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 人生如戏 第96章_归零再生

快穿女配 2020年04月30日

八十九章

“因为我喜欢啊。”

季含复笑弯了眉眼,像是天上的一轮弦月,明明是活泼无害的模样,随后说出的话语却叫人透骨生寒。

“看着那些讨厌的,妨碍我的人在血泊里像臭虫一样拼命挣扎着然后死去,真的是……非常非常地有趣啊,就好像整个人都得到了救赎一样啊!”

他捧着脸颊,面色通红,瞳眸深处荡漾着水光,仿佛光是那些回忆就足以让他欢喜不尽。

“疯子。”

许轻凡轻轻吹拂去精心泡制的普洱茶上方缭绕不散的雾气,啜饮一口后轻声叹息。

“轻凡……”

季含复趁着许轻凡沉浸在悠远的茶香余韵之中时猛得将他扑倒在沙发之上,全然不顾滚烫的茶水打湿了他的衣襟,然后埋首在他的胸前深深地吸气。

“一直……一直都想这样做啊……”

他压低了身体,垂下脑袋渐渐逼近许轻凡,贪婪的目光由后者明亮深邃的眼眸,笔挺秀气的鼻梁,游移到经常被认为是冷漠寡情者拥有的菲薄唇瓣上,颤抖着伸出手抚过。

“我知道,从第一眼见到您的时候就知道,您和我是一样的人。”

“被这个无聊,堕落,腐烂的世界和庸俗,低级,无能的平凡人束缚着不能动弹,明明拥有强大的,与众不同的力量却无法使用……这是多么的无奈……多么的悲伤啊!”

“轻凡,和我一样斩断那些束缚,那些锁链吧,我们的能力是上天赋予的珍宝,就这样浪费不同样是一种罪行吗?”

季含复脸离许轻凡的越来越近,近到呼吸交错,瞳孔深处都映出了对方的面庞。

面对季含复这样咄咄逼人的问话,许轻凡微微侧头闪过对方的视线,然后抬手按揉自己的太阳穴。

“——真无聊。”

冰冷无情的话语让季含复的身体顿时僵住。

“这几起案子一直让我感觉到微妙的违和感……从案件的一些细节来看,像是性格完全相反的二人犯下的,比如为死者擦拭伤口这样感情细腻,有忏悔情绪的表现,然而机械冰冷的处刑以及现场的布置又说明行凶者的残酷无情—不过更多的证据显示这是单人犯案——很矛盾不是吗?”

“也许是身为一个侦探的职业病,虽然案件已经可以告破,但不把这些细节弄清楚,总是会觉得不自在啊!”

他捏着季含复的下巴抬起后者的脸。

“我也有设想过双重人格这种情况——不过总觉得这种状况的出现几率是微乎其微的——不过正如那位虚拟的大侦探所说过的‘一旦你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事实外,那么剩下的,不管多么不可思议,那就是事实的真相’,结果还真是这样。”

“原本寄予重望的杀手先生啊,到最后结果是这样一个愚蠢狂妄,还没有从中学二年级毕业,心智未全的小屁孩……这样一想真是为那些无辜惨死在你手下的受害者不值。”

“无能的凶、手、大、人。”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季含复整张脸都扭曲狰狞地不成样子,恍如恶鬼,狠狠甩开了许轻凡捏住他下巴的手。

“你有什么资格……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当一个人把自己当成真理和知识的法官时,他将被上帝的嘲笑毁灭。(1)在我看来,你的所作所为就好像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孩满地乱滚哭嚎着希望引起别人注意,只不过手段远比他们残忍凶狠罢了——从六岁那一年开始就没有多大成长的杀人犯先生——”

许轻凡一指点在了他的额头。

“这个世界可远比你想象中来的复杂。”

“……你……”

季含复嘴角几番开阖,像是要说些什么,却在正要开口之时后颈一痛,顿时失去了意识。

一只有力的手把软软倒向许轻凡的他拎起来丢掷到一旁。

许轻凡盯着沙发上方忽然出现的,满头是汗,焦急担忧的神色几乎满溢的王遄半晌,缓缓将手伸向了他。

“——笨蛋,怎么来的这么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