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刺客系统的我才不想无双潜行_属于一个人的潜入12(咸鱼式葛优躺)

快穿女配 2020年04月27日

“多谢各位这么支持我,但我不会辜负你们每一个人!”

“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齐心协力,任何困难都难不倒我们!”

在所有人的信任下,我顿时感觉到了全身充满了动力,而且我也更加坚信波斯之旅肯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废话不多说,我就直接进入主题,如果过程中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放心大胆的提出来,我会解答你们的问题。”

“在你们今天到来之前,前几天晚上我已经深入三个奴隶商会闹了几次,而你们的任务是兵分两路,你们行动时间是我在今晚造成混乱后再出动,有韵璇跟刀斋两人带你们到目的地。”

“而你们的任务就是将所有夏人救出来,至于其他国家的奴隶,如果他们想要离开就让他们逃出去。”

“先生,我有一个疑问,先生如何处理那些同胞?”

说到这里,太叔平开口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这个问得好,自然是将他们通通带回去,带回我们的家园。”

“虽然并不是很肯定马车的数量能否将所有人带回去,但我相信,我们是能够将他们平安的送回到我们诸夏的土地上!”

详细的讲解了整个计划的过程后,所有人也分成了两批,分别又卫韵璇跟木刀斋两人带领,而我则是吸引所有敌人的注意力,而且我也已经想好了怎么给自己脱身。

计划订下后,所有人也开始稍作准备,而且他们的行动必须要由我打头阵,也就现在就要出去吸引所有敌人的注意,并且尽量的将他们往别的地方带。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到一个地方准备一下陷阱。

离开客栈后,我在外面买了几大包面粉,以及几个稻草人,然后前往离三个奴隶商会偏远的地方,将稻草人安放在一个稍微隐蔽的,但又不是很难没发现的地方,几大包面粉放在了一处屋顶上。

“准备就绪,可以开始来一波骚操作了。”

拿出面具戴上,跑到非常显眼的地方逛一圈,然后释放出气息,气息渐渐的形成了一种气势,顿时附近的敌人全部注意到了,都纷纷赶过来。

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杀人是不分夜昼,而今天的我想要玩一个叫做‘屠城’的游戏,就是要在这里制造出大动静。双手已经打搭在了刀剑的握柄上,而前后远处赶来的敌人也开始渐渐多起来,行人们在看到这样的情况就知道要见血了,都纷纷逃掉了,没有人敢留在这里,顶多就是躲在安全的角落偷看。

“杂碎们,我就在这里,谁敢上来与我一战。”

自信满满的站在那里等待别人冲上来交手,而且我的话中还有瞧不起他们的意思,就类似嘲讽技能一样。

然而结果很显著,两边的敌人都涌上来,谁都想要我这个价值百万悬赏的人头,而赏金只有一份,谁都不想让给谁。

噗~~~

就算他们人数再多也对我起不到多少威胁,而且现在的我可是双手持武器的状态,而且攻击方面也是大大增强许多。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能力的改变,‘双刀流·持有’已经改成了在持有两把武器,或者两把以上的武器时,我的攻击速度、移动速度都会提升。

刀剑在我手中就如同我的双手一般灵活,一招一式都很华丽,而且涌上来的敌人一个个成为了刀下鬼、剑下魂,但这些人的死亡并没有刺激到其他人的恐惧,反而是让他们更加疯狂起来,甚至有些人爬到高处用弓箭来攻击我,但却我巧妙地利用对方的箭击杀了别人。

“双刀流,圆寂之舞!”

一个横面三百六十度斩击斩出,接着一个翻身竖面三百六十度斩击,这两个斩击让我从原点跳到了前方十米处的位置,而且在落下的那一刻,双手的速度加快,一个快到让人看不清的无差别斩击将身边的敌人击杀,有的人在被短太刀砍中后直接被切成几块。

乓!

就在这时,烟雾弹从我的身上掉落出来,手中的铁剑砍在了烟雾弹上面,烟雾弹炸裂开来,大量的的浓烟扩散出去。烟雾弹在爆炸出来的那一瞬间,那味道可不好闻,而我是带着面具才免疫烟雾弹的气味,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耳边不断地传来咳嗽的声音。

“忍术,雾隐之术。”

“忍术,无声杀人之术。”

突然玩心大起的我玩起了中二台词游戏,而且此时的烟雾弹的确跟自己以前看过的忍者动漫一样,所以就忍不住玩起来了。

在这片烟雾之中,敌人们开始相互杀起来,仿佛他们就是我的帮手一样,帮助我解决了一些敌人,而我依旧借助着烟雾的效果将附近的敌人击杀,甚至我还发现这种办法挺不错的,尤其是对付人多的时候用上这招,简直就是完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上,而此时的街道上已经是被鲜血染成了一条血路,在这一片血路的前后两端,原本气势凶猛的‘赏金猎人’们此时已经退缩了,他们知道眼前这个站在尸体上面的并不是人,而且也不能用人来称呼他。

面对几百个高手围攻,而且后面还加入了其他赶来的高手,他们此时已经不敢在往前踏出步伐,甚至也不敢进入那片用尸体铺成的战场。因为之前的那些场景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深刻了,快到让人捉摸不透的剑法、以及如同鬼魅一般的步伐,还有那让人失去视线的诡异之物,这一切都让他们只能看着悬赏金望而止步。

“怎么就不进攻了?”

“我的热身运动才结束,你们怎么就停了呢?继续啊,来,我们继续。”

看着两边的敌人都不敢上前跟自己打,顿时让我感觉到了满满的骄傲,而且就在我刚开始得意起来没多久,有‘强者’上台表演了。

“你就是我们的目标吗?”

三个发型怪异、飘洒,蒙着脸的‘流浪武士’出现在我前方的屋顶上,双手插在胸前的衣服里面,有一种东瀛武士的感觉。

————————————————————

今天就这样了,时间不多了,所以各位懂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