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想被病态吸血鬼领主契约呢_七十六 救场(泽明洛)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17日

彼方不打算等人搭救,她不是娇滴滴的小妹子,既然被人打了,那就直接打回去,比的就是谁拳头更硬。

“混蛋……莫名其妙地揍人……你这个……瘦竹竿……别小看落樱人啊!”

新的一拳落下之际,彼方用双臂格挡,银发少女的拳头砸在手臂上,力道很重,整个手臂都有强烈的麻痹之感。

泛北大陆的格斗术跟玩威斯特大陆的有所差别,泛北的人都属于战斗民族,体格强健得很,学的格斗术都遵循快准狠的原则,不留余地。

能够干死对手,那就往死里干。

这名来历不明的银发少女拳头里带着很重的戾气,眼中没有温度,令人胆寒。

彼方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腹部的伤口受到重创,那些家伙都不约而同攻击这个地方,像是提前就知道腹部有伤口似的。

她被揍趴在地,身体的力量难以集聚,别说是爬起来反抗对方,给予帅气的还击,能不能平安渡过,少挨几拳还是个问题。

银发少女的拳风在耳边擦过,杀意渐浓,彼方吃力闪躲,处于极端劣势。

便利店变成战场,一些路人也在透明的落地窗外围观,好事者拿出手机拍视频上传网路。

这些人就是如此无聊,喜欢围观,但是不给遭遇麻烦的人提供帮助,世态炎凉,人心冷漠。

“怎么了?你们民族的人都这么菜吗,打架的时候只懂得一昧防守,实在太逊了!”

彼方的腹部又挨了一拳。

这名少女很善于观察对手,她发现彼方的腹部有旧伤,于是瞄准了那里攻击。

她的推测得到证实,彼方穿的衣服虽然是黑色的,看不出血的颜色,但本人的表情无比痛苦,甚至下意识捂住痛处。

从指缝中间流出了血,伤口一次次遭到反复伤害,彼方真的担心自己可能会因此死亡。

真是……太要命了。

“不想继续挨打的话,跪下来给我磕头认错,说你们落樱城的人都是劣等民族,我还可以考虑考虑放过你。”

凶猛的银发少女的目的似乎不是要把人揍趴下,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民族是所谓的【优等民族】,搞一下种族歧视,炫耀自己的格斗技术。

泛北大陆的人都有这个思想,基本上是通病了,瞧不起自己之外的任何民族,彼方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外邦人。

但是,跪下来跟她求饶,贬低自己的民族,这样的事情父亲可没有教过自己。

宁愿被揍,这种莫得骨气的事情也不能做。

“你……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们带着敌意……可是……就算你把我打死在这里……我也不会求饶的。”

彼方说完,吐出一口血沫。

现在的自己状态非常差,如果身上莫得伤口,不处于生理期的话,能够发挥全部的力量,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外邦人给打趴。

树欲静而风不止,大概是这么一种感觉。

体内的血液有点沸腾的迹象,在这么多人面前化身狼人,那场面一定很劲爆。劲爆之后,等待自己的是无尽绝望。

所有人都在逼她,逼她走向一条不归路。为什么呢?

心中被阴暗的情绪笼罩,彼方觉得那些混着病毒的血液沸腾得更厉害了,她很可能真的克制不住,体内的**慢慢盖过理智。

这时——

“在这里禁止打斗,要打去练舞室打,不服的话可以去城邦近卫军那里,我把训练室空出来,让你们打个够! ”

前来阻止打斗的人是近卫军,还是个熟人。每次,她都能恰到好处地在彼方遇到麻烦,而阿莱希亚不在的时候出现,巧合得太过分了。

但那的确是巧合。

“啧……来了麻烦的人呢。”

银发少女暂时不敢造次。城邦近卫军是城邦的常备军,得罪近卫军的话,这些人会把自己在这边打架的事情上报,还要核查身份,回联邦那边肯定少不了麻烦。

只是没能让那只瘦猴子求饶,心里有点不甘。

源附到银发少女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距离隔得有点远,周围也很嘈杂,她什么也没听见。

“不想把事情闹大的话,我劝你——马上离开这里吧。我知道你是谁,来自安迈利卡城邦的奥涅·布伦特小姐,我说得对吗?”

“……”

叫奥涅的银发少女突然不做声了。

这个突然出现,还自称是城邦近卫军的家伙说得没错,自己的底子已经被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闹事,搞得联邦的脸上很难看,到时候要被问责的。

头脑一热,就……

事情似乎好像也许大概已经无法挽回了,人都打了,虽然不清楚跟领主阿莱希亚是什么关系。

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总感觉是落入了什么不得了的,被人预设好的陷阱之中。

“切......”

奥涅咂咂嘴,也懒得处理现场的残局,戴上运动衫的兜帽,混入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扬长而去。

彼方的样子就显得格外狼狈。或者说,自从姬宫家没落之后,失去家的庇护,她的每一天都过得极其狼狈,甚至比不上曾经的平民百姓。

“你总是惹上麻烦呢,我这已经是第几次救场了?”

源一如往常地用那种戏谑的语气调侃彼方,她似乎对这样的彼方很有兴趣。狼狈的少女,脸上的表情倔强又无助,不肯接受别人的好意,但又需要被人呵护……

不得不说,这跟以前的那些床伴很不一样,带有强烈的新鲜感。阿莱希亚看上的东西,她不香吗?

“谢谢……这次……真的很谢谢你……”

彼方姑且松了一大口气。

如果莫得人伸出援手,怒气值积攒到一定程度,就得变成狼人。病毒跟情绪的关系还是很密切的,原理依旧不明。

她不想变成怪物,也不想被当成怪物对待,被人更加排斥。

撇开之前发生过的种种不愉快,源这个人除了渣倒是没有大问题,至少莫得那种恶意伤害的行为,这并不代表彼方就原谅她上次羞辱自己一事。

“那个……便利店的损失……借我点钱赔偿……我会还给你的。”

一片狼藉的便利店,一脸欲哭无泪表情的店主大叔,看起来有点惨兮兮。比便利店更惨兮兮的还是彼方,她发现自己的腹部插着一块碎玻璃。

完蛋,又得去医院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