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之赤红女王传_第六章 魔咒(幸福的样子)

快穿女配 2020年04月20日

“穷生奸计,富长良心?这所谓的俗语,其实很不准嘛。”

.

出于正义感作祟,在出发的第一天的傍晚,ZERO做出了归乡路上,要沿途行侠仗义,为民除害的决定。当晚,她就把城内“丐帮”的成年人给杀了个一干二净。但对于那些枯瘦可怜的乞儿,她狠心没有好事做到底,只是从成年人身上把碎银翻了出来,任他们自行分配便不再管他们。这个年头,活不下去的人实在太多了,她不可能不计成本的去救所有能救的人。之前在乌苏城对乞儿的好心,是因为对方只有一人,而且自己凑巧快到家了。

第二天出城,到下一座城市的路上,让卡尔萨斯出手,解决了八个剪径的汉子。进城后,她让小卡去打听城里有什么带恶人,打听出了城里的警备队长欺男霸女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因为其人据说武功不凡,所以ZERO亲自出手送了他一程。送走他后,ZERO想着这么个大恶人,家里应该有很多财物吧,便叫来小卡帮忙搜罗搬运。财宝确实搜刮出来不少,能搬走的便价值上千金铢之多。但ZERO对这些宝物的兴趣其实不是很大,她更关注的,是警备队长积压的两保险柜的案卷。

是他治下各乡的农民报的案,报本地地主欺男霸女杀人放火。让妍儿彩蝶彻夜去数,第一个保险柜所涉案的五个县八十三个乡里,被地主直接杀害的农民数目多达542人,被强歼的妇女153人,被烧毁房屋四百余户,被侵占田产两千余人;第二个保险柜涉案的十一个乡里,被地主逼死一千余人,家破人亡25户,被霸占田地3223亩,房屋三千余间,妇女47人。这还仅仅只是十年里被警备队记录,并向涉案地主索贿的案件。

ZERO的初衷,是想杀掉些和她有类似的过去,但最后心理变态作恶多端的人。但今日晨起,听妍儿汇报熬夜的结果后,她摇头慨叹,还是为富不仁的人,要更多。

而且,他们还编出了“穷山恶水出刁民”、“穷生奸计”的谎言,污蔑受害者。

.

“公子……”

虽然昨晚小卡参与了保险柜的搬运工作,但他并不知道柜中有什么。当ZERO检查案卷,嘴角笑的邪魅时,他一点都没多想,只盼着快点结束这些事然后回去睡觉。今早被不用睡觉的ZERO从被窝里拎出来,听完研儿的汇报,他气得发抖,手脚冰凉。尽管内心对这种行径愤怒万分,但涉案地域和人数之广之多,使他无所适从。他总不能,把这些地主们,都杀了吧。

他只能把求助的目光再次投向ZERO大人,希望ZERO大人能给他指出一条明路来。

.

ZERO是没有小卡那么难过的,她全程都在喝果汁,没有一点不悦的意思。末了,她在妍儿脸上香了一口,

“妍儿,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中午起来后喊彩蝶一起来,我们有荔枝吃。”

.

屋里现在只有ZERO和小卡两人了,小卡的眼神愈加谦恭期待,等ZERO耳提面命。但ZERO却一点都没回应,甚至都没看他,就在摇椅上安心喝着酸溜溜的杨梅汁。直到喝完,打个饱嗝,她才看到小卡眼中的幽怨。

“你望我作甚,难不成,指着我,把那些地主老爷们,给都杀了?工作量太大,我拒绝,拒绝。”

.

“ZERO大人,您不是想给我上课,所以才整理这些……”

.

“我给你上什么课?上怎样治理国家么?你看我这副半文盲的阔太太样子,像是能有这种见地的大智者么?”

在摇椅上,ZERO毫不留情的用言语在小卡脑袋上插了一箭,让他很沮丧。瞥了他一眼,似乎是嫌力道不够,ZERO竟又补了一箭:

“我看你计划书里有善待农民这一条,因为我也是农家出来的,所以对这条十分欣赏和赞同。但我想知道,你要怎么解决地主随意欺压杀害农民的问题呢?他们可不是组织里的人,不是你一纸调令就能指挥的了的。就算你三令五申,他们总归能贿赂成功相关的负责官员,让他们睁只眼闭只眼。农民的境遇,地主的恶行,自古至今,未曾有所改变。”

.

“ZERO大人,您是在借此,劝我放弃我的想法吗?”

.

“哦,孩子,我可没那么恶毒。”

小卡咬着唇,满眼委屈的脸蛋很是可爱。虽然身为青楼老板,ZERO身边佳丽如云,小卡这种姿色的,本不该让她感到惊艳。但是,小卡也有自己独到的特色——他下面可是带把的啊。

就像打游戏时,虐人机毫无意思,只有PVP才能引起人的好胜欲一样。征服本就该雌伏的女性没什么意思,征服者就该干男人。虽然ZERO早已经不是男性,但她还是保留曾为男性,会喜欢收集各色美人(纸片人)的嗜好。对小卡此刻外泄的妩媚,想都不想的,她就印了两道浅粉色的唇印在他的脸颊上——

他是我的了!我吻过他!

“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把未来可能遇到的困难,都提前想好,做好最坏的心理预期。不要满载着希望却茫然无知的开干,最后被情理之中的挫折压的直不起腰来,最后抱怨说这个世界无可救药,还是毁灭了好。”

为了掩饰自己动机的不纯,ZERO假装自己是打算贴在小卡耳后说话,只是站起来时用力过猛,一不小心,嘴唇误碰了他而已。

.

“……”

得到了ZERO大人的谆谆教诲,小卡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印上了ZERO的烙印。他锁紧眉头,拳抵下唇,是在反思自己在计划书中到底有哪些的想当然。

.

“说起来,小卡,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ZERO又一次发问,让小卡的注意力回到她身上。她很清楚小卡是不可能注意到她所注意到的现象的,所以她没有卖关子,

“城区警备队长亚宁的罪行,主要是欺男霸女,我们所听闻的坊间说法里,仅他一人,在这一城里,就霸占、雷普(rape)了超过百名妇女。和他的罪行一样,是欺男霸女的地主们,在五个县八十三个乡里,竟然只造成了一百五十三位女性受害者,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

.

“还请ZERO大人赐教。”

.

“别老赐教赐教的,自己也要学会动动奶……脑子。只有去了解了贫者的生活,了解了他们缺什么,为何所困,你的好心,才能让人得到实惠,不是么?”

又训了小卡一番,在他的心目中树立起自己高大的形象,然后她才解释起原委,

“其实呢,是这样的。农家要干活,又吃不饱,一般到能看出性别来的年龄时,那种干枯的像芦苇棒一样的‘女孩’,谁能看的上呢?你别看我现在,喏,美若天仙——”

在小卡正面,ZERO叉起自己一缕红发抖了抖,然后把它撩向耳后。身为青楼老板,虽未曾特地学习,但耳濡目染,ZERO倒也通晓些摄人心魄的本事。没怎么在胭脂堆里混过的小卡一下就被她迷住了,她甚至看见小卡的咽喉,正因为吞咽口水而滚动。

“但在我流浪的三年里,没有一个男人会正视我的。我又黑又脏又臭,就连看到我,仿佛眼球都会被污染。像我底子这么好的女孩,都会令人望而生厌,更何况别的村姑呢?

.

“不过,在村里生活,居有定所,小河就离家一里地,给地主家放牛的时候,我还是个挺有魅力的小女孩……按理说,农家要是撞运,生了个像我这样上佳的美人坯子,一般都会被卖掉的。卖给人贩子,做青楼的货源;或者卖给地主家,给少爷做通房丫鬟。唉,也不知道我是幸运还是不幸。因为农户家儿子很喜欢我,死活护着我,所以养母她最后即便是自己生生饿死,也没有把我卖掉。但是……如若我能在有钱人家做杂役,丫头,又何至于沦落至与蝇鼠为伴,泔水充饥的境地呢?

想到些忧愁的事,ZERO也没心思调xi小卡了,她擦干自己匕首上涂的黄油,封进鞘中丢给小卡,跟他说‘挑几个典型杀了,挂道路上示众,以正朝纲’后,便把人家赶了出去。自刨地兽在乌苏城外出现以来,她越来越频繁的会想起菲尼,想的身心悸动,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女人对于拿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的特殊情结?

.

「感觉不对劲,像是有什么在扭曲我的心智。难道说,菲尼是什么玄幻故事的主角,而我则是他在设定上的原配夫人?」

ZERO狠狠的用手腕砸自己的额头,要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从脑中驱逐。可砸的自己头昏眼花,眼冒金星,空虚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早在荒岛上时,自己就发现自己想念起菲尼的次数有些多了,但那时她失意寂寞,会念起初恋来并不奇怪。但现在……自己顿顿吃的是红烧肉、猪油炒饭,喝的是掺了蜜的果汁,累了有妍儿的大腿枕,隔三差五还会来一次成人按摩,如此春风得意的自己,有什么理由,频频想起不那么完美的初恋,对他发琴呢?

ZERO将自己撑在镜子前,仔细检查着自己深红色瞳仁的每一个角落。据说,心智被魔法影响的人,都能从眼睛中看到异常来,但她并没从自己的眼中找到这种异常。

「如果我不是得了精神分裂症的话……那就说明,菲尼他还活着,他和我建立了什么精神联系,让我能模糊的感受到他的感受……所以他八成是天天在想着我攻击飞机?!」

.

虽然想到菲尼还活着这点,ZERO很欣慰,但一想到有人会时不时的幻想她的身体攻击飞机,她恶心的直捏手。就算那个人是她的丈夫也不行!就算这说明菲尼他不是大猪蹄子,这么多年了,他还念着自己的发妻也不行!

又强忍了一番腹中翻滚的**后,忽然从头到脚的清明让她猝不及防,身体失力险些跪倒在地。如果她真的是和菲尼建立了精神联系的话……这大概说明,小菲尼已经出来了,菲尼现在进入了贤者时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