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大陆拉格尼纳_01.068 深夜5(绚丽八月之花)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10日

星环,不知何时开始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群特殊存在,他们就像是作弊者一样,一出生就会带有上一次轮回的记忆,其中甚至有部分人还会携带有一定的能力,而这一部存在被称为星痕

或是惊恐,或是好奇,又或是猜疑,无论如何,他们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都是特殊的存在,也是因为他们的存在,人们才有机会得知这个世界在不断轮回的秘密

虽然多少有些区别,但实际上尤希尔也是差不多的存在,在无数次的轮回之中,都承担着勇者罗恩这一至关重要的角色,但现在却倚靠那个神秘存在的力量做出了改变,但就算再怎么特殊,在她的记忆之中,也没有这种特殊的星环个体

区别于星痕那种纯洁无暇的白色,存在于少女眼眸之中的是红……诱人的红色,就宛如晶莹剔透的果实一般,甜腻而又梦幻,只要稍有不慎就会沉沦之中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尤希尔已经见识过狠多了,由于时间相差了500年之久,很多东西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身继承下来的那些记忆,不仅没起到任何作弊的作用,有些时候反而还会成为累赘,已经不是第一次抱怨这件事了,现在基本已经进入了见怪不怪的阶段

那么,这个红色的星痕,也是自己不知道的变化之一吗?这500年的时间里,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问题自然而言的就压上了尤希尔的心头

不过这都是徒劳,毕竟是500年的时间差,再加上对于星环的记录可以说是少之又少,这明显不是仅靠数月就能完全理解的,虽然无可奈何,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跟随在拉斯蒂塔的身后,一边思考着这些问题,一边整理着思绪,然后尤希尔突然小声的询问了一句“赤星怎么样?”

“呃啊!好土!”倒是意外的理解了尤希尔这没头没尾的提问,拉斯蒂塔一脸嫌弃的转过了视线“用了这么长的时间,你就想出这么一个名字吗?”

“啧!那你觉得应该叫什么?”难得自认为还挺满意的,没想到会遭到这么强烈的否定,尤希尔这边多少也有点气不过

“不知道呀!”伴随着轻巧的语气,拉斯蒂塔一脸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反正这种事咱也不是很关心,你看着来就好了”

“呃!”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这是问了个多蠢的问题,随着嘴角的抽搐,想笑又笑不出来的尤希尔,叹着气选了妥协“哎……好吧!那就暂定为赤星好了!”

“嗯!那就叫这个好了,不过你要说什么?”

“啊!这个呀!”差点就被拉斯蒂塔打乱了节奏,尤希尔也妆模作样的干咳了一声,试图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其实我也问的也很简单,你觉得刚才那名少女,她的能力是什么?”

“难道不是身体强化吗?”

“呃!这么简单?”

“对呀!”十分轻巧的点了下头,拉斯蒂塔一边说,还一边比划了起来“毕竟能做到那种夸张的动作,怎么想都是通过正常锻炼可以做到的吧?”

“嗯!说的也是”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量,以及那宛如飞舞一般的行动方式,这些无一不是对身体极限的挑衅,已经完全违反了人类这个生物的定义,除了用能力强化之外,姑且也想不到其他的方法,不过对此尤希尔的眉头却没有任何的松懈,因为在实际经过交手之后,却总觉得有那么点不太一样

同样看出了尤希尔的疑问,就像是在故意牵引话题一样,拉斯蒂塔故意采用了比较浮夸的语气“啊!对了!说起来……那孩子的确是有点不太一样,感觉就像是携带了复数能力一样”

“对对对对!就是这个!”之前就想到了这个,但由于还在迷茫之中,尤希尔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在经过提醒之后也开始不断地点头,不过随即表情就呆住了“那个……星痕的话,是只能觉醒一种能力吗?”

“你不知道吗?”

瞪大眼睛,注视着拉斯蒂塔质问的眼神,尤希尔则是在一阵迟疑之后,满脸无辜的摇了摇头“这我还真不知道……因为这方面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

“哎……咱就知道会是这样……”

总觉得从刚才开始,拉斯蒂塔就老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觉得被看扁了的尤希尔,大概是受到了气氛的影响,多少也表现出了一些不服输“说的这么轻巧,那你呢?”

“咱?”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以略带深意的视线打量着尤希尔,拉斯蒂塔自豪的仰起了小脸“咱都不关心这些,怎么可能知道呀!”

“呃!这有什么好骄傲的吗?”实在是不想针对拉斯蒂塔这些奇怪的举动去吐槽了,顶着满脑门的无奈,尤希尔打算再整理一下手头的情报,以备不时之需

………………

追逐着空中奔走的月亮,在绕过不知道多少个复杂的拐角之后,总算是隐约捕捉到了打斗的声音,这也让尤希尔多少松了口气“呼!看起来那个高等精灵还活着”

“呵呵呵……”突然又毫无征兆的笑了起来,转头看着脸上写满了担忧的尤希尔,拉斯蒂塔无奈的摆了摆手“你还真信了呀!再怎么说那也是个高等精灵,没那么容易输的”

“哦!是吗!”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点了下头,因为也没见过战斗中的高等精灵,光是听这么说,尤希尔这边也抓不住什么实感“那你觉得能赢吗?那个精灵”

“不能”

“呃!”本身还存有一点期待,但由于拉斯蒂塔回答的实在是太果断了,差点就让刚张开嘴的尤希尔咬到舌头“那这不还是白搭吗?”

“怎么会,虽然不觉得能赢,但也只是咱的看法而已,万一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呢?”

“这样呀……”越听越觉得不靠谱,最后尤希尔干脆决定,还是不在这瞎猜了,亲眼看看才是最好的办法

追寻着月光下不和谐的声音加快了脚步,在穿过漆黑的帷幕,总算是看到了正在战斗中的两个身影,宛如疾风般迅猛的战斗,不自觉得就吸引住了尤希尔的视线,让她不得不对自己刚才的表现,感到一阵惭愧“啊哈哈……这可真是……”

此时那名娇小的杀人鬼少女,依然保持着野兽般迅猛的动作,无情的展开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而全身包裹在绿色荧光中的精灵少女,明明没看到翅膀,但是却漂浮在大约一米高的位置

一开始还以为只是错觉,但仔细观察之后完全可以确认,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那翠绿色的身影的确是飞起来了

宛如随风飘落的羽毛一般,在空中划过轻盈的轨迹,以优雅的身姿躲开所有攻击之后,精灵少女宛如奏者一般舞动手指,引导着正在快速聚集的精灵们,划出了一刀气势凌冽的风刃

晶莹剔透,就宛如玻璃般易碎的光芒,但实际上在风刃撞上杀人鬼少女的身体之后,却造成了远比看起来要沉重的攻击,就算无法切开那细腻的皮肤,也能将其重重的击回地面

“呜!”还是头一次发出了带有痛苦的声音,单手撑住地面的杀人鬼,抬头的同时刷开了妨碍视线的长发,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篇幅在上面的那个身影

跟随者微风向后飘去,在拉开了一段相对安全的距离之后,精灵少女带着高傲表情,俯视着那双被愤怒所缠绕的眼睛“什么呀!原来你也是通过眼睛去看,耳朵去听的吗?竟然仅依靠这些就能做到这种程度,你的感官到底是多发达呀?”

“啊……!”缓缓地张开小嘴,看起来是想要说点什么,但实际传出来的,依然只是些无意义的噪音

从一开始就把对方当做人类来看待,但是简单的当成一头发疯的野兽,叹气的同时平移视线,看向了同样也在看着这边的尤希尔,精灵少女略带好奇的歪了下头“嗯?这不是公主殿下吗?你已经没事了吗?”

对方能主动搭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回想起之前拉斯蒂塔所说的事情,尤希尔顺势点了下头算作是问候“听说是你救了我,谢谢”

“没事,没事,毕竟看到那种情况的话,都会想要出手的吧!如果只是看着的话,未免也太无情了” 刻薄的语气明显是在暗指什么,而通过精灵少女那双正在注视着拉斯蒂塔的眼睛,也不难判断其中暗藏的真意

不过对于这种明显属于挑衅的行为,黑发的魔剑少女则是完全选择了无视,从头到尾都没看向精灵少女一眼,只是在兴致勃勃的观察着,从刚才开始就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是在警戒着周围的杀人鬼少女“吼吼!是在思考对策吗?看来狂躁并不是她的本性”

“什么意思?难道可以试着交流一下吗?”就因为直面过那名金发的少女,尤希尔才更能体会到其中的狂乱,以至于在说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那张可爱的小脸全程都布满了疑惑

“并不是”十分果断的否定了尤希尔的疑问,拉斯蒂塔轻笑着别开了视线,表现出一副失去了兴趣的样子“拥有思考能力,并不能代表也拥有理性,就是这么简单的问题而已,所以你还是省省吧!”

“呃!”泛起疑惑的同时,抬手指向了自己,此时尤希尔不禁轻笑了起来“这不是你先提起来的吗!为什么反而搞的和我做错了什么一样”

“啊!是吗!其实咱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呃啊!”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对于拉斯蒂塔的行事作风,尤希尔这边也多少掌握了一点,所以她十分明知的选择了放弃,没有再继续去斗嘴“好吧!好吧!不过这些事现在并不是重点吧!”

就和尤希尔说的一样,此时疯狂的杀人鬼,轻盈的高等精灵,以及天空中冷清的月亮,都被当做局外人晾在了一边,二人这种有说有笑的闲聊模式,和现在的整体气氛完全可以说的上是格格不入

就连刚准备搭话的精灵少女,都无意识的捏住了铂金般夺目的长发,陷入了一个不知所措的局面,就这么顶着慢脑门的忧愁苦笑了起来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