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王者荣光 第58章 番外·决赛之前_辛九同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30日

关东决赛那天,乌云翻滚,天空阴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

越前和桃城结伴走来,嘴里都叼着一块面包。离签到还有十几分钟,到那里的路程顶多十分钟,慢慢走去绝对赶得及。

两人晃悠到综合病院的后门,忽然,一个瘦弱的身影爬上了围墙,他一脸深沉地坐在墙头,同停下脚步的他们两个面面相觑。

少年有一头蓝紫色的碎发,相貌昳丽,内里穿着一件衬衫,外面披着一件外套,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样。然而过于纤细的身形,有些苍白的面孔,以及手上针头留下的痕迹,无一不在表明此人是个偷跑出来的病人。

桃城面对这一情况,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劝进退两难的此人翻回去。

或许是另一端有人在找他,少年从墙上一跃而下,肩上的外套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好看的弧度。他的身手敏捷矫健,完全不像是病人。

桃城不禁鼓起掌来,“好身手!”

少年叹了口气,惆怅地说:“很久没有练习,已经生疏不少了。”

桃城:……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惯犯。

越前却是时不时地瞥向少年的外套,这么剧烈的运动下,此人的外套竟然没掉。

看在他们有一面之缘的交情下,桃城友好地问:“你是要去哪里吗?”

“和你们顺路。”少年指了指他们背上的网球包,“你们是要去比赛吧?”

桃城:“!!!”

越前:“!!!”

在这里耽搁了五六分钟,只剩下不到十分钟了!快要赶不及签到了!

桃城一手拉着一个,向着网球场狂奔。路上,龙崎教练给他们打了电话,是越前接的。

“我们碰到了一个从医院跑出来的病人。”

听到越前这么说,龙崎教练要气坏了,“所以你们把他送回去了?”

“没有,他也要来看比赛。”

龙崎教练:“???”

好不容易到了赛场,和青学众人会合之后,桃城发现自己把少年也带过来了。

少年的脸色愈加苍白,甚至还在轻微地咳嗽。

桃城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诶,对不起,没注意到你也在。”

少年轻笑着摇摇头,“没关系,是我缺乏锻炼了。”

菊丸凑了过来,好奇地问:“这位是谁啊?”

还未等少年说话,绵绵的细雨从空中洒下,雨滴砸在地上溅起了不小的水珠。

“下雨了。”桃城伸出手接住几滴雨水,“比赛是不是会被取消啊。”

菊丸眼尖地看到那边有个小亭子,他朝着外面的人招手,“先进来避避雨吧。”

雨越下越大,亭子里的人开始聊了起来。

“延不延期都无所谓吧,对手可是王者立海大啊。”菊丸趴在桌子上,鼓起脸,一脸的不高兴。

桃城倒是乐观得很,“嘛嘛,人生在世,胃口要大,梦想也要大。”

“阿桃前辈只是完成了前半句话吧。”撑着脑袋看雨的越前随口回了一句。

“你这家伙。”说着,桃城就要去揉捏越前。

越前退后几步,躲开桃城的爪子,却没躲过菊丸的摁头杀。

“很重诶,菊丸前辈。”

“让你见笑了。”瞧着那几人的互动,大石尴尬地笑了笑,“我叫大石。”

少年微微一笑,“我是幸村。”他看起来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你的队友很有趣。”

幸村?大石觉得这个姓氏有点耳熟,不过他没太在意,他接话道:“有些时候也令人头疼。”

幸村深有同感。

一旁的乾欲言又止,止又欲言。别人不知道幸村他一个人搞数据的还不知道吗?

幸村精市,立海大网球部部长,球风凌厉,在正式比赛中从无败绩,人送外号“神之子”。

简直是令人畏惧的存在。

但这种令人畏惧的存在如今却安静地坐在他们青学的阵营里,语气温和地和他们副部长聊天。

极挑身材的白色衬衫穿在他身上还有些空荡荡的,清俊的眉眼下是遮掩不住的病容。

尽管和立海大的部长未曾有过交集,仅仅是远远地在观众席上观看过他的比赛,乾也觉得幸村精市不该是这般模样。

乾思索了片刻,还是没有将少年便是立海大部长这件事告诉大家。说了反而有些拘谨,这样正好。

正当乾这么想着的时候,不动峰的橘杏和神尾来了。两人嘴上说着侦查立海大,顺带给青学加油。

乾不着痕迹地看了幸村一眼,察觉到他的注视,幸村抬眼看了过来,对他莞尔一笑。

乾淡定地拿出笔记本,记下了立海大部长的数据。没想到场下竟然会是这么平易近人的存在,真是不可思议。

与此同时,来的还有立海大的真田、柳和切原。三个人也没打伞,就这么立在雨中。

凹造型吗?还是说真男人绝不打伞?

立海大:……只是想来躲个雨,没想到地方被人占了。

幸村弯了弯唇角,正要和那三人打招呼的时候,他听见自以为蠢萌的后辈狂妄地说:“不二周助,手冢不在的青学,你就是最强的吧,我就暂时期待着比赛吧。”

幸村:“……”这、是切原?

老实说,幸村和切原的关系只能算一般。切原敬畏他这个部长,而他对切原的态度和对部里其他人是一样的,除了对真田和柳稍微亲近些。

他对切原最深的印象就是被真田不断铁拳制裁的可爱的小孩子,眼前这副傲慢面孔令他想起来国二入学那年的事情。

幸村按住自己的手臂,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像当初那样自信满满地教训不知天高地厚的后辈了。

另一边的桃城一听切原这话,气不过,拿着球拍就想和他决一死战,还好被不二拦住了。

幸村觉得这话听得是挺讨打的。

切原见没挑起青学的怒火,他把矛头对准了一边的不动峰。

“不动峰?让青学来报仇雪恨吗?”

神尾还能够压制住自己,“还有全国大赛,这次不会像上次那样了。”

“真是期待啊。如果又是半吊子的比赛,还真让人提不起劲来。”

神尾忍住了,橘杏却忍不住了。她一把丢开雨伞,冲向切原,被神尾按住了。

“在比赛中受伤就是半吊子的证明。”

“明明是你故意这么做的!就是因为你哥哥才住院了!”

“不仅仅是青学,连不动峰的部长也缺席了吗?不管是橘还是手冢,看来都进行了不得了的练习。”

幸村扶额,这孩子越说越过分了。身旁桃城握拳的手“咔咔”作响,似乎下一秒就要给切原一拳。

而且……这孩子是不是忘记他的存在了?

面对一大群人,切原显然不担心自己会被群殴,他继续拉仇恨,“在比赛中受伤是自己的问题,只能说基础训练还不够。”

唔,这话倒是没说错。

然而切原却是彻底惹怒了青学众人。他和青学众人对视,即使只有他一个人,也毫不怯场,气焰极其嚣张。

失策了,不该让真田带这孩子的。幸村痛心疾首地想,教育的失败啊。就算放狠话也要在赛场上啊,万一被套麻袋怎么办?实话实说也不要戳人伤疤啊。

他也不急着打断切原的作死,在外人面前立海大的面子不能丢,回去再好好算账。

切原打了个寒颤,这股不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真田半路发现切原不见了,和柳说了一声,就来找这个不令人省心的家伙,刚好就听到了切原挑衅的话。

这家伙,嚣张也得有个度啊。

他招呼着切原就要走。这时,桃城跳出来了。

桃城义正辞严地质问:“立海大的各位,在走之前,是不是应该先道个歉?刚才你的部员可是说了很多。”

笨蛋。切原扯了扯嘴角,真田副部长怎么可能为了你们这群家伙让他道歉啊,况且他又没有说错话。

果然,真田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切原,“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所以没有这个必要。”

狠话谁没说过,切原顶多是嘴贱了点。在他看来,切原说的话还不如幸村一个动作让人来气。

被维护的切原一脸得瑟。

面对炸毛的青学众人,真田继续说:“比赛了就知道了。没有手冢的你们是不可能打倒我们的,不过就算手冢在,结果也不可能改变。”

说完,也没告辞,真田带着切原径直离去。

乾再次看向了幸村,做好了记笔记的准备。

此时的幸村陷入了沉思,原来在外人看来,立海大就是这样的形象啊。

看来得进行形象改造了。

比如说……面带微笑?

走远的切原皱了皱眉头,不确定地问:“真田副部长,我刚才好像看到了幸村部长。”

真田看都没看切原一眼,幸村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这时候的他肯定在医院啊。

说起来,今天这场比赛肯定无法进行了,不过这都要看网协的意思。

真田想了想,决定趁这段空闲时间去外面练练球。

幸村暂时和青学的大家告别,他要去立海大阵营给大家一个惊喜。

只不过还没走到一半,耳尖的他听到了击球的声音。他控制不住地朝着击球处走去,然后就看到了在和越前对打的真田。

与其说是对打,不如说是真田单方面的虐打。

真田比起之前更有进步了,看来这段时间他并没有松懈啊。对面那个孩子实力也尚可,虽然一分未得但已经开始适应真田的节奏了。

或许是下雨天让人的心情变得暴躁,真田的攻击毫不留情面,他的郁气也在此过程中被发泄出来。

但是——

这并不是真田可以私下比赛的理由。

他记得赤也有和哭诉过——之前赤也私下比赛被真田暴揍了,连观战的桑原都没放过。

普通队员尚且如此,身为副部长的真田却公然违反规定。

淅淅沥沥的雨落在幸村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他竟然没有如往常那般上前制止他们的比赛。

是因为自己缺席的原因吧。幸村忍不住想,如果他在的话真田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私下比赛的。就因为他不在,队里人心浮动,真田也有些招架不住,所以才会和人比赛平稳心情。

毕竟真田以前只是个容易害羞的故作老成的家伙。今天是真田第一次带队,和出乎意料的对手比赛,真田也是会紧张的吧。

雨水拍打在脸上,顺着贴在脸上的发丝流下,而后从下巴滑落。

前途未卜的他有什么资格责问将本该不属于他的责任抗在肩上的真田呢?

他靠着墙壁,垂眼轻笑出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