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异世界混吃等死_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だいさんしゃ)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2日

萧离可不想打击这几位兄弟的自信心,万一一下子把人打击得万念俱灰再不修炼了怎么办?就算不想着让他们一同参与计划,但修炼这玩意可是关乎到以后的未来的,这个可半点不能含糊。

不过想到计划的事情,萧离又有了新的思考。

萧离这个计划可是波及到整个世界的计划,这庞大的计划可不是光靠着这四个人外加一个索尔多就能够做到的。

按照萧离的想法,他们五个人是决策人,也将是计划最基础的基石,但这计划就像是盖楼,基石打好了总得有人再往上盖啊。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还三个桩呢。这计划里总是得有点兵卒手下什么的。

虽然不能透露计划,但只要钱到位,聚拢人心的手段足够,那就不愁有手下。

聚拢人心的手段萧离有,而且很高明。但这钱却是个大问题。

一分钱都能难倒英雄汉。更何况这计划里需要的可不是小数目。

雇佣士兵要花钱吧?给手下得发工资吧?到时候给手下置办兵器盔甲战马什么的得要钱吧?更何况越厉害的手下需要的东西级别就越高,再招揽几个魔法师的话那需要的钱可就是更多了。

这钱可是个大数目。萧离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招揽军队。但军队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说兵器,光是日常粮草花销就不是小数目。萧离可不是皇帝,养不起军队。纵观历史,除了皇帝以外能养得起军队的也就只有藩王亲王了,但那也是王啊。除此之外还有谁能养的起?别说什么大户不大户的,除非是真正意义上能和国家比财政的富可敌国的人物。否则甭管是谁,不出一个月保证吃成穷光蛋了。

而二就是少招揽些人,但必须招揽高手,要以一顶百以一顶千的高手,但高手要的待遇自然也就是水涨船高了。二者要花的钱算起来还真就没相差多少。

在讨论完战术送走了那三个家伙之后,萧离立马就在配药室里和系统讨论起之后的赚钱大计起来。

“要我说,这最赚钱的还得说是无本买卖,一本万利财源滚滚。但那是诈骗,我良心上过不去。”萧离摇着手指头在那里数着自己的发财计划。

“第二赚钱的那就得是军火生意了。枪炮一响黄金万两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贩卖军火军备什么的最赚钱了。但这个有点太危险了,容易被国家给盯上(双重意义上的)。而且咱们现在也没有本金来做这个事,还有卡特王国在和我抢生意。”

『那按你这么说,最挣钱的路子岂不是都被堵死了?』系统叹了口气说道,就仿佛看到了无亮的前途。

“是啊,最能赚钱的路子全都在法律顶上写着呢。这个世界里不违法没人竞争的路子倒是有,但你不让我弄啊。”萧离晃荡着腿说道,一副吊儿郎当地说道。

『你给我赶紧闭嘴,可把你卖毒品那心思给我收起来,要是让我知道你卖毒品的话我可就和你同归于尽啊。』系统一听萧离这话赶紧就是让萧离打住。

萧离这话说的模模糊糊的,但系统可是一听就明白,一听就知道是萧离又想着去做那个毒品生意去了。

这个世界里没人知道罂粟花,也没人知道罂粟能熬出来大烟膏,都只是把罂粟花叫做欧匹因花,只把它当做一个吃了之后会舒服的草药而已。

但萧离可是想要大量种植然后熬出大烟膏去卖的。

“多好啊,这个世界里第一个卖大烟膏的人,没有竞争对手,法律上也没有禁止。一本万利,客户的粘合度还高,只会越来越多,钱财滚滚而来啊……”萧离仰着头一脸向往地说道,仿佛看见了大把大把的金子银子一样。

『打住打住,你赶紧给我打住。』系统赶紧出言制止住萧离,否则要是让萧离这么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面,之后指不定还得说出来什么混账话呢。『卖毒品这件事绝对不可能,你要是敢卖我就敢自爆和你一起同归于尽。』

“行行行,我不卖毒品用行了吧?”萧离赶紧服软,再不提买卖毒品的事情。

也不知道系统到底是和毒品有什么仇什么怨,一听到毒品就跟听到了仇人似的,打死也不干。

“那我就用罂粟这玩意入药好了,即便不考虑这毒品的性质,用作于药用也是极品啊。”萧离还是决定退让了,不卖毒品,而是把毒品做成药来卖。“就像当初的止咳糖浆一样。”

『行吧……』系统勉为其难地答应了萧离的这个想法。系统也是很奇怪,不知道萧离到底是对这罂粟有什么执念,总想着卖出去祸害人,这做成药来卖还算是勉强可以接受吧。要不然一直和萧离呛着,天知道萧离脑残了会干什么事。

『话说你前世是怎么赚钱的?感觉你前世特别有钱,玩个游戏往死里氪金,还能开武馆,有自己的锻造场,还有各种特殊的金属,甚至还能去逛黑市。别告诉我是你师父留下来的钱啊。』系统突然想起来这么个问题,赶紧向萧离问道。

“废话,当然是自己赚的啊,我师父可没留给我什么钱。”萧离仰起头看着天花板,眼神迷离地回忆起那些曾经的事情:“最开始的时候活的紧紧巴巴的,什么活没干过?发传单,捡破烂,做龙套,当替身。有一段时间倒是当过皮套演员,不过后来那剧越来越脑残,我也就不干了。”

“到了后来找到了稳定的活计,国家发钱倒也是够平日生活的。不过也只是够维持生活而已,想要过得好就得多干点活。那时候我干过最赚钱的活还是帮人看古董。”

“有钱人把古董给我看,让我辨认出是真是假是什么年代出自谁的手笔。然后拍卖出去的时候只要我说的都对,那我就可以在拍卖的价钱里抽个百分之五。这可近乎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啊。”萧离不禁感慨道,早知道这个活计可真是顶顶赚钱的事啊,一个古董哪怕一百万成交,萧离也能提个五万左右,更别说那些千万级别的古董了。再加上富商给他交好的礼物,事后的感谢费,那钱简直如同流水一样来啊。

『这么厉害?你还会看古董?那些富商居然还让你抽半成,你这是多大的面子啊。』系统也是有些感慨道。哪怕是请个专家鉴定也花不了太多钱,而萧离这居然能直接从拍卖的钱里提半成,这可是太吓人了些。

“当然是因为我厉害啊。经过我手里的古董宝贝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而且全都是那种真假难辨年代难分的东西。也只有那些实在辨别不出的古董才会被送到我这里。这么多的古董,我一次都没打过眼你信吗?”萧离一咧嘴非常傲气地说道。

『从来没打过眼?你这吹的有些过了吧,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你就敢说你从来都没打过眼?』系统显然是对萧离的话有着相当大的怀疑,认为萧离是在瞎吹自己。

“我还真就没吹,我真的是从没打过眼。看古董的最怕自己看错,一次看错还好,但多次之后人就掉下去了,不会再有人拜托你了。而我能有这待遇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从没打过眼。”

“我的话在文玩界里就是圣旨,一个假的东西只要我说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我说真的东西是假的那它就是假的。”

“我从来没学过什么古董鉴定,鉴定古董纯靠手感靠直觉。要说的话应该是和溥仪一个鉴定方法吧。”萧离挠了挠脸说道。

『溥仪?溥仪还会鉴定文物?』系统听着萧离的话突然一愣,她可没听说过什么溥仪还会鉴定文物的事情。

“记得溥仪给王国维鉴定古董,只感觉那些古董不对劲。我也是一样的方法。”

“我武王一脉乃是上古就流传下来的传承,时间久远可以追溯到华夏起源。每一代都会留一些东西传下来,传到现在就是古老地不能再古老的古董了。虽然我那里的古董不如皇帝家多,但古老程度和代表意义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库房里放的铁球是唐朝流星锤,房梁里镶的是杨六郎的枪,打坐的青石上的缺口是李广射出来的,打的木人桩是荆轲绕过的柱子改的。”

“古董这种东西虽然不会说话,但自有其一股气息。后人仿造的东西,即便是再像也是缺了那股气。而我自幼就生活在古董的包围里,坐着的石头,打的木人桩,踩的地毯全都是古董。我自然知道知道这股气,是不是古董我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萧离轻描淡写地说道。

『原来如此,因为清楚什么是真的,所以假的就在你面前无所遁形。』系统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诶?你说我要不要在这个世界也这么弄?虽然世界不一样,但古董上面的气都是一样的,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啊。”萧离突然眼睛一亮说道。

『诶!可以啊,这不偷不抢不坑不骗,纯是靠自己的能耐赚钱,绝对的正道啊。而且就算你不确定,不是还有我资料检测呢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