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克斯心脏 第七百二十三章 矛盾激化_可能有猫饼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30日

/

福光岛拢共就这么大,婕拉在摸清福光岛的边界大小后,终于明白自己被杰诺欺骗了。从辽阔的恕瑞玛大陆被带到偏僻无人的群岛,大好河山都离她而去。

她本来还以为杰诺和普通人不同,对他还抱有一丝希望。可在前不久一年之约逾期未完成,她对杰诺的信任彻底被摧毁了,也坚定她认为人类没有一个好东西的看法。

看着杰诺仍旧在自己眼前进进出出,却不曾对她露出一丝歉意或弥补她,婕拉怒火中烧,而婕拉对其的亲昵更是充当这场家庭战争的导火索,彻底点燃了婕拉的怒火!

于是她才会忍不住在婕娜面前对杰诺说出这种伤人的话。

“人类,卑劣短命的生物,你对承诺敷衍了事,不仅没有完成诺言,还把我囚禁于此。你这样的失信小人,有什么资格充当婕娜的父亲!”

杰诺上一刻还舒缓的表情,下一刻就忽然冷了下来。

水晶护甲覆盖全身,他站了起来,缓缓走向背靠基岩的婕拉,伸手抵住她的手腕将她按在岩壁上,如同猛兽在宣誓主权般在她耳边低声嘶吼。

“哟,还跟我谈起品德来了?论品德,你嗜血残暴,藐视生命,又有什么资格当婕娜的生母?!”

婕拉无力挣脱杰诺的壁咚,荆棘狂舞,瞬间缠满杰诺的全身,但没有一根棘刺能突破坚硬的水晶,只能紧紧着绞着杰诺腰身和四肢。

“劣等人,放开我!我杀生又如何,我从不亏待自己的女儿,天天陪着她。哪像你,一年到头来没几天陪在婕娜身边。”

她知道自己被骗到福光岛以后就无法再对杰诺产生威胁了,此刻的她就像一个被拐离娘家被骗婚生下小孩的妻子,面对强硬的丈夫只能哀怨的表达自己的抗议。

福光岛虽然肥沃,但是这里终究太小了,满足不了婕拉的野心,也没有人可以补偿她嗜血的欲望。

“你说人类低劣,可你的灵魂不也是来自一个人类女法师的残存意志?你我之间有着同样的劣根,谁也别觉得自己比对方高贵!”

杰诺按着婕拉死不松手,这个女人已经在博弈中失去了自由,现在只想靠着女儿扳回一城。

“你算计我,把我骗到了这里任你怎么欺负,你仗着我没法反抗你。”婕拉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

“那你可冤枉我了,当初是婕娜自己选择要降生在这里的,而那时候我们之间的约定时间还没有到。而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强塞给我种子是打了什么主意,那颗种子会在我去到瓦罗兰以后从我体内破体而出,在我的尸骸上长成一株嗜血的植物。但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你这么害我,伟大的意志将种子与我的血脉连结在一起,最终诞生了自我意识。是我给了婕娜灵魂,凭什么我不配当婕娜的父亲?”

杰诺当场戳穿了婕拉虚伪的谎言,她当初答应杰诺的承诺时根本就没把杰诺平等看待,认为他只是一坨行走的肥料而已。一旦杰诺中计,所谓的承诺随时都能撕毁。“是又怎样?是你先放火烧我的花园!”婕拉气急败坏,口吐芬芳。

“……”

两人的吵架充斥着巨量的信息,一下子全塞进婕娜空白一片的脑海中。

她第一次从他们口中听到了自己的身世——原来自己原本是一颗定时炸弹般的嗜血种子,而不是父母跨越种族的爱情奇迹。

她不明白为什么父母这么不对付,一见面就开始互相冷嘲热讽。阿狸告诉她打是情骂是爱,她父母只是表达爱意的方式奇怪了些,天真的她还信以为真了好久。

现在她才知道母亲是一度想要毁灭人类社会的嗜血魔王,而父亲是拯救了人类的无赖勇者。而自己的诞生,则是源于魔王与勇者的一次邪恶交易,比一夜情的产物还要不堪的存在。

不过,婕娜不同于常人,她在面对家庭危机的时候不会选择逆来顺受,她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还能挽救。

她上前抱住了杰诺的胳膊,将他从婕拉身边扯开,勇敢的开口:

“父亲母亲,你们不要吵了。难道我们就不能当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吗?”

杰诺看着婕娜,露出苦涩的笑容:“我们都不是同一个种族的,怎么拥有爱情?都是意外……”

“你说我的诞生的是个意外吗?”婕娜的声音带着哭腔,隐隐要哭了出来。

“不!”杰诺不想隐瞒婕娜:“我们会对你负责的,如果不是有你,我们根本不会同时出现在一处。”

“难道你们之间的矛盾就那么难以化解吗?”婕娜擦了一下眼角,一滴生命之泉就这么被浪费了……

“这个真的很难,你还小难以理解,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我和你妈是事业上的死对头,有了你之后她主动辞职回家带孩子。现在你懂事了她就又想出去重操旧业,而我只想让她在家里当个家庭主妇,不给她出去跟我抢生意的机会。然后有矛盾她就要闹了,我也不想跟她吵的。”

杰诺对婕拉实在没有半分正面的感情,但是在婕娜面前,他又不能将两人之间的关系说得太僵硬。

两人平时都默契的在婕娜面前演戏,尽力营造出一种冷淡还算和睦的夫妻关系,以免婕娜产生危机感。但今天婕拉主动挑事,杰诺终于忍不住跟她理论了起来。

杰诺已经尽量说得通俗易懂了,但是婕娜却仍泪眼朦胧的看着他:

“父亲,你就不能想个办法解决这个矛盾吗?你那么聪明,只要肯动脑筋,肯定会想到办法解决的。”

“阿西吧!我想想我想想!”

杰诺可以把婕拉吊起来打,却独独舍不得婕娜落泪,于是躲进池子中一边努力生闷气一边努力想办法。

“父亲,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婕娜走过来帮杰诺揉肩鼓励他,而婕拉揉揉自己被杰诺抓疼的手腕,哼了一声:

“你最好想出办法补偿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