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劫道生 第五百七十一章 炼药坊_卓韦四郎

快穿女配 2020年05月01日

江源和蛟玉二人只感觉眼前一晃,回过神来的时候场景变化,已经不再是大山之外。此处山清水秀,绿草如茵,面前不远处有一排美轮美奂的房屋,不少人进进出出,都在忙碌着手上的活。

在房屋外的架子上晾晒着很多药草,整片区域都被药香环绕。不远处一位管理模样的人察觉到了江源和蛟玉,从二人走了过来。

蛟玉双目失明,又没法开口讲话,听到有人朝她走过来,下意识的往江源身后躲。

“喂,你们两个过来,对,就是说你呢。”那管理者冲着江源摆摆手,说道。

江源点点头,带着蛟玉走了过去。

这管理者的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模样,身穿淡青色长袍,款式与青衿和之前见到的白沉不太一样。长袍的胸口处镶嵌着三颗璀璨的圆形珠子,这圆形珠子虽不如那金色星辰耀眼,但也颇为不凡。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管理者打量着两人,开口问道。

这里是炎黄学院,几乎人人都是高手,江源初来乍到,又有蛟玉跟在身边,自然不想惹事。冲着管理者一笑,抱拳说道:“这位大哥,我叫江源,这位是蛟玉,她受了点伤,双目失明,并且丧失了语言能力。”

管理者受托下巴,惋惜的看着蛟玉,说道:“啧啧,这么漂亮的女孩成了瞎子,哑巴,怪可惜的。你们两个身为炎黄学院的特招弟子,本可以直接成为炎黄学院正式弟子,入二十四圣堂。但是迟到十三天,罚你们与寻常弟子同等待遇,入杂役堂服役,你们可服气?”

江源对炎黄学院的规矩并不了解,什么特招弟子,寻常弟子,正式弟子,杂役弟子。还有二十四圣堂,杂役堂,都一概不懂。

但是管理者既然开口,想必就是依照规矩办事,江源点头说道:“既然做错了,那就得按规矩办事,我们服气。”

“那她呢?你能代表她的想法?”管理者瞥了蛟玉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蛟玉虽然看不到,但是能听得到,连忙乖巧的点了点头,表达自己的意思。

见江源和蛟玉的反应,管理者忍不住嘴角上扬,露出一副阴谋得逞的笑容,连忙走到两人身边,拍着他们的肩膀说道:“哈哈,好,好啊,杂役堂多少年没有特招弟子加入了。大家先放下手中的活儿,都过来,我有事要宣布!”

那管理者是个大嗓门,这一喊,把周围正在忙活的人都喊了过来。

“兄弟们,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咱们杂役堂,哦不,炼药坊的两位新人。这位小姑娘叫蛟玉,这位小兄弟叫江……”说到这里,管理者语气一顿,拍拍江源的肩膀,低声问道:“叫什么,自己说。”

江源无奈,这家伙记住了蛟玉的名字,却记不住自己的名字,典型一个色胚啊。

但这里人家是老大,江源叹了口气,说道:“小弟名叫江源,以后大家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江源,蛟玉,我也给你们介绍一下。”管理者笑着说道:“我叫花大菜,是炼药坊的主要负责人,这位是周二狗,林三木,那个是庞四德……”

随着管理者的介绍,江源和蛟玉的脸上都浮现出复杂之色,这些人的名字怎么一个比一个怪。花大菜?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叫花大菜?还有周二狗是怎么回事?江源给诸葛君豪取外号叫二狗子,但那只是个外号,没想到还有人真叫二狗。

林三木本名林森,为了合群,被称作林三木,不得不说,这人长得眉清目秀,颇为帅气,是炼药坊中的颜值担当。

那庞四德的名字也颇有来历,他的体型肥硕,往那一站就占了两个人的空,极为显眼。很多人说,别人要么战死,要么老死,而他只能是胖死的。

胖死的谐音,庞四德。

整个炼药坊有四十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称呼,江源并不知道这是不是外号,反正都挺奇怪的。

“江源,蛟玉,加入炼药坊,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花大菜摆着胸膛笑道,与刚刚的严肃完全判若两人。

江源怯生生的点点头,总感觉自己似乎被骗了。

“花大哥,我们俩初来乍到,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特招弟子与寻常弟子之间的待遇有什么差距?还有,什么是二十四圣堂,这杂役堂和炼药坊之间……又有什么关系?”江源问道。

“哈哈,这个简单,来,先佩戴上咱们炼药坊的印记,把自己的一丝神识注入炼药坊的神识石碑当中。然后我们再聊不迟。”花大菜笑道。

江源和蛟玉什么都不懂,花大菜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在花大菜的带领下,江源和蛟玉走到炼药坊内堂领取了一枚浅绿色的印记,佩戴在了身上。随后来到这一排房屋之后,有一根黝黑圆润的石柱屹立于此。

“将一丝神识注入其中,从此以后你就是炼药坊的人了。”花大菜说道。

注入一丝神识,只是挥挥手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片嘈杂的声音,似乎有不少人朝着这边赶来,花大菜察觉到动静不由得眉头一皱,朝着那几十个手下说道:“去,把他们拦在外面,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进来。”

“大家都跟我来!”周二狗喊了一声,众人呼啦啦一大片全都走了出去。

江源疑惑的望着花大菜,凑近了低声问道:“花大哥,咱们这治安是不是不太好,外面来的都是什么人?”

花大菜一脸厌恶,轻轻啐了一口,说道:“那都是一群没有素质的野蛮人,以后遇到他们能躲则躲,实在躲不过去就来找我,别的不敢说,在杂役堂这一亩三分地里,我花大菜除了夏十七长老,还没怕过谁呢。”

“夏十七长老是谁?”江源问道。

“先将神识注入,我再告诉你。”花大菜好像很着急。

外面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双方似乎发生了争执,江源放心不下想出去看看,但花大菜一再坚持让江源先将神识注入,再管其他的。

按照花大菜的意思,就算天塌下来,你也得先把神识注入石碑再死。

分散出一丝神识,融入到石碑当中,刹那间,一种奇异之感传来,那一丝神识像是一股溪流,汇入了汪洋大海。而自己与这一块石碑也多了某种联系,这根线一头牵着石碑,另一头缠绕在自己的炎黄弟子符上。

看到江源完成这一切,花大菜才松了口气,冲着江源一笑,说道:“好,大功告成,现在就带你出去见见这帮野蛮人。”

炼药坊外,足足有几百人在那大喊,嘈杂混乱的声音中隐约能听到几句,把人放出来。其他的多是一些污言秽语,甚至还有人在问候花大菜的家人。

见花大菜带着江源和蛟玉走出,为首的几个人连忙制止,逐渐安静下来。

江源看到来的这几百人当中,大致分为五方势力,带头的五个人衣着款式相似,只是颜色略有不同,胸口上都佩戴着璀璨的圆形珠子,有三颗的,也有两颗的。

“花大菜,杂役堂好不容易分配来两个特招弟子,这是我们整个杂役堂的资源,莫非你炼药坊想独吞不成?”一位娃娃脸的丰满女子指着花大菜喊道。

“李小团,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炼药坊中全都是炼药坊的人,没有你们要找的特招弟子。你们几个从哪来回哪去,这里不欢迎你们。”花大菜说道。

被称作李小团的女子知道花大菜这德行,也不生气,一双美目在人群中扫过,最终落在江源和蛟玉身上。轻笑一声,说道:“花大菜,你炼药坊这几年进进出出也就那么几个人,我全都认识,这两位似乎是新面孔吧。”

李小团旁边是一位身材健壮的光头大汉,长得凶神恶煞,双臂孔武有力,声音洪亮,喊道:“花大菜,你别想吃独食,我看你身边那两位就是特招弟子。既然是杂役堂的新人,就应该归我们平分。”

“你们说的没错,这两位确实是新来的,但却不是杂役堂的新人,而是炼药坊的新人。”花大菜说道:“他们已经佩戴了炼药坊的印记,炎黄弟子符也与炼药坊魂石缔结了联系,你们想抢人?哈哈,没机会了。”

花大菜此话一出,那几百人有的震惊,有的愤怒,有的直接破口大骂。

无耻,太无耻了,竟然没有经过杂役堂主堂的同意就私自收了新人。

不过把这两人送进来的那个也挺不靠谱的,竟然直接把人甩进了炼药坊当中,难道他不知道这个花大菜有多无耻吗?

他们闹归闹,骂归骂,但是却不敢在这闹得太过。骂骂咧咧的许久,一个个愤愤不平的离去。

整个过程,江源和蛟玉都一头雾水,在他们全部离开之后,江源才问道:“花大哥,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花大菜这次得了便宜,心情大好,笑道:“他们呐,是杂役堂的其他五个分部,分别是炼器坊,火灶坊,驯兽坊,杂物坊,刑罚处的人,这不听说你们两个被分派到杂役堂来了嘛,都过来抢人。”

江源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刚刚花大菜不断催促自己,原来是怕其他五个分部来抢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