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妻:靳少请克制 第一百三十章 我不爱你_十里笑疯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06日

江心爱十分的紧张着靳司南,如果不是沈毅找她出来的急,她根本就不会出来。

“到底是什么事?你快说啊?”江心爱忍不住又追问了一遍,沈毅看着她担忧的样子,心里很是不舒服。

“江心爱,你就那么的关心靳司南吗?”沈毅吃醋,自己恨自己为什么就没有办法入住江心爱的内心。

“我当然在乎他了。”江心爱脱口而出这句话,忽然觉的哪里不太对劲,急忙的改变了自己的话:“那是因为这一次他受伤是因为我,我当然在乎他身上的伤什么时候好。”

沈毅昏暗的世界里似乎多了光亮,也就是说,江心爱担心着靳司南,纯属是因为他救她的时候受了伤。

“江心爱,其实你的内心里是不喜欢靳司南这个人是不是?”

针对于这个问题,江心爱以前也考虑过,现在的她还没有任何的资格去恋爱。

一切的重生都是为了能报仇,大仇不报,她有什么资格去谈情说爱?

“是,我不喜欢他。”

沈毅听到了这句肯定的回答,内心的希望再一次的燃烧了起来。

“江心爱,你说的是真的吗?”沈毅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

江心爱点了点头,不仅是给沈毅一个确切的答案,也是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她不喜欢靳司南,也不能喜欢他。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江心爱不想在沈毅这里浪费自己的时间,毕竟病房里还有一个人在等着她。

沈毅想要继续跟江心爱说几句话,口袋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个不停,接了之后发现是家里的来电,让他务必要尽快的回家。

沈毅目送着江心爱回了病房,心里的一颗大石头终于是放下了,只要江心爱不喜欢靳司南,他就还有机会。

病房里,靳司南冷着一张脸等待着江心爱的回来,刚刚在沈毅那边说了自己并不喜欢靳司南,江心爱的心里有些小小的心虚。

看着靳司南冰冷的脸,江心爱心中更加的虚。

“你们刚刚出去做什么了?都说了什么?为什么到现在才回来?”靳司南像是审问犯人似的审问着江心爱,他才不承认自己是担心和吃醋。

他可是寰宇国际集团的总裁,高高在上的执掌人,怎么能轻易地暴露自己刚才吃醋了?这么丢脸的事情,他才不愿意说出口。

但是,靳司南的举动已经暴露了他真的很在意江心爱跟沈毅一块出去,毕竟,江心爱答应了要同意沈毅一个条件,一想到未来的某一天了,江心爱和沈毅两个人一块出去看电影和吃饭,靳司南的心口就难受。

“没什么,他只是告诉我何蕾蕾被送回去了。”

“何蕾蕾被送回去这件事为什么不能在病房里说?为什么一定要到外面的走廊里说出这件事?而且,这件事这么的小,连一分钟都不用都能说得完,可是你们明明出去了有五分钟,我不信只说了这件事。”

靳司南把时间都掐的稳稳的,江心爱像是看怪人一样的看着他,靳司南现在变得也太恐怖了吧。

“当然还有其他的事情,你的伤势怎么样了?要不要我现在过去帮你找个医生过来看看?”江心爱随意的找了一个借口准备离开,手腕被靳司南抓在了手中,不让突她轻易的 离开。

“你的话还没有说完,等说完了再离开也不迟。”

靳司南像 是突然间变了一个人,抓着江心爱的手将她 带到了床前,江心爱被迫着看着靳司南的双眼,眼神中带着满满的惊慌。

靳司南迅速捕捉到了她眼神里的慌乱,看来是真的有事情瞒着他。

“江心爱,我最讨厌别人欺骗我,你跟我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什么话我们都可以说开了,我不想跟你之前有秘密。”

靳司南很认真的开口,江心爱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这样的靳司南让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去开口。

难道真的要说她心里并没有他欺骗他 吗?

明明面对着沈毅说的时候一点压力都没有,可是现在面对着靳司南,江心爱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江心爱看着靳司南的双眼,很想开口,可是试了好一会都没有成功。

靳司南在等待着江心爱的回答,等了好一会都没有等到她的答案。

靳司南渐渐放下了自己的双手,或许是他的要求太高了,江心爱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接纳。

靳司南渐渐的放松心里的躁动,恢复了平静之后,对着江心爱道歉。

“对不起,刚刚是我太心急了,你可以不用放在心上,我向我刚刚的态度向你道歉。”

“不用道歉,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刚刚沈毅问我是不是对你有了感情,我回答没有,之所以留在这里,是因为你为了救我而受了伤。”

江心爱闭上了双眼,所有的话全部脱口而出。

靳司南诧异的看着江心爱,虽然他真的江心爱还没有完全的接受他,可是 他没想到江心爱竟然在外人的面前这么直白的说出了两个人的关系。

靳司南内心最后坚持的一根弦也在摇摇欲坠,他都为了江心爱做了这么多,难道她的心里一点点的感动都没有?

答案是肯定的,江心爱都已经在沈毅的面前承认了这些,说明在她的心里真的没有把他放在心上,甚至根本就不爱他。

虽然这件事很残酷,但是这就是江心爱心里的想法,靳司南只觉得自己很可笑,本以为自己能在江心爱的心上有一席之地,到了最后才发现,一切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江心爱不爱他,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不爱他的。

靳司南握住江心爱的手慢慢的放下,松开,侧过身背对着江心爱,让她看不到自己的脸部表情变化。

“你不是说你有事吗,现在你就去忙吧,这里不需要你 了。”靳司南的声音出奇的平静,江心爱一时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情绪。

但是,此刻的靳司南确实是生气了,江心爱跟靳司南相处很久了,对于靳司南的表情变化,她早就熟读在心中。

“靳司南,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第一时间告诉我。”

“不用了。”靳司南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江心爱的话,拉过被子盖在身上。

江心爱也不想继续打扰他,起身离开了 病房。

这时,唐以欣从外面兴冲冲的赶到了医院里,看到了病床上的人, 唐以欣的眼泪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

江心爱离开的脚步一顿,本想着离开,可是看到了唐以欣的身影,她忽然一点都不想离开这里,总觉的两个人见面一定会发生点什么,毕竟,曾经的靳司南最爱的人就是唐以欣。

江心爱回到了病房前,没有直接进屋,而是躲在了门口往屋子里偷看。

靳司南本想着让唐以欣离自己远一点,目光忽然落在了门口的那个熟悉的身影上,唐以欣主动的走到了靳司南的身边询问着他怎么样了,靳司南说着伤口很疼。

靳司南一直在看着门口的人影,唐以欣哭了一会才平复了心情,拿着柜子上的苹果作势要给靳司南削苹果吃。

很快,一个苹果削好了,唐以欣把苹果肉切块喂靳司南吃,换做平常,靳司南早就拒绝了,可是看着门口的人影,靳司南没有拒绝, 而是张了嘴巴吃着苹果。

“好吃吗?”唐以欣见靳司南没有拒绝,心里别提有多么的高兴了。

“好吃,你亲手削的苹果当然好吃了。”靳司南刻意提高了好几个分贝,生怕外面的人听不见似的。

走廊里,江心爱听着屋里的笑声,总觉的自己像个外人,既然刚刚是她说明了自己不喜欢靳司南,她 就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浪费自己的时间。

唐以欣是个大家闺秀,跟靳司南正好门当户对,如果他们两个人结合了,一定会是一场佳话。

思及此,江心爱离开了原地,离开了医院。

靳司南看不见门口的人影,对于唐以欣送到嘴边的苹果没有了任何的兴趣,刚刚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试探江心爱,如果江心爱心里真的有他,他跟其他女人在一起的亲密互动一定会将江心爱逼出来。

可是,他等了这么久,等来的不是江心爱的人,而是她离开的身影。

原来,江心爱真的不曾爱过他,一次都没有。

唐以欣刚刚喂着靳司南吃苹果,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拒绝了,她都没有好好的享受着被靳司南接受的过程就结束了?

“靳司南,你不想吃苹果了?那我给你剥个橙子吃。”

“不用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你也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休息,医生说我需要好好的休息。”靳司南不客气的赶人离开,他现在心情是十分的烦躁,不想有任何的人打扰他。

唐以欣手搓无措,她分明什么事都没有做让靳司南不高兴,为什么他突然间要敢她走?

“靳司南,我今天来找你还是为了另外一件事,上一次吃饭的事情。”上一次,唐以欣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靳司南的邀请,可是到了日子,她精心打扮到了地方并没有见到靳司南的身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