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过的穿越者比你吃的饭都多_43 真实战争(卓瀚)

快穿女配 2020年06月30日

【不可肆意改变异界发展进程】

【不可模糊两世界的边界】

【不可对预测者产生不必要的感情】

——————

没有人会忘记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千万子弹如暴雨一般席卷着战场,身穿甲胄的骑士愚蠢的使用盾牌防御,

特制的穿甲弹贯穿了防御,乱枪让最前排的骑士们变得千疮百孔,无论是矮人族的工匠制物亦或者是天神的馈赠,此时此刻都变的毫无意义。

国王骑着白马,四周包围的战士们排列成强壮的羽翼状冲锋,长矛与坚韧指向前方,看似英勇却毫无意义。

与之对立的却是寥寥分散的部队,就像是时间裂缝,一边是魔幻的古代,而另一边则是科技的祝福。

身穿黑衣防护服的重任行走在山谷之间,凭借低矮的地势反而成为了他们的战壕,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数十架坦克进行炮火辅助。

如雷鸣般的响声擦过,刚才还宛若羽翼一般的冲锋阵型被炸开了缺口。

被火焰吞噬的倒在地上,焦黑的他们甚至不会被人认出,甚至他们的家人也不会选中正确的尸骨,但这些又怪谁呢?

“击退这些侵略者!”

“让这些异界民得到惩罚!”

骑兵团没有丝毫撤退的意思,他们反而越战越勇。

很勇敢,但是没有意义,尤其是对于黑色部队来说更加没有意义。机枪的多重压制形成了一道不可突破的壁障,身后的坦克接续炮击更是形成了不可突破的战网。

“魔法部队支援!”

“准备六级魔法!炸平他们!”

刺眼的光芒在下一秒隔开了炮火与子弹,巨大高耸的透明壁障竖起,环绕其驱壳上的则是类女神一般的魔法圆阵,也正是这种信仰类的东西保护了这群魔法呆瓜们。

“魔法箭————”

能量如雾气一般飘至空中,铸形凝固无数的闪光箭矢如一颗颗流星一般快速的从天空滑落。

“避免大规模伤亡、不要让行动受到阻碍,保证低防式!”

虽然排布较为分散,不对多少还是被箭矢射中,所幸是衣装具有防御力并没有造成大规模的伤害。

T2T魔防衣装——特别用人造材料与异世界采集的资源所编织的特别纤维,虽然不能完全防御,但对于这种属性系别的进攻都能做到一定的防护作用,说白了就是对待魔法的特别防弹衣。

这就是所谓的落后就会被淘汰的道理,显然异界人还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狐狸-12发射抵消弹!”

“狐狸-12 roger!”

黑衣部队压低身体,而在后方的人员则高举火箭筒对着天空发射。

伴随着一阵窜天的声响,一枚炮打在空中炸开,无数的烟尘粉末在天空散开制造出与光矢绝对相反的物质并将其抵消。

也正是这空旷的原野让部队的士气燃起,勇进的骑士挺起长矛。

牧师们用祝福祈求天神降临光辉倾洒在骑士的白铠之上,魔法环绕在枪尖之上赐予其点破钢岩的高举盾牌似乎想用这古老的器具来保护他们最后的尊严。

骑行飞龙的骑士伴随着火龙的吐息翱翔与空,与之拼搏的却是不断发射捕鲸矛的武装直升机,特殊的提炼金属可以突破龙的鳞甲。

龙族的威严不复存在,铁钩刺穿龙的肉体纠缠它的内脏,哪怕是曾经多么强大的生物也在此刻化作上钩的蠢鱼。

此时此刻,无论是冲锋的矮人战士亦或是后方支援的精灵弓兵,与之抗衡的办法就用更加有力的战车碾压,用远程的狙击手解决掉指挥的主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千里之外,与之类似文化的另一片大陆在炮火之中进行着角力。

术帝,术神,龙帝还是所谓的准神体,这些过去的称号也许能在这篇大陆之上呼风唤雨,亦或者单手挥洒便能击倒千军万马之人的怪物,他们甚至可以和森中千万年的神兽抗衡。

但是!

在此刻他们不过是单纯的玩笑,无非是自诩中二名称的家伙们。

炮火可能被术在半空中斩断,子弹可能在触碰到焚火的瞬间被融化,倘若使用毒药则会被尝尽天下神草的体质化解,想要取胜在这里使用的并非是枪炮火箭,当然也有一些追求身体极限改造的傻子给自己注射药剂,手持科技剑刃和某位术帝刚正面的,

功法,神技,术,在这里的强者都希望用肉身修炼成神,他们自身就是强硬的护盾,想从外界攻破才是最可笑的。

感情敏感的人就去抓住他的亲人威胁,利用一切的机会靠近对方获得数据研究致命的毒药,可以驯服的人便收为己用,拒绝的人便直接暗杀。

原本被位置力量威慑到的地球开始掌握了战争的主权,甚至一度超越了异界即将掌控世界。

按道理来说这段历史是被人们所封禁起来的,甚至有一些外界因素也让大部分参加了战争的人莫名其妙失去了记忆。

据说是神明......

“这就是当年所发生的一切,怎么样,大家都不知道的吧。”

西蒙大概给三位解释了一下,当然,也并未对三人的遭遇抱有太大的兴趣。

相比之下安德烈这家伙反倒是时常将目光放到伊芙身上,似乎对这位肌肤白皙晶莹的森之民有种独特的爱恋。

“为什么要和我们说呢?”

伊芙丽斯朝四周撇了撇眼睛,这座马车会出现在这种战争地带才是最让人感到古怪的吧。

“你们应该知道这些,毕竟这就是我们这里所遭遇到的事情不么,相比那位也只是闭口不谈,一心打算把你们护送回去吧,”西蒙不屑的笑了一笑“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那个笨蛋早就已经完蛋了。”

“你果然.....”

伊芙丽斯正气愤的要说些什么,在开口之前西蒙一步上前用食指点在她的嘴唇上。

“现在已经无所谓了,不是么我的小可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