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不要当loli要当神王_第十一章 “与众不同”的校长(路人甲女主)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17日

“与众不同”的校长

我正纳闷着,但是也没多想,跟着就跟着,难不成她还把我拐卖了!?

开学典礼很快就结束了,我回到座位上,跟大小姐说明了一下情况。她点了点头,说一会儿在中央广场等我,倒是没怎么深究“为什么副校长要带我去校长办公室?”只是对我说,不必要自卑,前两天在公爵府我肯定瞒着她,偷偷修炼了吧。

原来,这大小姐还在想我是不是之前得知自己等阶太差,而在私下时间拼命修炼了。

不过嘛,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突飞猛进地进步。我平时工作的时候也都是能偷懒就尽量偷懒,确实没怎么做修炼上努力过。这件事也不好说破,毕竟要是让她知道我平时都尽可能地偷懒的话,说不定她会向史密斯那老头儿举报的。

哎呀,这么看来,我怎么像是利用未成年小女生同情心的猥琐大叔呢?

我跟着副校长出了礼堂,径直向学院里走去。老实说,这学院确实很大,各种教学楼林立,还有什么外面写着“魔药实验楼”、“魔法机械研究楼”这样字眼的建筑。不过,看着现代感十足的字样,却都是充斥古朴感和年代感欧洲古典建筑。

跟在她后面走了好久,一直朝学院最里面走去,穿过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就看见前面有一个巨大的湖泊。从岸边到湖里大约一百多米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座巨大的建筑,像是浮在水面一般,临湖而立。

这建筑除了巨大外,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庄严和神圣,仿佛这是建筑是和这湖泊本就是一体一样,要是单有这湖泊,未免有些单调、平凡,虽让人心旷神怡,却也少一番圣洁。而若是单有这建筑,看起来除了古朴、庄严外,也别无其他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这是密米尔湖,这高楼是学院建立之初,几位天才工匠建筑的,密米尔图书馆。里面收藏着来着世界各地的经典古籍和一些魔法秘法,是世界上藏书种类最多、最齐全的图书馆,也被称为‘智慧之泉’。”

米丽安副校长这样给我解释着,脸上的表情好像觉得我这个反应实属正常,一般人见到这么巧夺天工的建筑物肯定也会瞠目结舌的。

我看这图书馆的样式,估计里面藏书怕是要突破一亿册了吧。想当年,我大学的图书馆都没这么大,跟这种庞然大物一比较,我大学的图书馆简直就跟个校门口小书店一样。

她没理会还在惊愣中的我,继续沿着一条通往图书馆大门的石制大桥走去。我便跟着她,继续向前走。心想:“这校长是什么来头?办公室居然在这种地方,而且,连学院开学典礼都不来,莫非是一个沉迷研究魔法、白发苍苍的老者。”一瞬间,电影《哈利·波特》里的校长——邓布里斯的形象便浮现在我脑中。

魔法学院的校长应该都长这样吧。

随着巨大的大理石制楼梯往上走,我一边浏览着像西班牙皇家图书馆一样陈列着的书架,一边好奇地询问。

“请问,米丽安副校长。这是学院的学生图书馆吗?我们以后都是在这里查阅资料吗?”

“不是,这里不是学生图书馆,也不对外公开。只有极少数学生和老师能使用这里。这里除了校长、副校长,学级主任办公室还有‘十杰’阅览室外,其他地方都不摆设座椅。”

她向我这样说着,也不跟我解释那些我不知道的字眼,然后继续向前走。

“‘十杰’?那是什么鬼?怎么跟我之前看过的某部番莫名的相似。”我正这样想着,副校长又像是叹了口气一样。

“校长办公室在五楼,我们快到了,待会儿你看到校长了,不要太惊讶。”

我点点头,寻思着。“这校长是怎么回事?连副校长都这么说他,八成是个怪人,最好不要是什么实验变态就好。”

不过也觉得,某些小说里的“神秘大能”啊、“绝世高人”啊什么的,都是一副脾气古怪的亚子,这大概是想显得他们与众不同吧。

想必这就是“此花不与百花同。”

我跟着她,走到一扇们前,她敲了敲门,没等对方回应就擅自打开门进去。我也跟着进去了。

校长办公室不算太大,进门后的左手边,是两张实木制雕花书架,右手边是一方茶几和两张居家沙发。而门正对着的位置,也就是我现在的正前方,是一张巨大的办公桌,桌上一个头发散乱的金发少女正趴在一本翻开的书上睡觉。

似乎还有某些神秘透明液体流了出来啊!喂!

不知为何?我对这个金发少女似乎在内心深处居然有一种熟悉和怀恋,而且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心安,像是我们之前就见过面,却又不记得。而大脑意识中,却有着一种强烈的陌生感。

这一刻,我脑中所想似乎和我内心的感觉产生了冲突一般。不清楚那种感觉才是我真是的想法,或者都是。

这一刻,我感觉就像烂俗肥皂电影里男女主初次见面一样,那种“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的感觉。当然,这种话,我也不可能说出来的吧,会被人家误会的。

金发少女好像察觉到有人来了,然后,懒洋洋地爬起,伸了个懒腰,期间,还把那一叠放在办公桌边缘,本就不怎么整齐的文件、资料给碰掉了下来。她揉着惺忪的睡眼,直接用袖子擦拭着嘴角边的口水。

“啊啊~睡得真舒服。诶,是小安安来了吗?有没有给我带鱿鱼条啊?”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想吐槽了,看着这慵懒、瘫软的人,我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办公室。书架上的书歪七扭八地随意放着,沙发和茶几上也有几本胡乱摆放的书籍,办公桌上堆着一点也不整齐的两叠书,还有刚刚散落一地的文件、资料。

看来这校长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这种本来很好的房间,却被她糟蹋成这样。

副校长显然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平静地说道:“我这次带了人过来,你就这样给学生树立的形象?还有,别每天晚上熬夜看什么市面上流行的低俗言情小说!”

这时,校长像是注意到我一样,慌忙地整理了一下头发和半开着衣领的衬衫,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清了清嗓子。

“嗯嗯,这位同学不要见怪,校长我最近太忙了,平时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

“绝对不是你妹,鬼才信呢!想你这么不修边幅的女生,洒家上辈子加上这辈子就见过一个!”当然我也只是在心里吐槽两句,表面上却是一副路边五毛钱一个的笑容。顺便打量起她来。

我发现,校长比副校长看上去还要年轻一些,似乎才十八、九岁的样子,却穿着一身职业套装,玉足裹着黑丝袜,似乎是要强撑起一副成熟的样子,五官端正、标致,身材也是丰满成熟,不似她脸蛋看上去那般稚嫩。她突然站起,这时,身后巨大的落地窗外也恰好吹来一阵微风,轻扶着她那披散开来的大波浪长发,耳边的发梢在脸颊边轻轻摇动,搭配着她那双深蓝色的澄澈大眼睛和娇艳欲滴的红唇,透露出一幅倾国倾城般的妩媚。

“woc,我居然能这么仔细地观察一个妹子,我到底是有多变态啊?!”

不过我发誓,这是洒家这辈子乃至上辈子见过的最“与众不同”的校长了。

玛德,还我邓布里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