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劫主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三张符箓_手太阴肺经

快穿女配 2020年07月06日

事实上除了当初直面御魂宗弟子的鬼仆外,陈安还真没有和野生鬼物对决的经验,妖魔异怪倒是见了不少。此时面对视野中那急速放大的鬼脸,陈安本能的就是一个开碑大手印。

可是唰地一下,他一掌劈空,竟从那鬼物身体中穿过,而那鬼物也随之化为烟尘,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死了?

不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面对未知的事物,陈安总是保持十二分警醒,自然不会相信一只没有实体的鬼会被自己一掌灭杀。

一点烛火随即在他的意识海中燃起,照亮了一片地域,同时这片厂区的房屋墙垣,巷道路径,乃至一砖一石一草一木具都在他的意识海还中浮现出相应模型,并被那点似乎随时会熄灭的烛火照的纤毫毕现。

而在外界两点烛火在他双目中显现,帮助他迅速锁定了目标,身后十步开外处的一段砖墙。

在那里,一截黑影正从墙体的阴影处挤出,不断拉伸变长。

陈安脚下一点,身体如柳絮飘起,似慢实快地跨越了十步距离,来到那鬼物身边,一掌劈出,掌心夹着一枚黄符。黄符随着他这一掌的落下,迅速灼烧,化为紫色银白相间的电光,并伴随着滋啦之声,通过延展触伸笼罩了一片地域。

陈安早就知道对于介于虚实之间的鬼物,普通拳脚没有任何意义,最初只是猝不及防,再次攻击则毫不犹豫地用上了之前绘画的三张符纸中的一张——电光符。

这张符箓解析自相应的九品秘术,又结合原本就有的仙家驱邪咒,对付人威力也就那样,可对付一切妖魔鬼怪或有奇效。

果不其然,那鬼物一个不防被陈安欺近,一掌拍在了背上,墙体之外的大半身躯转瞬湮灭,凄厉的惨叫声响彻陈安整个意识海。

这亦是一种厉害的反击,普通人被这种尖啸袭击很大的可能直接变成白痴,也就是陈安神魂强大远超他人。在综合实力上虽然不能和堪比天仙之躯的身体素质相比,却也是不折不扣的法相巅峰。即便是修真之中阴神尊者纯以神魂之力也难以撼动分毫,更别说只是个孤魂野鬼了。

因此,陈安面上毫无动容之色,本着趁他病要他命的宗旨,又迅速的拿出了另外一张符箓。

这张符箓上面隐有热浪翻滚,还未激活就已传递出灼热之意。

当时陈安制作符箓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那处危楼中的鬼物,因此或有意或无意的,这三张符箓中刻画的术法全部都对鬼物有一定克制作用,比如那电光符,再比如此时陈安手中这枚炎火符。

一点火星在他指尖蹿升,整个符箓随之燃起赤红色的火焰。

当他手中的那枚符箓燃烧被殆尽时,宛若往火焰中投注了大量的烈性燃料,他手中火焰猛然大盛,争先恐后地扑向那藏匿着鬼物另外一半身体的漆黑墙壁。

或心中有数,或危险本能,那隐在墙壁中的鬼物似早知将要面临什么,在收回外界残破的身体其他部分后,墙壁上就一阵光影变幻。

嘭的一声,火舌燎上了原本的那面墙,水汽瞬间蒸发,墙体上出现蛛网似的裂纹,可却没有那鬼物的任何声息。

两点烛火又在陈安的双目中显现,只是这一次巷中其他墙壁上同时出现了无数黑影。

那鬼吃了亏,竟还长了记性,不再蛮干,反而猥琐了起来。

陈安咬了咬牙,心中有些烦躁,若换了本体来,区区小鬼一刀可灭,可偏偏现在用着比分身都有不足的容器,两周的时间虽从本体借了不少“炁”来,但也仅仅是将自身提升到了这具躯体的极限。

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再加上原本的技击格斗术,等闲几十个大汉近不了身。若是地形合适的情况,以一敌百也不在话下。

可对付人和对付鬼到底不同,拳脚根本打之不中,真气么他又根本没能修炼的出,或者说这方世界的法则就不允许真气的出现。以至于他现在顶了天也就是之前筋骨翼膜大成的层次。

除了烛光照影术和风遁术之外,根本没有什么有效对敌的手段,只能倚仗早先准备的三枚符箓。

哦,不,现在只剩下了一枚。

他双眼中的烛火适时染上了一层淡金色泽,属于破灭法目的破幻效果在烛光照影术中显现,可四周墙体上的暗影仅仅只是淡薄了一点,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实质上的变化。

这竟不是幻术,而是空间映射。

陈安在中央界接受过正统教育,对鬼物不算陌生,知道普通鬼物只能使用一些光影幻术;高级一点的可以映射空间,让人无从辨别其跟脚;而真正的大妖鬼不止宛如生人,还能折叠空间,关联现实与虚幻。

眼前这家伙明显不到大妖鬼的层次,可也不是普通的鬼物。当然,若是本体在,就算是大妖鬼也可以一刀斩之,可只用这废柴的容器么,可以说是相当棘手。

一时间,陈安心中有了一丝退意,他从未有什么强者自尊,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刺客守则才是他的人生信条。

只是,他刚想要施展风遁术离开,原本的巷口忽然消失不见,脚下延伸出了八条路,皆通往莫名的幽深黑暗处。

陈安双眼一眯,虽然不明白这鬼物为什么会对自己表现出如此的攻击性,但也知道今夜许是走不出这里了。

由是他将手中的蛇皮袋放下,书包抱在身前,手中捏着最后一张符箓安静地坐了下来。

不就是比耐心么,他可不怕,大不了等到天亮。

他等得,那鬼物可等不得,太阳出来,一切阴霾终将散尽,这是亘古不变的准则,一两鬼物可改变不了,或有大妖鬼能够遮天蔽日,可眼前这家伙明显不在此列。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陈安按照自身气血的运行,大概计算着差不多到了子夜时分。

就在这时墙体上的黑暗开始渐渐浮动起来。

这让陈安有些诧异,他本以为对方会在天快亮的时候才沉不住气,没想到现在就忍耐不住了。

不,不对,这家伙不是只想困住自己,它等的其实是子夜阴气最重的时候,想要弥补伤势。

实在很难想象,这些死了不知道多久,仅有残破三魂的鬼物,竟能有如此灵智,或许这就是这方世界不同于其他世界的特殊。

没给陈安更多惊叹的时间,墙上浮动的黑影渐渐从墙上溢出,如同浓墨一般滚动流淌而下汇聚一起。

然后,它一点点堆起,就这么“站”了起来,越来越高,转瞬间成为了一个四五米高的巨人,手足头颅俱全。

成型后的鬼物没有任何的迟疑,直直向陈安扑来,一副决一死战的样子。

陈安有心躲闪,可周围的墙体在一瞬间似乎都活了过来,疯狂地向内挤压,同时阴影如触手,阻挡着他,撕扯着他,让他根本无法做出闪避或跃起的动作,促使他只能去直面那漆黑巨人的攻击。

无法再有犹豫,陈安面色坚毅地将最后一枚符箓贴在了手臂上。

最后的这枚极光符在杀伤力上完全不能和之前的电光符和炎火符比拟,但却十分克制这个能够操纵阴影的鬼物。只是这鬼物以这种形态出现,却让陈安感到十分难办。

不得已之下,只能将极光符施以自身,靠着气血拳势,将它的效用发挥到最大。

如有实质的光拳伴随着陈安的拳锋显现,轰然作用在漆黑巨人的胸口,而他自己却巧妙的躲开了对方的抓摄,只比技击格斗之术,陈安绝不会虚一个鬼物。

光拳彻底没入漆黑巨人的胸口,一点光亮裂纹在其胸口处产生,紧接着无数的光线从中爆射而出,转瞬之间就将漆黑巨人那巨大的身体刺的千疮百孔,并最终将之彻底撕裂。

光芒还在爆发,彻底将一切阴影湮灭,乃至周围八条道路的场景也是一阵变幻,最终化为之前的一条直巷。

外面的月光洒了进来,驱散残余的阴霾照在了陈安的身上,一切仿佛都恢复了正常。

这极光符配合气血拳势,效果竟好的超出陈安想象,估计也超出那鬼物的想象。

陈安没有迟疑,抬步就想向巷子外走去。

可就在这时,他的眉心忽然有些刺痛,下意识地朝左手边的墙体看去,在那里一个人形阴影正静静而立,仿佛已经在那里注视了他很久。

陈安瞳孔一缩:“怎么可能?”

“这下你没有符箓了吧。”

此时的人形黑影竟然直接开口说起了话,语调阴森难明,声音却与陈安一般无二。

“你怎么知道?”

失声脱口的陈安只在下一刻就自己醒悟了过来,早就听说某些高级鬼物有镜心神通,可以直接读取人心事物,乃是其玩弄人心的主要倚仗。曾经的东荒氏族还有人专门开发出类似秘术。

而对方之所以知道符箓的名字,多半就是一种镜像表达,一如鹦鹉学舌。

“桀桀……”

一声鬼笑,面前的人形阴影在陈安眼中急速放大,瞬间笼罩了他的整个视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