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的小绿洲 离开_驰而不息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25日

韩沐瑾站在门外抓耳挠腮,脑子里快速组织着待会进去时要说的话,思前想后,她把能想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这才深呼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门打量了一下他的办公室,布局简单的可以,一张沙发,一个办公桌,然后就没有了。

还真是抠的可以,办公室里连盆盆栽都没有,清一色的灰白调,韩沐瑾忍不住吐槽,但是想想现在也不是想这的时候,她可是自身难保,居然还有心情管人家的闲事。时墨从她进来就一直看着她,这家伙愣头愣脑的,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走神了,看来这件事还是不够严重,这都不能让她紧张,还要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见她一脸纠结但是死活不开口,时墨只好主动搭话:“有事吗?”。

韩沐瑾还在游神中,哪里听得见他说什么。时墨无奈的走到她跟前开口问:“想什么呢?”。

韩沐瑾突然抬起头,眉毛皱的都能夹死蚊子,慢吞吞的说“刚才我把你的一个古董花瓶给打碎了”。

“这是我废了好大功夫才找到的,准备送给我爷爷的”时墨一脸的惋惜。

但是韩沐瑾根本就没想到这家伙怎么一点惊讶都没有,这么的淡定,不然当时多问一句也能发现点什么啊。

见他这么心疼,韩沐瑾急忙解释:“你放心,我肯定会赔给你的,你看这样行吗?我给你打个欠条,分期付款”。

“这样也可以,不过我们也算朋友了,本来我是可以不让你赔的,但是这样你心里肯定会有点过意不去。所以我给你出个主意怎么样?”时墨一点愧疚都没有继续诱拐还毫不知情的某人。

“什么主意”韩沐瑾呆呆的问。

“我助理前几天刚辞职,我一时半会还找不到合适的人,现在感觉你挺适合的”。

他说话的样子太认真,所以韩沐瑾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还感激涕零的在心里给他打上了一个好人的标签。

“可是我准备回家实习”韩沐瑾有些纠结。

“那挺可惜的。其实我个人还是建议你在这里留下,首先:我给的工资绝对让你很快就可以还完债,其次:你在我公司里实习完怎么也有了一个好的工作经历,对以后你回到你们那个地方多少有些帮助”时墨头头是道的给她分析,弄得韩沐瑾最后居然傻傻的相信了。

“你说的挺有道理啊”反正也就晚回家一年而已。

某人成功被洗脑,心里还对那个坏心眼的人感激的不要不要的。

就这样韩沐瑾被他两句话骗着签了一年的卖身契。

时墨还说因为他们两个是朋友,所以给她十天的假期再上班,韩沐瑾那叫一个感动,之前对他的坏印象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二天就收拾好东西回了老家,还高兴的要给时墨带家里的特产。

另一边的时墨自然是得意的要上天,本来以为这人还要费一番功夫才能骗到,没想到就两句话的事就搞定了,顺利的不敢相信。

刚下班就拿上外套,面露红光的叫上赵瀚卿去了酒吧。

赵瀚卿到了包间的时候,某人半倚靠在沙发上,一条腿随意的搭在另一条腿上,双臂环抱在胸前,嘴角还噙着若有若无的笑,太可怕了。

“遇到什么好事了,笑成这样?”赵瀚卿在他身旁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是好事,但是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机”时墨一脸傲娇的给了他一个眼神。

“......”不告诉我你把我叫过来,大哥你有有毛病吧,赵瀚卿用看白痴的眼神打量着旁边的人。

“不说就不说吧,我也不想听”赵瀚卿无奈的看了一眼还在傻笑的人,心事重重的说“兄弟,我最近遇上了一个大麻烦”。

“......”时墨没开口,但是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爸把我所有的信用卡都停了,逼我回公司,我还没玩够,这不是要我的命吗,而且还让我娶黎家的那个母夜叉”想到这赵瀚卿脸就塌了下来,忧心忡忡的耷拉着脑袋。

“黎黎配你很合适”半晌某人才淡淡的开口。

“纳尼,你没事吧,那母夜叉和我哪里合适了,你不会视网膜脱落了吧,来,兄弟我看看”赵瀚卿作势就要去撑开他的眼好好看看,被时墨一个眼神给吓了回去。

这家伙就是一点开不得玩笑,活该他单身一辈子。

“降不住她是你自己没本事,不要总找些借口,这样很不爷们”某人永远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风轻云淡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你......”赵瀚卿你了半天也没敢把肚子里的话说出来,你活该这辈子孤独终老。

赵瀚卿表示心情很不好,迫切需要人来哄,但是时墨从头到尾压根就不理他,自己一个人在那笑的灿烂,留他一个人独自伤感。

以后你别让我找到机会,否则我绝对十倍还回来,你这个狠心的男人。

赵瀚卿很想和这男人绝交,但是一想到没他的帮助自己就要葬身火海了,便决定先缓一缓,给他个机会改过自新。

于是乎,某人开始打起感情牌,眼神含情脉脉的看着时墨:“哥,你帮帮我呗”。

“不帮”时墨直接拒绝。“你不帮我立马哭给你看”赵瀚卿扁着嘴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让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事成之后你要帮我一个忙”想到之后自己还有事需要赵瀚卿的帮忙,时墨这才转变主意,他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

“什么忙?”赵瀚卿激动的问。

“不急,到时候会让你知道的”时墨冲他勾了勾嘴角,赵瀚卿吓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家伙只要一笑准没好事。

但是谁让他有求于这个大尾巴狼呢,唉,他的命还真是坎坷,早就听说过容颜绝顶的人命运坎坷,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他当初为什么要惹上那个外国妞,不惹上她他就不会回国,不回国就不会被他爸给盯上,不被盯上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惨。

唉,可惜人生没如果,不然他一定要买点回来。

赵瀚卿深深的叹了口气。回到家的韩沐瑾犹如飞出笼中的鸟,活得无比放肆,刚回家的两天赵英还对她嘘寒问暖,每天饭前饭后的给她张罗,就想让她多吃一碗饭。

可是人怎么这么善变呢,才三天,她妈赵英就像变了一个人对她各种嫌弃,“死丫头,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自从你回来,每天除了睡就是睡,我看我还是要把你送到你外公那去改造改造。

不然以后哪个男孩子敢娶你”赵英站在韩沐瑾的房间很铁不成刚的看着还在蒙着头睡的韩沐瑾。

“妈,我就在家待10天,你让我好好放松放松行不行啊”实在听不惯赵英的碎碎念,韩沐瑾无奈的从被子里伸出头来。

“10天?,怎么只有10天”赵英不解的问。

“我们同学帮我找了一个实习单位,各方面都不错,十天过后我就要去了”韩沐瑾自然不敢和她说那十五万的事,不然以她妈的脾气还不把她生吞活剥了。

“怎么只有十天,什么公司这么严格”听到这个消息,赵英的态度立马来了个180度大转变。

“win广告公司”。

“这个妈知道,电视上经常提到”赵英一脸自豪的接话。

“那我可以接着睡了吗?“韩沐瑾哑着嗓子问。

“好好睡,妈这就走,晚上想吃什么我去让你爸买菜”。

“什么都不想吃”。“又是什么都不想吃,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赵英一提到这个就一脸心疼。

明明小时候那么胖,那么爱吃的一个孩子,长大后却瘦成了这个样子。

韩沐瑾不是一般的瘦,而是那种病态的瘦,她有一米六,可是体重却不到八十。

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骨头,瘦的有点不正常。

十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临走的那一天,赵英难受的一晚上没睡着,以前怎么说她都会在家待上一两个月,这突然因为工作要这么早离开家,她的心里就不是滋味,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孩子这么快就长大了,要工作了,她还一直以为她是个孩子。

“赵英女士,说好不哭的,你这一哭我也想哭”韩沐瑾用袖子给她擦了擦眼泪。

“死丫头,我这是高兴的,天天在家除了气我就是气我,你走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赵英说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越哭越伤心。

最后还是她爸韩长林终止了这场送别的场景,费了老大功夫才把赵英给劝回家,所以送人这事自然就落在了韩沐泽身上。

去车站的路上,韩沐泽一路无言,还是韩沐瑾开的口,“别弄这么伤感阔以不,我又不是死了,你看你这表情跟送丧一样”韩沐瑾说着还不忘捏了捏他的脸。

韩沐泽也不似往常一样笑着和她打闹,很认真的开口“姐,我难受”。

“一个大男人难受个屁”韩沐瑾笑着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我怎么感觉你这次走了就不回来了”韩沐泽从小和她一起长大,两个人从小感情就深,他也不知为何,这次韩沐瑾走,心里竟无缘无故闷的难受,总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

“傻子,我不回来去哪,这是我家我一辈子的家”韩沐瑾难得认真说话一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