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族长 第610章 一群难兄难弟_山人有妙计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04日

石殿中,盈光闪烁却并不耀眼,神秘、古朴的兽纹镌刻在石柱、墙壁上,终于让大夏摆脱了一点暴发户的气息。

各部殿长老齐聚在大殿中,上首处夏拓的主座很大,是用一根灵木中间最有灵性的一截所雕刻而成,通体浑圆天成,看上去更像是一座木床多一些。

此刻这座巨大的木椅上坐着的不止夏拓一人,还有剑棂,这也是她第一次和夏拓携手正式出现在大家眼前。

夏拓看了一眼殿中的众人,出声说道:“大城已经初步建成,这里将是未来大夏族庭所在,接下来各位长老尽快整合各自部殿,恢复对大夏族域的掌控,以后疆土各级司职武者将会在城中汇聚。”

实际上,如今城中不算正在忙碌的二十多万奴隶,城中的的武者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万,大都是从大夏万古山祖地抽调来的族人,其中大部分还都是战兵,另外就是各部殿执事。

“浑空长老,尽快将城中传送巫阵搭建起来,将大夏诸道之地联系起来。”

“是。”

浑空起身,应声回道。

“洪长老,城池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共有十二座城门,由天兵殿防守,每一座城门驻兵三千。”

“是。”

“族长,在城中的战兵,有一部分是从大夏疆域抽调上来的,这些人是各自调回原来之地,还是……”

洪长老瓮声说道。

闻声,夏拓没有犹豫的说道:“我再说一遍,大夏是整个大夏子民的大夏,只要是生活在大夏疆土上,生是大夏的人,死是大夏的死人,就算是恶霸暴徒,也是大夏的暴徒。

凡是抽调进入大夏城的战兵,不论原先出身于大夏哪一道哪一城域,在甄别完身份后,其家都迁入大夏城,作为大夏城第一批城民之一。”

“是,俺知道了。”

看到洪长老应是,夏拓神色恢复了平静。

“咱们大夏部也是和散民聚落一样,都是从小聚落发展壮大的,所以大夏和疆土中的每一个部落都一样,各位长老你们身为大夏掌权者之一,眼光要放长远,狭隘是要不得的。”

风长老看了一眼洪长老,为不可察的瞪了一眼这个憨货,自家的男人,自己不开口,还能咋的。

“族长,就算是将这些族兵的亲族都调进城中来,相比于城中的广袤,也不足以诞生人气。”

风长老说的是实话,长宽两百里的大城,一眼根本望不到边际,就算是填进来两三百万人也不显得多。

沉吟了片刻,夏拓接着说道:“凡是大夏疆土内,各级司职武者的家眷亲族皆可迁徙进入城中定居。

学宫中弟子家眷也可迁徙进入城中定居。

我大夏族人也鼓励在城中定居,比如先前九灵伯部的白九狐长老,可以带着自己族族人在城中立下自己的家族。”

“是。”

夏拓的吩咐,殿中诸人自然是遵从,伴随着他的诏令,接下来的日子整个城池中热闹起来。

先前城中并没有建立石院石屋,随着不断有人迁徙进入城中,城中开始大兴土木起来,当然靠近内城附近的大片土地并没有人来占据。

在夏拓的诏令下,建成了一座座庄园似的的宫殿群,每一座宫殿群占地面积小的有数里之地,大的则是有十多里大小。

普通族民,全家占地不过两三百丈方圆已经算是很大的院落,可以一家祖孙三代,但对于一些拥有亲族的家族来说,就需要建造大型庄园了。

为了保证城中汇聚的子民吃喝,事先疆库调拨了大量的灵米和肉食,让迁徙进城中的族民有了充足的生活物资。

这场迁徙是一个很长时间的过程,这点夏拓很清楚,想要将大城给充满,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但只要大夏各部殿走上正轨,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慢慢填补就可以了。

夏园,石殿内。

“黎山部落的族长,应该是修炼了什么邪功,我远远的跟着他的时候,感受到其身上有浓烈的血腥味道。”

鹿长老坐在下首的木椅上,神色带着阴沉,他本就是被阴邪灵种侵蚀过身体的,正是因为残留在体内的阴气,才让他修炼到了如今境地,如今只差两枚神窍,就能够达到神藏巅峰。

故此,他对于邪气血腥感触很深。

“除了黎山部落,东熊等几座部落似乎也很不正常。”

闻声,夏拓点了点头,城域建立这数十年来,对于疆土中的下等部落几乎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如今中等部落的地位也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

以往制约部落发展的图腾之灵,在大夏潜龙殿的推动下,拉平了散民和部落的差距,而城域的建立,让这种差距进一步的缩小。

可以说除非是传承了很长时间的部落,族中血脉之间联系密切,否则在城域制度的冲击下,都已经摇摆一定。

虽然这些年来他并没有对附庸部落出手,但疆土中的具体情况还是清楚的,中、上等部落面对大夏威严无法抵抗,只能默默的承受,熬一天算一天。

毕竟就算是以上等部落的实力,想要冲破数万里荒芜之地并不现实,没有外援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往外冲是找死,还不如这样得过且过。

眼下来看,黎山等部落是得到了外援。

在边荒大地,想要搞垮伯部,如果实力没有决定性压制,不外乎就是从附庸部落出手,造成族域震荡,消耗伯部的气运大势。

可惜他们打错了主意。

“鹿长老,事情才刚刚开始,除了这几座部落之外,还有没有其他部落也参与进来了?”

“这……”

闻声,鹿长老露出沉吟,不提北域六道,万古道和天火道两道加起来的附庸部落足有数千座,特别是天火道,掌控力远远比不得上万古道。

“毒疮要是不冒出来,怎么一网打尽,你暗影卫只需要暗中监视就好了,等所有人都冒出来再收网。”

“我明白了。”

一时间,鹿长老似乎想明白了夏拓的想法,自从城域建立开始,族中都明白族长似乎不喜欢部落制度。

眼下部落作乱正是打击附庸部落的时候,族长这是要玩大的,估摸着恨不得所有部落都参与进来,好一网打尽。

夏拓的想法正是如此,以前他想要打压部落可惜找不到机会,师出无名,作为上邦宗部是不可以随意镇压下面的部落的。

当然要是镇压一座两座也没什么,大部不跋扈一点还叫大部吗?

但他想要一巴掌将部落都拍趴下,这就很不现实了,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了,作吧,都使劲作吧。

“对了,我听风老头抱怨,你怎么惹到他了?”

闻言,鹿长老苦笑,说道:“这不是趁着这次迁徙族民进城,我让人暗中招揽了一批学宫弟子,不知道怎么的被风长老给察觉到了。”

“嗯。”

夏拓点了点头,说道:“风老头那里我去说,你安心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

“是。”

鹿长老起身离开了殿中,留下夏拓面露沉吟,大夏学宫也是一件没有处理的事情,这些年来学宫做的事情就是突击培养弟子,来充斥大夏各个阶层。

大夏能够如此快的稳住城域,学宫的贡献功不可没,他准备等族庭走上正轨之后,就让学宫真正的名副其实,不在对弟子行揠苗助长的举动。

……

在夏拓为大夏城忙碌的时候,大夏南方广袤的荒野上,一株枯萎的天槐屹立于荒野间。

天槐城下,来自四方的武者往来,显得很是热闹,天槐城中特有的木屋木殿,还有各一个月举办的小型易物大会,可以说是吸引了不少武者到来。

天槐之上,一株粗大百丈的树干上的木殿内,镶金嵌玉,镌刻着古老的巫纹,弥漫着一股安静的气息。

木殿中几道身影各自盘坐在一条木案之后,木案上摆满了各种灵果,美酒。

鹿由旭山依靠在木案上,手中抓着玉盏,玉盏中酒水晶莹如琥珀,一饮而尽,眼中似乎带上了迷离。

木殿中的气息似乎有些沉寂,化蛇族主直接扔了酒盏,大口的朝着嘴中灌去,狠狠灌了一罐子酒水,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诸位,咱们是来这里吃酒的吗?要是想要吃酒我化蛇部管饱。”

化元灵出声,短短数十年他已经从族中公子,成了一方伯主,说起来木殿中几道身影都很无奈。

青羊伯主青羊连山,巨灵伯主巨江河,鹿由族主鹿由旭山,加上化天灵在内,数十年前还都是族中公子,托了圣王山脉嘲风碑的福,都提前登了大位。

靠着族中传下来的底蕴,四人先后晋升到了神通境,本以为成为一方伯主,就可以号令族域,威震一方了。

然而,如果有的选择,他们宁愿回去做自己的公子。

爸爸啊,你们都去哪里了!

从他们登临族主之位的这几十年来,可以说一把鼻涕一把泪,西北大地风云突变,局势诡谲,让人目不暇接。

本想着守好自己的门,安稳过日子,却没想到树欲静而风不止,自己想要缩在窝里装孙子,奈何外界条件不允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