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之太后金安 第19章 纯贵妃生病_月下蝶影

快穿女配 2020年04月27日

福尔康被停职,小燕子被挨了板子,五阿哥被严厉训斥,这些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后宫,延禧宫的主儿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当场砸了一个彩釉花瓶。

荆央品着茶,听着手下的嬷嬷报告着各宫的动态,听到皇帝来了,就顺便安慰了一下盛怒中的皇帝,意思意思的提醒了皇帝那个叫皓贞的世子似乎与一个守孝期的女子有染,暗示暗示自己对兰馨与皓贞的婚姻不看好,好心好心提醒皇帝不要那么早的赐婚,然后在母慈儿孝下完成了一幕大戏。

送走皇帝,迎来皇后与兰馨,她又是一番说明,对兰馨意思意思的劝导一下,顺便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皇帝不会赐婚给她,让愁眉苦脸好些日子的丫头松了一口气。

荆央看着兰馨恢复血色的脸蛋,放下手中的茶杯,“兰馨品级是和硕公主,无论指婚给谁,也不允许公主还未进门额附就和别人不清不楚的事儿,他硕亲王府不会教导人,皇后你作为一国之母就好好的教教硕亲王福晋为人母应该是怎么样的。”

“臣妾领旨,”皇后明白荆央是叫她为兰馨出出气了,硕亲王府那样做,不仅是对不起兰馨,更是瞧不起皇室,那天的戏码在场各位都是心知肚明,你皓贞既然无意娶公主,又何必才参一脚,难道说是珍珠玉兰都想要?什么狗东西,既然与一个守孝期的汉女不清不楚还窥视皇家公主,真真该死!有了太后这话,她也就明白了太后的意思,既然这事儿有太后做主,就不用担心后宫别的主儿在这件事情上嚼舌根了,至于延禧宫那位,能否保住她自己已经是一个问题。

送走皇后,荆央看着慈宁宫园子里的花花草草,抬头看着天空半是明媚半是忧伤的深沉状,在心底学着咆哮君内牛,上帝啊,这个世界上既然又还珠这样的空间,为何还要有我荆央的存在,天理何在埃

“太后,纯贵妃娘娘在御花园晕倒了。”一个宫女急急进来请安后就说出了这么大一个消息。

荆央心底一颤,历史仍旧按照原来的轨迹上演,乾隆二十五年四月十九日薨,同年五月被追封为纯惠皇贵妃,这个不受宠的女人死的时候也不过四十八岁,生的儿子还有个过继给了别的亲王,她多少是有些同情这个女人的,她不明白,这个时空明明很多都不是照着历史的发展走的,可是为什么到了与原着有关的人物却是活得无法无天,连皇家的规则都可以不用遵守?

也许,这就是主角定律,其他的人就低到了尘埃中,一切的不合理都只是为了主角的存在,无论这些主角们做过多少不可思议的事情,只因为他们是主角?!

赶到纯贵妃的宫里,拒绝了太医“以防过病气”的说法,荆央到了内室,皇帝已经到了,看纯妃的脸色略有些苍白,情况还不是很坏。

见到荆央到来,屋子里大大小小的人物都向她请安,荆央免了礼走近床边,便有机灵的太监端着雕花圆凳放在旁边,她坐下后执起纯妃的手温言安慰一番。

皇帝走后,荆央看着纯妃,叹息一声,“哀家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吧,太医说了,你只是身子虚了些,好好养着就没什么事了。”

“太后,”纯妃撑着病体从床上挣扎着起来,跪在荆央面前,“太后,臣妾知道太后一直恩宠臣妾,臣妾自知愧对太后宠爱,只是臣妾的孩子和嘉如今还未出嫁,臣妾担心,臣妾担心•••请太后为和嘉寻一位好的额附,臣妾叩谢老佛爷恩典。”

“紫薇,晴儿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把贵妃娘娘扶起来,”荆央看着纯妃被重新扶到床上,才把视线放在已经哭道哽咽的和嘉身上,不过十五岁左右的丫头,此刻早没了赏花时的机灵模样,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和嘉不受皇帝的宠,如果纯贵妃不在了,她这个未出阁的格格便要守孝,这守孝时间没有人照应着在宫里的日子恐怕也是难熬,纯妃恐怕也是明白这一点,才会在这个时候向自己求个恩典吧。

这后宫的女子无论多么机关算计,到头来也还是为自己的孩子考虑得多一点,可怜天下父母心吧,她还记得原着里有这么一个场景,紫薇在皇后那受刑时,说过这么一句“皇后娘娘,十二阿哥在看着您呢”,那时皇后的表情也是惊慌不安,是担心自己的孩子厌恶自己吧?即使她做这一切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荆央的心柔软下来,她亲自为纯贵妃压了压被角,“你不用担心,哀家自然会为和嘉好好的考虑,和嘉是哀家的孙女,是大清的公主,谁敢委屈她。”

这话已经是一个最好的承诺,纯妃看着荆央,眼角的泪滑过苍白的脸颊,“臣妾多谢太后恩典。”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了。

“你好好养着,哀家也喜欢和嘉这个伶俐的丫头,”荆央心里一酸,这个女人固然有着很多让人不齿的手段,可是只是这一条就让她感动,母亲的伟大,“哀家必会好好的照顾她,不过你也要给哀家好好的养病,别去想有的没的。”

待太后离开,和嘉强忍着泪意服侍在纯贵妃身边,端茶倒水,倒也是孝顺至极。

纯妃拉着她的手在自己床头坐下,有些感慨道,“和嘉,额娘一直以来在万岁爷面前不受宠,出生也不高,好在这些日子太后转了性子,对我多是照顾,今日太后出了金口,日后你的夫家必不敢为难的,可是你要记着,一定要好好孝顺太后,额娘只希望你好好照顾自己,这女人家嫁了人,便是相夫教子,即使是皇家的女儿也不例外。”

“额娘,和嘉知道,和嘉都知道,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和嘉早已经泣不成声,娘俩抱头痛哭,惹得一干宫女太监也红了眼眶,或是因为眼前这一幕感动,或是因为主子真不在了,这做奴才的日子就难过了。

紫薇出来的时候,眼眶已经红了,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母亲临终前对自己的一番话,可是如今天人相隔,再是无缘相见。

荆央叹了一口气,心里也有些闷,想起自己的父母,不由对身边的晴儿道,“晴儿,紫薇你们这些日子也多陪陪和嘉与纯贵妃娘娘,和她们说说话儿,等会到哀家的私库看看有什么用得上的药材,都赐给纯贵妃吧。”

“太后仁慈,晴儿省得了。”晴儿知道太后是真的心疼纯贵妃,也不多说一些无用的话,替纯贵妃谢了恩。

紫薇此刻却是更加的认识到太后的仁慈,她心里也越发的敬爱太后,这个和蔼的老人便是她的奶奶了,她心头不禁一热,幸好自己留在了太后身边,能够认识到自己的奶奶是如此伟大如此和蔼善良的一位老人。

想起小燕子对太后的一些无礼的话,紫薇的心里便起了一丝不舒服,小燕子那样骂太后也只是因为太后不是她的亲奶奶,所以没有丝毫的顾及吧,可是自己太后的孙女,太后没有因为自己娘亲的身份而对自己有什么微词,甚至还叫晴儿与自己做伴,学规矩,就连平日用的东西也是与晴儿一个级,跟着太后这些日子,她早已经明白自己的出身是比不上晴儿的,可是待遇却与晴儿一样,这不是太后对自己的宠爱吗?就连以前在漱芳斋,也没有因为多了自己这一个格格而多派一个奴才,就连一个教养嬷嬷都没有,没有教养嬷嬷的格格算得上什么正统的格格呢?

因为纯贵妃生病,宫里的人谁也不敢笑笑闹闹,做奴才的说话做事也都小心翼翼,没有谁敢因为明日回族的友人要到来而有一丝的懈担

延禧宫里的令妃心情倒是不错,听太医院传来的消息,这纯贵妃的病怕是来势汹汹,俗语言,“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没有纯贵妃这个对手,自己就是皇后之下,众妃之上。

但是想到太后对自己的不满,她便揪住了自己的手绢,这还珠格格着实能惹祸,自己当初怎么就瞎眼了非要亲近这个民间格格,这下好了,老佛爷对她不喜,连带自己也受到牵连,还有福家的那个,也是个不争气不长脑子的东西,如果太后对自己不喜欢,一切都是白搭,不,不,自己还有皇上,只要牢牢抓住皇上的心,再顺利的生下皇子,她的以后就有保障了。

看来现在必须要离景阳宫还有漱芳斋的人远一点。

“娘娘,五阿哥来向您请安。”一个太监报道。

恐怕是因为小燕子的事情来找自己吧,这个五阿哥恐怕是忘了皇上叫他思过的事情,现下自己不能见他,令妃打定主意,对太监道,“回下去,就说本宫身子不适,还在休息,叫他先回去。”

紧了紧帕子,现在自己在老佛爷面前失了宠,绝不能再做让皇上不喜的事情,五阿哥现在刚被皇上训斥,自己就与五阿哥亲近,不是给皇上添堵么?

五阿哥,你别怪本宫,要怪就怪你自己特别的眼光,喜欢上那么一个祸胎好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