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影视]那些年我们看过的电视剧 第48章 夏影斑驳16_步月曲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30日

金院长拿回来那份报告的时候,韩夏琳正在吃晚饭,看完之后她什么也没说就回去了自己房间。

一夜辗转,几乎未眠。

虽然睡的时间少,但是睡了一觉却也清醒了些。想到了昨天和刘Rachel打得那个电话之后,懊悔的骂了一句,然后又马不停蹄的赶去了训练营地所在地方的宙斯酒店。

并不是因为自己在刘Rachel面前示弱了,而是最后说的那些话,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车恩尚她都说了李勋也拜托了她不要说出去,自己就不应该多问刘Rachel。

等韩夏琳且赶慢赶,赶到宙斯酒店的楼下的餐厅的时候,帝国高中的学生刚刚听完哈佛大学的前辈的讲座,一个一个结伴进来吃早饭。看见车恩尚拿了早饭走去了就餐区,韩夏琳叹了口气,拉开了自己墨绿色大衣的拉链,也随手拿了一个餐盘选了早饭走了过去。

大早上的温度较低,韩夏琳穿了双过膝长靴,踩在宙斯酒店的木质地板上免不了发出点声音。惹得在一旁取餐的帝国高中的学生忍不住议论起来。

韩夏琳拿着东西走过去的时候,正好听见李宝娜嘲笑的一声:“什么呀,你一个人在这里睡的吗?”

当然,姜艺率也没有放弃这样的机会:“我还以为你们俩一起睡得呢。”

韩夏琳望过去,看见了两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李孝信和金叹。

“我这不是在走廊过夜了吗,因为刘Rachel不给我开门。”金叹煞有其事的解释道,说完还感慨了一番:“太恶毒了!”

一看就是在骗人。

韩夏琳沉了口气,抬脚走了过去:“那真是抱歉,因为我在Rachel房里,心情不好,不想见任何人。”

“!!!韩夏琳!!你什么时候来的!”李宝娜惊呼起来。

“还能是今天早上吗?当然是昨天晚上了。Rachel不是外宿了吗?”

李宝娜看了看韩夏琳,又看了看刘Rachel,虽然她时常吐槽刘Rachel,但是却也看得出来刘Rachel对韩夏琳是不一样的。之前韩夏琳临时退出训练营的时候,刘Rachel的表情可不是装出来的。

也知道韩夏琳一定是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那么来找刘Rachel倾诉,也是情理之中。于是,接受了这样的情节。

欣然的讽刺了金叹:“我还以为是你来了呢!”说着挥了挥手:“用餐愉快!你们也是。”

韩夏琳也冲着李孝信点了点头,不给崔英道和金叹任何开口的机会,就直接坐到了车恩尚旁边。

“你……没事吧?”车恩尚连忙问道。

韩夏琳看了她一眼:“如果他拜托你的两件事情你都做到了,那我就没事了。”

“两件……啊!”车恩尚有些心虚的朝金叹望了过去。

韩夏琳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的事情,根本无暇做更多的考虑,一看车恩尚这个表情,立即反问:“这个表情是你说出去了。”

“不是!”车恩尚连忙摇了摇头,极其心虚的低头吃饭。

味同嚼蜡。

因为她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感,甚至昨天晚上她还给金叹打电话了。一想起之前自己那样信誓旦旦的在韩夏琳面前说过的话,车恩尚只觉得自己羞愧不已。

“那就好,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吧。”韩夏琳点了点头,说道:“以后我也可以帮你一件事。”

“不用,我不是为了……”

“我也不是为了感谢你。”韩夏琳打断了车恩尚:“只是为了自己心安理得一些,同时也不想欠你什么,顺便还能让你把嘴闭的更牢。我把话放这里了,你用不用也是你的事情。”

“……”车恩尚张了张嘴,但是却不知道对韩夏琳说什么。总觉得,韩夏琳说出来的话虽然伤人,却又无法反驳。

韩夏琳和车恩尚虽然只是坐在崔英道那桌隔壁,但是刻意压低了声音就算是靠的最近的金叹都听得不清楚。

还是崔英道的声音听起来更清楚一些:“你这算什么呀!担心的是一个,想见的是一个,想睡的又是另外一个,美国风格吗?”

“……是我失误了,是你走呢,还是我走?”金叹无可奈何的问道,仿佛真的在为自己刚才邀请崔英道入座的事情感到忏悔。

但是,却是车恩尚放下了勺子走了出去。崔英道紧随其后,喊了声“我走吧”,就跟着走了出去。

韩夏琳瞟了一眼,没有反应,拨了拨自己的燕麦粥,继续用餐。不过听着刘Rachel的那一句“还记得我昨天和你说的话吗?别看了!”

韩夏琳也忍不住抬了抬头,正好看见,崔英道拉着车恩尚,就地一个旋转,让她背对着泳池,站到了泳池边上,不知道说了什么。车恩尚还转过来看了一眼餐厅。

崔英道也跟着转了过来,抿着嘴盯着韩夏琳。

“她刚才和你说什么了?”崔英道又问了一遍。

车恩尚抿了抿嘴:“没什么……啊!”

崔英道微微松手,车恩尚整个人都跌进了泳池。金叹猛地站起身来,就连椅子都被推到在地:“谁都别出来!”

边走,还边特地指了指站起身来的刘Rachel“我说了谁都别出来!”

韩夏琳啧了一声,放下了勺子,回头看向刘Rachel。看着她不甘心,但是却又不敢动的模样,忍不住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说着,韩夏琳站起身来,靴子在地板上踩出不大不小的声音。她推门出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了金叹一脚把崔英道踹了下去,整个人一顿,随即露出了一个冷笑。快步走了过去,在金叹下蹲想要拉起车恩尚的时候,抬脚把他踹了下去。

车恩尚惊呼了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韩夏琳。

“你疯了吗!韩夏琳!”金叹站稳之后,咬牙切齿的吼道:“你刚才是把我踹下了水吗?因为崔英道!”

“吼,这个理由我举双手赞成~啊~心情忽然好了很多呢!”

韩夏琳瞄了他一眼:“那还真是抱歉啊,我这么做是因为Rachel。”

“这么一本正经的解释清楚,还真是让心寒了!”崔英道半真半假的感慨了一番,然后拖拉着狼狈的从泳池内湿淋淋的走出来,站到韩夏琳跟前。

“……”

“你和Rachel有秘密,你和金叹有秘密,现在你和车恩尚也有了秘密。”崔英道抿嘴:“真的让我感到非常的不开心呢。”

车恩尚惊呼了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韩夏琳。

“你疯了吗!韩夏琳!”金叹站稳之后,咬牙切齿的吼道:“你刚才是把我踹下了水吗?因为崔英道!”

“吼,这个理由我举双手赞成~啊~心情忽然好了很多呢!”

韩夏琳瞄了他一眼:“那还真是抱歉啊,我这么做是因为Rachel。”

“这么一本正经的解释清楚,还真是让心寒了!”崔英道半真半假的感慨了一番,然后拖拉着狼狈的从泳池内湿淋淋的走出来,站到韩夏琳跟前。

“……”

“你和Rachel有秘密,你和金叹有秘密,现在你和车恩尚也有了秘密。”崔英道抿嘴:“真的让我感到非常的不开心呢。”

韩夏琳叹了口气,半点不想把把车恩尚扯进来增添不确定因素:“那也是我的秘密,没必要扯到别人。”

“呵!你现在要跟我说和金叹对我说的一样的话了吗?”崔英道冷笑了一声,大步走了进去,半途还冷眼斜视了一眼金叹和车恩尚。

训练营结束之后,韩夏琳就被崔英道带到了柔道馆。她看着自己手上的那一套柔道服,又看了看站在自己跟前的崔英道。

这个孩子怎么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呢?一般说出重话以后难道不应该,至少冷战两天吗?

“快点换吧,不是说要学柔道吗?说了要教你,当然不会食言了。”

“……是我求着你的吗?”韩夏琳好笑道。

说完,崔英道就露出了咬牙切齿的模样:“快点换吧!”

韩夏琳换好衣服之后,对于腰带实在不会,随意打了两个结就走了出去。崔英道已经在垫子上等着了,回头看了一眼韩夏琳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声:“呵,你平时是不吃饭的吗,就连衣服都撑不起来了。”

“难道不是你准备的衣服太大了吗!”

“这个是按照你的校服的尺寸定的啊!还有,你腰上绑的是什么啊!”崔英道格外嫌弃:“这个不是这样绑的!你个笨蛋啊!”

“抱歉啊,没有告诉过你我从来没学过啊。”韩夏琳一字一板的回敬道。

“西~过来,我帮你绑过!”

“说什么胡话……呀!”韩夏琳话还没说完,崔英道已经动手动脚的开始解腰带了。

“别动!”

“西!”

韩夏琳习惯性的仰起脖子,但是这个动作现在看起来却像是在仰视崔英道。

“说你矮你还不承认了。”崔英道嗤笑着垂眸调侃道。

吃软不吃硬的韩夏琳当然不会不反驳,但是在一抬头却是看见崔英道认认真真再给自己绑腰带的模样,忽然又别扭起来,尤其看见了崔英道因为穿着柔道服而露出来的锁骨的时候,就更不自在了。

“什么呀,这个表情……”崔英道绑完了腰带,看着韩夏琳微红的脸蛋,忽然心情大好:“是终于发现哥哥我的魅力了吗?虽然晚了点,但是至少还不瞎。”

“……呵!的确是晚了点,我都没有发现你居然这么自恋。”

“哎一股,这么帅的一张脸,不喜欢自己喜欢谁呢……啊,如果是你的话,倒是可以的。”

“咳咳……不是说教我柔道吗?”

崔英道咬着下唇笑了一下,往后退了两步,张开双臂说道:“来吧,把我撂倒就好了。”

“……我刚才应该已经说过了,我没有学过。”韩夏琳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说道。

“啧,实践是最好的老师不是吗?快点!”

“……我真是疯了才会相信你的话。”韩夏琳伸手就扯开了自己绑起来的头发,转身就走。

崔英道翻了个白眼,快步走上前来,伸手就圈住了韩夏琳。

“什么呀,崔英道!”

“不是说了吗?把我撂倒啊。”

“……”韩夏琳哭笑不得,但是却又挣脱不掉。期间崔英道还在嫌弃的嘟囔“都叫你平时多吃点饭了,力气这么小……啊!”

因为大腿被韩夏琳狠狠地拧了一下,崔英道吃痛的松了松手。看着韩夏琳挣脱开就走,又不甘心的伸手拽了一把。

本来,刚才挣扎的时候,两个人的站位就相当的“纠缠”,这一拉,两个人一起倒了下去。

韩夏琳的一头短发,被崔英道压到了不少。

“呀,崔英道!你疯了吗!”坐起身子来的韩夏琳就像个小疯子一样。

“才不是!但是这样不就很好嘛?你把我撂倒啊!”崔英道倒是笑嘻嘻的一点都不当回事情。

韩夏琳捂着头,哭笑不得:“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的,那么……死定了!”

死定的当然不会是崔英道这个黑带。

不过,陪着韩夏琳像是小孩子一样来回在柔道垫子上“大战了三百回合”,就算是崔英道也是气喘吁吁。

“呀,你……你这是什么打法!”成大字状躺在垫子上,甚至自己的腹肌上还挂着韩夏琳的一条腿的崔英道哭笑不得的问道:“毫无章法,胡搅蛮缠……呀,你几岁啦!”

韩夏琳没工夫理他,伸脚继续在崔英道的身上踹两脚。

“呀!”崔英道叫了一声,伸手握住了韩夏琳的脚踝,往自己腹部一放:“你还有完没完了!你自己说说都踹了我几脚了!”

“不知道!”

“还真有脸说……但是,你这是和谁一起打架的经验啊!”崔英道忍不住好笑的问了问。

韩夏琳一愣,但是却还是回答:“Rachel。”

“什么!”崔英道猛地扭过头去:“你疯了吗!”

韩夏琳没看他,翻了个白眼。

“……你和Rachel,怎么会关系这么好的?”

“五岁,她和她爸爸来美国旅游的时候,我帮她擦鼻涕开始。”

“吼,还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开始。”崔英道笑了一声,然后顿了顿,又问道:“那又是什么时候现在这样子的?”

“……五岁,她和她爸爸来美国旅游的时候,我帮她擦鼻涕开始。”

“呀,就算不想回答也不用这样敷衍吧!”崔英道不满道,提着韩夏琳的脚踝丢了出去。

韩夏琳也不生气,侧过头,一脸无辜:“知足吧!就算是我自己,都是这样搪塞自己的!”

这回倒是崔英道不知如何是好了。他坐起身来,不去看韩夏琳:“明天就会出新闻了,我父亲和刘Rachel的母亲的婚讯。”

“……什么!”韩夏琳也猛地坐起身来,不可置信的盯着崔英道:“这种事情怎么现在才告诉我!”说着,连忙起身,却被崔英道眼疾手快的抓住:“你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去给Rachel打电话了!”

“呀!”崔英道被韩夏琳理直气壮的模样气得不轻,翻身一压,把韩夏琳扑倒在垫子上:“我都在你面前了,你难道都看不见吗!Rachel会有的情绪难道我不会嘛?金叹心情不好的时候你还会带他去爬山,去鬼屋,去冲浪。我心情不好,你就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吗!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看得见我!”

“……什……唔!”

崔英道不想听,一点都不想听。

当初,金叹让他离韩夏琳远一点的时候说的话,每天、每天都在他脑子里。

[我和韩夏琳是一起哭一起笑的朋友啊,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韩夏琳会带我去爬山,冲浪;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带她去骑自行车,逛街。我和她大半夜一起看鬼片,大白天一起敷面膜,大周末一起自驾游。这个就是我和她的关系。我是她在美国一起生活了三年,简直是无话不说的关系。说我凭什么让你离她远一点?]

崔英道还记得自己当时用“那她也知道你是庶子的事情吗?”这句话反击了金叹,但是心里有多疼,只有自己知道。

韩夏琳咬了自己,崔英道狠心的咬了回去。

“疼吗?我不比你轻。”崔英道慢慢支起身子,盯着韩夏琳说道:“但是,就算我流血了,你可能也看不见吧。”崔英道松开了韩夏琳,站起身子走了出去。

韩夏琳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抓住他,但是却忍住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