不是说可以复活自己制造的人吗?”郑咤手里的复活金经猛地摔在了地上,“快点复活她啊!支线剧情和点数我都给,快点复活她!!!”

依然是一片死寂。

“为什么不能复活她?为什么?你回话啊!主神!!!”郑咤的身上猛地出现了血红色的火焰,一蹿三丈的火焰将整个地下祭坛映得通红。

何为孽站牌一旁默默看着这一切,此刻他的表情一派沉静,没有任何表情,眼睛被火焰映成诡异的的血红色。

随着火焰升腾,血红色的火焰颜色渐渐转暗,仿佛血液正在慢慢干涸一般,从血红向暗红过渡,最后渐渐发黑。

(已经可以达到这个地步了么……据说可以焚毁灵魂的黑火……)欣赏火焰,何为孽抿起嘴唇,(他的成长速度……还真是有点超出了我的想象。看来,基因果然是很神奇的东西……)

“啊!!!!!!!!!!!”随着郑咤的吼声,原本已经发黑的火焰猛地炸散开,却又是恢复了那暗红的颜色。

(只是因为愤怒而进阶了吗……看来还不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烈的仿佛失去一切的孤狼的哀嚎,郑咤一拳砸上了祭坛,顿时,整个陵墓都微微颤动。

“郑咤!你想毁了这里?想被活埋自己挖个坑跳进去,别毁了祭坛!”何为孽冷眼看着郑咤,此时,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郑咤慢慢的偏转过头,看着他,那双眼睛一片死寂。何为孽的心脏猛地一跳,他知道,事情麻烦了……

“该死……”何为孽不由得咒骂了一声,他忽然有种想要给自己两耳光的冲动——为什么当初要一个人跟进来?哪怕拖一个垫背得也好。

现在倒好,发狂的郑咤完全不管是谁,操着红炎就冲了过来。

“第四阶的心魔……还是杀戮之境?不管是哪个,我都麻烦了……”何为孽咬了咬牙,他兑换的法术基本上都是防御治疗的类型,打起来有心无力,另外的能力能用倒是能用……但是要达到能困住郑咤的强度,那他基本上也收不住手了,到时候郑咤死掉的几率……

“该死……”看着冲过来的郑咤,何为孽只能选择最丢脸的方式——掉头就跑。好在祭坛够大,他一时还不至于被郑咤追上。“郑咤……你完了!”

“呼……”在一个柱子上暂且休息了一下,何为孽看着下面开始疯狂破坏周围墙壁的郑咤。“这个混蛋……”

“何为孽,你那儿怎么样了?”楚轩的声音忽然在脑海里面响了起来,何为孽顿了顿,然后说道,“很不好……”

“怎么了?”

“发狂了,不知道是杀戮之境还是心魔,总之,现在我成了他仇人了。”何为孽叹了口气,“你知道我的情况,不能下杀手,现在我对他没辙。”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楚轩停顿了一下,说道。

“说。”何为孽看着已经开始砸柱子的郑咤,寻思着能不能丢块砖头砸下去——虽然估计会被红炎烧成灰。

“刚才的震动让几根石柱断裂垮塌,一时半会儿我们进不去。”楚轩很平静地说道。

“……所以?”何为孽看着已经渐渐倾斜的柱子,嘴里嘀咕了一句,跳到了另一根上面。

“不能让他继续破坏祭坛,否则我们之后复活团队成员会很麻烦。”楚轩依然很平静。

“……楚轩。”

“嗯?”

“你当我姓耶和华?”

“你姓三分之一的耶和华。”

“……去死,谢谢。”

看着被郑咤丢到祭坛上的复活金经,何为孽咬了咬牙。

拿到复活金经,他有七成把握控制住郑咤。但是……就算是他,也没把握拿到复活金经的过程中不被郑咤攻击。

而一旦被攻击……

“算了……赌一把吧,郑咤,你个混蛋……”

跳下石柱,何为孽压根不敢耽搁,冲着复活金经就狂奔过去。身后的灼热感越加强烈,何为孽一点都不怀疑,被这种火焰击中,他的后背会瞬间变成排骨,或者焦炭。

就在手指触上复活金经的瞬间,何为孽感到背后剧痛传来。清脆的咔咔骨裂声让他眼前一阵金星乱晃。如果说是有什么算得上是万幸的话,那就是在击中他的瞬间,郑咤散去了拳头上包裹的红炎。

“虽然能复原,但是还是会痛……”用力深呼吸在地上一个翻滚,抱着复活金经,何为孽慢慢站了起来——要他是个普通人,这一下就得心脏破裂一命呜呼了,“我是不是该感谢你还有一点理智没用火烧我啊……郑咤……”

“……”郑咤站在一旁,脸上带着有些迷茫的神情,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拳头。

“白痴,想杀就杀啊,克制自己干什么,干脆当一个大魔头算了,能杀了我你可是会被国家表彰的……当然可能被楚轩追杀。”何为孽抹了抹嘴唇,把溢到唇角的血又吞了回去,“放过我,等着我绝对让你知道什么叫惨……”

郑咤依旧是迷茫的看着他,忽然,他闭上眼睛,抱着头蹲了下去。

“摆出这个造型……你以为你是韩剧里面的悲情男主角?给我站起来!郑咤!”手按在复活金经的封面上,何为孽喃喃着呼唤守陵护卫的咒语。

感受到危险,郑咤终于又站了起来,盯着朝他围拢过去的守陵护卫。

“这才对……恶魔小队的队长你也敢给我装悲情?去你的……”看着一拳一个击碎守陵护卫的郑咤,何为孽叹了口气,“就算是我要对付你,也要对付站着的你……伟大的透特,在此呢喃你的名,以透特之花之力,中止眼前的纷争……”

金色的锁链伴随着何为孽的喃喃声出现,缓慢的缠绕上了郑咤和守陵护卫的全身。守陵护卫几乎在触及锁链的同时碎裂,所有的金色锁链,几乎都纠缠在了郑咤的身上,将他牢牢的捆绑住。

“怎么样了?”

“……楚轩,你来得还真是恰到好处……”何为孽看了一眼祭坛的入口处,有气无力的苦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