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死了自己 第一百二十六章 屠妖_酒池醉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09日

房间里的所有存在都极为胆寒。

恐怖的杀机铺天盖地。

剑光撕裂猪妖的脊背,顺着后背切进去,这一剑差点将这猪妖给拦腰斩断。

猪妖发出哀嚎,吃痛之下张嘴狂吞周围一切能吞噬的东西。

地面的石头、木头都被其吞进肚子里。

随着猪妖的吞噬,它的伤势也迅速愈合着。

任武左手轻轻一抛,掌心的玉玺飞出,在天空中越来越大。

足足有十丈方圆,玉玺顶端有九龙缠绕。

下一刻玉玺落下。

似乎是察觉到了生命危险,猪妖吃东西的速度加快几分,同时缩成一团,脊背上的鬃毛平滑变成,就像一面盾牌覆盖在体表。

轰——

大地狠狠一震。

几乎同一时刻,距离此地有七百多里远的一个小镇,一个姑娘突然心底猛的一颤,哎呀一声,手中装着饲料的木盆掉在地上。

我这是怎么了......

姑娘茫然无措,心底突然有股绞痛的感觉。

随即姑娘踮起脚尖看向墙上的日历。

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

“明天就是周六赶集了,他应该会再来吧。”

姑娘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高高大大白白胖胖的青年,说话洪亮大声,善良敦厚,每次都特意光顾她的摊位。

听他自己说他在大城市的酒店里当大厨。

能在酒店里当大厨,想必他做饭一定挺好吃的吧。

猪妖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嘴角吐出内脏块,周身满是血液。

它哀鸣着,看向任武,小心翼翼的说道:“你能帮我个忙吗?”

任武面无表情,“你说。”

“我以前本是猪妖,也吃过不少人。但从见到她以后我就没吃过人了,我真的没再吃人了......第一次见面时她问我是做什么的,我骗她说我是厨师。但我是妖啊,我哪儿会炒菜。

后来我去学了厨艺,还在酒店找了个厨师的工作,我就是想有一天能光明正大的娶她......”

猪妖咳嗽两声,嘴角有血沫流出。

“虽然这是异想天开,但我竟然还是奢望有一天能与她有一个结果。”

它哀求的看向任武:“我死后你能不能代我照看一下她......你不要告诉她我是妖好不好。”

任武摇头缓缓说道,“抱歉,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被其他人知道她和你有牵扯,对她有害无益,还不如相忘于江湖。”

猪妖眼底一黯,然后慢慢点点头,念念叨叨:“你说得对...就让她忘了我是最好的,这样也是最好的......”

话音落下,猪妖身体缩小,最后变成了一头有白癣症的猪妖尸体。

困住和副将的两头黑白巨蟒也失去了妖力的支撑,变成了黑白二色的普通绳子,然后慢慢消散在空气中。

“咳咳。难怪这头猪妖刚才没杀我只是困住了我。”

和副将揉了揉酸痛的胳膊。

“不过你做得对,人与妖之间本来就是没有结果的,如果被其他人知道那个女孩和猪妖有来往,流言蜚语一般的人可承受不住。”

和副将笑眯眯的看向任武,“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深藏不露啊。”

“其他人呢?”任武问道。

“弱的都死了,马将军被另外一头猪妖吸入它的妖域了。”和副将摇头说道。

“你们一直都在与虎谋皮。”任武深深看了和副将一眼。

和副将知道任武说的什么,尴尬的笑了笑,嘴角有些苦涩。

“你以后也会经历我现在这种折磨的。”

和副将说道。

任武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我今年五十七岁了。”似乎是因为任武救了他的原因,和副将这会儿看起来很好说话。

任武看着和副将白白嫩嫩的脸,似乎看不出是五十七岁的样子,可能是因为胖得有福气的缘故,说他是二十七都有人信。

“我十八岁觉醒将魂,我性子懒直到二十七岁才冥想到地级。然后迄今有三十年了。”和副将缅怀的说道。

“你以后也会体会我这种感受的,修为不能寸进分毫。”

“将魂给予了我实力,但也让我困在现在无法进步,无论我如何冥想都无法突破修为,整整三十年啊!!!”和副将咬牙切齿。

“但很不公平的是,妖物的实力居然可以提升。凭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

任武沉默。

因为......

这种感受他真的体会不了。

难道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觉醒过始皇将魂么?

任武心底警醒。

还好自己觉醒的是双将魂。

始皇将魂的强度从来没人测试过。

所以其他人也不知道始皇将魂的品质。

“所以你们想要找到妖物提升实力的方法,那找到了吗?”任武问道。

和副将看向任武,苦涩的摇头:“没有......这一次事情闹这么大,丢了官职怕都是小的了,不过你刚来,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到时候我会为你说清楚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

和副将一屁股坐下。

手在兜里取出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许多指甲盖大的金球。

和副将倒出两颗金团子吞进嘴里。

“你居然吃金子?”任武问出了憋在心底很久的问题。

“这是糖豆,只是外面镀了一层金箔。”和副将笑嘻嘻的给任武递来金团子。

任武摇头,在他看来金箔和金子没有差别......

不过虽然他不喜欢,但也不会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身上。

眼前虚空震荡。

周围的房屋纷纷摇晃。

一些玻璃被震碎,墙壁开裂。

下一刻与周围景色重叠的景象出现。

像是重叠的叠影,大片虚影浮现。

层层叠叠的虚空破碎。

逐渐清晰的虚空中,一道身影逐渐清晰。

身着银甲,左手倒持银枪,面容刚毅,战袍被血染红。

在他面前有三道强横的气息,每一道都有地级水准。

“丁二——”其中一头猪妖喊道,但突然看见坐在地上的任武与和副将两人,自己的弟弟不见踪影,它惊怒不已。

就在它分神的功夫马镇南手中长枪杀出,一枪挑在它肩头。

它也终于看见了地上丁二的本体尸体。

顿时惊怒交加,丁二的实力它再清楚不过,地级后期和他相差仿佛,怎么可能会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