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出魔剑的我成为了魔王_第二十章 薇尔丽特(欧阳黑雪)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07日

站在我们身前的一名比较年长的护卫摇了摇头,脸上写满了无奈。

“薇尔丽特小姐总是这么任性,真抱歉。”护卫递给我们一个歉意的眼神。

从马车中走出的少女,很快就小跑过来,她穿着素色的裙子,一头亚麻色的长发垂至腰间,整个人神采奕奕的,一双灵动的眼睛在我身上来回扫视,显得极为兴奋,宛如找寻到了绝无仅有的稀世珍宝。

只不过那目光……总让我觉得像个饥渴的怪叔叔在看一名毫不设防的小萝莉一样。

年长的护卫回过身,阻挡住了少女的路,少女嘟起嘴巴,向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来。

“让开!葛里叔叔!”少女一脸不高兴的神色,“你知道的,我已经一个月没睡好过觉了。”

名叫葛里的护卫摸了摸头,有些尴尬的样子,但还是耐心解释道:“薇尔丽特小姐,老爷吩咐过,不论怎样都必须要保证你的安全。”

“安全?”薇尔丽特脸上写满了不愉快的神色,“你们也太小心了吧,这位姐姐怎么看都没有任何威胁啊。”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少女一脸急迫很想立刻走过来的样子,但却和护卫离得很远,差不多有三四步的距离,护卫虽然想小声劝阻解释,但因为距离的原因,说的话都被我一五一十的全部听到了。

看来我们突然冒出来果然会让人觉得可疑。

我想了想,准备解释一下自己的来历,也就是胡编乱造说我们是迷路之类的旅人,然后表露出想要跟着一起走的想法就可以了。

缓缓上前,我轻轻咳了一声,想要说话,却看到那位亚麻色长发的少女不再与护卫理论,撅着嘴巴,一脸生气的样子,然后直接向我扑了过来。

稍显稚嫩的柔软身体直接将我扑倒在地,压倒了青绿色的低矮草叶,名字叫做薇尔丽特的女孩带着得逞的笑容看着我,埋着头用柔软的头发在我脸上蹭了蹭,身体与我紧紧相贴,中间的缝隙连张纸都塞不进去,她的双臂环绕着我,我却茫然的搞不清楚状况。

“薇尔丽特小姐!”葛里护卫的惊叫声响起,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想来一定非常吃惊。

我却对这位护卫的反应一点兴趣都没有,双眼呆呆地看着明亮蔚蓝的天空,又缓缓扭过头,看向一开始站在我身边的尤妮丝。

尤妮丝:“……”

她看着我,眼神宛如无光之域,我从里面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只不过,如果真的是面无表情的话,可不可以说明尤妮丝现在有点茫然?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种意料之外的发展吧。

尤妮丝,你的身体被个女孩给推倒这种事……我也不想的啊。

“薇尔丽特小姐,您太失礼了,赶快回来!”护卫焦急地说道。

“我不,”身上的少女回过头,瞪着清澈如天空的眼瞳,“葛里叔叔,我要让这位姐姐和我们一起去蓝水城!正好顺路,就带着她们一起去嘛。”

“这……至少要您的父亲亲自同意才行。”

我也从突发事件中缓过神来,双手按上薇尔丽特的肩膀,勉强让我们两人的距离拉开了一下,然后暗自出了口气。

“那个,能先松开我吗?薇尔丽特小姐。”我小声地说道。

“对啊对啊,小姐赶快起来,”

一旁的葛里护卫连忙出声附和。

“真是的,我起来还不行吗,”薇尔丽特撅着嘴巴,一脸不情愿地站了起来,“不过,姐姐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沾染的草叶说道,“名字啊,我叫柯……”

“她叫米萝娅。”一旁的尤妮丝打断我的话说道。

诶?

我看向尤妮丝,她用黑色的眼瞳看了我一眼,然后便移开视线,看着薇尔丽特和站在另外一边的护卫。

“她叫米萝娅·亚兰希恩,是我的……妹妹。”

等等——尤妮丝刚才说了什么?

我的眼神凝固了,妹妹?我?米萝娅·亚兰希恩?

“妹妹?居然是妹妹么?”薇尔丽特惊讶地捂上嘴巴,然后眼睛里爆发出了一种强烈惊喜的神色,“原来是妹妹!真是太好了,我原本还以为你们是一对情侣呢。”

“其实我一开始还怀疑,你背着的这个姐姐,是你们之间的第三者呢。”薇尔丽特嘴巴轻轻咬上右手食指,“看来是我猜错了,真不好意思。”

我一脸无语,想听听尤妮丝接下来怎么说,却发现尤妮丝说完那一句后就不说话了,只是眼神平静地望向远方……然后还看了我一眼,眼神依旧毫无波澜,但居然还真让我察觉到了她的含意。

没错,看着尤妮丝带着清冷的表情继续望向远方,我敢打赌,她传达给我的眼神一定是这个意思——「我话已经说完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见鬼,你既然说了就给我继续说下去啊!

随口丢给我一个妹妹的身份,然后就放着不管了?

这一瞬间我真想抓着尤妮丝的肩膀狠狠地晃她几十下!晃到她眼睛里都给我带上漩涡!那是一种叫做被玩坏了的眼神!

但很可惜…我不仅没有那么做的勇气,更没有那么做的能力…只能忍下心里的郁闷。

好吧,妹妹就妹妹,反正我们的身份是互换的,也就是说我才是那个做兄长的人,这么一想,我的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

既然是做兄长的,那就由我替任性的妹妹收拾烂摊子吧,这么想着,我对薇尔丽特和护卫说道:“我们的同伴不小心受伤昏迷,而我们没有治疗她的方法,万幸遇到了你们,如果小姐能答应带上我们一起回到附近的城镇,那就太好了,至于报酬……”

我沉思了一下,报酬?手里好像没什么东西?那枚蔷薇徽章也是罗莎琳德,我不能私自交给别人。

好像不小心说了个麻烦的词……

而这时帮我解围的居然是薇尔丽特,听到我的话后她很快就摇了摇头,然后双手抓上了我的手臂,用带着期盼的眼神望着我。

“不需要报酬,米萝娅姐姐,我们有足够的钱,您的同伴已经受伤,再讨要报酬的话,我们也太小气了,”薇尔丽特神色可怜巴巴地道,“只需要,在去往蓝水城的路上,您和我呆在一起,并且晚上也一起睡觉就行了……可以么?答应我吧米罗娅姐姐,我实在快忍受不住了。”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不,是各种方面都不对,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我,连忙把手臂从薇尔丽特怀中挣脱出来,薇尔丽特被我这个动作弄得十分委屈,眼睛里都泛起几滴泪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