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知足 第57章 (新篇)Page.57终生大事_活页夹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31日

“我家老头说……”再次从纲手的办公室出来,恰巧和刚交完任务报告的鹿丸碰见,一起不紧不慢地走了一段顺便聊上两句。明明是大白天,他却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道:“要你最近有空的时候就过去坐坐。也带上小樱桃,我老妈挺喜欢女孩的。”

“嗯,好!既然如此,到时我就不客气了。”对于身旁少年没精打采的模样我已见怪不怪,“我确实打算两天后到访。就拜托你和前辈还有夫人打声招呼咯。”

“哦,好啊。”鹿丸难得没喊麻烦地点点头,欣然答应,“这么说,你已经确定要随访去见大名了。”

脚步一停,我回头笑笑:“这你都知道了?”

鹿丸见状也停步,“原本是不知道的。之前五代火影提起随访的事,我还以为是要我和静音跟去。可火影大人离不开木叶,只能派长老领队,这样的话估计就没有我的事了,静音肯定也要陪在火影身边。子铁和出云是临时借调的,小樱八成不会去,那剩下的就是玄间和你。”说着,他耸了耸肩,“从你生完樱桃回来开始,就总往我家跑,我可没傻到以为你像阿斯玛一样来找我下棋的。”

“老实说我根本就不会……”我抿抿唇,坦白。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奈良少年蛮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先前总是听到明显是女性的脚步声,而且一来都直接去后院,我也想过老爹该不会人到中年还疯一把……”我瞥他一眼,觉得动手不是我的风格,就接着听:“不过,那是在我得知每次来的人是你之前的事了。”

耐心听完最后一句,我凉凉地点评:“少年,你刚刚捡回一条命哦。”

鹿丸歪着嘴笑了一下,“呵,要是真有那种苗头,我家老头早就死在我妈手里了——你的话,顶多是老头新收的徒弟吧。”

“要是以后樱桃也这么说妈妈的话,我一定会伤心的。”我做了个类比,换位思考了一下。

“放心!你明显和我妈是两种女人。而且樱桃是女孩子,应该会温和许多吧。”他摆摆手安慰道,“不过你确定小樱桃不会再有弟弟了吗?”少年今天的话出奇的多:“我妈说樱桃粉雕玉琢,要是你们肯给她一个弟弟的话,一定也很漂亮。”

我感觉自己现在嘴张了又张的样子就像鱼。但实在想不出来怎么回答鹿丸,想转身就走,又觉得失礼。一来二去,脸颊连着耳朵都开始发烫。“你……”说我家樱桃漂亮我很开心啦,但是不要说这么多发散的事情。“鹿丸,你……”

“噗……”我正找不到说辞,少年却猛地抬起手捂住了嘴,可抖动的肩膀还是暴露了情绪,“对不起。”

“少年!你这样下去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居然被比自己小12岁的人说到不好意思了!是我太天真了,还是世界太邪恶了?这些忍者的小屁孩,一个二个都那么不可爱,从千里之外的佐助少年开始算起。

“是吗?”论级别和我同为中忍,论实力恐怕远在我之上的少年放下手,“那好吧,我其实还不太着急。你说我追求樱桃行吗?老实说,大家都挺期待被你教导出来的旗木氏会是什么样子。”

“嗯,”我歪着头认真地想了一下,“那你先排队吧。”用力地点点头,瞅见少年错愕的表情,终于在今天露出了第一个得意的微笑。

——就说怎么可能会输给小朋友?

和鹿丸小朋友拌完嘴再回到办公室,感觉不久前刚得知随小椿长老拜见火之国大名的紧张感都驱散了很多。

“小夹,静音留下的文件全都放在桌子上了。”打开门之后,出云迎面走过来打过招呼之后说到。

“哦,好的。出云君和子铁君路上注意安全。”对临行的搭档组道别,这才进门,却见埋头用功的小樱旁边还坐着一位,“小李怎么在这里?”追势很猛嘛,出门在外的鸣人君和佐助君一不小心要落进劣势了呢。

“报告小夹姐,我在做任务!”一身翠绿紧身衣的锅盖头少年元气满满地敬礼到。

“……哈?”什么时候火影办公室的工作也按任务制分配了?“这是静音——”找来分忧解难的?反正我不相信纲手会有这么好心。

书桌旁响起少女的笑声,小樱在此时开口:“是卡卡西老师啦!”我闻声望过去,“小李君和天天,还有宁次,他们三位要在未来的一个月里轮流替小夹姐照顾小桃。”

“这次玩的又是什么把戏……”我走过去,见小李果然守在摇篮边上,不禁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某人为了照顾小孩还颁布D级任务了不成?嫌钱多啊?

“让李君自己说好了。”小樱抱着书跑开,一蹦一跳的样子似乎兴致很高。

“嘿嘿,”小李先是腼腆地笑了一下,随后才解释到:“先前凯老师和卡卡西老师打赌,如果凯老师输了就要凯班帮小夹姐照顾孩子一个星期……”

“我就不问比赛内容了。”听起来像是卡卡西赢了?“可是一个星期和一个月好像不太一样吧?”

“嗯!因为凯老师说已经是连输给卡卡西老师三次了,要自罚。所以主动增加到一个月。”少年满脸崇拜的光辉。

这叫什么理由……“好吧,我还是忍不住想问比赛的内容了。”

“猜面罩。”热血少年回答的同时,我分明听到书架那边的小樱“噗”了一声。“凯老师猜卡卡西老师戴了三层面罩,但结果是卡卡西老师只有两层。”

我一想不对啊,银毛狐狸的习惯阿凯还不清楚吗?“……卡卡西最多也就戴过两层啊。”

“不,去年最多的时候戴了四层。”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卡卡西是怎么做到的,反正这里肯定有鬼。大青蛙多半是被耍了。

“那上一次阿凯是怎么输的呢?”我禁不住好奇。

“拉面!”书架那边又喷了一次。

“拉面?”我重复到。

“上次比的是吃拉面的速度。”我听完就用双手盖住了脸。

只能说这两个大男人真是无聊……而且卡卡西为保真颜瞬间消灭食物的神迹也不是存在一天两天了,阿凯是存心找虐吗?这项比赛我记得很久之前就上演过,银毛上忍的实力始终在飞速精进着。

“但是老师上一次的速度提高了1.3秒哦!老师还会继续练习,直到在这一项目上超过卡卡西老师的!”小李很认真地维护着老师的尊严。

“……哦。”不忍拂了他对凯的信心,我只有点头。

“而第三次,”还没等我问,小李已经自动将答案抖了出来,“就是小夹姐怀孕的消息出来的那一次了。”

“等等这里!”我退后一步,突然发现阿凯这个人就算本尊不在这里,也是能相隔十万八千里把人雷死啊,“那次我也在场,根本就没有事先预设什么比赛啊。”大青蛙是存心给自己挖坑吧?这么想来照顾我家樱桃吗……是卡卡西魅力太大还是女婴的魅力太大?

“老师自己说是很久、很久以前和卡卡西老师立下的赌约。”行吧,我服了。

“好吧,我不想说他们什么了。”心好累怎么破?“但是小李,你要知道他们两人的赌约是他们的,你们不用跟着受罪。该忙着修行的话就去吧。”我无力地朝少年挥了挥手。主要问题也在于:我不了解这三个替阿凯顶锅的“小孩”到底有多擅长照顾婴儿。

“小夹姐不必担心,我们都已经接受过正规培训了!一定能照顾好樱桃小姐的!”像是看懂了我的担忧,小李立即补充到。

“哦?怎么说?”我有点感兴趣了。

之间粗眉扬起,纽扣一样的大眼睛霎时瞪起:“为了这次惩罚任务,宁次已经帮我和天天做了集中的修行,已经在严格的育婴训练下过关了。所以绝对不会让婴儿吃任何苦头的!二十四小时待命哟!”

我彻底给凯小组的认真精神跪了。

**

等终于熬到第二天卡卡西做完任务回来的时候,我第一件事就是揪着按点接人的银发上忍进了“小黑屋”。

“卡卡西‘君’!”关门之前,偷偷看了一眼站在外面用极其娴熟的姿势怀抱婴儿、一脸温柔笑容的白眼少年。这才转向昏暗的隔间内:“你跟阿凯怎么胡闹我都不介意,可你把女儿交给三个孩子做什么?”

其实我也明白,卡卡西陪着凯一起折腾,也并非存心恶搞,更不是拿凯寻开心。他不是不能拒绝每一次的“挑战”——何况比赛的内容大多情况下是很无聊的——也绝非逃不开阿凯的围追堵截……当然,凯的速度和机敏程度绝对不低于卡卡西……但是有这样的时间带一班学生找另一位上忍胡闹,完全可以用来去修行的。何况还是阿凯那样的锻炼狂人。

虽然表达起来难免觉得怪异,但我是真的信了:这就是“革、命友谊”,是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残酷的战争洗礼之后,两名上忍之间培养出来的默契。这两个太过强大的人,正是用这种任性又滑稽的方式,维系着作为活下来的人的激情。

理清这些关系之后,我也只能叹气:“拜托你们能不能换个玩法?你们打赌,让凯班那三个孩子接受惩罚,惩罚的内容又是我们自己的女儿。这都是什么逻辑?”

“夹夹,你先别着急。听我解释嘛。”夕阳从细细的窗户透进来,隔间内的另一人笑眯眯地靠在墙上,让人一点脾气也发布出来。

“你说吧。”我抚了抚慌忙跑动间有些凌乱的长发,坐在问诊床大小的窄铺上,将头发都拢在一边用十指梳理。

室内的上忍轻笑了一声,也在旁边坐下,“夹夹,有很多女忍者在结婚生子以后,就会辞去忍者身份了。”

我一听,“可我又不是那种需要在外替村子接任务的战忍。我能一直留在村子里照顾好樱桃。”

“可是你即便在村子里的任务,也并不比外勤的忍者轻松。”刚结束任务的男忍者牵起我一只手开始掰着指头数:“火影助理,暗部开发部,”因为在隔间里,我们便没有过多忌讳谈起我的隐藏身份,“除了火影大人之外,以后你还要听命于长老处理村子对外交往的事情,同时你和‘根’的首领志村团藏大人也有联系。”

举着被他掰起的四根手指,我惊讶地扭头:“你都知道?”前两个也就罢了,至于和两位外事长老的关系连鹿丸都能看出来。可第四件,按理来说,在明面上是只有纲手和鹿久才知情的。

室内昏暗,我却看清卡卡西笑着摇了摇头:“夹夹,我也曾在‘根’做事。”对了!他在暗部似乎也依然有着影响力,“而且火影大人答应过我不会隐瞒你的情况。”语毕,他抬起温柔的右眼看着我。

“难怪鹿久前辈叫我有问题的话,问你也是一样的……”当时听的时候没明白,现在才知道其中的深意。

为何我忽然觉得……我自以为默默地做这些事情是为了使自己追上卡卡西的脚步,然而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在他的看顾与保护下。

“还有,”怔忪间,听得他再次开口:“其实照顾樱桃的事情,是阿凯自己主动提的。”

“为什么?”

“具体为什么阿凯也不是很清楚,这件事完全起因于那三个孩子,或许是他们出于某种原因尤其的喜欢樱桃。不过据我观察——”他高深莫测地笑了一会儿,这才回答:“源头应该是出在宁次身上。”

闻言,我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看门,仿佛目光能透过这里看见外面日向天才逗弄婴孩的场景。“笼中鸟……”不知为何,我想起了曾被宁次天天挂在嘴边的命运。

“你说什么?”

我一惊,清醒过来:“哦,没有。”然而还是忍不住皱眉看了看门的方向,“卡卡西,你是说……宁次很喜欢樱桃——我们只有五个月大的女儿?”我说的还是虚数。

“对呀。”上忍歪着脑袋笑得柔和可爱,“看我们的孩子魅力是不是很大?莫不是我和夹夹的结合堪称天造地设呢。”说着,犹带着一丝极淡的血腥味的男人靠了过来。

一把按住腰侧探入的手,不知何时已变得十分敏感的身体本能地战栗。“傻瓜…宁次还在外面…回家再……把孩子接回去嘛,宁次也该回家了。”

“我和夹夹打赌,宁次一定很喜欢和樱桃在一起。”上忍将下巴架在我肩上,说话间,热气在耳边来回吹。

我忽然有些意志不坚定了,“我看看……”该怎么形容我当娘的心态呢?总之孩子这么小的时候,离开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强迫着自己从身后的怀抱挣脱出来,将通往办公室的门打开:果真,卡卡西没猜错——

外间,蓄着长长黑发的俊秀少年坐在椅子上,手捧在小小女孩的两臂之下,与自己山涧云雾一样的双目平视着。在银亮色小姑娘咿咿呀呀的同时,明明没有得到任何可用信息的温润少年却盈满笑意,别说是照顾和保护,那表情说是深情我都信了……

我只依稀记得漫画里看过日向家这一代的两位堂兄妹——宁次和雏田——小时候第一次见面,宁次似乎称赞过妹妹可爱,那时候做哥哥的他应该是保护欲爆棚的吧?

然而那之后得到了日向分家“笼中鸟”的烙印,又经历对他而言打击最大的父亲之死,从此温柔的孩子变成了人形冰山,且一面嘲讽、一面笃信毫无天日可言的“命运”。直到鸣人出现……

其实,宁次本身就是个爱照顾别人、温柔的好孩子吧?

“我没说错。”从身后跟上来的人轻声陈述到。

我不知该怎么表达才好:“好闪……”脑后传来轻笑。

忽然有些不忍心打扰了屋内的两个孩子,我只得一再压低声音:“这样行吗?大孩子和小孩子……”

【小孩子】的亲生父亲却更加异想天开:“我看樱桃长大了以后就嫁给宁次也不错啊。”

“去你的!”反手用胳膊肘杵了一下身后的当爹的混蛋。然而不仅这动作被他躲开了,结果还拽住我的臂弯拉回了隔间。

“你疯了…外面能听到的。”门在关上的同时,一室的昏暗都在一道窄窄的光线里迅速升温。

“未必。”不得不说,抛却了何为守则何为禁、欲的男忍此刻却更加性、感。“不过还是请‘妈妈’小点声。”

“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呃……”纠缠间只得连忙咬住自己的手指,却还是忍得好辛苦。

可压在身前的人还是不依不饶,好在没忘记体贴:“乖,松开手,咬我就是…”

“呜…卡卡西你这个坏人…”蒙蒙然无力地推搡捶打着,“欺负我不说,还要‘卖掉’我的女儿…坏人嗯…嗯…”

身上的人在笑,又用力了几分,“乖。就好了…一会儿就回家……日后在家里也可以把孩子拜托给宁次。”

完了我这回真的觉得樱桃要被爸爸卖掉了!我的小樱桃呜呜……明明妈妈前些天早上还告诉鹿丸哥哥让他排队呢。这下糟糕了。

**

总算再次穿戴整齐出来时,白眼的天才少年正心情颇好地轻轻哼着熟悉的曲调。仔细辨认,是我之前在办公室当成摇篮曲唱给樱桃的:居然才听过一回啊。

而我家的小小樱桃已经睡熟了。

见鬼了的,我居然想起了卡卡西先前的提议……

“我听到了。”把孩子重新还给我的少年忽然轻声开口,说话时又是一眨纯净的眼眸,露出一脸难为情的神色。

我心想坏了!该不会是隔间当真一点也不隔音。

可这时宁次说的却是:“小夹,卡卡西老师……”长发少年抬起头,眼色朦胧,表情却极其认真:“我愿意娶旗木樱桃!”

……

幸亏我听这句话的时候没喝水也没吃东西。

“卡、卡卡西……?”此时此刻,我也只能望着笑吟吟的银毛狐狸,看他还能说什么!——混账!我女儿连一岁的一半都不到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