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请为魔女向圣女拔剑吧_第七章.麻烦了!(粟中沧海)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10日

“以圣女之名,我恳请女神降临奇迹于此,涤荡世间之罪恶,唤醒正义于黑暗之中。”

维尼亚的身子缓缓地脱离地面,额头上的卷毛轻轻地扶风飘动着,安静白皙的脸庞因为光亮的映衬,而显得格外的庄重神圣。

“这圣光…”

艾莉兹惊讶地望着被金光笼罩的维尼亚,双腿不自觉地跪在了地板上:“她…莫非真的是卡兰的圣女维尼亚!!”

“维尼亚大人!!”

刚才还有些态度轻浮的骑士们见到这种光景,赶忙匍匐在地上,呼唤着圣女的名讳:“之前是属下眼拙,还请圣女大人见谅!”

“不会吧…维尼亚…难道真的是圣女?”

沐浴在圣光下,西塞莉吃惊地无以言表,如果维尼亚真的是圣女,那么之前的种种谎言,早就被她看穿了。

“哼…不使出点真资格的东西,你们还真把老娘当病猫了!”

维尼亚得意得悬浮在半空中,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她再次使用了高阶魔法—‘女神的恩惠’。

这是一个极具攻击性的魔法,可以在短时间内,将锁定范围内的所有建筑破坏殆尽。

“既然你们对我的身份,已经有了清晰的认识,那么我可以撤销术阵了… … ”

看着大家不约而同惊讶的面孔,维尼亚感到十分的满意和激动。

她之所以要冒充游吟诗人在民间游历,就是因为圣女的身份束缚着她的行动,让她感到十分的别捏和难受。对于性格直爽的维尼亚来说,她不在乎人们对她投来多少尊敬的目光,她只在乎能否真正的尽到一个圣女的职责。

毕竟,她成为这个圣女,不同于加利亚和菲利亚。

她身份的背后,还隐藏着一段鲜为人知的秘密。

不过好景不长,风光一时的维尼亚突然意识到了麻烦的开始。

她脸色发白,召唤地双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那个…不好意思啊…麻烦大家先离开一下咖啡馆好吗…?”

“诶?”

艾莉兹糊里糊涂地看着有些手忙脚乱的维尼亚,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维尼亚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我不是魔法书搞丢了嘛…”

维尼亚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顿时失去了之前的威严:“所以嘛…我好像搞忘了终止魔法的咒语了…那个…大家请跑快点哦~~”

“什么?!”

艾莉兹脑袋一懵,立刻被身旁的骑士挽起胳膊,连拖带跑地冲着楼道跑去。

“艾莉兹大人,如果维尼亚大人没有说谎的话,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负责保护艾莉兹的骑士根本没有给足少女反应和思考的时间,一心只想迅速的逃离咖啡馆:“我想起来了,去年庆典的时候,圣女维尼亚大人说要给市民放个烟花助助兴,结果差点酿成王都惨剧!!”

“可是我话还没有问完呢!!”

艾莉兹试图用手抓住门框,但骑士飞快的速度让她望尘莫及。

无奈中,她只能看着漆黑脸庞的莱昂和西塞莉,距她越来越远。

“那个…你们不逃跑吗?”

看着屋子内只剩下西塞莉等人,维尼亚的尴尬地冲着大家笑了笑。

“维尼亚,你是为了救我们,才想出这个办法的吧。”

莱昂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走到圣女维尼亚的面前:“明明自身难保,谢谢你…”

“不是啦…我确实想过要救你们…”

维尼亚见莱昂稳如泰山的样子,不禁急的直跺脚:“但是这回不是啦…!魔法终止不了是真的!!”

“是嘛…”

莱昂点了点头,眼神忽然有些动摇:“也就是说…这高阶魔法不是假的了?”

“当然啦!!这是真的!!”

维尼亚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没想到自己的冲动,将要亲手葬送莱昂等人的年轻生命:“凉了…凉了…这回真的玩脱了!!”

“西塞莉大人,我们快走!!”

命悬一线之际,莱昂牵住西塞莉的手,同时将火龙小萝莉和核心女孩夹在腋下,向着屋外跳了出去。

[轰轰——!!]

巨大的光能从洞口处扩散开来,如同橡皮擦擦去铅笔线条那样,轻而易举地抹去了所到之处的物体,整个才建不久的咖啡馆,像是秋风中的枯叶那样被摧残殆尽。

更糟糕的是,周围的商铺和民居,也面临着毁灭的威胁。

“女神大人啊,请响应我加利亚的恳求,用您的慈爱和祝福,收回对罪人的惩罚和毁灭吧!!”

关键时刻,匆匆赶回的加利亚挥动着手中的权杖,利用第一圣女的魔法抵消维尼亚的法术,两股力量在碰撞的瞬间,抵消的无影无踪。

“我的咖啡馆…!”

狐耳少女跪倒在地上,声音充满了无限的悲鸣:“NO——!!贷款还没有还清呢!!难道我要用身体去还债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加利亚努力遏制住心中的怒气,恶狠狠地等着躲在执行官身后的教皇:“教皇大人,王都在我凯旋的这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那个…小加利亚…别生气嘛…”

教皇委屈地从朱迪背后探出头来,嘟着嘴指了指咖啡馆废墟中央的维尼亚:“要问,当然要问施加法术的人喽!”

“维尼亚!!你差点把我的王都给毁了!!”

加利亚杀气腾腾地从独角兽的身上跳下来,拳头捏地吱吱作响,要不是奥兰特及时拉住她,恐怕第一圣女会不顾形象,手刃了同一阵营的姐妹。

“啊呀…加利亚姐姐…你总算是认出我来啦…”

维尼亚战战兢兢地傻笑着,身子却不自觉地想要逃走:“其实吧…刚才就是一点小小的…误会…误会!!”

“什么样的误会能够让圣女使出这种破坏力的魔法啊?”

菲利亚捡起散落在地上的焦炭:“如果不能解释清楚的话,那么就算你是圣女,我想加利亚也不会原谅你的。”

“你还是一样的令人讨厌啊,菲利亚。”

维尼亚无助地耸了耸肩:“以你的能力,应该能够很快的修复咖啡馆吧…”

“回答她的问题!维尼亚!!”

加利亚打断了维尼亚的戏言,在她的眼中,王都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般,在民众的信任之下,自己没有管理好就是失职。

“灾厄之匣。”

维尼亚弯下腰来,在冒着灰烟的咖啡馆残骸中寻找着自己想要的东西:“灾厄之匣的仿制品出现在了王都之中。”

“教皇!”

加利亚转而将视线转向企图趁乱溜走的教会教皇:“别拿什么蛋糕忽悠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既然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我只好说了…”

教皇清了清嗓子,低声在加利亚的耳边说道:“我接到举报,有人在批量的制作灾厄之匣,目的很可能是在三圣女会议的时候造成整个城市的混乱。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偷偷的让教会的成员暗中追踪调查。正巧,这家店的女仆不小心把我们追踪的其中一个匣子带回了店里面,所以我便想偷偷地把它回收掉。”

“竟然有这种事情…”

为了不让消息扩散开来,加利亚示意奥兰特让跟随的骑士封锁住现场:“教会为什么不把这么重要的情报提前告知我!”

“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说话间,教皇看了眼偷听的狐耳少女:“现在好了,似乎这个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

“!”

狐耳少女竖起地耳朵一惊,赶忙趴在头顶上:“我…我才没有偷听呢…”

“...”

“...”

“这位热心的市民,方便的话,请和我走一趟。”

奥兰特读懂了教皇话里的意思,按着剑走到狐耳少女的跟前:“你刚才,好像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

“咪咕!!没有!!绝对没有!!”

狐耳少女连连摇头,躲避着骑士长伸过来的手:“奥兰特大人,我什么也没有听见!!”

“撒谎是没用的。”

奥兰特指了指身后的加利亚:“第一圣女大人面前,没有谎言。”

“我坦白,我只是想偷听一些情报,用于做生意!”

狐耳少女拼命解释着:“我是不会说出去的!!求求你别抓我!!”

“请你配合我的工作,否则…”

奥兰特抽出了腰间的长剑,架在狐耳少女的脖子上:“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请等一下!!”

突然,沉默地罗莎冲到了狐耳少女的面前,用身体护卫着身材矮小的狐娘:“骑士大人,请你放过lady吧!!她虽然是个自私而又笨拙的商人,但是她绝对不会出卖国家的!!”

“罗莎…”

狐耳少女将手放在罗莎的肩膀上。

“你不要劝我,lady!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罗莎毅然决然的态度,令奥兰特有些心软,虽然这个女仆的行为实在是傻白甜过头了,但毫无疑问她是出自真心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是说…我哪里自私和笨拙啦!!”

狐耳少女不满地抱怨道:“你这个笨蛋女仆!!我可是王都最精明的商人!!你还想不想当公会的秘书啦!!快给我走开啊!!”

“lady…我不是故意这么说你的…”

“我生气啦!!快走!!”

“lady…”

“够了!!”

奥兰特及时制止住了两人的争吵:“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能拌嘴…简直和那个反叛的骑士一样…如果再妨碍公务…”

“等等,奥兰特。”

加利亚突然叫停了女骑士长,冷静地将右手放在下巴处:“那个狐狸,你刚才说…你们有个公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