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 第339章 竟然答应_琴瑟玄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04日

喉咙肿了起来,完全发不出声音。

拿着便笺纸,和韩歌沟通,俨然变成哑巴。

迷迷糊糊中,有人敲门,“咚咚咚咚”的嘈杂声音,用力超过了必要力道,明显带着脾气。

不用想也知道,那人会是谁。

韩歌早上出门了,我起身去开门。东方拓一脸不耐烦地站在门口。

“为什么不接电话?”他摘下墨镜,径自走进屋里。

做为一个亲过我,抱过我的男人,他在我面前坦荡自然的极不正常。

不过这是我的标准,换作他,也许那些不过是个问候。

我拿起笔纸,写完递到他眼前。

“发烧喉咙痛?你这女人毛病还真多啊!什么时候?可不要传染上我。”

我气馁的低头。

“看医生了么?”

我点点头。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去买。”

你为什么来?我把纸条递上去。

“我来关心我的歌曲进展,并给予适当的帮助。”

头痛的很,我转身去拿止痛药。

“是什么?”东方从我身后伸手抢走,看看几乎空了的药盒,“你经常用么?”

不能接受东方那种表情,好像我有什么不可见人的隐疾。

我耸耸肩,不置可否。

没什么治标治本的良药,止痛药就好了,暂时远离痛苦,暂时的轻松,休息后,起身再坚强。

不是所有的伤疤都可以治愈,所以才有止痛药。

暂时让自己逃离痛苦,忘记伤疤,幻想自己是个没有任何伤痕,从未被伤害的人。

又可以放心的微笑,相信别人,相信未来啊,美好啊,幸福啊之类的词。

“关河,是个很悲伤的词呢。”我喝着你买来的法国红酒,完全不知道好在哪里,浪费。

你自设计图后抬头,微笑着没有说话。

“很多诗词中都有你的名字呢。”

“家父研究古代汉语。”你低下头,继续工作。

“那你最喜欢哪一首?”

“你猜呢?”

“寸寸关河,寸寸**地?”

“呵呵。”你笑着摇头。“陆游的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候,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哦,关河,你梦断何处啊?”

我走到你后面,抱着你,把头依在你的肩上。

你轻轻摇头笑了笑,用手拍我的手,好像再说“别闹了。”

没有回答,只有嘴角浅浅的笑。

你那时的神情,直到很久以后,我才体会,那是悲伤的味道。

现在才明白,那时的你,已经预计到我们的分离了吧。只是没有告诉我,任我一个人自顾自得开心幸福。

你一直很坚强,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你一个人面对着分别,承受着痛苦。一个人细数着倒计时,还要在我面前掩饰,不让我知。

傻傻的我,那时只觉得好幸福。

记得说喜欢一部电影,你马上买票陪我去看。说从同学那里听来的餐厅或是旅游景点,周末你一定会有安排。喜欢的公园,喜欢的游乐园,喜欢的咖啡屋,书店,或者哪一条美丽的街道……,只要说出喜欢,你都会带我去。

“喜欢”是我的咒语,你好像精灵一样实现我的所有愿望。

你的用心良苦,我都知道。

略带悲伤的温柔,你给我的感觉,就像你的名字。

高烧没有停止,我继续浑浑噩噩下去。

晨昏颠倒,浑身酸疼的躺在床上。

韩歌终于无视我的抵抗,把我抱去医院。

冰凉的液体,混进我滚烫的血液里。

房间里很安静,甚至连钟表的嘀嗒声都没有,一切都那么静。

可我知道,韩歌就在我身边。我可以感觉到。

韩歌会时不时地把手放到我的额头上,感觉我的温度。

就像上次从看台跌落,扭到脚一样。只要我能睁开眼,一定可以看到韩歌坐在一旁的长椅上,陪着我。

蒙蒙胧胧中,喧闹,然后安静。再喧闹,再安静。

不知在哪里,不知发生了什么,却一点都不害怕,因为韩歌在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些意识。

睁开眼,四周一片黑暗。薄薄的窗帘透出月光,是晚上了。

喉咙红肿疼痛的感觉消失了,口好渴。

我摸索着起身,找水喝,不想惊动韩歌。

“给。”一杯水递到面前,低沉的声音一时无法分辨。

“你终于醒了。”来人坐到床边,离得近了,轮廓开始清晰。

东方!

他怎么在这里?韩歌呢?我四下看。

“找谁?”他明知故问。

“你怎么在?”说出话,自己也吓一跳,沙哑的似老公公。

“正好有时间,过来探望一下。”东方把手探到我的额头上,“把水喝光。”

他的手……是错觉吧!我摇头。

“你走吧,我要接着睡了。”我赶他。医院的人太多,病人医生到处都是,千万别被看到生事端。

“好。”难得他不反驳,站起来。

我躺回床上,闭上眼睛。等着听他离开的脚步声。

脚步声,却迟迟未出现。

为什么还在这里?

“你为什么在这里?”韩歌的声音。

“我来看长安。”东方回答的倒是磊落。

我闭上眼睛假寐,没有睁开眼。

“你和长安很熟么?”韩歌冷冷的开口。

想要变的很熟。梓子的声音。

手用力的抓紧床单,我翻身背对,想逃开。

东方沉默了一阵,回答。

“看来没有你们熟。”

语气里有赌气地感觉,他知道我没睡着,是说给我听的。

“长安不是你玩笑的对象。”韩歌认真地说。

有人肯这样袒护自己,也是种幸福吧。

“不要以为你和她认识的久,就可以教训我。”东方回敬。

无药可救的嚣张男人,永远都是这种态度,要尽早和他划清界线。

“并没有教训你。”韩歌的声音低低的,不小心会错过。

只是不希望有第二个关河出现!

听到你的名字,我猛地清醒!

不要问!不要提!

不要说出这两个字!我心里呐喊,却紧紧咬住嘴唇,不敢出声。

“长安睡了,我改日再来。”东方开口,他竟然给我打掩护。

“如果你是认真的,我会告诉长安你来过。”韩歌开口。

“需要我转告么?”

关河沉默着。

房间里好安静,却有波涛暗涌似的。

“不用了。”

东方开口。

呵呵,还算他诚实,我想。

韩歌,真是个太过温柔的名字啊!

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开口一念这两个字,心里便顿时温暖。

如果现在,韩歌要离开我,我一定比当年你离开时更无法想象。若没有他,不会活到今天吧,韩歌已经是生命的一部分了,割舍不开了。

从焰火那晚开始,他便一直是我的救命稻草。一直是我的支撑。

梓子走了,他却留了下来,肯被我紧紧抓住。

真心的希望他能幸福,虽然不知道幸福代表什么,但还是希望他能得到。

从前的那些美好期望,从前对快乐幸福的种种定义,从前的那些梦想,希望他能活在那样的世界里,像从前那样幸福。

人,是这样的吧。

明知道梦想与现实相差很多,明知道爱情不可靠,明知道很多事不可能实现。

但,还是希望幸福吧,内心深处,还是有渴望的吧。

还有东方,所有努力生活的人,都应该幸福。

闪耀的生物们,应该有闪耀的生活。

是努力争取的,是双手去奋斗的,是因为每一刻都坚强的仰着头。

是那晚,你念着广厦千万间时的模样。

你的样子,那么清晰。

还没有停止爱你吧,还没有放手让你离开吧。

或者,是因为生病,所以脆弱了。

总之,这一刻,好想你。

“不是因为我不认真。”

东方又开口,声音把我拉回现实。

他还在?

“不是因为我不认真,我只是不习惯别人替我表白。”

喜欢待在你身边,平静的安全感,你的存在轻易的平抚了我无法描述的寂寞。只是在你身边,就已经觉得足够,总是不自觉地微笑,傻傻的开心的不得了。

喜欢你的心情,无论怎样都掩饰不了,幸福的笑容明知道会伤害到梓子,却依旧控制不住。

朋友做的失格,做人也做得残酷。

就算如何被关河伤害,也无法去怨恨你,我就是会痴呆到这种地步。

“小安,你要保护自己啊。”梓子总是提醒我。

可见到你,便没有我了,你是最重要的,为了保护你,就算受到伤害,被自己伤害的,被你伤害的,因为是关河,所以都没有关系。

不知道怎么会莫名其妙就陷得这么深,也不需要明白,人在幸福的时候都是糊涂的,捂住耳朵,闭上双眼,马上就可以笑出声,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只是因为你会马上出现在眼前。

喜欢那时的自己,嫉妒那时的自己。

“今晚想做什么?”你的电话打来。

“不知道,梓子和韩歌去参加学校辩论比赛。”

“来我家吧,我做饭给你吃。”

“你?做饭?你不是一直叫外买的么?”

“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还叫外买做什么。”你在另一边狡猾的笑。

“呵呵,晚上见。”我的笑容一定很幸福。

“晚上见。”

你是在我身上能发生的最好的事,不会再有别的奢求了,你给了我全天下所有的好。

直到现在,依旧有时会怀疑,你真的存在过么,在我身边?你完美的让我难以相信。

你是我这一生的至宝,舍命也要守护。

“这是什么?”你的书桌上摆着一个黑色的咖啡罐,空的。咖啡罐上,铜版画一样印着一幢老房子。

“这栋房子。”你走到我身后抱住我,虽然习惯了,还是一阵心跳。“和我在伦敦上学时住的房子很像。”

“你,很喜欢伦敦?”会不会回去?

“是个很美的地方。”你没回答我,“你一定也会喜欢的。”

“也许吧。”不会的,我最喜欢的就是这里。

“我们以后一起去。”你在我耳边说,“我们一起去伦敦,然后巴黎,威尼斯,罗马,意大利。你可以拿着相机,去拍所有你喜欢的,人们的笑脸,或是太阳光的影子。”

我靠在你怀里,你低沉的语调有催眠的功效,气息吹拂在我耳边,你的头发落在我脸上,滑滑的柔柔的。

那一瞬间,我开始害怕会失去你,拥有太完美的东西总会让人担心,若消失了怎么办?会被人夺走么?

好像受到诅咒,一定会有不幸的是在不远处发生,变得慌张,惴惴不安,不敢相信,这种美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想接受又不敢,怕会毁了那份美好,又怕有一天期限到了,恐怕无法放手回到原来的自己。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害怕失去你。

“为什么不呢?”

你在我耳边轻笑。

直到现在,我用双手捂住耳朵,依旧可以听到,你低沉温柔的笑声。

要离开!

打开信箱的一刻,脑子里突然产生这个念头。

念头一旦兴起,就像海浪一样扑过来,一浪高过一浪,几乎将我淹没。一刻也不想多留,一定要马上离开。

就像逃亡,简单的收拾行装,跳上出租车。

“机场。”话说出口。司机踩下油门,车动起来的时候,就像逃出升天,任谁也无法把我拉回。

韩歌还不知道。他刚回来,我却要走。东方要是知道了,一定暴跳如雷。

可是,我都管不得了。

要去哪里呢?去多久?我也管不得了。

听天由命吧!

“最近起飞的飞机是几点?”

“一小时后,到厦门。”

厦门?没什么印象的城市,最好如此。

“就到厦门。”

到了厦门之后,再给韩歌打电话吧!

坐在座位上,还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没有住的地方,没有去处,完全陌生的城市,却没有迷茫。

兴奋的感觉,激动的全身都有些颤抖。全部的念头,集中在要离开了!

挣脱所有的牵绊,孑然一身的清爽。

你飞向巴黎时,也是我这样的心情么?有没有想到我?一定也很兴奋吧!终于找到了另一片天地,有机会作一次全新的自己。

“我在厦门,平安,一切都好。”编好短信,下飞机后再发给韩歌,他不会追来吧?

“会带好歌词回去。”这样,韩歌应该不会太担心了。

“去厦门旅游?”身旁有人问。

“是啊。”

奇怪,没有任何准备的出行,却没有以往的不安,没有一个人的慌张。

没关系,我揽了揽书包,我有你在。

就当是一次冒险,我在测验奇迹的发生几率。

“你呢?”

“我在鼓浪屿上有幢房子,时不时都会来换换心情。”男人摘下眼镜,清清亮亮的一双眼睛,好像梓子。“你呢?打算去哪里?”

“还不知道。厦大怎么样?”

“呵呵,我没去过,每次都是直接去鼓浪屿。”

“原来。”

“要来鼓浪屿么?可以住我家。”他灿烂的微笑也像梓子。

“你家?”

“对啊,反正我一个人无聊,你来可以作伴,我蛮喜欢你的。”

连说话的语气都很像梓子。

“好啊。反正我也很懒,不喜欢观光。”我竟然答应,自己都吃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