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边上种百草 149章 惩恶珠的威力_叶善司

古代言情 2020年03月26日

阴阳十方杉的鞭子,和阴魂手里的响魂鞭可不一样。

今日它虽没有祭出万针棍,但这鞭子上,一样扎了不少阴阳衫针。

甩在身上,可要比普通的响魂鞭痛多了。

“啊!”

“啊!啊!”

兄弟二人被鞭子招呼的都没了脾气,只顾得上你来我往的张口喊疼。

“小兄弟,求求你高抬贵手。是我们错了,是我们错了!我们不该吵醒你,不该在附近打斗!这样,我兄弟身上有一件宝贝,我让他献给你,你要是看着满意,咱们今日这笔仗就算了清,怎么样?”

布剌忍着剧痛,终于想出一个招。

阴阳十方杉确实不好说话,但听说它与黄泉百草的其他三大镇界宝关系都不大好,一见面就打架。

若是用惩恶珠引诱一下,说不定能够一石二鸟,又能逃出生天,还能将它直接处理掉。

“哦?什么宝贝?你先让他拿出来看看?”

阴阳十方杉闻言停下了手上的鞭子,冲着布剌问道。

其实鞭子已经抽的差不多了,他也正好想要停手,没想到这趟下来,还有辛苦费?

“大哥,给它还不如将这珠子毁了!我觉得它比那人要可怕多了!”

罗什奋对布剌的出的主意是拒绝的,他一听布剌说出口,立刻就传音过去。

“你个傻货,谁让你真的给他了。那珠子的用法你应当也知道些吧,一会儿趁他把你放下来,你直接将它对着阴阳十方杉用上一点,咱们兄弟二人自然就安全了。”

布剌虽然说得简单,但他却知道今日这惩恶珠一旦启用,他们兄弟二人就真的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大哥……”罗什奋闷闷的看了一眼布剌,心中也和布剌想到一处去了。

惩恶珠一动,万般不由身。

“喂!你们倒是给还是不给啊?”阴阳十方杉等的不耐烦了。

“这珠子的用法不太简单,你还是将我兄弟放下来,让他亲自教给你吧。”

布剌没再给罗什奋多余的思考时间,冲着阴阳十方杉说道。

“好啊!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宝贝,要是让我知道你们骗了我,今日这鞭子,我一定要抽到解气才行,听到了吗?”

阴阳十方杉的话,终于让罗什奋的天平倾塌了。

他被阴阳十方杉松了绑后,从身上取出一个白褐色的珠子,开始念诀。

“舍知乌唎都提扬婆陀剌!”

惩恶珠在罗什奋的手中,随着法诀慢慢升空,在这幻境之中,竟然拢出了一片白褐色的雾云区域。

阴阳十方杉终于感觉到了从那雾云里传出来的威胁。

“你们要干什么!东西我不要了,你们现在就给我离开这里!”

阴阳十方杉再也顾不得什么宝贝不宝贝的,直接消了幻阵就将两个人扔了出去。

虽然他们被扔了出去,可那白褐色的珠子还有白褐色的雾云,却仍然被留在原地。

“啊……”这一次,痛呼出声的人,变成了阴阳十方杉。

罗什奋和布剌被扔出去以后,躺了好几个时辰才陆续醒来。

布剌先醒,他见不远处罗什奋神志全无的躺在地上,顾不得检查他的伤势就开始在他身上翻捡起来。

“没有?没有!珠子呢,惩恶珠呢?”

他遍寻无果,终于失去理智的开始摇晃罗什奋。

罗什奋的一只手臂,在他不断的摇晃之下,居然“啪嚓”一声,被甩离了罗什奋的魂体。

布剌惊恐的收回手臂,这才发现自己手掌触碰到的地方,竟也开始慢慢失去知觉。

“罗什奋,你居然,你居然毁了它!啊!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善恶司的惩恶珠,孕有剧毒,非大奸大恶之人,不可轻易启用。

罗什奋在死之前,早已经做好了让场间三人同归于尽的打算,所以触发惩恶珠的时候,没有留下一丝余地。

叶善司主这几百年来,对他们兄弟二人真的是多有提携。

左右这珠子将他们三人的性命取走之后,就会给叶大人发出示警。

他也算是变相将珠子物归原主了……

唉,早知有今日,他当初断然不会鬼迷心窍的同意布剌偷珠子的主意。

今日命丧于此,也算是,罪有应得?

罗什奋脑中最后就只余下这四个字,和全身无法再压制下去的痛苦。

那头被白雾侵蚀的阴阳十方杉,已处于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太疼了,这白褐色的雾气碰到他腰部的区域,犹如万虫噬咬一般,让他恨不能立刻断臂自保。

可他却发现他连这点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不行啊,他还和莫莫打过赌,约好在此间守三千年以后,就让业小花自由选择离开的。

如今他要是死了,那业小花怎么办?

业小花为了他做了那么多事,虽然那莫冬对她很不错,可哪比得上自由自在来的舒服?

当初是业小花给了他黄泉百草镇界宝的地位,他也会想办法回报她这份人情的!

阴阳十方杉屏住一口气,开始动用全身的阴阳之力去压制那片区域。

一日,两日,三日,第四日的时候,那白褐色的区域终是不受控制的漫入到了他的根部,开始蚕食他的根基。

等不了了,若是再耗在此处,他怕是连业小花的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

阴阳十方杉第一次开始反省起自己的脾气。

若是那日它没有将那兄弟二人绑起来,是不是今日它还会在这里安全的等着和莫冬的约定到期?

如今莫冬还没来,它却要先食言了吗?

不行,他必须要去见一面业小花,他还有一句话,一直没对她说过呢。

这几千年,她陪着他走南闯北,几乎踏足了这阴间的每一寸区域,沉睡的这段时间里,它的梦里,一直就只有他们二人旅途上的种种回忆。

他知道,他喜欢业小花。

他想在临死前,亲自去问问业小花,她是怎么看他的?

要是她还是说他脾气不好,难相处,那他,那他就勉为其难的,改一改?

其实做一株像业小花一样懂事的阴阳十方杉,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奈何桥畔,遮天蔽日的阴阳十方杉,就在这一刻,突然连根消失,此后数千年,再无人见过它的踪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