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印法 第0145章全部失去_幕帘垂雪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18日

朱云林站在最后,略显稚嫩的脸上带着狰狞之色。

田恒峰的几个内弟子站在他面前,每个人都拿着一把剑,微微移动着神山,这是朱西道的弟弟,他们自然要尊重保护,巴结好。

“朱师傅是对的。我们有很多人,我们不怕他!”

“一起,压制他!”

天恒峰的几个弟子大声喊着,附和朱云林的话。其中一些人已经在第五天睡觉了。他们实际上开始工作了。第一个冲向前方,带着炽热的火焰冲出身体,燃烧着,刺痛着。

如果第一个人开始工作,自然会有第二个人。仅仅一会儿,这个空间就会被十多件法宝——刀剑淹没。辉煌的光辉将像死亡的海洋一样跳动,向陈凡压来。

“轰……”

陈凡毫不在意,大手一挥,银色的巴掌轮一动,像魔铁一样压了下去,突然传来咔嚓一声脆响,这些人的法宝刀剑被他一巴掌砸得粉碎,脆弱得像豆腐。

“这个……”

这个地方的一些人很害怕,即使是在天恒峰感受到第五大沙尘天气的人也很惊讶。在他们面前,这个人的身体如此可怕,以至于他如此坚韧,随便砸碎魔法武器和剑就像砍柴挑水一样简单。

“有了这些东西,你敢说你压制了我?”陈凡很倨傲。

“你!”

十几个人突然脸色铁青。

“唰……”

陈凡不想和这些人浪费时间。他的身体微微一动,突然冲进人群。

雷神诀对杨至刚来说,他的成就、能力、身体、神识、速度,甚至元神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一个质的提升,神魔境界之下,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他的身体几乎变成了一道真正的闪电,在对方没有反应之前,他立即冲到了那个五天内感觉到灰尘的人面前,超过了速度限制,抓住了他的脖子。

“啊……”

那人尖叫起来,因为陈凡一拳直接击中了他的胸部,肋骨的根部突然折断,而这仅仅是开始,陈凡并没有轻易放过他,而是举起他,像挥舞武器一样,猛的朝附近的人砸去。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吓得魂不附体,这个人怎么会如此可怕,竟然将睡尘五天的武者抓在手中,作为武器使用,有些人已经双腿发颤,非常害怕。

这个弟子被陈凡抓在手中,这让很多人觉得他们害怕被抓到船上,因为那是田恒峰的上司。他们害怕误伤对方,所以只能在混乱中躲避陈凡的攻击。

这个位置恰好在南天门弟子来来去去最频繁的地方。怎么没人看到这样的战斗?周围地区很快就挤满了人。当他们看到谁在做这件事时,他们一个个张开嘴。

武威峰来的那个狠毒的人出人意料地回来了,而且...非常高调!

“真正狠的人,这是……”

“崇拜它。我们都是普通人。”

许多人感到无能为力,激起了魏紫的青年游行,并公开压制了四大教派的代表,这在魏紫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现在他们刚刚回到南天门,一瞬间又引起了另一场骚乱。登上几座主峰的内门弟子太愤怒了,而且是一个超级凶狠的人。

“出去反省!”

没什么好说的,陈凡举起右手,拍了拍在第五天感觉到灰尘的修理工。就像一颗流星划过天空,陈凡在南天门外再次撞上了我的哥哥,导致他朝那个方向反复哭泣。

“有很多性狂人,快点。”

慕小晓不满道,让周围很多人瞪大了眼睛,这不是神仙峰传说中的新小公主,很多人立刻恶狠狠的朝陈凡看了看,色狼?色狼!!

“嗯,嗯……”

陈凡一看到这些人就浑身不自在。他立即开始移动。他变成了一条流光,迅速游过十几个数字。巨响的声音不断传来,让这个地方哭得像杀猪一样。

“砰……”

“砰……”

“砰……”

一系列的数字从地上飞了起来,被陈凡踢出了更糟的境地。看到他身边这些糟糕的弟子缩了缩脖子,他们觉得这个人太强壮了,无法将化身从更糟糕的状态中踢出去。真是一团糟。

“轰……”

突然,虚空震动起来,一股可怕的压力浩浩荡荡,仿佛一片天空压了下来,让许多人心颤。

朱云林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恶狠狠的目光闪动,他站在人群的尽头,此刻祭出一座石塔,这座塔循环迷蒙神辉,仿佛能压制一切,向着陈凡倒下。

“灵魂精炼塔!“有人大声惊呼。

“不,这不是灵魂炼制,这只是一种模仿,但是……”

有些人看到了这座石塔的非凡之处。虽然它不是朱西道的宝藏,但它仍然非常强大,远远超过了精神战士的最高水平。它属于一个强大的宝藏,它的力量非常可怕。

这些人不用想,这座石塔是朱西道赠送的。据说他的真实身体已经被外界封闭了,他正在学习一种至高无上的魔术,准备一举进入任煌的境界,所以他暂时没有时间。

“江的死!”

朱云林大喝一声,眼神十分苦涩,同时带着丝丝兴奋。

他的成就现在非常详细。目前,他正在提供这样一个宝藏。巨大的压力使人们失去信心。地面和虚空同时颤抖。他想用这个宝藏杀死陈凡,并砸碎他的肉。

然而,结局吓坏了他,也吓坏了附近的人。陈凡的脸没有变颜色。他平静地伸出大手,抓起手中的石塔。然后他用力搓了一下,直接粉碎了石塔的精神。

“宝物,不错,你真大方,小屁孩,那我一点也不欢迎。”

陈凡在阳光下笑了。他的手掌闪闪发光,他拿走了石塔。

“我……”

“他,他,他……”

“这个凶狠的人是无敌的!”

许多人大汗淋漓,下意识地咽下唾液。这是一个宝藏,它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但是现在,它很容易被人挡住,反手拍是从原来的主人那里拍的。太可怕了。

“你,该死的,还给我,那是我大哥给我的宝藏!”

朱云林脸色扭曲,厉喝道。

但是迎接他的是一只大手,就像拎着小鸡追上来一样,有两天在恒丰的弟子旁边,他们想阻止都阻止不了,陈蕃飘出一阵风,所有的烟都飞了出去,一个个嘴角流血,脸色苍白,惊恐万分。

“你...你想要什么……”

朱云林把死者都吓坏了,他的宝藏很容易被陈凡抓住,抹去了他身上的精神印记,等于已经不属于他了,他心中升起了强烈的恐惧。

“老实说,我真的很想杀了你!”

陈凡的脸朝着他,冷冷地吐出这样一句话。

一个十一、十二岁的少年,他的头脑如此邪恶,被打败了,这让陈凡非常反感。要不是在南天门,他早就杀了朱云林。

“你...你不要这样,我大哥……”

朱云林终于有些害怕了,眼睛一闪,有些害怕,但是他的嘴并不信服,很快,他的脸就变得凶悍无比,现在盯着陈凡,准备对朱西道进行威胁。

“爸……”

陈凡冷笑,一巴掌抽了出去。

“啊!”

朱云林惨叫一声,他的半边脸瞬间肿了起来,上面留下了五个清晰的指印,他的嘴里满是鲜血,他的整个脸几乎变形了。

“你真的把你大哥当回事,屁的第一个核心弟子。在我眼里,他什么都不是!”

陈凡轻蔑地摇摇头,手里拿着朱云林,像拎着一只死狗。他举起右手,毫不留情。他反复掏出一个大盒子放在耳朵上。耳光不停地颤抖。当时,人们一直听到耳朵上清脆的盒子。

“上帝,那是朱西道的哥哥,他不害怕吗?”一些人目瞪口呆。

“切,小样本,在后面。”

“什么意思?”

“主来到南天门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打败朱西道的表弟,然后是朱西道的弟弟,然后是朱西道的弟弟。这是他第三次打败朱小师傅。你认为他会害怕朱希道吗?”

旁边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瘦子小声说道,显然对陈凡的事迹知道得很清楚,让说话人瞠目结舌,张大了嘴巴,半响后一句话也没说。

“爸……”

清脆响亮的耳光持续不断。朱云林痛苦的哭泣不仅是因为他脸颊上的剧烈疼痛,而且他内心的疼痛远比他身体的疼痛更痛苦。

“该死的,你不要自然死亡姓蒋。我大哥一定会杀了你,让你永远活不到极限!”

朱云林的脸上充满了愤怒,眼里充满了仇恨。

长期以来,他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因为朱Xi说,在恶劣的天气里,他一直是云中的大师。然而,自从陈蕃到达后,这一切都变了。这个人不仅不尊重他,而且一再用重手伤害他,使他恨到了极点。

“小屁孩,你也出去反省一下,我为你父母做得很好!”

陈凡懒得跟他说什么。最后一个打了他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朱云林的脸上。一瞬间,他让他的7个小孔充满了血液,他的大脑嗡嗡作响,他失去了知觉,被陈凡的手扔出了更糟的地方。

“你……”

剩下的几个人都彻底心寒了,这怎么可能打起来?这个人简直是一个非人,太可怕了,他们有些后悔。他们为什么要激怒这个人?有许多教训需要学习,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学习呢?

“你也去反省!”

陈凡微微勾起嘴角,踩着魔步走到面前,转瞬间有惨叫声和碎骨的声音传了出来,没多久,几个人影就被他踢了一脚,摔在了外面更惨了。

此时,几座主峰内门的十几个弟子都被陈蕃赶出了更糟的门,没有一个幸存下来。这个地方铺满了地板,让这个地方的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好吧,好吧,雪儿,我们走吧。”

陈凡拍了拍他的手,在附近所有人惊恐敬畏的目光中,他毫不顾忌地拉起慕小晓,向天女峰走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