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小时在线爱你 第十九章、华发生_轻风落雪

快穿女配 2020年07月03日

卫言风心道怎么了这是,感慨什么呢,回道:“也许吧,一直在路上,不曾停歇,确实很累。亲爱的,你怎么了(关心)”

想到自己爸妈的吵架,从小记事到现在,打了无数次,自己因为他们又没上成学,是爱还是恨,想的头痛的舞淑情问道:“你感觉回家幸福吗?”

卫言风笑着不假思索的说道:“肯定啊,无拘无束,家里爸妈从来都是听自己的,没人管多好啊。”

想到自己那个不算家的家,舞淑情心里一阵抽搐,脸上看不出一点的快乐和自由,更多的愁眉苦脸,回道:“真羡慕你,我回家,就像是一个丫头一样,给家里洗衣做饭拖地收拾房间,差距咋就这么大。”

看到这里卫言风心里一紧张,问道:“怎么回事,可以说说么,亲爱的。”

舞淑情就像是在倒苦水一样的说道:“我爸年轻时候是个公务员,但是就知道瞎搞,玩女人,后来被举报,提前早退了,现在村里会计,我妈就跟我爸干仗,完了还离家出走,别人的爸妈都心疼孩子,轮到我这里,几个哥哥还好,而我就像是抱养的,不是亲生的一样,我7岁就开始干家务,我妈生病我半夜去给她买药,14岁那年上学,要学费家里不给,哥哥们上学我看着,就像是一个无依无靠的丫头。”

看着舞淑情发的,卫言风心里充满的怜惜和心疼,想到舞淑情真是糟了不少的罪,没有享受完整的父爱和母爱,连忙说道:“好好地亲爱的,在怎么也是父母,以后我疼你,你当我女朋友,当我老婆,嘻嘻(玫瑰)”

舞淑情被逗乐了回道:“还有心情调笑,没正行,(敲打)”

班车慢慢驶地出车站,距离家的路也越来越近。卫言风笑着说道:“不好么,难道,车走了。”

收到外卖的舞淑情回道:“好吧,我现在吃饭,外卖到了,你先坐车了,困了就睡,说不定一会我就忙了,等我有空给你信息。”

卫言风:“嗯嗯,那你先吃饭,有空再说,亲爱的,(抱抱)”

舞淑情;“88”

卫言风看着窗外熟悉的山,熟悉的路,记忆中从上学到现在不知已经走了多少遍,回家心切,想到刚才舞淑情说的家,感觉自己简直是幸福一万倍,从小到大没怎么干家务,就上学自己的洗衣服,偶尔在家做做饭,如果说舞淑情的小时候是地狱生存模式,那自己的小时候就是天堂享受幸福模式了,再想想曾经自己的混账做法,跟自己母亲吵架,无休止的索取,自己简直是禽兽不如。

车摇摇晃晃进入了大山,翻过一道道的山,出没在崇山峻岭之间,此时的卫言风感觉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青山常在,树木常青,朴实的生活,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有的只是一个个自己的院落,看着村庄一个个都依山傍水,就像是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吃完饭的舞淑情,喝着热茶,给卫言风发微信说道:“自己已经吃完,收拾完了,你到哪里了。”

过了一会不见回信,舞淑情问道:“人呢,嘛呢(猪头)”

正在发呆出神的卫言风,听到铃声看到手机,才知道有信息,但是时间已经过去45分钟了,连忙回道:“已经出城在大山上了,可能信号不太好,中断了,刚收到,吃饱了你,亲爱的(愉快)”

“嗯呢,想眯一会,刚好你信号也不太好,你也睡一会好不好,到家告诉我。”舞淑情两眼犯困的说道。

卫言风回道:“嗯嗯,好的,那么我们都睡一会,嘻嘻,亲爱。(嘴唇)”

放下手机的舞淑情就两眼眯着,要入睡的样子。

卫言风则是靠着窗户,也闭着眼睛准备睡觉。

班车走走停停,过了一个个村庄,几个乡镇,卫言风在车上是似睡非睡的,每次停车都注意着自己的车站,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终于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下了车的卫言风跟舞淑情发微信说道:“我下车了,这就往家走几步路就到了,你在干嘛呢。亲爱的(开心)”

也许是老天爷想让舞淑情多挣一点钱钱,刚眯上眼睛,就听到有人进店,还没有休息多久的舞淑情就开始了下午的理发。

收到卫言风的信息时,已经剪了4个人的的头发了,还有两个人在等待,一直到不忙的时候,舞淑情才给卫言风发微信说道:“那就好,那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多陪陪爸妈,等我这边忙活完了,晚上关门以后我们聊啊,今天实在是太忙了,你的嘴简直是太神灵了,说曹操到就曹操就到,好了,不说了,我要忙了。小疯子(开心)”

画面回道到家的卫言风,看着爸爸妈妈,自己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慌乱。虽然还是那熟悉的面孔,但是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变成了如今的这服模样了。此刻才认真注意着爸妈的脸庞,面颊上的皱纹越来越多,就好像是槐树皮的褶皱一般,慢慢地爬上了他们的脸庞,头上的白发也不知不觉中变得多了起来。而自己还在不断地放纵自己的任性,卫言风连忙上去搂着爸妈的肩膀,一种踏实的感觉涌上心头,心里知道这就是父爱、母爱。

卫言风问道:“家里的香菇怎么样了,答”

卫言风答说道:“今年还好,行情还不错,我摘你妈剪,楼上还有没剪了,我还得去摘,你上楼去剪香菇去。”

卫言风回道:“好。”自己就一阵风似的跑上楼,看到倒在很大的荆条框里面的香菇,卫言风拿起剪刀就开始剪了起来。

没剪几下,就收到舞淑情的回信,看了一下说道:“哈哈,那真是好,你先忙,我们晚上聊,刚好我剪香菇,亲爱的(嘴唇)”并且拍了香菇发给了舞淑情。

一直剪到天黑,卫言风和妈妈两人这才把摘的剪完,而爸爸还在摘。妈妈准备去做饭,卫言风说道:“妈我来吧,你休息一会。”随后起身赶紧往楼下跑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