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卡片使的异界之旅_第一百零二章 身着铠甲之人(墨林翳影)

快穿女配 2020年04月26日

看着林琦传来的消息四季是真的想要骂人,因为魔法攻击无效所以选择了改用生化武器,这再正常不过。

之前的魔术对抗一眼就可以看出来高下了,那是魔法技术上的碾压,单凭这些照本宣科的魔法师是没有可能获胜的,所以选择的生化武器无可厚非。

就算是这个塔可以防御强大的攻击,但是面对着生化武器或者说毒气和污染应该是没有任何抵抗的,毕竟这个塔当初是为了对抗魔族建造的,魔族可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基本上没有什么智能的魔族只知道攻击和攻击,所以这座塔在正面威胁上很强,但是在处理这些阴谋诡计之上就弱的多了。

但是这并不是四季生气的地方,四季生气的地方是他们把露维纳的生命视若无物,这一点才是四季最生气的地方。诚然这样的方法有可能绕过这个塔的防护能力,但是当毒气或者污染进入之后被俘虏的露维纳也会中招,也就是说这群人根本就不在意露维纳这个神权之翼的持有者的生命,只是想要得到那件圣具而已。

【四季如冬:要动手吗?在那个魔法释放的那一刻他们的利用价值就已经没有了】

将这条消息发送给了林琦,四季看着那些人。

【死剑:现在对方的战斗人员应该就只有那个铠甲人和那个盗贼了】

【四季如冬:他们的实力如何?】

【死剑:那个铠甲人跟我一样只有五阶巅峰的战斗力,其他护卫人员也差不多一个水平】

【四季如冬:那么就算是那些魔法师还留有战斗力我们也可以轻松地做掉】

这么进行完判断之后,四季看向了枫哥和其他人,要不进行战斗还要看看她们怎么说。

“那么复杂的我也听不懂,总之这些人想要伤害露维纳没错吧?那么还用选择吗?”

听着枫哥这么说,四季也点了点头,虽然一开始打算让他们试探一下这个塔的能力,但是既然他们选择了可能威胁到了露维纳的办法,那么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那么就动手吧,林琦负责暗中刺杀法师团,我和枫哥正面突破,若曦你负责布置剑阵以防万一我们失败之后生化武器扩散出去,咲夜你随时准备开启时停阻止对方的危险行动,觉你则在空中监视者,如果有谁想要捣蛋的话就直接赏他一发苍色噩火。”

这么布置完成了之后,奥莉卡看了看别人然后对着四季说道。

“那我呢?”

“……说实话我不熟悉你的战斗力,总之你保护若曦可以吗?”

看着奥莉卡说实话四季真的觉得她的实力有点弱,与其说是让她来保护若曦,不如说是让若曦来保护她,不过人员也足够了,按照林琦所说的对方只有一个五阶一个四阶还有一群被打残了的法师团,而四季这边足足有四季和枫哥两个超越一般七阶战斗力。

还有林琦那个潜藏于阴影中的最强刺客,以及进化到了七星实力大增的十六夜咲夜和拥有着使用自己苍色噩火权限的古明地觉,就这还没算若曦这个战斗力,阵容实在是太过于豪华了,说实话四季感觉就算是再来一队教会的人,只要那位老教皇不在,四季都能拿下。

(为什么我总是感觉自己立了一个不得了的FLAG呢?)

将自己脑海之中的那点小小地吐槽抛之脑后,四季对着自己的同伴坐着手势倒数着三,二,一,当然同时也给林琦发着消息,要求他配合自己。

然后伴随着手中地狱颂歌爆发出其中威力最强的血魂解放,四季和枫哥在这一瞬间全部冲了出去,地狱颂歌的血魂解放可是都能够对第八阶都造成一点伤害的攻击,这些人怎么可能挡得住!

尽管那些魔法师在一瞬间撑起来了防护盾,但是也不过是再一次被血魂解放给击破再添新伤而已,而这也为四季和枫哥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他们两个就仿佛进入了羊群的猛虎一样,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制止他们。

“是袭击!快进行反击,使用寄生草!使用寄生草!”

他们这么喊着将一把种子一样地东西扔到了地上,随后那些种子在一瞬间破土而出无数的藤蔓在空中张牙舞爪着。

“这不是触手吗?看上去真的很恶心啊。”

“如何?这就是我国研究出来的便捷生物兵器,不仅刀枪不入而且再生能力极强……”

然后这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苍色噩火就沿着这些触手的枝丫将其全部烧的连个渣都没有剩下来,这种体型巨大,刀枪不入,再生能力强的东西可是被四季的苍色噩火克的死死的玩意啊,苍色噩火专治各种高防高恢复的家伙。

再加上体型巨大容易中招这点,那么等于说被四季完全克制,苍色噩火直接蔓延到了地面之下将其种子都焚烧殆尽。

“那个火焰!?难道说是最近风头正劲的苍色噩火吗!?”

看着对方吃惊的表情,四季重重地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然后开口道。

“回答正确,但是遗憾的是奖励只有拳头。”

砰地一声带着气浪这个人被四季直接打飞了出去,而四季也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出手太重了,或许是因为最近四季在跟各种各样的挂壁战斗,导致四季的判断出了差错,虽然说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但是现在四季感觉自己在欺负小孩子。

或者说就他们这一群人,单凭四季一个人就可以完全解决了,这个时候四季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是七阶强者,是这个世界明面上的顶尖战斗力,除开了那一千名八阶之外的最强的那一个等级,而且以四季现在的水平只要不是那种八阶强者之中的怪物,一般的八阶强者绝对不会是四季的对手。

而一个国家想要拥有八阶强者作为手下也是极为困难的,单单这群国家特派出来的侦查尖兵最高能够有个六阶都烧高香了,连个七阶都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是四季的对手。

“那个是苍色噩火,可以轻易地摧毁我们的护盾,所以战气和魔法都没有用!快点使用疫毒炸弹!”

而就在他在喊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腰间的疫毒炸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翼而飞了。

“这位客人,你在找这个东西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十分有礼貌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那是一个穿着蓝白色/女/仆装的银发美人,而在她的手上却不知道为什么拿着所有人的疫毒炸弹。

“为什!呜!”

他刚刚想要张口说话,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颗疫毒炸弹一句被塞入了自己的嘴里,很清楚着这个炸弹的威力的他,吓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这个玩具真的是十分地危险啊,客人还是由我帮你保管如何呢?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么我就只能够将其还给您了,直接地。”

听懂了咲夜想要干什么,这个人拼命的点着头。

“那么这些玩具就归我保管了,至于那个太脏了,我就不要了,还给你了。”

这么说着咲夜转过身一甩手就将一把飞刀刺入了那个炸弹之中,而那个人当场就倒在了地上,只不过他直到昏过去都没有注意到,那个炸弹一点事都没有。

“只不过稍微吓了一跳,就吓晕过去了吗?心理素质真差啊。”

看着被自己的新能力时间冻结冻住的炸弹和昏过去的那个人,咲夜如此说道。

“不行了,赢不了!”

看着一交手就开始败退的那些士兵就连四季都感觉有点太顺利了,而当四季将目光放到了铠甲人的时候,却发现对方一动不动地,就好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这群人被袭击了一样。

(不过这个家伙身上的能量反应确实只有五阶巅峰而已)

通过四季的苍色噩火再度确认了一遍之后,四季也就不再在意那个铠甲人了。

“没办法吧,苏醒吧,我国崇高的武器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个魔法师打扮的头一样的家伙一声大喊,那个铠甲人开始了不断地抖动,随后头盔的铠甲之中迸发出两颗如同鬼火般惨绿色的光影。

而后等四季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被那个铠甲人给近身了,然后重重地一拳打在了四季的胸口将四季打飞了出去。

随后枫哥单手挥舞着燃烧着不屈之炎的方天画戟,但是这个铠甲人的速度却更快,直接如同猛牛一般撞击在了枫哥身体上将其顶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嘶吼着,这个铠甲人不断地发动着攻击,而四季也从一开始被突然袭击之中恢复了过来,然后用力地接住了这个铠甲人的拳头。

“好重,好大的力量!”

然而就算是现在四季的感应之中对方也只有五阶巅峰的水平,但是这个力量甚至可以媲美八阶强者,四季最终没有支撑着凭借着随风扶柳地借力将这个铠甲人甩到一边。

“好强,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只是一个五阶巅峰而已。”

四季看着被那个被自己甩出去重新站起来的铠甲人,然后看到了那个人身上那微小但是却璀璨的光芒,然后不禁想起来了一个战气,那是这个世界上谁都知道的战气。

战气榜第一位——曙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