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白龙所诅咒的剑姬_第一百七十三章 擦肩而过(黄泉隼)

快穿女配 2020年04月15日

选了一家酒馆,吴祁和女人还有蒙眼男人入座席间,因为手里有着他们的把柄,吴祁也不客气,抬手就叫来了服务员,十分豪气地点上了最昂贵的美酒,还顺便让上了几道十分精美的菜肴。

“嗯…不得不说,你们科纳族…还真是…”吴祁一边喝着酒,一边对着二人竖起了大拇指。

“...嗯,见笑了。”

女人尴尬地笑了笑,随后又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

吴祁又夹起了菜,一边吃一边说道。

“...血珊瑚又不是街上的烧饼,要收集那么大一箱成色如此极品的血珊瑚,别说是你们科纳族,就连南部米山德拉古王国也很难办到吧,你们倒好,还真把剑岚帝国的人当傻子一样忽悠…”

吴祁有意压低了声音,女人也环顾四周周看了看,似乎这段对话并没有引起什么主意,于是也只能笑了笑说道。

“...嗯…还未自我介绍,我叫云鹤,这位是我族中族长的儿子,柳霍。”

看到云鹤抬手指向自己,男人似乎也意识到她正在做着介绍,于是也笑着对吴祁点了点头。

这二人都在亚基望丹堡的城门口站出来帮助过他们,所以吴祁对他们二人的印象也不坏,此时更不可能去揭穿他们的营生,于是也放下了筷子自我介绍道。

“我是吴祁,来自焱都。”

“那…吴兄弟,你是如何…知道…”

女人似乎对这个问题挺感兴趣,因为虽然世人都知道血珊瑚珍贵,可真正了解血珊瑚的却少之又少。

“...血珊瑚,也叫奇利亚水晶,那可不是一般的自然产物,据说是南部古代王国最伟大的君王奇利亚王的鲜血流入大地之后滋生而成,数量十分稀少,一般仅仅只有皇族才有资格享用,不过后来因为古代王国的土地逐渐被兴起的部族吞噬,嗯…这样说你们会不会介意?”

吴祁顿了顿,看着女人,女人笑着摇了摇头,表示并未有何不妥。

“嗯…所以奇利亚水晶的开采也慢慢被更多的部族所掌握,可数量绝对不足以庞大到可以用来到街上贩卖的程度,对吗?”

女人点了点头,到此为止都说的很对,可最重要的那一点,吴祁是如何得知这些水晶…有问题的呢?

“世人都知道南国有血珊瑚,可是却不知道,还有着另一种十分美丽的矿物。”

吴祁说到这儿,手中的铜制酒杯慢慢在二人眼前摇了摇,女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到这儿,她已经完全明白了,吴祁却是是懂行之人。

“...红玉。”

云鹤替吴祁说出了这个名字,吴祁笑了笑,也不说什么了。

“没想到,焱都之人会如此了解南国矿石…我本以为,在班塔纳斯那件事之后,这片大陆所有人都不会再打算接近塔伦大陆的南部了,嗯…你说的没错…这些都是经过加工的红玉..嗯…大概一个的成本在…五十圣王币左右吧,没有任何的奇特功效,也就是最为普通平凡的工艺品。”

男人虽然听不懂大陆语言,可是看二人脸上的表情似乎也猜出他们的把戏被吴祁拆穿了,于是也只能尴尬地挠了挠头,脸上也带着一丝傻笑。

“嗯…那吴祁兄弟,你…打算…怎么做?”

女人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死死地盯着吴祁,吴祁并未被吓到,他其实根本就不打算做什么,只是觉得十分有趣,所以想调戏一下这二人。

他装作有些困难的样子沉思了起来。

“...嗯,怎么办呢,若是官方知道你们的行为,一定会…嗯…不如…不如你们的利润…分…”

怦!

没等武器说完,他的脑袋就被人重重地砸了一下。

武器的脸一下子狠狠地砸在了桌面之上,发出了一声巨大的闷响。

“…”女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武器身后的人影,那银色及腰的长发,那露出的墨绿色瞳孔,让她感觉有些熟悉,可又觉得有些不一样。

“...不好意思。”

邵羽看着已经呆住的二人,微微鞠了一躬,接着一把提起了武器的后衣领,将那已经失去意识的男人毫不费力地就拖了起来。

“…给你们添麻烦了。”

邵羽走到门口,又回过头对着二人说了一句,接着推门,拖着昏迷的吴祁走了出去。

“...这,这孩子…是当时在城门口的…不过…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啊…”

云鹤和柳霍对望了一眼,随后都微微笑了笑。

“...还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呢。”

拖着吴祁走出酒馆的邵羽一把将吴祁扔到了路中央,这举动倒是把路人吓了一跳。

摔在地面的吴祁立刻清醒了过来。

“我,卧槽…大小姐!你是下了死手!?你不知道你现在力量有多大!!?”

吴祁刚想继续说什么,就见邵羽从手腕上取下了一根发带,随后将那银色长发绑至脑后,随后带着一脸冷漠又朝他走了过来。

“别!别!大小姐,您有话好好说!”

邵羽不听他争辩,走到他身前,看着这比自己高出两个头的男人,她淡淡地说道。

“蕾呢?”

吴祁一脸无奈,又有些不甘地看着邵羽说道。

“...谁,谁知道…那,我…我又不是她的监护人…而且…那,那可是一只…”

一个“龙”字还未出口,吴祁就见邵羽又抬起了手,立刻闭上了嘴。

“..大小姐…您就饶了我吧,您非让蕾跟着我一起出门采购,可我哪管得住她啊…”

在经历了那一次事件之后,似乎吴祁对蕾就有着某种异样的恐惧,这让邵羽也很奇怪,那种恐惧,就如同是那些巨狮或者血鹫一般,是一种从身体内部本能散发出的恐惧感,无法轻易通过外力去抑制的恐惧。

“对了,大小姐,您今天早上去哪了啊?”

吴祁立刻转移了话题,邵羽看了看四周,发现有人正在围观他二人,毕竟她的那一头银发实在是太耀眼,于是转头就离开了原地。

吴祁自然也跟了上去。

“似乎又出现了杀人事件。”

邵羽淡淡地说道。

“我刚好路过,就看了一眼案发现场,嗯…有一种十分古怪的气息还残留在原地…”

吴祁双手环抱在胸前,有些为难地说道。

“大小姐,别多管闲事,那是剑岚帝国自己的事,更何况,咱们现在可差不多已经是他们的敌人了,所以,绝对不能让蕾随便外出啊,要是她…突然又变成了…”

邵羽回头,看了看吴祁,吴祁立刻闭嘴不言。

这大小姐…在力量解放了之后…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强势…而且连那一头银发也突然生长到了和以前一般的长度。

嗯…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一款的大小姐啊,嗯,这样看上去,多有气质。

吴祁心里想的东西越来越歪,看着这样的吴祁,邵羽也不想去多管什么,毕竟从以前开始就是如此,吴祁某些时候突然会变得像个弱智一样。

“总之,现在我们先去找到蕾,然后……”

…..这是什么感觉。

邵羽突然感觉,方才和自己擦肩而过的人…身上有着十分浓厚的血腥气息。

那…一抹淡紫色的发梢轻轻地拂过自己的面庞,那股气息…十分古怪…不仅仅是血腥气,还混合着一种自己曾经闻到过的味道…

就在不久前…就在不久前…!

对,是早上在那可怕血腥的现场所闻到的古怪气息!!

邵羽猛地回头,可是那一抹身影已经完全消失,这一猛然回头,倒是把吴祁吓了一跳。

“…大小姐,你…你干嘛?”

邵羽没有理会吴祁,只是不停朝着身后的人群张望着。

但无论如何观察,都无法再发现那给了自己古怪感受的身影。

她只能微微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转身继续朝前走去。

可在某个房屋的拐角处,一双深泽色的眼眸死死地盯着邵羽的背影…

“...为了主人…你…不能活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