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祸世 第312章:寄心梦_斩华浓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03日

“算了,你等等,马上我就将药丸给你。”

澹台安歌煞有介事地将“药丸”这个词,声音特别重。

宛如是在强调什么,或许吧,她蓄谋已久的阴谋,已经拉开帷幕?

“谢谢你。”

玄中世早已感觉,澹台安歌的一言一行,也是为了他。

这分明会让颌天的地位,被撼动。

沈流情会怎么办?

玄中世要娶澹台安歌?滚吧,他一个也不娶。

玄中世想着,澹台安歌的裙摆,已经蹦跶着,让他祈祷马上掉下来。

噗!

“那个,玄中世,你看!我给你开药来了!”

当玄中世好不容易地,将自己那沉迷的意识,从澹台安歌的裙子上抽离,却见那少女的人影,毫不犹豫地展开双臂,就已经朝着他奔来。

胸口剧烈起伏着,宛如身体也被激荡,她的笑意盈盈,却眉眼弯弯,是最初的模样。

“傻兮兮。”

玄中世等着她。

“玄中世,你难道不想要?”

转眼之间,澹台安歌已经轻快地跑到玄中世眼前。

她气喘如牛,自己的胸口一起一落,却越发增加了媚态,是真真切切的倾国倾城了。

她宛如真切地感觉到,玄中世对自己的反感,“唔”地一声,早已清冽地再度蹦出一句话。

“我给颌天送去,你就在这儿呆着吧!呆子。”

她……

这可是嬉笑怒骂,鲜衣怒马。

她骂自己“呆子”?

滚吧,她才是傻子。

“好啦,澹台安歌,这次是我被你所救,那次是偶遇,你骗我你的名字,我们两清了。”

玄中世接过少女小嫩手上攥着的药瓶,还有一张医嘱单。

他自己,是大包大揽的抓过,也是毫不客气。

“唔……我认了,慢走不送。”

话音未落,玄中世听着那澹台安歌的声音,就觉得烦闷。

他直接离去。

将瓶子放入自己的口袋里,将纸兴致索然地捏着,而玄中世的动作,也斯斯文文的。

眼前的世界,因为澹台安歌的突然出现,而越发微妙起来。

“不,我还要打听……晏熹歆和澹台墨白谈话的地方呢,怎么忘记了。”

回首再顾,澹台安歌已经消失不见了。

玄中世颓然地叹了口气,心里痛苦。

他的容颜……

“不过,她给我什么纸?医嘱单?这东西,没用吧。”

他突然间呼吸急促,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已经萦绕周身--

她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这么好!

“这就是地图。”

电光石火之间,玄中世“哗啦”一声,就直接打开了那卷轴般巨大的地图。

医嘱单就是一张地图。

他风中凌乱了,他感觉,自己的心也变化了,轻而易举地改变了对澹台安歌的看法。

“她,真是粗中有细啊。”

扑面而来的地图,显然是绘图大师所作,看起来,无数大殿和小殿,均是翔实的。

那细细的小字,也成为引导玄中世辨认上面建筑物的指引。

“好乱。”

不过,一片“荒郊野外”,那地图上,却是绿色一片。

再过来,就是那通明殿,别名叫做御医司。

让玄中世觉得,自己的脑子,瞬间也够用了。

只不过那大殿的名字,他都不可能顾及,自己索性狩猎了一部分,其他就了解了解,完了。

“这儿?漫客栈,是澹台墨白会客的地方,是一座小殿,相当于一方水榭,还在湖畔?哦,我最怕这个。”

水边,不怎么好蛰伏,蚊蝇极多,淤泥堆砌,都是不好的事情。

这简直是在坑害他,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看,玄中世没有半点可能性,成功偷听。

“真拿这些东西没办法。”

他想着,却不知道那里的情况如何。

画功再怎样的出神入化,最终无法顾及偌大一个皇宫内,一草一木、一横一竖。

那里有一道护城河,直接靠在那水榭前。

水榭有门吗?

“不知道澹台墨白,是不是和晏熹歆在那里?”

他们都是半真半假之人,而玄中世思忖半天,还是觉得,自己耳闻不如一见,看看他们是不是在漫客栈,就可以了啊……

真无奈。

他的身体,顿时大大方方地成为了一个入宫的贵公子,并且悠哉悠哉地在这儿游逛,颇为无事可做。

他赶的时令还很好,是一个早晨。

不过,大家对准玄中世发笑的时候,少年却不以为然。

“这又咋了?”

他还急着去偷听晏熹歆和澹台墨白,那激动人心的对话呢。

现在,他被吓到了。

“这比例尺没有写啊。”

只觉得,手上图纸也太浓缩了点儿。

这是谁画出的?居然如此震撼人心,虽然玄中世不清楚,澹台安歌是怎么弄到这张图的。

一个小黑点落在画纸上,就是一片巨大的区域啊。

他要走多远?

“唉。难,难,难!”

他不敢说其他的话,虽然那漫客栈离自己,也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但他要走……至少一千米。

不,这也未必是托大,或许他要苦苦走好几千米,才能听到晏熹歆和澹台墨白,精彩的对话。

这也足以。

“义无反顾,不怕死伤。我玄中世,斗志昂扬--”

玄中世的声音,已经顺顺溜溜的了。

他轻声细语,而声音绵长。

他的眼前,景色是魔界最繁华的一隅--虽然是弹丸之地,但已经不在他的承受范围内。

“这……就是繁华啊。”

脑子里恍如有什么在催促他,冷冽的春风,现在多出一种别样的温柔。

不知不觉,世界已经变为如此模样。

眼前的老老少少,却只有寥寥无几的宫女,在彼此之间低首穿梭,羞羞答答的,宛如可怜兮兮的劳动者。

“你们谁知道啊,今日晏夫人一早前来拜访圣上,才来了半个时辰没到,我们这是去准备早膳的,刚刚他们才到达漫客栈。”

“哦,漫客栈见面?很不错啊,反正晏夫人霸气豪爽,要告状什么的,就直接告诉圣上了。”

“看来,颌天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玄中世听到了宫女的窃窃私语声音。

的确,他很清楚颌天和晏熹歆的血海深仇,几乎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理清楚的。

很久很久以前,晏熹歆已经认识了颌天。

“看,那就是漫客栈。他们品茶品了半天,这是我们做不到的挥霍。”

漫客栈?

“这地方,风水宝地。瞧,后是一座偏殿,前面是水波纹,象征着圆融之意。”

“好吧,这些也有关风水?这漫客栈,真的一如她们所说?”&#x767E&#x9540&#x4E00&#x4E0B&#x201C浮光祸世&#x722A&#x4E66&#x5C4B&#x201D&#x6700&#x65B0&#x7AE0&#x8282&#x7B2C&#x4E00&#x65F6&#x95F4&#x514D&#x8D39&#x9605&#x8BFB&#x3002

w。4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