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的天价新娘 第266章 闹翻_雾莲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0日

整整一个星期洛云舒都在自我怀疑中,醒了就睁开眼睛发呆也不说话,不哭不闹,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生气。

身体也日渐消瘦,这期间所有人都来看过洛云舒了,怎么劝她找她说话都没有反应。

林渊跟墨天宇期间一次都没有来过。

墨灵萱的葬礼也在如期如涂的准备着,洪夏市的人也都知道墨氏集团的大小姐被绑匪绑架然后去世了。

墨灵萱葬礼的哪天,所有人都去参加葬礼了。

洛云舒病房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护工在打扫卫生,见她一个人发呆走过去把电视机打开。

然后电视上播放的正是墨灵萱葬礼的新闻,商界所有有头有脸的人基本都到了,一群人穿着黑色的西装举着伞,站在一座墓碑前。

洛云舒的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哭声越来越大撕心裂肺。

护工看到这种场景手足无措的赶紧走出去给余烈冉打电话。

“喂,余小姐,病人突然失控了,哭的快要晕过去了。”

“怎么回事,我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到底,才3个小时不到怎么就哭了?”

余烈冉举着手机走到车里询问着,葬礼刚刚结束,来的人一个个离开,她示意司机去医院。

“我马上到,你先不要进去。”

“好的。”

余烈冉急急忙忙赶回病房,洛云舒还在哭,她根本从墨灵萱的死里走不出来。

“云舒,别哭了,你伤还没好,不能这样。”

余烈冉见她哭,自己都想哭了,赶紧拿纸巾帮她擦拭着。

眼泪被擦干洛云舒也不哭了,她突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睛里流出了眼泪!

洛云舒就好像完全没有发觉一样,疯狂地笑着,仿佛所有的痛苦,所有无法挽回的事情都可以从这笑容中宣泄出去。

门外站着的墨天宇看见洛云舒变成这个样子,痛苦的背过身捂住眼睛,不让别人看到他这样脆弱的一面。

“我好后悔啊,如果我没有组织这个聚会灵萱是不是就不会死,都是我的错。”

洛云舒捂着自己的头绝望的说道,语气里脆弱的不堪一击。

“当然是你的错,如果没有这次旅行,灵萱还好好的活在我生边,我婚礼都准备好了,我们马上就可以结婚了,是你毁了她更毁了我。”

林渊不知何时走了进来,站在洛云舒的病床前满脸的恨意,眼里再也没有对洛云舒的温柔。

洛云舒抱着自己,低下头沉默着,心一阵阵疼的她直不起腰,一想灵萱的脸就心痛的无法呼吸。

“我不会原谅你,我们以后再也不是朋友了。”

林渊把墨灵萱的死全部怪在来洛云舒的头上。

如果不是她组织的这次旅行,如果灵萱不是跟她在一起根本不会死,还是以那样绝望方式自杀。

每次想到墨灵萱满身是血的躺在自己怀里,林渊整个人都充满了恨意,想毁灭身边所有。

他无法原谅洛云舒,所有的恨意总要有一个人承担。

林渊的这番话对洛云舒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医生过来检查发现她已经有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如果不走出这段阴影,恐怕就会衍生成自闭症抑郁症。

“这不是云舒的错,她也被绑架了,只是没有被打死,你是不是要她去陪灵萱一起死才会好过,我们谁都不想灵萱出事。”

余烈冉心疼的抱住洛云舒,对林渊吼道。

林渊没有回答,直接走出了病房。

第二天顾廷南转到到了洛云舒的病房里,他还是很虚弱,但是精神状态比洛云舒好很多。

因为对他来说只要洛云舒还活着,能陪在自己身边,这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其实他很能理解林渊,如果洛云舒出现什么意外,他肯定做的比林渊还疯狂。

“云舒,你看着我,看我。”

病房里就剩下她们两个人,顾廷南坐在洛云舒对面强势的说道。

洛云舒死气沉沉的抬起头看像顾廷南,脸色面无表情,整个人没有一点生气,看起来完全没有活下去的欲望。

“你相信我吗?”

牛头不对马嘴的一句话,洛云舒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墨灵萱死的不明不白,甚至凶手都不知道,你难道不想亲手抓到凶手为她报仇吗?”

顾廷南无遗是最了解洛云舒的人,他知道如果洛云舒过不了心里的那关,就会一直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

但是给她一条路,就一定可以走出来。

“对,报仇,我要让那些人血债血偿。”

洛云舒的眼神慢慢的恢复了神采,眼里全是恨意。

接下来的半个月洛云舒积极的接受治疗,已经可以下床走路恢复锻炼了。

当时在工厂抓到的绑匪都被秘密关在禁闭室,这会在酷刑下已经把一切都招认清楚了。

根据他们的供词,这一切的计划都是他们那个光头老大吩咐的,所以他们也只是按照吩咐办事。

墨灵萱的去世,林渊彻底的抛下伪装,变成了另一个人,心狠手辣,背后的势力也不可小觑。

聂堂箫跟温墨天宇,所有人都在配合林渊调查背后的凶手。

林渊得到是光头老大派人做的这一切后,晚上就把这人抓了回来,绑在一张椅子上。

“你们是谁?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知不知道我是谁?”

光头老大显然还没认清事实,到了这个地步还趾高气扬的模样。

林渊拿着浸泡过盐水的鞭子,一鞭子甩在光头老大的身上,顿时皮开肉绽。

“啊!”

光头老大痛的大叫,脸色泪水汗水全滴落下来,一下子就萎掉了不少。

“你们是谁?谁让你们绑架我的?”

林渊一句话不说,继续甩着鞭子,打的光头老大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血淋淋的挂在椅子上。

“我问你,是谁让你去绑架洛云舒跟墨灵萱的。”

林渊见这人彻底被打怕了,才停下手,坐下逼问道。

“我说我说,是楚清儿让我这么做的,她陪我睡一晚,我就答应了这个要求,我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啊,不关我事啊,放了我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