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孩子共享记忆后的不正常生活_第二十六章: 巧遇王叔(银月孤狼)

快穿女配 2020年04月21日

大姐姐收起猎枪,向我抬手示意。

“谢谢。”

我翻身上马,骑到那三人旁边。

“实在抱歉,刚才吓到你了。”大姐姐对我深感歉意,正是因为他们把我牵扯进来的。

“不不,是我要感谢大姐姐才对。”虽然大姐姐并没有真正帮到我,该说的客套话还是得说。

“小妹妹没事就好。”

“这些人该怎么办?”看着蜷缩在地上哀嚎的小混混们,不禁有些头大。

“小妹妹不用担心,你看,警察已经来了。”

顺着警笛的声音,看到五六辆警车正在飞速驶来,想必是路过的司机看到有人闹事,报警了。

警察下车之后,很快把这几个闹事的混混拷上手铐,送医院的送医院,进看守所的进看守所。

一名级别较高的警长走到我们的马前,出示自己的警官证后道:“例行公事,还请配合下马检查。”

三人对视一样,为首的中年人掏出一张证件递给警长,警长看过之后,眉头紧皱,道:“这位穿迷彩服的姑娘是和你们一起的吗?”

“这个,我们不是一起的。”大姐姐看着我,有些歉意,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实说了。

警长转向我道:“这位小姐,请先下马,配合我们调查取证。”

‘好麻烦啊,怎么又碰到这种事了,虽然我很理解警察的认真负责,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干脆把最终防线的文件给他们看得了。’

说干就干,我从背包里掏出最终防线下发的保密文件递给警长。

警长看了第一页,倒吸一口冷气,赶紧合上文件,没有看剩下的内容就把文件还了回来。

“小张,把今天的行动记录删了。”警长连忙招呼自己的助手,最终防线独有的五角黑印是绝密,警察系统不得保留任何涉及五角黑印的记录。

“可是,警长。今天这可是大案啊!”小张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叫你删你就删,哪那么多废话。”

“出警记录我们已经删除。”警长郑重对我说道,然后押着那些小混混收了警。警车上,警长同情的看了这几位小混混几眼。这几个人什么货色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明显是看人家姑娘漂亮想占便宜,结果碰到铁板,被狠揍了一顿。

“警察同志,我们才是受害者啊,你们抓错人了。”这几个小混混还想胡搅蛮缠。

“你们涉嫌**未遂,拐卖人口,故意伤害,持械伤人罪,我们依法将你们逮捕,你们有权保持沉默,但你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警长冷眼看了这几个混混一眼,刚刚他查了这几个人的案底,以前都在内地犯过事,有几个还是最近刚放出来的。今天早晨警局的电话都被打爆了,说是有人拦路抢劫,公然调戏妇女,警局立即出动,前来解救受害人。结果刚到就发现,嫌疑人都被打翻在地,其中一个还受了枪伤。本想取证做进一步的调查,结果一方有特别任务许可证,他们只能在对方任务结束以后取证;另一个姑娘更厉害,居然有份印着五角黑印的文件,更不能调查。

不过没有受害人的证词也不影响对这几名小混混的审判,国道上来来往往几十位目击者,足以达到人证取证的条件,而且小混混遗留在地上的铁棍钢筋条是最好的物证,足以给他们定罪。

送走警察之后,大姐姐三人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小妹妹,你到底是什么。。。?”

大姐姐刚要问我一些问题,就被领队的中年人使眼色制止。胡乱打听秘密可是他们这类人最大的禁忌。

“刚刚多谢姑娘了,如果不是你,这群小混混会给我们制造不少麻烦。”中年人道谢道。

“哪里哪里,如果不是大姐姐及时开枪,我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了。”

“鄙人王奎发,是一名考古学家,姑娘能否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交个朋友。”王奎发虽然不会探查我的秘密,但是交一个能人做朋友他还是很乐意的。

“等等,你把刚才那句话再说一遍。”我听到一个名词,突然一个机灵。

“姑娘能否交个朋友,如果姑娘介意的话,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就好了。”

“不不不,是第一句话。”

“鄙人王奎发?”王奎发有些不解道。

“对对,前昆仑山区南麓30号地区地跑路质队队长。王奎发?”我要找的王叔就叫王奎发。

王叔面色一凝,自从进入现在的部门以后,知道他过去的人可不多,知道他具体工作单位的更在少数。自己的底细突然被一个陌生人提起,他不由警觉起来。

“姑娘,你是从何得知我以前的身份,莫非是有任务要安排?”王叔试探性地问到,一旦我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他会第一时间跑路。

“王叔,我的父亲是李大川,母亲钱敏,我这次来就是专门来找你问我弟弟的事情。”

“李大川?哦,我明白了,你是他女儿。”王叔听完我的回答以后顿时恍然,之前他就得到我父亲的回信,说会让他儿子过来找他,之后他在LS市等了几天,过了约定的时间没等到,再加上上级指派了任务,就暂且想把这档子事往后推一推。没想到今天以这种方式碰上了,不过王叔还有疑虑,李大川说让他儿子来,结果来的是“女儿”,这让他不得不怀疑我的真实身份。

“不是,王叔,我是李大川儿子,我是男的。”这一路我一直被误解为女孩子,我也懒得解释,但是和王叔我必须把自己性别说清楚。

王叔三人听完我说的话,都有些笑意。

“小侄女,胸小了不要紧,也没必要用这种理由来掩饰,平胸不丢人。”王叔忽然有些明白李大川给他说的“儿子”是怎么回事,感情因为嫌自己胸小,硬跟别人说自己是男的。

‘我真是男的啊,难道是因为戴着面罩,他们没听清楚?’

我摘下面罩,一字一顿说道:“我 是 男 的。”

然而,三人并没有理会我的郑重宣告,一个个的恍惚神游,眼神迷离。

‘呃,这该死的颜值,又变成这种状态了。’我无奈重新把面罩戴上,三人才渐渐恢复正常。

“抱歉,让你见笑了。”王叔也算是见多识广,最先恢复过来。

“没事,习惯了~”我尴尬一笑。我自己照镜子都险些把持不住,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那个,王叔我真的是男孩子。”

“好好好,是男孩子。”王叔也不再跟我较真。毕竟现在有好多女身男心和男身女心的跨性别认同者,我这种情况他也不是没见过。

我:“。。。。。。”

“对了,都聊这么一会了,还没自我介绍。这位是我女儿王妮,旁边那位是我的学生秦钟。”

‘他在撒谎,明显一个老干部带着下属出来历练,而且这两位下属貌似还是追求者与被追求者的关系。’王叔话说得很自然,但还是瞒不过娜塔莉亚超级分析力。

“王妮姐姐,秦钟哥哥好,我叫李海。”心里有了数,自然有了待人接物的对策。

“小海,叫我妮子姐就好。”

“叫我钟哥就行。”

“妮子姐好,钟哥好。”

“嗯嗯,小海真可爱。”妮子姐看着我白嫩的小脸,越看越可爱,对我的感觉非常好。至于钟哥,则是妮子姐的忠实追求者,虽然被我的颜值深深吸引,但碍于妮子姐在场,不敢有所行动。

“王叔,关于我弟弟。。。。。。”

“小海,这件事太复杂,我们边走边聊。”

“嗯,好。”

我跟随着王叔他们离开国道线,一路向北,边走边说。

我的弟弟是王叔在一次溶洞考察时发现的。当时王叔失足掉入了地下暗河,被水流冲到了一处气泡穴中,发现了一个气息微弱的男婴。虽然王叔觉得在没有生命存在的溶洞之中发现男婴非常诡异,但出于同情,王叔把男婴带出了溶洞,送给我的父母喂养。之后王叔多次寻找发现我弟弟的洞穴,但始终找不到。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王叔被调离,中断了寻找。就在一个多月前,王叔得到了一张十七年前的勘探地图,猛然回忆起那处洞穴的位置,所以发消息给我的父母,想要邀他们一起去探探究竟。

“那,王叔您现在是要去?”

“一次常规的勘探任务,位置正好和发现你弟弟的位置重合,如果你有意向的话,可以和我们一块去,这是勘探的位置。”王叔取出地图,给我标注了位置。

王叔显然撒了谎,常规勘探任务需要带着猎枪?等等,这不是娜塔莉亚和诺伊兰的任务地点吗?

“王主。。。王老师,这次勘探任务上面不让我们带无关人员。”看自己领导要带上我,钟哥连忙劝告。

“没事,小海身手不错,这一路正好相互帮衬。况且这件事和他弟弟有关,我相信小海也想知道自己弟弟的身世,带上小海无妨。”王叔悄悄打了个手势,暗示钟哥他自有计划。

‘他这是给自己找保镖呢,想的到美。’我们几个怎么会看不出王叔的意图,通过我弟弟的身世秘密诱惑我加入他们,帮他们做一些事。

“小海,这件事全凭你的意愿,我不强求你。”

‘你们说怎么办?’我确实想更全面了解我弟弟,但总感觉王叔怪怪的,所以征求一下娜塔莉亚和诺伊兰的意见。

“他的勘探地点太巧合了,弄不好和我们这次任务有关联,你跟着他们一起去,正好看看他们有什么目的。”

‘可这听起来很危险啊,更何况我对这个王叔又不熟,万一。。。。。。’

‘没有万一,给我跟着去。’娜塔莉亚的敏锐直觉告诉她,这次行动必须有我的参与,否则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好吧,好吧,我去就是了。’

“没问题王叔,我和你们一起去。”我硬着头皮,答应了王叔。

‘怎么会变成这样,原本以为这次来高原省就是挨家串户来寻找弟弟的亲生父母,顺带旅游欣赏沿途风光,没想到一路遇到这么多事。真是的,和女孩子共享记忆后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不正常了。’

~~就这样,我和王叔他们骑马北上一直到了昆仑山南麓。期间发生的一件小事终于让他们相信了我是男孩子。有一天,我和妮子姐同时想要小解,于是一块去了一块空地小解,然后我站着上厕所引起了妮子姐的好奇心,然后探过头看了一眼,发现了某个巨大的棒状物,尖叫声中,他们终于相信了我是男孩子。不过事后就很不妙了,妮子姐开启了撩汉模式,不停的照顾我,还强行要和我睡一个帐篷,试图发生一些羞羞的事情,不过被我拒绝了。至于钟哥,之后刻意避免与我的接触,后来听妮子姐说,钟哥害怕和我接触多了会弯。

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的旅途会对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

好了,不正常的生活正式开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