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了精灵就改变了命运这档事_第十九章 机械之核(格天之夜羽)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5日

血月悬挂在高中,蒙蒙的云雾在红色的光芒附近,极力阻止血腥的扩散,所有的星光都已经失去了踪迹,在这个仅剩下唯一的带着残缺的光的高空,除了无法改变的黑色现实,别无他物,人们仅仅是能闭上眼睛,来逃避着血色的灾厄。

行走之处,知性宛如被贪食中的泉水,不断的枯竭。行走的暴徒,口空不断的嘀咕着,来自深渊的咒语,偶尔发出了难以理解的狂笑,带着悲哀的音调,成为了一个宏大的不停回响的哀歌。

知性者在这个暴徒的附近,连逃离的机会都没有,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知性调离的瞬间,就已经再也不能在这个世界画上自己的印记。

知性者,已经死去了四分之一。时代的裂缝,露骨的摆在了人们的眼前。

+

在维特利亚森林的外围的一间小屋中,米洛斯和米洛歇斯面对面坐着。

米洛歇斯打开了米洛斯右臂的金属外壳,里面是复杂精细电路板,这本是不存在于这个时代的产物,但是,米洛歇斯还是将这种来自未来的技术,配合着自己的能力,使用在了自己的弟弟身上。

米洛歇斯要离开这个真理议会的总部了,可在离别前他还是不放心,米洛斯会作为圣战的战士,将要面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不败者,拥有着至高知性的阿尔克斯。与其说是圣战,不如说是一种自杀行为。

米洛歇斯扎起了自己黑色的头发,囤在了后脑勺,然后带着一个用来拘束头发的黑色小圆帽,她的手接近米洛斯的右臂,精细的控制着自己身边围绕的黑色烟雾的粉粒,调试米洛斯的系统。

米洛斯其实已经不算是一个知性者了,而是一个拥有着感情的机械,但是所持有的对感情的敏感能力却十分的稀少,而仅有的感情,也是通过机械的系统内部的程序代码形成的虚伪的感情,但是,这对于两人而言,这种感情是十分重要的东西。在长久的改造和调试的过程,米洛斯最终产生的真正的感情,而这份感情,为了防止溢散出去,已经封印在了米洛斯的动力炉核心。

火星在自己的手上四射,米洛斯呆呆地望着正在认真对自己的身体进行调试的姐姐。

在经过了几分钟的精细的调控后,米洛歇斯终于盖上了金属外壳。

吸气。

然后,呼气。

米洛歇斯像是放心了的样子,手掌拂过了米洛斯的手臂的皮肤,金属外壳拼接的裂缝消失了,金属的冷色调,也变为了像是普通人一样的淡黄色的皮肤。

“紧张吗,你就要去进行一场危险的战斗了?”

迟疑了一会后,米洛斯露出了一脸不知所以然的样子,但还是做出了进过系统处理后的答案。

“这是姐姐大人给我的任务,只要你下命令,即使是要我报废,我也会竭尽全力做好要做的事。”

听到命令这个词汇,其中寒冷的意味还是使得米洛歇斯的心里袭上了一股寒流,虽然一直以来,都对米洛歇斯说,把命令改为请求会更好,可是总像是系统的缺陷一样,米洛斯总是无法改回来。

“这不是命令哦。”

“不是命令?”

歪着脑袋的米洛斯还是不能理解姐姐的意思,虽然姐姐的话语中经常性的出现了和系统信息冲突的内容,但是,米洛斯实在是无法解析这些话的深刻的含义。

带着一丝凄凉的微笑,米洛歇斯仅仅抓着米洛斯的双手,已经放弃了解释那些弟弟可能永远都无法理解的东西。

“米洛斯,重复一下,核心指令。”

“第一,不能死。第二,听从姐姐的一切命令。第三,当前的任务是,阻止文明的崩坏,具体要求是杀掉贤者。”

米洛斯的核心指令时有着优先顺序的,后面的指令必须在前面的指令的要求下才能进行。也就是说,如果在战斗中,根据米洛斯的信息处理后,做出了判断认为无法打败贤者,就会优先执行,不能死的指令,而选择逃离战场。

并不是出于自私,而是,在最初的设计中,米洛歇斯就选择了这样的指令,第一指令和第二指令是永远都保持在优先顺序的。即使米洛斯做出了背叛自己的行为,不能死也会在第一位置,有时候,米洛歇斯认为这是一种对弟弟的处罚,明明已经失去了感情,却要活着的处罚。她不知道,弟弟会不会愿意选择这样的活法,米洛斯不是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了,即使已经拥有了极少量的感情,可是,在那份感情还没有能够积攒到足以支配米洛斯的情况下,深藏在那散发着热量的动力炉核心的感情,谁也不知道是什么。

“很好,你一定要,活着回到我的身边。战败了不要紧,我不在乎。”

“为什么,姐姐,你不愿意舍弃我吗?我只是一部机械。”

“如果我会舍弃你的话,一开始我就不会制造你了。你是我最自豪的作品,但是,你要知道,你永远的只属于一个人,那就是你自己。”

沉默。

在米洛斯的心间,他认为自己不能是独立的,否则,就是一部死了的机器,他需要依存,而最合适的人就是米洛歇斯,这个制造了自己的人,名为姐姐的存在。

像是可以转移话题,又像是动力炉核心处产生了共鸣,米洛斯无意间说:

“姐姐的手总是充满着一种难以理解的温度,那种温度可以叫做温暖,但是又和相同热量的温度有着一些不同,这到底是什么?”

米洛斯像是稚气小孩子一样,睁大的双眼,有着一种带有生命的灵动。米洛歇斯心中的一股暖流喷涌了上来,虽然米洛斯已经说过了很多出乎意料的话了,但还是一样的,拥有着一种撼动心扉的力量。

“哦哦,这种啊,这是一种叫做心的余悸的东西,他会附着在人的体温上面,而传达出了一种特殊的温暖。”

“是吗,可是,我从来就没有觉得,我也能散发出那种温暖的东西,总是冷冰冰的,都是金属的寒气。我也想拥有散发温暖的能力,会有这样的一天,我能和你一样拥有这种能力吗?”

米洛歇斯洋溢起了薄荷一般淡淡的笑容,可是眼眸的深处,颤动着一种凄凉。

——是舍不得离开我吗?所以才会使得深处的情感被刺激到了吗?还是说,这只是偶然,一种难以预料的天缘巧合?

米洛歇斯紧紧的,固守相接的视线,为了表达出一种确信的态度,他双手都搭在了米洛斯的身上。

“肯定会的,要知道,你可是充满着奇迹的存在欸,这样的奇迹,迟早有一天,也会出现在你的身上的。”

“是吗,谢谢了。”

米洛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谢谢,只是随口之间,这样的字眼就出现了,明明,米洛歇斯早就说过家人之间是没有必要客气的,在米洛斯的认知中,家人的含义只是一种拥有着血缘关系的存在,可是,米洛斯是清楚的,“家人”这个词汇,拥有着某些重要的,自己却无法触及的东西。

“不用担心,你一定会胜利归来的,在我的眼中,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没有人会是你的对手,要是你认真起来,说不定我都会败在你的手里。像那种已经失去理智的暴徒,绝对不会战胜你的。”

“如果姐姐这样说,我就相信姐姐的话是对的。”

米洛斯低下了头,望着脚尖,自己的双手不知不觉间已经握在了一起,他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自己的姐姐,一直以来,他也总是呆愣着脸。他想尝试一下像姐姐那样,拥有着那些不可思议的丰富的表情,可是,即使自己逞强摆出了表情,却不能称作为表情,他心里知道的。

要离别了,比起可能会死去的战斗,米洛斯更加在乎的是,自己的姐姐要和自己进行短暂的离别。

——或许,这会是永恒的离别。

米洛斯知道自己处于了一种状态,一种系统无法处理的状态,焦躁着,像是冗乱的线条,一个无法打开的结。在经过核算后,只能得出,自己是在不安,而自己和不安的配适度,也只有54%,他不知道这到底准不准确,但他还是想拥有一个解释。

米洛歇斯注意到了什么。

“对不起,我不是不喜欢你在我的身边,只是那一场战斗,我不能参加。”

“我知道的,姐姐,只要我完成任务,你愿意好好的陪在我身边一段时间吗?”

“愿意,一个月也好,一年也好,无论你想呆在我身边多久,我都会答应你的。”

米洛斯抬起了头,一种生涩的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他伸出手,做出了要拉勾许诺的手势。

米洛歇斯在愣住了一会后,眼角,浸出了几颗荧亮的水珠。

小指相扣,拇指紧触。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米洛斯的动力炉,出现了一些异常,能量乱流,位置偏离,热度上升。动力炉中的某样东西,增加了些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