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丧尸有点萌_第五百零二章 结束,报酬,告辞(包子豆浆)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30日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黑暗吞噬了仅存的一点亮光,终于又到了夜晚掌握这片世界的时间了。

不知道自己走路走了多久,总之就是凭借很久之前的记忆我终于是重新回到了文明世界中,周围再也没有那些让我一看就无比恶心的树林,我也看到了曾经光临过的第四监狱。

只是可惜我再也不想进去第二次了,话说这不也是废话吗,谁没事喜欢去监狱里面待着,估计除了躲债的应该没有其他人喜欢主动去监狱的吧。

远远的看了一眼第四监狱的大门,忍不住笑了笑。

这个监狱怎么着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可是即使吃亏这么多次依旧不把大门修结实点,这个大门可是见过最敷衍的了,要不是守卫多点估计每天都会有囚犯越狱出去。

算了,管他们干什么了,还是赶紧回家吧,溜了溜了。

给第四监狱留下一个背影,转身准备离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突然亮起了一排汽车灯光,而且还都开着远光晃得我眼睛超级不爽,不过也没什么大碍,毕竟现在自己的视力已经不会被这种东西干扰到了。

可是我就是很不爽啊,虽然这种路段是可以开远光的但是你丫的没看到路中间站着个人吗?

怕不是把我当成鬼了,这荒山野岭的。

乖乖退到一边给这一排大佬让开路,三辆并排行驶的黑色轿车对着第四监狱开了过去,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汽车的引擎声在我耳边嗡嗡作响。

什么垃圾引擎。

还是继续赶自己的路吧,现在是在T市,想回到家还有几个小时的火车路程呢,好在自己这次有备而来带着身份证呢,不然的话只能做长途车回去了,我可不喜欢在人多狭小的地方待太长时间,鬼知道我会不会失控啊。

就在我这边还在盘算着怎么样回家比较划算,在我身后突然又亮起了一排灯光,那感觉就像是快要报废的引擎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是从我身后。

不是看我都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我后面,这特喵的还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继续乖乖退到路边让路,可是这次情况似乎和刚才有些不一样。

相同的三辆轿车从后面驶来,只是这次它们并没有从我身边过去而是突然停在我的身边,跟汽车一起听下来的还有我的脚步,因为我不知道这帮人想干什么?

打架?抢劫?绑架?

瞬间,无数个消极想法在我脑海中编制而成,讲真,这幅场景,这个时间,我实在想不出来会有什么非常积极正能量的东西会出现。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怕是找错人了,再说了我穷小子一个有什么好抢的?他们还开着汽车呢,我连个自行车都没有,如果要是绑架,嗯,那就好办多了,直接要了他们的狗命或者反手绑架他们一波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现在家里面实用口粮有些短缺,心蕊姐留下的仅存一点口粮还被星空当成牛肉给熬粥了,所以货物比较短缺嘛~~

静静地看着贴着遮阳膜的车窗,这个光线想看清里面还真是有点困难。

这时,停在我最近的一辆车副驾驶车窗缓缓下降,一个带着戴着墨镜的中年人将头探了出来。

牛批!

这货是我第二个见到大晚上戴墨镜的狠人,我真的很想知道晚上戴墨镜真的看得清眼前的东西吗?不过如果你说你适应能力强的话那我就没话说喽~~

这个人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废话直接对我招了招手,“上车!”

哈?

上车?

凭什么?

我认识你?

后排车门自动打开,朝里面看了看除了坐在后面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外就没有其他人了,对了,还要算上前面的司机和那个夜晚墨镜男。

“上车?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上车,告辞~~”

推门坐进去,果然,还是这种软座最舒服了,真舒服,我都不想下去了。

见我很配合的上了车,副驾驶的墨镜男也是给一旁的司机前进的手势,司机也没说话直接就发动了车辆,然后车辆再次陷入安静的行驶过程。

两分钟后依旧没有人说一句话,气氛也是有些冷清。

既然他们不说那我就先开口了。

“喂,把我叫上车到底目的是什么现在可以说了吧,小爷我可是特意留了两分钟给你们呢,你们可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我可是从来不会相信这种无聊的鬼话的,我想知道你们真正的目的。”

我一下子说了很多,就是想表达清楚自己不想听这帮家伙废话,只是他们的样子又不像是管事人,所以我也没对他们抱有多大期望。

当然,事实也正如我所料那样,这三个阴沉家伙听到我的话后一句话也没说,就像个雕塑一样坐在那里。

不过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墨镜狠人却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瓶水递给了我,同样也是一句话也没说,把水交到我手上之后便转过身去继续在哪里扮演雕像。

只是我注意到他戴在右耳上的那个微型通讯器一直在闪烁着很微弱的蓝光,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当然,这种微型通讯器我也用过,那微弱的蓝光如果闪烁就证明有人在和他通化。

所以说这个副驾驶正在和某个人通话,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指示他们把我叫上车的‘罪魁祸首’。

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有意思起来了嘛,弄得好像警匪片似的,不错,我很喜欢,只是我想将这份喜悦一直延续到结束,不然的话结果会很严重哦。

半个小时后,汽车终于停了下来,而我也被轰下了车同时又被赶上了另一辆车,只不过这辆车却有点不一样,光看外表就已经看出来这辆车的惊艳,里面的座位都是沙发而且都是面对面那种,甚是豪华。

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啊,不对,还是个不简单的大户人家,一般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只有电影里面才能见到的豪车?

现在我对找我来的这个人更加觉得有意思了。

只是可惜,这份热度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被无情浇灭了。

“小伙子,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我现在很不爽,本来以为会是一场很有意思的派对,可惜却只有一个老头坐在我对面,失望啊,失望。”

有些失望的看着这个后来上车的老人。

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几天前才见面的暗组指挥,那个我觉得人不错的老爷子,只是我不理解这个老爷子为什么会突然找到我而且还要在这个特殊的场合见面,很奇怪,为什么他不能在上次我们见面的地方见我。

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怒视着我,“小子,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老爷子抬起手示意手下不要插嘴,眯着眼睛一脸微笑地看着我,“小伙子,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

“不想知道。”

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从自己手下的手里拿过一个很厚的信封,将信封放到我们两个之间的小桌子上轻轻推到我面前并示意我可以打开。

我也没有犹豫,反正这个信封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危险存在,索性直接拆开。

透过被拆开的信封我看到了里面那一摞红红的钞票,我绝对没有眼花,我看到的就是事实,这个信封里面装的绝对就是这个玩意,在钞票最上面还放着一张银行卡。

还真是大手笔啊,不过这个老爷子想干什么?

面无表情的将信封合上重新放回到桌子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懂。”

“就是表面意思,你可以把它收起来了,它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属于我的?我怎么感觉不像呢,况且我做什么事情值得让你给我这么多?难道只是因为我和朱雀就回来了暗组的那两个人?”我反问道。

老爷子笑了笑脸上的褶皱增加了不少,“难道这些还不够吗?我是指你救出暗组成员的这件事。”

“当时我们可没有圆满完成任务,这您应该知道的吧。”

“这件事我知道,对于追影的事我只能感到抱歉,除此之外难道还有其他办法吗?但是你帮助朱雀就回来了两个人已经是对我们的很大帮助了,你相当于暗组的恩人,难道救命恩人就不应该拿到自己的该得的吗?”

将信封以相同的方式退回到老爷子面前,“不好意思,我和朱雀的协议没有说过我会拿到奖金或者佣金,所以这个钱我看还是不必了。”

“你认真的?”

“您看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吗?”打了一个响指,“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告辞了,我还要赶着回家所以不希望再被那样拉到莫名其妙的地方,不然我会很生气。”说完,拉开车门跳下了车,老爷子也没有出手阻拦。

突然我好像想起来了什么,重新返回到车门前看着里面的老爷子。

对着我笑了笑,“怎么,想通了?”

“并没有,我来只是想和你说一声,最近最好不要让朱雀再去做什么事情,她的精神状态已经不足以支撑她了,我希望可以让她休息几天,不然出什么事情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再见。”

望着我离开的背影,手下将车门慢慢拉上,老爷子望着那个厚厚的信封。

“这个当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