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皇女陛下_第一百一十四章 狼袭!(懒爷爱萝莉)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01日

“这难道就是诸位的做客之道吗?”菲尔德轻笑了一声,说道。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有的只是如同深渊一般的冰冷。“那做主人的是不是也要用同样的方式,以礼相待才对?”

“既然诸位如此的热情,那么收下吧,这是本人的一点小小的见面礼!”

说完,菲尔德的身体周围出现数十个磨盘大小的黑色火焰,有若流星一般拖着长长的尾焰,四散纷飞,瞬间朝着幸存的几人飞去。

这仅仅是他随手放出的魔法,但是每一团火球都相当于普通六级魔法师全力一击!

这还怎么打!?两位导师的心中升起了一阵无力感,就目前他们这点战力,根本不可能扛的住这铺天盖地的魔法,就是想要吟唱同级别的魔法来抵消,恐怕也来不及了啊!难道学院注定要就此覆灭?

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还不到绝望的时候。就在菲尔德放出魔法的同一时间,莉莉安的身旁也同样出现数十门76mm火炮。面对菲尔德的迅猛的魔法,战列主炮虽然威力巨大大,但是装填的速度过慢,根本跟不上菲尔德的释放速度,而且消耗巨大,莉莉安的精神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再来一轮齐射了。

因此莉莉安选择了装填速度最快,消耗精神力最小的的驱逐炮来作为拦截菲尔德攻击的手段。

在莉莉安的控制下,76mm火炮以最快的速度发出了出去。而那些如流星一般的黑色火焰,全部在飞出来不远便被她的火炮拦截了下来,提前被引爆变成一团团黑色的焰火。在这夜空中如同盛开了一场烟火大会。

众人惊愕的看着那些火焰还没来得及发威便碎成了一团团火花。但是这些火花尽管落在了地上,却依旧在地上烧出了一个个几十厘米到一米深的坑洞。他们突然发现自己虽然已经将菲尔德的攻击想的十分厉害了,但真正感受到之后还是觉得大大的低估了那些火焰的威力。

恐怕就算只是挨上了一个火球,他们也要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然而这么恐怖的火球,居然被那个女孩儿身后古怪的魔法道具,全部拦截了下来。他们开始庆幸,幸好带了这个拖油……不对现在不能说是拖油瓶了,幸好带了这个小恶魔过来,不然这时候,他们已经死了吧?

果然,只有恶魔才能对付恶魔!

“有点意思。”菲尔德的兴趣更加浓郁了,他有些好奇这个小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了。明明没有任何的魔力,为什么还能召唤出这么多从未见过的东西?

之前在一百七十一号区域的时候,他就这家伙十分的感兴趣,但是本来他想出手阻拦的她逃跑的,毕竟就连莲都能做到封闭空间,他瞬间将周围的空间扰乱,阻碍他们的逃跑又有何难?

只是他被某人阻止了,这一次那人不在,他不会再放跑这个有趣的猎物了。

“不知道,她的近身能力是否也如我所想象的那般无懈可击?”菲尔德自言自语道。然而巧的是,他正好发现了莉莉安的弱点,对于近身作战,身体羸弱的莉莉安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菲尔德提起权杖在地一划,瞬间一道似有还无的血线自他的脚下延伸到了莉莉安的身前,绕着莉莉安环绕了三圈。

下一刻,菲尔德身后的狼影便忽然消失了,直接顺着那条被标记的血线如一只饥渴的野狼一般,扑向了莉莉安。

这是什么!?莉莉安心中大惊,好快!不行,绝对不能硬抗!!

于是她朝旁边跑去,试图避开那道狼影的攻击路径。然而那条血线也跟着她一起如指针一般挪移了一下,始终保持着从菲尔德到莉莉安的那条血线的笔直。

见实在躲不过去,莉莉安飞快的踏在了地上,借助后坐力朝后跳出十几米,接着身旁开始炮火齐鸣!只不过这次不再是76mm口径火炮,而是换成了138.6mm口径单装炮,里面装填的高爆弹每一枚都足以炸塌一面墙壁!

结果那些炮弹打在了那头影狼的身上,仅仅是阻滞了一下它的行动,接着依旧是不依不饶的朝她扑了过来。

“这是什么诡异的魔法?居然还能锁定目标!?”莉莉安皱了皱眉,这家伙果然很诡异。然而还没等她想出应对的办法,影狼便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

瞬息之间,那匹影狼围着她绕了三圈,接着便叼起了她的衣领,然后便骤然冲天而起,顿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超重感,影狼旋转着飞上了天空,直到升到最高点的时候,野狼一甩头狠狠的将她扔了出去,眼见着她就要被重重的砸落到地上了。

莉莉安被野狼甩的头晕目眩,一阵强烈的晕车想要呕吐的感觉席卷而来,精神力完全无法集中,身旁的构造物也一个接一个的化作了碎片。

这就要输了吗?莉莉安心里只闪过这么一个念头。接着被重重的甩在了地上,背部传来的重击以及剧痛让她猛地睁大了眼睛,接着感觉喉咙一咸,一口鲜血便直接被吐了出来,缓缓地浸染了她的衣领。

莉莉安伸出手指,想要呼唤出她的构造物,结果构造的碎片只在她指尖闪烁了几下,便消散了下去。

越来越昏沉的大脑已经无法支撑她去构想那些复杂的构造物了,现在的她只想好好的躺下睡个昏天黑地。

然而,那头野狼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失去反抗能力的莉莉安,直接在空中凌空来了一个灵巧的转折,朝着莉莉安躺着的地方重重的落下,其势如一记重锤,只听一记闷响,莉莉安周围的大地沉降了下去,出现了一个巨大浅坑。

在野狼飞来的那一瞬间,莉莉安就已经紧张的紧紧闭上了双眼。结果直到大地沉陷,她也没有感受到想象之中的疼痛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死了没?还没死的赶紧抱住我!”一个她原本无比讨厌的声音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声音充满了暴躁与不耐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