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国家修文物 第三百九十二章 拍卖会开始 _十三闲客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08日

方玉婧回了之江省博物馆,向南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因为他跟方玉婧并不相熟,只能算是点头之交而已,所以,对于小乔略带迁怒之意,向南多少有点莫名其妙之感。

不过,他还是有点遗憾:他还记得,方玉婧是长安古陶瓷修复技艺大比三等奖的获得者,如果她要是还没回魔都的话,倒是可以请她到工作室里去。

方玉婧的古陶瓷修复技术,比起小乔来说,是只强不弱的。

只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搞定了老戴和小乔之后,向南又去一趟江易鸿的办公室,可他运气不怎么好,江易鸿并不在办公室里,打了个电话一问,才知道他又跑到京城里去开一个什么会议去了。

离开了古陶瓷修复中心,向南又来到了楼上的古书画修复中心,又送出去了两份聘书。

去年第一次随着刘其正来到魔都博物馆时,向南临时受命全面主持魔都博物馆捐赠文物修复工作,和古书画修复中心的这些修复师们没少接触。

而且,他到现在为止,依旧是魔都博物馆古书画修复中心的特聘专家,想要跟他进一步拉近关系的修复师,简直不要太多。

所以,这两份聘书,送出去得很顺利。

做完这一切之后,向南方才送了一口气,工作室暂时的架构算是搭建起来了,虽然有一部分修复师是客座的,但就目前来说,能够维持工作室日常工作的顺利运转就可以了。

至于由工作室自己培养出合格的修复师,即便是向南手把手教导,没个一两年时间也不可能上手修复文物。

所以,一切都得慢慢来,急不得的。

就在向南刚刚初步完成了工作室的人员架构时,由魔都祥德拍卖公司主持的一场名为“书香瓷韵”魔都夏季古画古瓷专场拍卖会,终于拉开了帷幕。

……

“向南,你觉得这次拍卖会,你那五十多件文物最终能拍出什么价格来?”

坐在祥德拍卖会准备好的拍卖会场上,闫思远目光扫视了一圈,这间会场足以容纳一千多名拍卖者,此刻离拍卖会开始还有半个多小时,居然已经坐满了八成。

在整个收藏圈都因为那条传言而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这一场人人期待的拍卖会终于是如期召开了。

6月23日上午,向南在工作室里巡视了一圈,安排好各项工作之后,就坐上了前来接他的闫思远的车子,一起赶到了祥德拍卖公司早已安排的拍卖会场里。

“谁知道呢?”

向南看了看拍卖场中央的LED大屏幕里打出的这场拍卖会主题,笑了一下,继续说道,

“这种修复过的文物,最难估价了,喜欢的人付出再多也愿意,不喜欢的人,送给他也不一定会要。”

实际上,这个道理不止是适用于修复过的文物,哪怕是完好无损的文物,也是一样适用。

但完好无损的文物,总有以往的拍卖记录可供参考,多少还能估算出个价格来,可这修复过的文物,那就真是难说了。

“希望能拍出个高价来,这样一来,也算是侧面印证了那条传闻的真实性。”

闫思远哈哈一笑,有些打趣意味地说道,“向南修复过的文物,可是会升值的!”

“老爷子,您可饶了我吧。”

向南有些无语地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这老头,是越老越有孩子气了。

瞎传的事,也能当真?

“咦,您是向南向专家?”

两个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忽然身后有一个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哟,闫老爷子也在啊!”

向南和闫思远各自转头看了过去。

说话的人,是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戴着一副墨镜,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颇有一点老魔都大哥的味道。

“刘老二?”

向南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人,不过闫思远盯着那人看了一会儿,顿时就认出来了,一脸不开心地说道,

“在屋子里你戴什么墨镜?都一把年纪了,还搞得跟个混子一样!”

“哎哟,闫老爷子,我错了,我改还不行吗?”

刘老二一边赔着笑,一边顺手摘下了墨镜,苦着脸说道,“老爷子,别叫我刘老二了行不行?太难听了,我叫刘思军。”

“什么刘思军?”

闫思远瞥了他一眼,一脸不屑地说道,“你光屁股时我就叫你刘老二,你还不服气?”

“服气服气,老爷子怎么开心怎么叫!”

刘老二拿闫思远没办法,人家跟他老爸是一辈的,按辈分得喊闫思远叔叔。

他转过头来看着向南,笑嘻嘻地说道,

“向专家,原来你跟闫老爷子这么熟啊,那咱们算起来关系也不远啊,有空我到你工作室里转转?”

“行啊,随时欢迎刘先生。”

向南笑着应了一声。

“刘老二,我警告你啊,向南可是我忘年交,你去转转可以,要是有什么歪心思,我可跟你没完!”

闫思远一脸严肃,转头又对向南说道,

“这姓刘的不是个好东西,尽拿赝品设局敲诈人,他要是真到你那里去了,你得多个心眼,别被他给坑了!”

这刘老二,他的父辈当年也是腰缠万贯的大商户,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没落了下来,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是刘老二争气一些,未必没有重现辉煌的时候。

可惜,刘老二偏偏不学好,跟着一帮混子整日里瞎混,还偷偷将家里面留下来的老物件拿出去卖了钱挥霍。

后来,老物件卖完了,钱也花光了,可怎么办?

这刘老二也有本事,也不知从哪里找到的一伙人,合起伙起造假货,然后设局坑人。

当然,他从不坑熟人和本地人,大多坑一些外地来的想贪便宜的人,这些人在魔都没根没底,被坑了也只能自认倒霉。

闫思远也是担心这刘老二拿一些假古董到向南的工作室里去,设局坑人,所以早早地就先警告了刘老二一番。

“老爷子,您可不能冤枉好人啊!”

刘老二被闫思远拆了老底,顿时叫苦连天,

“那都是以前的老黄历了,您老还拿出来说干嘛呀?再说了,这向专家是您老的忘年交,我骗谁也不会骗他啊!”

“哼!狗能改得了吃屎?”

闫思远轻“哼”了一声,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

刘老二还想争辩两句,只听得拍卖会场里一阵低声喧哗,他抬头往前一看,只见一位身穿长衫的中年人,正面带笑容,缓步走向舞台的中间。

紧接着,周围的人一阵低呼:“开始了,拍卖会要开始了!”

向南和闫思远也是精神一振,再也不顾上刘老二了,全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前方的那位长衫中年人身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