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快雪时晴 第137章 这年头当卧底好难_磨教觉主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16日

明峦废墟,战时已至。

槐破梦、鬼如来、殢无伤立于左,忌霞殇、忧患深、蕴果谛魂立于右,双方都不愿一战,然而圣魔积怨难解,非战不能泯灭,非战难以平息,以六人之争定天下之势,已是最小的代价了……此时唯有战,只能战,必须战!

第一战,鬼如来步步行来,头上骷髅舍利鬼气缭绕,手中佛刑禅那瑞彩条条,心与身竟是矛盾万分,“魔方第一阵由吾出战,汝方何人为吾之敌?”

见出战者是代表三教的皇朝佛宗,忧患深本想出战,然而蕴果谛魂却当先走入了战局。“手握佛刑禅那,汝可曾回归本心?此时的你是佛还是魔?是帝如来还是鬼如来?”

“何为佛?何又为魔?”鬼如来有意重归佛路,然而入魔早已深沉,“名为帝如来便是佛?名为鬼如来便天生该是魔吗?蕴果谛魂,你要如何渡吾?”

“魔道亦登彼岸,蕴果谛魂谛听如来之苦!”峦主手握众生相和枯禅轮杵,慨然欲要渡化入魔之佛。

凭你……吾的苦你能懂得?佛愆手中佛刀恢宏,魔火炎炎,“鬼禅六断,众相唯灭!”

蕴果谛魂叹息一声,地藏圣者心中含悲,悲者不是自身居于无间,而是众生难渡。然,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无凭六道常观老!”

一佛一魔,两名僧者的对战与其说是武力之斗,倒不如说是佛法之辩。

佛刑禅那劈斩大开大合,鬼如来声音低沉,不知是在问蕴果谛魂,还是在问自己,“吾一身杀戮,何以登临乐土?”

众生相禅意渺渺引而不发,峦主语意坚定不移,“众生万相,弃恶意、恶言、恶行,断妄想、妄念、妄执,舍痴迷、痴求、痴乱,则皆可成佛。”

“哈哈哈哈……”佛愆装似痴狂,舍利魔光森然,“挂念功德,无功无德;分别佛魔,谁佛谁魔!既然皆可成佛,为何吾还要沾染血途,罪业加身?”

蕴果谛魂以枯禅轮杵强行压下佛刑禅那,声音依旧平静无波,“此是佛考,亦是果报,入迷障则沉沦万世,了尘缘则佛在眼前。”

“佛在眼前?那佛路何在?”鬼禅六断断不去自身执妄,鬼如来面容首见迷茫,佛刀直指地藏圣者,誓要问明如何解脱。

“佛之道只问本心,佛心既在,脚下便是佛路。”蕴果谛魂声音并不高昂,然而却振聋发聩,直击佛宗心田,“帝如来鬼如来,不过是色相,不过是痴妄。佛者,吾要问你,你佛心可还在?”

“佛心?”鬼如来手中佛刀一颤,佛刑禅那与众生相竟同时脱手,插在远处废墟之上,然而此时此刻两名佛者已经不关心此战胜负了,佛辩到了此时,但看鬼如来心意如何!

“吾之佛心?三身果报自凡根,六界因缘无了痕……”佛愆言语开始之时还有些犹豫,之后逐渐坚定了起来,“善逝从来非本相,枯荣生灭尽空门。”佛性起自凡根,万般水过无痕,佛果不执于相,诸法因缘本空……因执而忘心的佛者再度忆起初心,虚妄尽扫,强压心中魔念,不过一瞬间,魔气灭佛意生,鬼如来之相褪去,帝如来面目再生!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前尘尽扫,恢复云鼓雷峰佛首面目的帝如来口宣佛号,对蕴果谛魂合十一礼,“阿弥陀佛,多谢佛者成全。”

直到此时地藏圣者才露出一丝微笑,慈悲佛者同施一礼,“阿弥陀佛,恭喜佛者回归本心。”

第一战到此为止,双方兵刃尽皆脱手,了无战意,结果竟是平手……

望着两个佛者谈佛经谈佛法的平和氛围,槐破梦冷哼一声踏前一步,手一挥已化出忽雷琴,琴刀勾弦,一歌杀曲已被奏响,第二战胤天皇朝槐皇将要亲自出阵,力破圣方高手!

“好曲,好琴,好一个胤天槐皇……”忧患深连道三个好字,三教仲裁拔出儒门四锋之剑灭凡超圣,多年不曾动武的扇主为解圣魔恩怨只能以天下做赌了。尽管圣魔双方正邪未明,然而世道纷乱之中只能前行,便以此战做个了结吧!

一见黑袍广袖的三教仲裁进入战局,魔之子一按忽雷琴首,蟠龙抬头,怒吼震天,嘈嘈切切中杀意突显,分毫不留情面。忧患深不慌不急,人随剑退,“六凡灭剑.人衰神老!”而槐破梦早料到他会如此反应,琴刀骤然拨弦,同样挥出极招,“一弦夭夭.动雷煞天!”

剑招琴声汇聚一同,刹那于天空裂响,双方第一次的交锋不分胜负。掌管三教兵权的主帅当先变招,六凡灭剑自人道化作修罗道,“修罗共业!”而胤天槐皇心气高傲,不肯弱人,琴弦弯如新月,声如冰泉,“二弦拨世.六龙开道!”

双弦齐奏,威力难以同日而语,六龙撼动乾坤,非是修罗能够抵挡,不过瞬间琴意便破了剑招,余势不减继续冲向扇主,忧患深手中灭凡超圣迸发儒门华威,硬是压下六龙魁首,强行破招。

观战的殢无伤双眼微眯,右手握紧腰后墨剑,强行压抑踏入战局之心。本战至此,看似槐破梦占据上风,抢得先手,实则他之根基尚浅,难以发挥忽雷琴全部威力,纵然有弃天帝神元辅助,忽雷琴煞依然呈现反噬之相,若再出招恐怕伤敌之前先要伤己!

永岁飘零看得透彻,但是年轻气盛的魔子却不容自己失败,“本皇今日领教仲裁能为,”普世战曲已经奏响,忽雷水弦破玄黄,震霄汉,誓要荡平一切威胁,“三弦动天.独日旷照!”

极招临身,忧患深并未慌乱,末三路招数饿鬼乐苦已运至剑锋,忽雷声波遭饿鬼啃食,居然一触即溃,灭凡超圣划开长空直刺槐破梦。眼见敌人临近,槐皇心中一横,琴刀搭在琴弦之上,竟要拨出四弦之招,拼着自体同伤,也要与敌同负!

忧患深也没想到槐破梦性格会如此极端,此时收剑已经来不及了,可再向前冲结果只有一个——他们两人同时重伤,谁也不可能幸免。

在此千钧一发之机,一口墨色短剑忽然闯入战局,忧患深运至剑锋上的武息触及那口短剑便如同冬雪入春一般瞬间消融,轻松被其荡开,未能再进一步。忽雷琴刀也被两只苍白的手指抵住,锋锐的刀锋难胜指剑剑意,琴声也因此而止,四弦极招被逼收回,没有引起两败俱伤的惨烈后果。

短剑飞回槐破梦怀中,而拦住琴刀拨弦的银发剑者已下定论,“此战到此为止,为……平局。”

忧患深并未反对,三战定胜为的是化解仇恨,不是再结新仇,没有必要拼的两败俱伤甚至是同归于尽。

槐破梦傲气深重还想要反驳,可是殢无伤与他对视一眼他便无言了。那双血色的瞳眸淡漠了平日的疏冷,失却了旧日的平静,内中是从未有过的严厉,骇得他一时忘记了言语。三弦之音已经对槐破梦造成损害,殢无伤绝不许这孩子再作四弦之招!

殢大家长气势全开时连百世经纶一页书都瞬间自悟装死绝招,魔之子也被堵得不敢反对,只能听剑者说道:“槐皇有意争胜,吾自成全,墨剑之下绝无败理!”

心脉剧痛,前途未卜,青年却毫无退意。你想要明峦称臣,吾可以帮你达成,你若想强行出手不惜自伤,吾绝对不能姑息!

以大家长的气概镇压了不听话的熊孩子,剑者步步踏雪,伴随着飘零的皑雪行到战局之中,周遭残垣断壁随着他的动作尽化黑白,而哀怆的终末丧气在这文雅景象的背后埋下了无限杀意。不过他说出来的话却是——“忌霞殇,雪茸之事你待如何了结,想好解释的说辞了吗……”

当初某位文艺青年破心脉取神元,遭逢十方问杀之局,又遇到家人离家出走,种种伤身伤心伤神之后,自家山谷里的雪茸花美景又让人给毁了!本来殢无伤都打算看在素还真求情的面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但答应会来道歉的某人竟然几个月都没来……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如今见到罪魁祸首忌霞殇,殢无伤战意勃发,一时杀气凛然!

听到剑者的话语,套着忘世麒麟壳子的克灾孽主的反应是……啊?

雷之厉认为自己的运气一直很好。这么多年来他化名鳌天,冒充大风鉴一直没被人拆穿,就连聪明如忌霞殇也被他伙同自掉马甲的笨蛋魑岳给放倒了,前段时间他套着忌霞殇这个新壳子提出三战决胜之事来挑拨圣魔双方的关系,同样进行的很顺利……可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喂喂喂,殢无伤,你不是胤天皇朝的侍卫统领吗?说好了应该为皇朝的利益而战吗?有本事你一心为公别当着你家槐皇的面讨论私仇啊……而且谁能向他说明一下这“雪茸之事”究竟是个什么事?雪茸到底是东西还是人啊?!

克灾孽主一边在心中诅咒没交代清楚后事就挂点的宿敌忌霞殇,一边在考虑着应该怎么办。剑者的问题不回答是绝对不行的,乱回答同样也不行,一个搞不好他的身份就会暴露。不了解前因后果的雷之厉心思急转,大脑一片发热,但是依旧然并卵……没办法的克灾孽主只能选择相信忌霞殇的人品了。忘世麒麟身为正道中人总不会做什么昧良心的事,那个什么“雪茸之事”究其根由应该不会是他理亏……的吧?

于是雷之厉持扇负手而立,装作了理直气壮的样子,“忌霞殇无愧。”

“噢,无愧吗?”剑者嘴角竟然挑起了一丝久违的冷笑,“呵呵,忌霞殇,汝挑动吾之杀意了……”

“初海终云!”

浩瀚之招铺天灭地而来,终末毁灭会和初始虚无,上手便是千年领悟的极招,逼得伪忌霞殇一阵手忙脚乱。

等等……克灾孽主想问清楚,雪茸到底是什么,用得着上来就放大招吗?吾过去一直以为只有魑岳那样的混蛋不靠谱,没想到忌霞殇你这么浓眉大眼的样子,人品竟然也这么靠不住!

还没等他问出口,剑者以血淬剑,墨剑散发血腥杀意,铁涎漫布剑刃,武息洞天彻地。“风雪掠魂!”

皑雪劲风肃然而降,一剑化千,千剑化一,以虚凝实,以实变虚,身影风波动,武息雪飘零,“雪之纯然漫寥了世之污浊,静寂了吾心涩然,而今缥缈洁白无端消融,洗刷天下唯余赤红!”

喂喂……铁涎滴滴化剑,气势更胜初海终云,雷之厉觉得他再不说点什么就要有生命危险了。“雪茸之事不过寻常,剑者何必一再威逼?”

“不过寻常?”殢无伤声音低沉,令人听不出喜怒,只觉剑境之中越来越冷,终末丧气几乎化为实质。

一旁观战的帝如来嘴角抽动了一下,为“忌霞殇”默哀了一瞬。那个雪茸事件他在皇朝内部也是有所耳闻的,凭殢无伤性情的偏执,忌霞殇竟敢弄死满谷的雪茸花还拒不道歉,并且口出狂言……结果如何他实在不敢想象了……

果然,出离了愤怒的殢无伤右手紧握墨剑,左手化出快雪,一剑主毁灭,一剑运虚空,步足踏下剑境也承受不住这般暴烈的真气流转,竟然碎裂开来显露出空间毁灭之相。剑者面无表情地淡然说道:“剑心通明……澄月照江!”

已经被风雪掠魂重创的雷之厉脸都绿了,还来……吾到底说错什么了?

忌霞殇,你到底做了什么?!让吾替你遭灾……有本事你就活过来让吾再灭你一次!

话无多用,入道之剑已至眼前。何谓入道?剑心澄澈。如此一招似慢实快,竟是避无可避!伪忌霞殇使出全身解数依然躲不过中剑的下场,若不是殢无伤的心脉承受不住真气强势运转一时剧痛难抑,给了他一丝逃脱的机会,克灾孽主险险死在当场。然而就算没死,他也再难维持忌霞殇的壳子,被迫脱出了忘世麒麟的身体,暴露了本来面目!

厉!竟然又是厉!忧患深与蕴果谛魂对视一眼,眉头紧皱。圣方这边是要被厉穿成筛子了吗……

遭了!重伤又掉了马甲的雷之厉警惕地防备着在场众人,眼神飘忽,寻找着能供他逃跑的空隙。然而还没等他开跑,快雪名锋已经从天而降,钉在了他的身前,吓得某厉连退两步。

“你不是忌霞殇……”剑者微微垂头,银色的发丝遮蔽了他血色的双眼,让人一时难以看清他的表情,“忌霞殇对雪茸之事没有交代是因为你杀了他吗?若是如此,汝便以血偿还吧!”

克灾孽主:……喂喂喂,吾杀了忌霞殇不是为你报仇了吗,为什么还要砍吾?咱们能不能讲点道理……还有,你们谁能告诉吾雪茸到底是什么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