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之命运螺旋 第69章 34-1_眉毛笑弯弯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30日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抱歉更晚了……眉毛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食言。

懒得开新章,直接就放在这里了。

时间平缓地进入九月第四个星期。

星期五晚上和佩弗利尔教授的小聚会并没有像哈利·波特所料想的那样,在公共休息室里引起巨大的注意并进而影响他的周末。事实上,当他和赫敏、纳威回到格兰芬多塔楼的时候,他们非常惊讶地发现公共休息室被淹没在古代魔文的各类书籍和研究资料里。罗恩,虽然下午摔得非常重,但是随即被送到医疗翼让庞弗雷夫人接回脱臼的手臂,这时正黏在他的双胞胎兄长们身边,努力地试图从他们嘴里掏出更多一条咒语。随即他们从“老好人伍德”那里得知了原因:下午的魔法实践课上,乔治和弗雷德确实如之前他们所说的那样,展示了他们是如何在复印次数限制的条件下大量地复制课本(方法就像哈利·佩弗利尔告诉他们的一样)。双胞胎的心思巧妙得到了佩弗利尔教授的称赞,并因此为格兰芬多加上了五分。但接下来,佩弗利尔就告知除了研究咒语限制,通过其他咒语的组合来绕过次数限制,他们也可以从咒语本身入手,改写咒语来破除次数上的限制。他随即讲解了咒语的基本规律,教导学生们如何分析咒语的构成,并指出了一部分常见的魔法词缀及其含义——相关的魔法理论在他要求复制的那些课本章节上已经有所提及,而魔法词缀,则属于古代魔文课的基本概念,而三年级以上有一半的学生都选修了这一课程。在此基础上,佩弗利尔指点他们对复印咒进行尝试性的改写:他们分析了“绘形写影”的咒语组成,确定每一部分的含义和作用,咒语内部的连接词和组合方式,以及在魔法规律作用下生成限制的原因。他们还原了咒语的最初形象,通过与现在不同的方法,一点一点地消除那些词句组合时附带生成的效果。最终,在佩弗利尔的引导和所有学生的努力下,他们得到了一条没有使用次数限制,而且还可以复印任意多张的复印咒语。

成功让每个人兴奋。虽然这条新咒语长得惊人而且念起来非常饶舌,但学生们证明了他们确实能够依据规律改写咒语——而这在巫师们的常识里,是只有那些最杰出的学者和大魔法师才能做到的事情!

不仅如此,佩弗利尔还告诉他们,大部分咒语,都可以按照他课上所教的方法,“分析——还原——再组合”来形成新的咒语。这些咒语是对原咒语使用限制和咒语效果的或多或少的改变,而且有至少三分之二的咒语,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寻找出它们的反咒——不论是针对施放条件还是最终效果。佩弗利尔告诉选修课的学生们,要更多的了解和掌握魔咒规律,准确分析咒语文字和组合方式,他们需要加深在魔法理论方面的学习,同时,同样必不可少地,要学习和掌握古代魔文。他给学生们布置了作业,要求他们就全部学过的魔咒中选择十条来进行分析和还原,并在其中选择至少五条魔咒进行改写;作业要求在下一次课前以十二人的学习小组形式上交。佩弗利尔允许他们在周二、周三的全天以及周五的上午在实践课教室进行咒语效果的检测和联系,只要他们提前一天以学习小组的名义提出申请。他还建议学生们可以参考古代魔文方面的研究和着作——正是这后面的一点,导致了哈利他们进入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时候所看到的景象。

三年级以上的学生几乎搬空了图书馆所有关于古代魔文方面的书籍。幸运地,因为已经学会了没有使用次数限制的复印咒,学生之间、以及四个学院之间没有在借阅时发生不愉快的争抢。他们回到学院休息室后继续进行复印,确保每个人对书本的需要,当然,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练习那条又长又难念的新咒语。没有像罗恩那样试图偷溜进课堂、乖乖等着学长们听课结果的一、二年级学生们,不论是出于新奇还是因为缩放和切割咒语的不熟练,都同样对佩弗利尔教授的新咒语表示了最大的兴趣。他们努力记忆和练习那条新咒语。可惜的是,哈利至今没有看到一个成功的,包括赫敏——她在仔细研究安吉利娜的课堂笔记半个小时后向自己和纳威宣布,这条咒语要求的魔法力量根本不是低年级学生能够达到的。“或许马尔福可以,”哈利看到她不是很确定地说,“他有很强的魔法力量,而且很早就开始练习咒语了不是吗?所以……不过究竟如何,我也不知道。”

哈利没有参加到那些兴奋的一年级学生中去。他也没有像罗恩、西莫那样缠着学长们讲授实践课上的内容——事实上,那天晚上罗恩很快就被他身为级长的哥哥珀西·韦斯莱抓回了医疗翼。不过韦斯莱双胞胎倒是很乐意,而且主动地将他们的复印咒语组合教给哈利:“我知道你已经学会了一年级课本上大部分的咒语,哈利。”乔治用唱歌一样的调子说,弗雷德随后继续,“分割咒是同样简单的东西。”

哈利接受了双胞胎的好意,他和赫敏一起学会了这个咒语。纳威没能够掌握分割咒,不过他并不因此感到特别的遗憾:“那毕竟是二年级的东西,不是吗?赫敏说提前多多练习的话,到时候我总能做到的。”

接下来的周六、周日哈利跟他的朋友们在作业、看书和游戏中度过。高年级的学生们则非常高兴地迎来了他们在这一学期的第一个霍格莫德周末——霍格莫斯是全英国唯一一个没有麻瓜居住的魔法村落,它就在霍格沃兹附近,三年级以上的学生在得到家长或监护人允许之后可以在学校指定的假期前去。据双胞胎所说,今年这第一个霍格莫德周末比通常要来得早些,但考虑到下周魔法实践课的分组就要最终固定下来,三年级以上的学生对霍格莫德都表现出一种异乎寻常的欢迎。毕竟,比起在学校的交谊大厅,学生还是更接受也更习惯他们在霍格莫德的酒吧里不分学院地混坐在一起。

哈利感激但最终谢绝了双胞胎把他悄悄带去霍格莫德“见一见真正的巫师村庄”的提议。他当然可以等到三年级。不过,他列出了一大堆希望双胞胎给他们捎带回来的东西,包括硬糖、馅饼、巧克力和大捆的羊皮纸。“这周赫敏邮购了很多点心零食给我。”男孩把购物清单和装钱币的小袋子交给他们,同时认真地解释道,“其实她很喜欢糖羽毛笔和草莓巧克力球,所以你们要帮我多买一些。”

结果乔治和弗雷德给他带回来十大捆羊皮纸和满满一书包的糖果点心,而他们还回来的钱袋并没有轻多少。“我们是大客户,”当看到哈利吃惊地瞪圆了眼睛,他们得意地告诉男孩,“我们比别人有更多的折扣。”另外,除了哈利清单上要求的,双胞胎更多送了一份甜点零食给他:“你真的该多吃一些,哈利;你瘦得都快看不见肉了——记住,这些点心全都是给你的,可不许让我们那个傻弟弟又从你那里白吃白拿。”

他同样从其他人那里收到了各种点心食物:奥利弗·伍德,安吉利娜·约翰逊和几乎全部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队员。李·乔丹带给了他一大包蟑螂堆,当他打开的时候被狠狠地吓了一跳。但更让人惊讶的是塞德里克·迪戈里也送给他一盒蜂蜜公爵新出品的巧克力套装,他让跟他同年级的格兰芬多学生肯尼斯·托勒把东西捎带哈利,于是肯尼斯也顺带地送了哈利半打糖羽毛笔。最后,珀西来到怀抱了一大堆意外礼物而傻呆呆坐着的哈利面前:“麦格教授让我带给你。”丢下包裹,珀西简单地说明后就转身离开。但是当哈利从里面翻出他最喜欢的甘草棒和微带一点咸味的柠檬果子冻,他知道这份关心不仅仅来自于他们的院长。

于是哈利成功地储备了足够吃到圣诞节的糖果零食。当然,他和整个宿舍分享了这些甜蜜的礼物,而不是像双胞胎告诉的那样悄悄把东西藏起来。他把糖羽毛笔和巧克力球带给赫敏,不过真正让小女巫双眼放光的还是那些大捆的羊皮纸。他们一起完成了教授们的家庭作业,在图书馆复印书本和制定新的读书与学习计划,周日下午的时候还和纳威、迪安、拉文德几个在霍格沃兹大湖前的草坪上举行了一次小小的野餐——他本来还打算叫上罗恩,但是他因为周五晚上从医疗翼溜回格兰芬多塔楼,伤动了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手臂,结果周六和周日两天都再没有脱离过庞弗雷夫人的眼神监视。不过,哈利他们的野餐会还是非常愉快;海格为他们提供了巨大的野餐布,还非常热情地送来了岩皮馅饼和茶。

充满快乐和轻松的休息日过去后,哈利精神饱满地迎来新的一个星期。他在星期一的一大早起床,和同样很早就起身的纳威一起去进行他们的晨跑——这是赫敏的建议,认为哈利需要在补充营养的同时加强身体锻炼,庞弗雷夫人非常支持这一观点,而纳威自告奋勇担任他的伙伴。在他们绕着城堡主建筑跑完第一圈后赫敏加入了他们。三人又跑了两圈,然后前往礼堂大厅吃早饭——这个时候大厅里已经有不少学生了,赫敏有点不太高兴看到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在忙着相互参考和检查上周的家庭作业。他们挑了学院长桌靠近教师席的那一头坐下,用蔬菜三明治、培根卷、煎鸡蛋和南瓜汁把自己塞了个半饱,然后才稍稍分神给大厅里的其他人。

于是哈利非常惊讶地看到平时只坐了很少几个老师的教师席上坐满了人,校长邓布利多正捧着一只造型古怪的大杯子喝东西,麦格教授在给斯劳普特教授还有她自己倒咖啡,而邓布利多的左边,哈利·阿尔法多·格林德沃·佩弗利尔正端着杯子向他微笑。

——这大大抵消了看到魔药课教授阴沉脸色时自己心中的紧张。坐在佩弗利尔旁边的斯内普看起来很不高兴,但哈利不确定这是因为什么。或许他有起床气……哈利想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关于魔药课教授的各种传言猜测,虽说他认为那大多数根本套不到斯内普头上,可是这一条似乎是准确的,鉴于他们几乎没有在早餐时间看到过斯内普,以及据说仅有的几次他在礼堂大厅用早餐,都伴随了格兰芬多分数的大滑坡。

“哈利,哈利?”他听到赫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哈利转向她。小女巫好奇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向桌子上努一努嘴,“你的海德薇。”

他随即看到了那只雪白的猫头鹰。海德薇很耐心地等着他,看到他回头的时候才优雅地抬起一只脚爪。“谢谢你上周五的邀请。一点心意。D·马尔福。”他带着一点吃惊地拆开海德薇和信一起捎来的那个小包裹,里面是六个精致的樱桃塔,每一个都小巧玲珑,一口就可以吃掉。浓郁诱人的香气让他不知不觉地就拿起一个放到嘴里,顿时他被甜蜜美好的味道征服了——比蜂蜜公爵还要好很多,而路易斯·路易管家更擅长做口味偏清淡的点心。哈利猜想那也许是马尔福夫人的手艺。他随即把樱桃塔各分了两个给赫敏和纳威,一边翻出纸笔回信,“太好吃了,非常感谢。哈利。”他很高兴地看着海德薇带着信直接飞向了斯莱特林的长桌,雪枭的到来把正在左顾右盼满大厅乱看的铂金色头发的男孩吓了一大跳。

哈利把视线收回来,他好奇地看着教师席上的黑发绿眸青年:他当然知道佩弗利尔周五和周六的时候都在霍格沃兹,周五给学生上课,周六则是实验研究——在第一次知道他和斯内普合作的时候哈利吓了一跳,不过随即明白这再自然不过;他进入霍格沃兹之前就知道阿尔法多对魔药有多喜欢。只是之前两个星期,佩弗利尔都没有在城堡过完休息日,更不用说星期一的早餐时间出现在教师席。

是出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哈利想。但青年教授始终温和含笑的神情让他安心。于是很快地,他抛开了疑惑,和一年级同学们一起去上斯莱普特教授的草药课——事实上,佩弗利尔在霍格沃兹待的时间越多,哈利心里就越是高兴:他希望更多地见到自己的朋友,而不仅仅是通信。

而当这一天结束,哈利知道了佩弗利尔留在霍格沃兹的真正原因的时候,这种意外之喜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哈利·佩弗利尔将在霍格沃兹待整整一周!其实哈利不太在意他留下来的理由:邓布利多向他们宣布,魔法部对霍格沃兹例行的教学评估将从星期三正式开始;校长告诉他们,从星期三开始评估团将进驻霍格沃兹,他们会花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全面考察学校的教学情况——三年级以上的学生对此显得兴趣缺缺,“魔法部的例行公事”是他们唯一的评价;而大部分低年级的学生则兴奋于他们可以见到相当多平时只出现在《预言家日报》头版上的魔法部高官。

出乎学生们意料的是,邓布利多随后又宣布,所有的学校董事也都会在这一个星期聚集到霍格沃兹,并与学生见面——“学校希望让学生直接向校董会反应他们的意见、建议和与切身利益紧密相关的要求。”蓝眼睛的校长很愉快地说,“比如,你们可以建议换一批新的扫帚……嗯,光轮2000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礼堂里爆发出一阵惊呼,学生们眼中纷纷露出怀疑的神色。但在校长轻快而顽皮的眨眼下,这迅速为灿烂的笑容和愉快的议论声取代。

“但这也意味着你会同时见到两个马尔福。”在众人的欢笑中,一个沮丧的声音吸引了正热切讨论飞天扫帚的格兰芬多们的注意。哈利看到自己的红头发室友脸上露出郁闷的表情:今天的草药学课罗恩非常不凑巧地被斯劳普特分到跟德拉科·马尔福一组,而后者非常凑巧地“忘记”提醒他今天他们处理的矮脚刺槐除了浑身尖刺,它们的花朵还会“咬人”。

罗恩的话对大部分学生来说是提醒而非新闻。但在哈利,他很有点儿惊讶地得知德拉科·马尔福的父亲也是霍格沃兹校董会的成员之一。他不太确定是否会高兴见到卢修斯·马尔福,不过他希望见到德拉科的妈妈,尤其在尝过了今天早上如此美味的樱桃塔之后。

“评估团会在星期二的下午四点抵达。我希望,所有的学生都要准备好。”邓布利多最后扶了扶他的眼镜,他的蓝眼睛里光芒异常明亮,“我不是指你们要为课堂作特别的准备,但是我要求霍格沃兹的每个学生表现良好——要记住,在霍格沃兹,你们才是真正的主人。我希望我们——学生们,还有教师们,能够一起款待好所有的来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