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复仇 第25章 第四个任务(二)_决绝

古代言情 2020年03月26日

病得迷迷糊糊的陆小丫看起来可怜兮兮的,看着烧红了脸的样子,赵晴就想到了自己的弟弟。

她的弟弟从小聪明伶俐,偏偏却着了那个女人的道烧成了白痴……赵晴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心里一软。

赵晴知道,孩子的病情是耽搁不得的,所以在知道了孙氏藏钱的地方以后,她想也不想就跑到了孙氏的房门口,却无奈地发现孙氏的房门竟然是锁着的!

在乡下,很多人家家里都是没锁的,白天大门敞开,晚上就在门上搁一个门栓,像孙氏这样把自己的房门锁起来的没几个,而孙氏要防的人,估计就是她了。

周秀儿的悲剧,与其说是陆祖根造成的,还不如说是孙氏造成的,如果没有孙氏这个恶婆婆,就算陆祖根休了她,周秀儿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怨言,只会拿着陆祖根的钱帮他养大孩子,可偏偏孙氏是个心狠手辣的,而且她把陆祖根当成宝贝,却把周秀儿当成杂草……

周秀儿恨那个几年不回来看看的丈夫,更恨的,却绝对是孙氏这个婆婆,不过她这次的任务是让孙氏和陆祖根两个人尝尝周秀儿母女两个受过的苦,那么直接杀人估计就得不到高分了,而且,她要是对上孙氏,能不能杀了对方先不说,就算真的杀了,估计自己也会被村子里的其他人给乱棍打死。

孙氏还在门口骂骂咧咧的,已经引来了好些人了,还有些好事者向孙氏打听起来,时不时地应和孙氏几句,不过,大概是孙氏虐待儿媳的事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缘故,倒也没人进屋来责怪赵晴,而孙氏,一来被赵晴吓了一跳,二来等着赵晴去赔礼道歉,倒也没进来,只是哭骂着:“那个丧门星!生不出儿子也就罢了,光吃饭不干活,现在竟然还爬到我的头上来了!”

赵晴听了这话只觉得好笑,周秀儿嫁过来五年,跟陆祖根在一起的日子却只有开头两个月,能怀个孩子已经算是有本事的了……至于光吃饭不干活的那个人,应该是孙氏吧?这么想着,她也就不去管孙氏,反而找起趁手的砸锁工具了。

孙氏的这把锁,跟当初李辙书房里的当然不能比,所以赵晴轻轻松松地,就拿家里的石头秤砣砸开了门,而孙氏在外面哭喊着,都没听见屋里头的动静。

挖出了孙氏床下的罐子,赵晴也来不及细看,就把所有的东西一个脑儿倒在一个布袋子里,又冲出去抱起了还昏迷着的陆小丫,然后走出了房门。

“你个扫把星!”孙氏看到赵晴,从地上跳了起来,马上就叉腰骂道。

“陆家的,你也别跟你婆婆置气,道个歉回去吧!”有人在旁边说到,虽然大家都知道孙氏对周秀儿不好,但是当婆婆的为难为难儿媳妇也算不得什么。

“什么婆婆,陆祖根给我寄了休书了!以后我周秀儿跟她路归路桥归桥!”赵晴一边用几件衣服裹好了陆小丫,一边开口,找孙氏报仇并不急在一时,而且要让孙氏受苦的话,估计也要从陆祖根身上下手才行!

“陆家的,你说什么昏话呢?谁不知道你男人现在当兵了还出息了?就算他休了你,你也该老老实实地在家里养好孩子伺候好婆婆,要不然他哪天回来,可有你好受的。”有人站出来劝道,他们都是普通百姓,又哪里敢得罪当兵的?而且听说陆祖根读了军校还能带兵呢!

“是啊是啊,你一个女人还能上哪去?你家里头早就没人了,而且也不会有人敢娶你的。”一个年纪颇大的女人开口,虽然她也是同情周秀儿觉得陆家母子太过分的,但是现在兵荒马乱的,周秀儿一个女人能去哪里?不过,她怎么觉得周秀儿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

赵晴却管不了这么多了,怀里的孩子身上越来越烫,她只能凭着原主的记忆看向一个驼背的老人:“反正我是要走的,章五叔!求求你了,你用驴车拉我们我县城吧!小丫她快不行了!”

赵晴说了这话,才有人把目光放到陆小丫身上,看到陆小丫的样子,也算是明白周秀儿和孙氏为什么会闹矛盾了——陆小丫一落地,孙氏抱都没抱过不说,有时候陆小丫好好地玩着,孙氏还会一脚把她给踢到沟里去,简直就是当仇人看了,偏偏周秀儿又很喜欢女儿,因此周秀儿偶尔有那么几次反抗孙氏,无不跟陆小丫有关,而现在……

“一个丫头片子,还去城里看病?”孙氏冲过来就去扯赵晴怀里的孩子:“这孩子我看着活不成了,拿张席子裹了扔到山里就没事了!”

赵晴抱着陆小丫躲开了,也不去管孙氏:“章五叔,我求求你!”

乡下养不活孩子了,送人或者一生下来就淹死的有不少,但是像孙氏这样对四五岁的孙女这么绝情的却仅此一个,周秀儿又老实肯干在村子里人缘不错,这时候倒是很多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向孙氏了,那个章五叔也不含糊:“丫头,孩子的病耽搁不起,我们这就去吧!”

“谢谢章五叔!”赵晴连连道谢,孙氏却骂骂咧咧地不让赵晴走,一直跟到赵晴上了驴车,才突然想到:“你去什么城里?你难不成还有钱给孩子看病?”

赵晴没说话,她总不能说她已经把孙氏藏好的钱给挖出来了,于是只能求着章五叔:“章五叔,求求你快一点儿,小丫她烧了好几天了。”

大家左邻右舍地住着,陆小丫病了好几天的事情章五叔也是知道的,当下加快了速度,而另一头,孙氏跑回家里,才发现自己的房门被敲坏了,当下急得拔腿就追,却已经追不上了。

章五叔的驴车是附近几个村子的人去县城必然要坐的,看着就是个四四方方的没盖的木箱子,赵晴抱着陆小丫做到后面以后,就拿出了藏在胸口的袋子,看起自己从孙氏床底下拿到的东西来。

五十个封好的银元,就是陆祖根两天前寄回来的,另外就是十一个零散的银元,一个银簪子和一副小孩子的银手镯了。

那十一个散碎的银元应该是孙氏这些年攒下来的,那个银簪子却是周秀儿的嫁妆——当初周秀儿家里拿了陆家四个银元的彩礼,就拿了其中一个一个银元给周秀儿打了跟簪子当嫁妆,却不想一嫁到陆家,这根簪子就被孙氏给拿走了。至于剩下的银镯子……赵晴看了看,发现上面还有着陆祖根的名字,就知道应该是陆祖根小时候戴的了。

明明家里有这么多钱,粮食也不缺,孙氏竟然还不让媳妇吃饱饭不肯拿钱给孙女儿治病……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孩子,赵晴已经盘算起要怎么报仇了。

不过如今的这个世界,对赵晴来说是非常神奇的,如果可以的话,她倒是愿意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至于报仇……她需要的,应该就只是利用好后来陆祖根遇到的几次磨难吧?特别是那一次……

想到书里改名为陆擎天的陆祖根遇到的最大的那场劫难,赵晴微微眯了眯眼睛。

“妈,妈……”陆小丫烧的迷迷糊糊的,不过也许是马车有些颠簸的缘故,她到底还是被颠醒了,喃喃地喊着。

“小丫,坚持住,娘带你去治病。”赵晴开口,这边的土话叫母亲都叫妈,她却还是习惯说“娘”。

“妈……”陆小丫又叫了一声,然后就没声息了。

赵晴自己没有过孩子,之前穿越的人流产过却也没孩子,所以一开始面对陆小丫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情,可实现现在,就这么抱着陆小丫,她却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情感。

陆小丫很瘦小,身上没有什么肉,明明都四岁了,却只有二三十斤……赵晴叹了一口气,她一直觉得自己过得很惨,不过跟这个从小就没吃过饱饭的孩子来说,其实她也算不错了。

这里是南方,因为人多的缘故道路宽敞,章五叔的鞭子又甩的很响,倒是仅用了一个多时辰就到了县城了,而这时候,赵晴也已经想好了去处——洋人开的医院。

如果按照周秀儿的记忆,孩子病成这样了就应该去县城最大仁寿堂找坐堂大夫,不过那本书里,却给赵晴提供了另一个选择。

那本书的女主角在国外就是学医的,回国以后,不是当军医就是在洋人的医院当医生,其中也提到了很多在赵晴看来非常神奇的洋人的医术。

赵晴当初在弟弟生病的时候是看过一些医书的,当然知道像陆小丫现在的情况,找大夫不一定能很快把烧退下来,不过洋人的医院,似乎有一些药很神奇?

而且,女主在得知陆祖根有妻有子以后,曾经就去陆祖根家乡所在的医院里当过医生,说不定,那家给女主带来了莫大机遇的医院,就是周秀儿印象里县城的那家洋人医院也说不定。

谢过了章五叔,塞给了章五叔一个银元以后,赵晴就抱着陆小丫就跑进了人群,问了人以后就向着洋人的医院跑去。其实她选择去洋人的医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在洋人的地方可以躲开孙氏——丢了这么多的钱孙氏肯定是会来找她的。

周秀儿住的地方是在江南沿海,这里土地肥沃人也多,县城当然也就比较繁华了,而且因为临近上海的缘故,这里还有着不少洋人居住。

洋人在县城有一个医院,就跟他们的教堂放在一块儿,赵晴抱着陆小丫,没多久就找到了那里。

洋人的东西,很多人都没办法接受,所以这里的医院也没几个人过来看病,而且因为教堂的人要招收信徒打响名声的缘故,对前来求医的人也不错……

赵晴现在穿的乱七八糟的,跟陆小丫两个人看起来跟乞丐差不多,不过她们跑进医院的时候,却还是有人接待了她们。

看着有人把陆小丫抱了进去,赵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也撑不住了,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