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穿越都看着孙子在决斗[火影] 第9章 第一个世界_luta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11日

9、

大筒木家被称为爱……恩,不对,是战斗种族大筒木。

上面这个名字是父亲告诉我的,至于我的母亲是谁,我不知道,父亲也没说。

当然,在我看来,大筒木一家是不是战斗种族我不知道,但绝对是生育奇葩种族。要不是今天还是昨天羽衣不说,我都完全忘记了男女能生孩子这种事情。

没办法,上辈子的事情太模糊了,我都不知道我上辈子叫什么了,哪里能想起来上辈子的人们都怎么生孩子?

咳咳,话题转回来。大筒木家的奇葩生育方式之一:祝福。举个栗子:大筒木羽衣。

大筒木羽衣,就是被族人祝福所孕育的孩子,孕育人大筒木辉夜,也就是大筒木家的姬君我。虽然我一直好奇公主就公主为什么是姬君,但想了想也理解,不同民族有不同的语言,兴许人家就是这么说的呢?

等等,还是说回来生育问题。大筒木家的奇葩生育方式之二:外界能量。举个栗子:大筒木羽村。

神树的果实是神树的孩子,我在吸收了果实之后一直都觉得有一股奇怪的精神力量在身体里面徘徊,直到在族人的祝福下怀上了羽衣时才发现,神树果实中那一抹奇怪的精神力量在我腹中安了家,分享着族人的祝福。

所以说,羽衣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孩子,也是全族人的孩子。反而是羽村与我的关系亲密一些,因为在我不知道他是什么的时候,曾经用自己的灵魂蕴养过他。

等等,难不成羽村是我和神树的孩子,抬头看看天,也就是说羽村现在不单单是陪着母亲也陪着父亲?咦?神树有性别吗?好纠结。

另外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生育方法,比如我的弟弟。他是父亲用一个阵法培育出来的,听说那个阵法需要用到他的血。族里很多孩子都是这么来的,因为族里不让与外界通婚,如果靠自然繁育的话又会降低孩子的品质,所以各种奇奇怪怪的生育方式就这样被研究出来了。

对了,我记得好像上辈子听过一个什么《拇指姑娘》的故事里面有个被种植出来的孩子,这在大筒木家也是成立的。

至于家族为什么不和外族人通婚,是因为我们不来就不是这个大陆的人,因为灾难而流落到这个大陆,血统是我们家乡唯一留给我们一族的东西,不能再被混淆。这种行为一开始是对家乡的纪念,可随着战争的开始,这渐渐就多了一种意义,那就是对力量的渴求。

为什么说大筒木家是大陆最强,原因就在这里。

如果不是最后大筒木家族成为了众矢之的,我根本不会去寻求神树的力量。

现在他们兄弟关系这么好,我觉得其实可以把大筒木家族的各种生育方法告诉他们了,这样一来,被羽村带走的大筒木家人就不用管了。

大筒木家特殊的生育方式在于提纯血脉并排除杂质,这些方法都要比自然生育所生出的孩子要优秀并且健康。

外人不知道大筒木家为什么会创造出那么多生育方法,重活一世的我大概能明白,不外乎是近亲生育带来后代太多的遗传病。

哎呀,我发现,自从穿越到这个奇怪的时间段以来,我上辈子的记忆突然就多了起来,虽然还是不懂遗传病是什么,但看名字大概能想到一二呢。果然,人还是不能□□逸了吗?

可是我现在就想回去了怎么办?

“母亲,我希望您能放弃无限月读的计划。”羽衣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不解的转头看向他,问:“你怎么知道无限月读的?”

“如果母亲依旧想要用无限月读控制整个世界的话,我依旧会继承我的意愿,封印母亲的。”羽衣好像一点都没有听到我的问话,直接白的看着我,眼中的纹路都变成圈圈装的轮回眼了。

气的我抬手就一巴掌呼上了他的脑袋。

“你是白痴吗?我干嘛要施无限月读?‘查克拉’多的没地方使了是吗?”看着他被我打飞出去,才消了些气。

而他的那些忍宗众徒们都围了过来,一副警惕戒备的模样,实在让我讨厌。

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没有人这样看着我过,而当我成为‘卯之女神’后,大家看我的眼神就更加恭敬虔诚。可看看这些人,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除掉啊。

“你们退下。”羽衣这样吩咐道。

那些人面上并不是很愿意,但也勉强的听了他的话。不过退下的速度就实在是不敢恭维,直到我受不了朝他们放了杀气,他们才乖乖的躲到一旁。

“母亲。”羽衣上前,手里还拿着他那根手杖,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说:“死亡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一味的压制只会带来更加激烈的反抗。母亲,不要再错下去了。”

而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羽衣啊。”虽然是在‘劝解’我,但我能看到他紧握的拳头,我好像发现了事情的不一样。“黑绝刚刚说,你把我封印成月球是因为我杀了你喜欢的女人,可看你这样子好像不是啊。”

“……”

“我就说,你不是那种人人平等的人吗?怎么可能单单是为了一个女人就要杀我。”

咦?为什么羽衣好像脸色越来越差了?那些躲在一旁看热闹的人情绪波动好像也不太一样啊。难道黑绝说的是真的?羽衣就是为了一个女人要和母亲反目的吗?

哎呀,这一个穿越,竟然发现了儿子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属性啊。

“母亲……”

“羽衣啊,你说的无限月读,我知道。”算了,反正已经打算离开这个时空了,还是给这个孩子一点安全感吧。“我是真的打算要离开了,这里不是我的时空,长期滞留在这里对谁都没有好处。并且,我也没有干涉这个时空发展的打算。”

“我只是……”

“对了,黑绝你自己处理吧,不过我觉得他也不算坏到底了,你不是常说爱吗?他好像也很爱他的母亲呢,所以你们一定能好好相处的,我相信你们哦。”

不理会羽衣那奇怪的表情,我划破了空间就离开了。不过就在我进入空间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为什么为了装逼而忘记定位啊,这次又会穿到哪里去啊,真是简直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