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蓉心未泯 第51章 你不是独自一人_逸雨江南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17日

“大小姐,大小姐”

公孙断看着马车,立马迎了上来问着情况,向着黄蓉拱了拱手

“多谢丁小姐把我家小姐送回来”

“你用不着谢我,作为回报,这个人我要了”黄蓉指着傅红雪,边看着公孙断

“这”

公孙断看着马芳铃,马芳铃只摆了摆手

“我累了,送我去歇息吧”

“走吧,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无名居

黄蓉看着傅红雪,递给他一套干净的衣服

“喏,去换上吧”

傅红雪接过,只看着她

“换啊”

傅红雪还是不动

“噢,对对对,我出去,你慢慢换,慢慢换”

等黄蓉再一次进房间,傅红雪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了一边

“嗯,看来我的眼光还是挺好的,很适合你”

傅红雪被她的眼神看的不自在

“我要回万马堂”

“什么?你不是吧,你到底为什么非得要回万马堂?这样,我发誓,我绝不会说出去,这样行了吧?”

傅红雪看着她认真严肃的样子,不知怎么心里选择信任

“我要找马空群报仇”

“原来,是马空群杀了你爹,听我的,马空群在马芳铃大婚的时候肯定会回来的,你到时候去也不迟,我敢肯定,他现在一定不在万马堂,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时”

第二天傅红雪起来的时候,黄蓉已经不见踪影

“丁小姐?”萧别离有些讶异,这个傅公子怎么突然之间关心丁姑娘的去处,不过他面上也只是笑笑

“丁姑娘说有事回丁家庄一趟,一大早就出了无名居,她临走前吩咐过,让傅公子安心在无名居住”

她走了,傅红雪心下有些失落,他点了一碗阳春面安安静静的吃完后又回了房间。房间里静悄悄的除了他的呼吸声没有别的,他不禁心里有点想念那个娇俏的女子,她的声音,她的走路的时候身上的铃铛叮当的响声,他闻着房里仍飘散着淡淡的桃花香,渐渐睡了过去。却是难得的安逸

——丁家

“小姐,你回来了”

喜儿看见黄蓉,忙欢喜的迎了上去

“嗯,给我打水,我要沐浴”

“是”

黄蓉惬意的趴在木桶边,任由喜儿给她擦身体

“小姐,你这次要回来多久?”

“我回来住不长,过几天我就回边城”

“哦,这样啊”

小丫头语气里含着失落,黄蓉睁开眼睛瞧着她。喜儿是她小时候救下的就一直带在身边,对自己忠心耿耿

“这样,下次我回来就带上你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真的吗?谢谢小姐”

妹妹回来了,丁家一群妹控围着妹妹嘘寒问暖

“小妹,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丁灵甲一把搂住黄蓉的肩,揉了揉她的脸

“诶呀二哥”

黄蓉推开他揉脸的手

“说的我好像没回过来一样,我不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来嘛”

“是啊,有时好几个月,有时一年,也不知道你个小丫头有没有良心,要我们等这么久”

“哪有啊,三哥你老爱捉弄我”

“好了好了,再不吃饭饭都要凉了”

丁云鹤轻咳了几声,唤回弟弟妹妹的心神

“七妹,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

“大哥我在家待不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过几天就回边城”

“你已经去过边城了?”

丁云鹤愣了愣

“过段时间是万马堂大小姐跟慕容公子的婚礼,他们给我们丁家发了请帖,我作代表还是要去一趟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到时在边城先等着大哥你”

可等她回了无名居,却只看见叶开半死不活的在床上打滚

“你怎么了?”

黄蓉走到他旁边给他把了把脉

“中毒了”

“是啊,翠浓给我下了一种叫铁心兰的毒,让我去杀傅红雪,可没想到我叶开下不去手,为了傅红雪几次三番没命,他却看都不看我一眼”

“这是千机引,你服下会对你的毒有帮助”

“谢了”

叶开接过服下,运功调息。看着他脸色慢慢恢复,不出几天这毒就会彻底没了

“傅红雪去哪了?”

“哦,他啊,刚刚不知道喝了碗什么蛇羹就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蛇羹,坏了”

黄蓉跟店小二打听了一下,就跟着小二指的方向跑出去找,在一个沙地上,看见傅红雪倒在地上,神情痛苦。她急忙奔到他身旁

“傅红雪,你怎么了?”

傅红雪听到声音,乍一下睁开了眸子

眼睛这样,又毒发了

傅红雪现在没有意识,见到人就动起手来,黄蓉不欲伤他

“傅红雪,你看清楚我是谁?”

傅红雪被这一声唤回了一瞬间的清醒,拽紧的拳头松了松

“快走”

接着,他又只走了堪堪两步,又倒下了,抱着自己的头挣扎。黄蓉看着他这样,叹了一口气,走到他旁边,伸手把他抱住。傅红雪瞬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狠狠的也回抱着她

不知道是因为哪种蛇引发的蛇毒,如今也只好这样等蛇毒褪去了

——

傅红雪看着前面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走到人身后,跪了下去

“娘”

花白凤,当年魔教的大公主。她转过头来看到傅红雪的样子,急急的走到他面前

“你发病了?”

傅红雪眼里有了一瞬的希翼

“是”

“那有没有人看见”

那瞬希翼转眼即逝

“没有”

花白凤没有看见,她只觉松了口气

“没人看见就好,我听说,这段日子你在无名居跟一个人同住”

“是,一个朋友”

“朋友?傅红雪你不需要朋友”

“为什么?娘你告诉我,傅红雪为什么就不能有朋友”

“行啊,你都学会顶嘴了,娘说一句你顶一句”

“娘我错了”

傅红雪听着这话,又跪了下去

“娘,你打我吧”

“好,娘就让你清醒清醒”

接着一鞭一鞭的打在傅红雪身上

“别打了”

“哪来的丫头?”

花白凤看着黄蓉,就上去打了起来

傅红雪见状,紧张的站了起来。接下了花白凤的又一鞭

“娘,不要伤她”

“哼”

花白凤收回鞭子

“这就是你的那个朋友”

黄蓉看着眼前的花白凤,就想到了上辈子那个可怜的女人

“伯母好”

花白凤有点讶异这小丫头对自己的态度,再出口话就软了些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丁灵琳”

“原来,是丁家庄的七小姐。小丫头我奉劝你一句,别人家的事,别过问”

黄蓉听着,笑了笑。把自己手上一直握着的东西摇了摇

“这次来我给伯母带了见面礼”

说着扔给了花白凤,花白凤拆开,没想到是

“朝露剑”

“这不是马芳铃的剑吗?”

“这才不是她的剑,这是伯母昔日的佩剑,我没说错的话伯母就是当年的斑衣教大公主,花白凤吧”

“唰”剑出鞘,花白凤举着剑指着黄蓉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花白凤的”

“这把剑上的特殊符号足以证明”黄蓉示意她看

“既然你知道了,你怎么不动手,或者回去告诉那些人,斑衣教还在”

“我不会告诉他们任何人,因为我觉得你们没做错,你让傅红雪给爹报仇理所当然”

花白凤不再说话,看了看黄蓉,收回剑走了,傅红雪跟在她身后,只看了看黄蓉,没说话,跟上了前头的花白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