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物语_第十二章 全力出手(小小的八方)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3日

“要武器?”叶小颜皱眉,她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武器,“要武器你自己去找铁匠们定制不就行了,而且我的赤烛只有我一个人能用,你们拿到了也没办法用。”

“大小姐这种量身定制的武器我没有兴趣......准确的来说,我对别人的武器都没什么兴趣,只是为了完成委托而已。”文凯思对另外一个一直面无表情的少女点头,“而且这次目标也不是你的,是她的这把武器。”

夕月的?

叶小颜吃了一惊,回头打量起身后这少女手中握着的刀。

其实她很早就已经注意到这把武器的异常了,一般刀身是赤红色都是由砾石打造出来的,除了像‘赤烛’这种特质武器外基本都会偏向于火系属性。但这个武器不一样,虽然攻击附带的属性都是红色,非但没有火焰气息,反而有着一股......浓浓化不开的血腥气味。

“请把武器给我,日后我也会多多关照你们公会的。我在黑市中也是个混饭吃的,不和别人结仇是我的基本原则。这次是生意上的事情没办法,不过尽量的话我还是不想把你打成重伤。”文凯思吐出几口烟圈,朝她伸手,“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叶小颜知道这人说出来的是实话,而且....

她摸了一下腰间的通讯石,按照一般情况来说斩炎协会的人早就应该来救驾了才对,但是到现在还是一点风声没有,说明这人肯定布置了结界一类的东西,她们没办法指望别人的救援了。

“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夕月。”叶小颜低声说。

夕月闭上眼睛,片刻后她又重新抬起手腕,一直冷漠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斩钉截铁,“不行。”

“唉唉,现在的神明一个比一个固执,”文凯思唉声叹气,“虽然这话让我说有些不太合适,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嘛,武器没了还可以再找一个,命没了就真的没了。”

“这是他给我的,我唯一一个信徒给我的东西。”夕月紧紧攥住手中的武器,“绝对不松手。”

叶小颜愣了一下,随后也无奈的笑笑,“说的也是,别人随便恐吓几声就低头可不是我们这些人的习惯。话虽如此,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少年漫,拼到一半的时候就解放力量就晚了,一开始就要全力以赴。”

她点了一下自己耳朵的上挂坠,魔力等级开始以神速飙升,武器发出了低沉的轰鸣声,如此迅速的攻击能力提升让对面的文凯思都忍不住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经过练习,我差不多能这样坚持十分钟,你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外挂也该拿出来了吧。”叶小颜说。

解放力量.....吗?

夕月看了一眼缠在武器上的绷带,不由得的想起了回公会车上的时候,林润把这把武器交给自己时候的场景。

.........

“夕月,这把武器给你。”

“嗯,唉?”

夕月转身把手中的盘子朝天上一扔,接过来少年扔过来的长刀。这把刀刃赤红的长刀没有刀鞘,只是用白色绷带绑束着。

“这是....你从火山里面拿走的武器吧,不是你的东西吗,为什么给我?”夕月不解。

“如果想要发展信徒的话,手中怎么样也要有个趁手的武器才行。我不能在大庭观众之下被你使用,那样会引来不必要麻烦的,所以这武器就交给你使用了。你在火山之前不是说过要给你进贡吗,这就是我的贡品。”林润笑笑,“虽然这家伙的性格有些顽劣,但实力确实很强。”

他顿了一下,又从口袋中拿出了白色绷带递过来,“这绷带是菲洛让我隐匿气息用的,现在看来给它当个刀鞘更合适点。不过记得千万不要把绷带取下来,要不然现在的你还驾驭不住它。”

............

深吸了口气之后,夕月缓缓把缠绕在手中长刀刀刃上的绷带一点点取了下来,缠绕在自己另外一只手上。

就在绷带取下来的那一刻,惊人的杀气从刀身之上弥漫开来。空气中的温度随之下降,两个人甚至连视野都感觉受到了些许压迫,看不清面前的东西。

原本悠闲抽烟的文凯思瞬间脸色大变,他现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雇佣人要出这么大代价要这种其貌不扬的武器了,真是器不可貌相!这两个虽然看起来实力不强,但是正儿八经动手的时候一个比一个变态。

文凯思甩动手腕,身上的刀片如同天女散花般的朝两名对手扔去。

两个女孩的身影瞬间离开原地,白色和红色的痕迹在室内交错浮现。

-

-

文凯思手下的人把武器从一楼大厅中搬出来武器扔到一块,随后又聚在一起用望远镜朝青鸢公会一楼望去。他们从行李中拿出饮料和零食,惬意的放松着议论面前这场战斗。

“哦哦哦,老大出手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啊。”

“不过对面那两人也挺强的,到底是哪来?”

“应该是用了些暂时提升实力的技能吧,熬过了这段时间之后老大应该就赢了。”

“买定离手了,买定离手了,我们赌老大要多长时间才能解决那两人。”

“十分钟。”

“八分钟。”

“五分钟。”

众人纷纷伸手买定赌盘,一点都不为在场下奋斗的男人而担心。

少年疑惑的声音从角落中出来,“你们不是来打劫的吗,这么淡定的?”

“当然了,老大的实力我们都是清楚的。虽然那位大小姐和小神明爆发出来的力量暂时比老大强这么一点,不过老大可是很精明的,他只要拖过这段时间,那两个妹子拿他也就没办法了。”一个人解释道。

“不过说实话,强攻实在是下策中的下策。

“这不是没办法吗,老大白天的时候也去观察了一下。发现那小神明对那把武器还蛮珍惜的,整天抱着不撒手。神明也不需要睡觉,偷也没办法之后,老大才会选择强攻的办法。”另外一人说。

“原来如此,不过你们不怕这个公会的会长突然回来吗?”角落中的声音问。

“当然不怕,我们已经提前布置好结界。”

“你们的结界....”一只手递到了围观的众人面前,松开之后有绿色粉末从其中落在地上,“说的是这个吗?”

众人回头,这时候他们才惊愕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房间中又多了一个人,而且还是青鸢公会的会长!

“原本还想在多呆一会儿的,但实在是顶不住所以就提前回来了一会儿。”林润咳嗽了一声,“大家出来混,赚钱都挺不容易的,现在把东西放回去的话我还可以既往不咎。”

如果前几天的话,林润此时肯定不由分说的大打出手了,但是在经历了长途跋涉之后他也理解了赚钱的不易,于是在打之前还贴心的进行警告。

虽然林润自己觉得很贴心,但是在围观者眼中只能用两个字形容‘有病’。

佣兵团的人也是千锤百炼的,虽然看起来漫不经心,但实际上早就准备好了应对任何突然情况的手段。就在林润说这话的瞬间,一人便立刻举起长枪朝其刺去。

林润却像是提前预测到了一样轻盈的闪身,一脚漂亮的抬脚精准的踹在了这人的腰间,瞬间将其踹飞撞破墙壁到了隔壁房间。

那人‘额’了一声之后便再没了动静,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随便一脚就踹晕了一个全副武装的佣兵之后,林润却依旧很淡定,他冲着其他人笑笑,“欢迎挑战,因为我喜欢有意思的事情。但不建议,因为医药费要花钱。”

众人沉默了片刻,随后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用的形容词很明显的错误了,应该用的不是‘有病’,而是‘嚣张’。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后者是真的有实力。

-

-

寒冰擦着身体以毫厘之差掠过,中间藏着一点点的红点。

文凯思挥动手指,扔出去的飞刀把所有寒冰击碎。但被击碎了的寒冰非但没有像是平常的冰一样直接破碎掉,其中的红点猛然扩张化为了火焰。寒冰还没有变成水就直接升华为了水蒸汽,巨大的热量释放而出,让他不得不直接后退。

这个女孩,表面看起来浮躁但战术却十分极致,每次用出来的都是从来没见过的新技能。把火藏在寒冰中引爆,不仅能引发出巨大蒸汽遮蔽视野,要是沾上的话眼睛也会被烫伤。

就在文凯思后退的同时,白色雾气被红色的奇怪气流搅动开来,白发少女挥动刀刃直接从雾气中冲出。他举起小刀防御,刀气贴上来的瞬间让他有点觉得头晕目眩。

‘血啊’

‘好久没尝到了’

‘继续来’

.......

自从拿下绷带之后,这把刀靠近脑袋的时候就会传来奇怪的声音,真是把奇怪的武器。

而且这两人的配合也不一般,一开始在打起来的时候还会互相干扰,按理来说解放力量之后反而会更难控制,但现在却反而很少露出明显破绽来了。

“原来如此,一开始我的手下不值得你们认真起来吗。原本想不见血就完成这次任务的,但现在看起来不太可能了。”文凯思眼神认真起来,朝着自己旁边扔出了一把飞刀,“别怪我了,大小姐。”

战技·蝶乱拆

飞刀撞击在墙壁上之后并没有像正常情况下插入进去,而是不断的在狭小的室内反弹。不过一会儿,室内飞刀的数量就让他们没办法随便进攻了。

文凯思趁机重新拉开了距离,夕月急速挥动手中的刀刃把那些朝自己飞来的飞刀一一击碎。

朝着叶小颜而去的飞刀更多,意识到无法完全防御住的她把剑身挡在面前,竖起了厚厚冰墙。一束飞刀却从地下钻出,狠狠的击中了她的脚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