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超能力者宇智波佐助的灾难 第23章 中忍考试(三)_如磐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04日

被我按在地上的草忍发出阴沉的闷哼声,我也是挺佩服他,一张脸被按在地上,喉咙还能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声。

“潜影蛇手。”

数条蛇从他的袖口中嘶嘶扑向我的脸,黑红色的火苗倏然如藤蔓一样在蛇上蔓延开,刚才还嘶嘶作响的蛇已经燃烧成灰烬。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我踩着的身体开始变得柔软光滑,冰冷的气息从我的脚底蹿到了我的身体各处,再定睛一看时,我脚下踩着的是一条巨大的蟒蛇。

蟒蛇蠕动,身体灵活挺起,如扭曲的闪电狠狠地往左右树木扫去,我趁势离开了这条蛇的背部。

在视线捕捉到角落的草忍后,我急速跑了过去,顺便放了个火遁。

“火遁豪火球之术。”

我的超能力有些失控,现在我尽量地在压制暴动的能量,以免像以往一样令整座死亡森林被我的能力移动到哪个不知名的角落。

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我在放火遁的时候,本来草忍已经躲过了火遁。火球却在一瞬间似是有了意识,跟随着草忍移动,趁他不注意就往他的脸上袭去。

这,是我的超能力漏出来了吗?

灼热的火花燃烧着那个头颅,本应该发出惨叫声的人倒是风平浪静,火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湮灭,余有的白色烟气也随不知从何处刮来的风吹走,空气中只剩下淡淡的烧毁焦的味道。

那个草忍的脸一分为二,左侧的脸因火花烧毁而呈现出可怖的灰色疤痕,而右侧脸眼眶下方的皮肤像包装膜起着皱卷,无力地耷拉下来。右侧眼部的肌肤呈现出惨白色,完全是,不同的肤色。

小樱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的她,身体中了束缚术,根本就无法走动。

她冷汗涔涔被迫看着前面阴森可怖的人,无能为力。

“佐助,能看到你的实力,真的让我欣喜!”草忍手放在了护额上,他再放下手时,护额上赫然出现了音隐的符号,“不愧是兄弟,从你的眼里就可以看出你的实力远远超过鼬。”

我下意识地抚上眼睛,眼眶周围的肌肤一片灼热,看来,写轮眼又擅自跑出来了。

现在,距离我下一次瞬间移动的时间还有一分半。在这一分半,我要把面前这个装神弄鬼的人暴揍一顿,还要压制住自己的超能力不暴动,真的是有些麻烦啊。

“你到底是谁。”

草忍淡金色的眼睛如蛇的瞳孔冷酷,他说:“我叫大蛇丸,如果你还想见到我的话,就努力地通过这场考试吧……”

鬼才想见到你。

“佐助,我来晚了。”

鸣人身上湿答答,腥味远远地我就闻到了,他似是从哪个沼泽爬出来,站在远处的树端上,傻呼呼地朝着我招手。

也许是因为被人打断说话很不耐烦,那个草忍,哦,不对,是大蛇丸杀意更甚,沉重到都能结成实体。

“喂,那边那个家伙,就让本大爷来打败你。”鸣人像是搞不清楚状况,他指着大蛇丸就开始叫嚣喊着。

他俯身就往大蛇丸那边跳跃过去,我瞳孔紧缩,视野中鸣人的动作滞慢,就连他奔跑时发丝律动的轨迹都能清晰可循。

“鸣人,你给我站住。”

情急之下,我抬手就让地下的藤蔓直直地立起,如蛇一样灵活地将鸣人缠住往我这边带过来。

四枚带着查克拉的手里剑破梭而过,就要扎向鸣人的四肢,我飞扑上去,苦无朝身前挥去,苦无与手里剑的刃面摩擦而过,发出刺耳的响声。

两枚手里剑碰撞开,还剩两枚,我膝盖往两边撑开,硬生生地撞开了手里剑。

我立在了绿色的藤蔓上,藤蔓还有意识般地摇晃着,站在那边的大蛇丸眸中带上了骇然之色。很快地,他的震惊骇然就成了狂喜,那是一种贪婪的喜悦,让我心下升起更多的反感。

“通灵术。”

地面摇晃动荡,随着嶙峋的物体升腾而起,地上盘桓着的藤蔓、粗壮的树木被凶猛地顶撞开,一块块锐利的树木碎片与灰黄色的泥土四处飞溅,轰然响声一直往森林的其余方向散去。

“吃掉他们。”

站在巨蛇上面的大蛇丸漠然地说着,他口中的他们指的是小樱和鸣人。

我咬着牙,手指再动了动,藤蔓如同有生命一样,一条条腾空而起,组成一整排绿色的幕帘挡在我的面前,隔断了我与大蛇丸的距离。而后,藤蔓自发地往巨蛇身上缠去。巨蛇见状,躯体灵活地扭动着,左摆右移,想要躲过藤蔓的纠缠。

就在这空档,我抓住了鸣人和小樱就往森林深处逃窜而去,我才发现,我犯了一个错误,即使我用瞬间移动离开这森林找人求助,之后的麻烦也是无穷尽的。

我应该在一开始,就把大蛇丸给弄个残废,以小樱和鸣人的阅历也仅仅是认为我厉害,他们并看不出大蛇丸的实力已经是上忍的水准。

我抓的不是很牢,鸣人一用力就挣脱开了,他在地上滚了几个圈后,站稳身体就开始怒视我。

“你在干什么?”我顺势把小樱放在地上。

“你不是佐助。”鸣人怒视着我,湛蓝色的眸子因愤怒瞪得极圆。

“鸣人,你在说什么啊。”小樱不解地朝着鸣人怒吼。

鸣人气得胸膛随着呼吸一鼓一鼓,他怒声道:“我认识的佐助才不是这样的胆小鬼,他才不会逃跑。”

我的心里罕见地升起了一股燥意,对于这场考试,对于这些遭遇。

什么叫做佐助不是这样的胆小鬼,我不是神明,我也不是勇往直前的勇者。在我的认知中,能够完美地解决事情就再好不过,什么英雄主义都是小孩子才玩的。

现在的我,一方面要压制住自己即将暴动的超能力,一方面还要躲避大蛇丸的追杀,而鸣人此时跟我闹着矛盾。他的想法很简单,逃跑就是失败,逃跑就是丢人,而他一点也不顾自己的生命是否安危。

鸣人调头就往那边冲过去,而大蛇丸悄声无息地出现了,他环抱着双手兴趣盎然地看着这一切,似是在看我们打闹。

“鸣人,让开。”

我在手中急速地聚起一股黑色的风暴,黑色的气体在我手中旋转着,无数的光芒与风暴像是被吸引过来,不断地汇入集中,成了一个黑色漩涡状球体。

我把手中旋转而成的风暴球狠狠地往大蛇丸的方向扔过去,在扔出去的那一瞬间,我用意念控制着他脚下踩着的泥土,把泥土变成了水泥,把他的脚封住在原地。

果然,他想要躲,可脚底到膝盖在他不自觉中浇上水泥固住,他暂时无法离开。

大蛇丸眉头一跳,他双手飞快的结印,一条条巨蛇从土地遁地而出。一条条巨蛇挡在他的面前,随着“砰砰砰”的响声,挡在前面的巨蛇开膛破肚,浓厚的鲜血在空中炸开。

黑色风球因阻挡也逐渐减速,威力渐减,最后撞上刚刚脱离水泥束缚跳跃而起的大蛇丸的肚子,把他整个人往后面击飞出去。巨大的撞击力把大蛇丸撞到树上,树干出现了龟裂的痕迹,不久就轰然倒塌。

我看短时间内大蛇丸已经爬不起来,神经也放松许多,而如沸腾的开水蠢蠢欲动的超能力也平复一些。

“滴答。”

液体落在脚上,脚上肌肤一阵冰凉的触感,很快,又有许多水珠噼里啪啦地砸在我的脚背上。

是下雨吗?

不,是出的汗。

小樱及时地扶住了就要跌倒在地上的我,她关切问:“佐助,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身体太累了。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这么累过,一边抑制超能力,一边战斗,我的精神力都快到了奔溃的边缘。现在的我,实在是有些虚脱。

小樱体贴地用她的袖子给我擦了擦我脸上的汗,我咳嗽出声,一股浓重甜腥的味道冲击喉咙口腔,忍不住地,我身体前倾,一股鲜血被我喷在了地上。

“佐助,你还好吧。”小樱惊恐地望着我,她扶住我的手止不住地在哆嗦着。

真的是太累了点,我只是太累了。

“佐助,小心。”

鸣人从旁边冲过来,狠狠地撞开了我,一个头颅从我们中间穿梭而过。我的脸撞到了石头,一下子,额头破了,脸颊花了,鲜血流了下来。

鸣人看到我的脸,他往后退一步,眼神明显躲了一下。

“我要杀了你,都怪你,害的佐助这样。”

这明明是你的杰作好吗?鸣人君。

大蛇丸捂着肚子站起来,他淡金色的眸子尽显残暴,此刻,他也不废话了,立即开打。

鸣人挡在我的面前,为我挡住了一波蛇的攻击,我脚步虚浮,抬手就想结印,而鸣人此刻身上缠绕着淡淡的红色查克拉。

是九尾吗?

他冲了上去,被巨蛇压住,直接被大蛇丸提起来。

我看到大蛇丸朝着他的肚子弄了个封印,而鸣人没了声息。

我的身体像是高烧一样起了高温,所有的鲜血都朝着眼睛聚集而去,眼部如被火苗点燃灼热的疼痛,有什么东西像是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可这些感觉也不如我的心脏的痛意,第一次,我感觉到了心脏在剧烈地收缩着,一种剧烈的疼痛就这样包裹着心脏,随着血液窜向四肢百骸,身体忍不住地在颤栗。

“杀了你。”我的喉咙溢出这样的一句话。

土地出现了剧烈的震动,很快就四分五裂,出现了众多深深的沟壑。一道道紫蓝色的雷电从天空如水流倾泻下来,鞭笞着这片土地。泥土飞溅,雷电在移动着,有些考生狼狈地逃窜着,有些躲避不了的,被雷电劈中,熟肉的味道一瞬就出来。整片森林褪去了之前的阴郁,笼罩着一片青蓝色的光芒。电流在空气摩擦着发出剧烈尖锐的响声,如万只蝇虫哼鸣,锐利地刮着人的耳膜。因雷电劈闪,树木开始剧烈地燃烧着,一股股浓厚的黑烟出现在了苍穹中。森林中的巨兽嚎叫着不安地倾巢而出,一切,都如陷入了世界末日。

鹿丸惊惧地看着一个考生被雷电打中,整个人成为一具灰焦的尸体,手指还在无意识地挪动着,空气中蔓延着熟肉的味道。也成功地让刚才叨念着吃烤肉的丁次弯腰干呕。

“这是,世界末日吗?

药师兜看着触目心惊的一幕,他迅速地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楠雄的超能力已经失控了,再这样下去,整个世界都会成为一片废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