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系统总不干正事 第58章 Chapter58 所谓十三钗·弥生_归疏

古代言情 2020年06月03日

“祈织……你……”猝不及防之下要一把被祈织推倒在地上,脖子上冰冷的链条让他感到一阵窒息,暗金色的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压制着他一脸阴沉的祈织。

“这都是要哥你自己找的啊,为什么总是要来阻碍我呢……冬花的时候是,现在也是,为什么要挡在我和弥生中间呢,我绝对不会让你把弥生抢走的……他是我的……”祈织嘴角的弧度透着深深的疯狂,紧握着缠在要脖子上的链条。

“咳、咳……祈、祈织,我、只是不想……让你伤害弥生、也伤、伤害自己……我、我想要……拯救你……咳!”要一手拉扯着链条一手钳制着祈织的手,俊美的脸上满是痛苦。

要的话更是刺激到了祈织,他猛地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脸上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嘶声道:“拯救我?对……你想拯救我……那么、那么……就请你献上这条生命吧……在这条十字架之下,请为拯救我去死吧……”

“祈、祈织……”

“就是这条十字架……就是你让我陷入了更深的绝望之中啊……现在,请去死吧,要哥,只要你死了,我也就可以解脱了……你的存在就是让我痛苦啊。”

要的手背上青筋暴起,双眉紧紧皱了起来,他张张嘴困难的道:“如果、我的死……真的、能够让你……幸福……我愿、愿意……但是、我不希望你脏了自己的手……我、希望能再次看到……祈织、干净幸福……的笑容……”

“……要哥说够了吧,那么——”

“那么,请你们注意点影响,回房再继续好吗。”身边的门不知何时被悄悄打开,弥生站在门后平静的看着眼前因为他的出现一时怔住了的两人,明亮的灯光从他身后的房间里倾斜而下让两人不适应的眯了眯眼,背光的身影让他们看不清弥生的表情,但是他的声音却平静的让人害怕,“在别人房间门口妖、精打架,你们还真是豪放。”

祈织:……

要:……

弥生看着两人一上一下的姿势,慢慢走到他们身边蹲下,黑亮的双眼不带丝毫情绪,认真的向被十字架项链绞着的要询问道:“这项链真结实,哪里买的?”

“咳咳……弥生……”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只能苦笑。

“嘛,反正要哥你准备去死了不是吗,那在死之前先解答一下我的疑惑吧。”弥生静静看着他,“不过等送你上天堂之后祈织大概也会殉情吧,那到时候这条项链就是我的了吧。”他蹲在一边托着下巴看向祈织,那样子真的就像是在等着两人两败俱伤之后收取他的“战利品”。

黑亮的双眼从未有过的深邃,其中的幽暗让祈织手上的力道不禁减小,要就趁着这个机会挣脱了开来,一手抚着脖子难受的咳了几声之后急促的喘着气,

“哦呀,不继续了吗。”弥生语气平淡的道,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失望。

“弥生弟弟……”要无奈的唤道,弥生只是站起身抿着唇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要不知为何有些心虚,不自在摸摸鼻子,生气了啊……暗金色的眼中带着柔和的神色,“我没事。”

弥生毫无起伏的声音中听不出一点感情:“我只是在遗憾罢了,你真的不考虑去死一死吗要哥?祈织还在等着呐。”

祈织愣愣的看着弥生,听到弥生的话银灰色的眼中骤然爆发出耀眼的亮光,脸上满是期待:“弥生你也是讨厌这个家伙的是不是!你等一等,再过一会就不会再有人阻挡在我们之间了,我们马上可以离开这个家,两个人一起远走高飞……”

“为什么要跟你远走高飞?犯罪的是你又不是我。”弥生摆摆手,看到祈织一下子愣住接着道:“唔,到时候警、察先生来取证的时候我还可以做个证人啊,亲眼见证了你们相爱相杀什么的。”说到这里弥生顿了一下,跟祈织打着商量道:“祈织我们换个东西做凶器啊,不然这条项链只能被警、察蜀黍收走了啊。”

——你还真盯上那条项链了啊摔!

祈织收紧了手掌,手心被金属制的坚硬十字架硌得生疼,他呆呆的望着弥生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黑亮的双眼中带了鄙视,“中二也该有个限度吧祈织,是什么给了你自信让你觉得能在犯下那么大的错之后还能自由自在的在外面生活下去?”

祈织无法反驳。俊秀的脸上带了茫然,他眼神转到一边无奈苦笑的要身上,有些失神的道:“为什么呢,要哥,你为什么要存在呢?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就可以解脱了啊……”说道最后他忽然眼前一亮,“对,只要你不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可以去见冬花了,我们可以……”最后的话语在看到要身边的弥生时消失殆尽。

要轻声道:“如果我的死真的能让你不再悲伤的话,那么,我愿意……”

“愿意不愿意什么的,你以为你们是在教堂宣誓吗。”弥生冷冷的声音响起,黑亮的眼中终于带上了怒火,“祈织中二也就算了要哥你也被中二菌传染了吗,以为自己很伟大?可以为了弟弟去死,那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我们要怎么面对害死了自己兄弟的祈织?”

两人都被弥生的忽然爆发吓住,呆愣的看着弥生将炮火转向了祈织:“要杀人?你有什么理由对要哥下手?因为他阻止你去找死?你以为自己失去恋人就是最可怜的了吗,既然知道失去最重要的人的痛苦你希望我们也跟你一样失去最重要的人吗!爱情就是你整个世界了?失去爱情就是这个世界背叛你了吗?能不能有点出息!”

祈织张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在弥生带着鄙视的眼神下他渐渐恢复了清醒,听着弥生继续冷嘲热讽:“是男人就定下目标毁灭世界啊,向你家中二之神祈求神俯身吧笨蛋祈织!”

“毁灭世界……为什么我还要在这个让我痛苦的世界里承受着,好累……”祈织喃喃说道,“现在的我,不过是一头行尸走肉罢了,我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就连你……或许要哥说得对,现在的我完全不配……”

弥生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他一巴掌巴在祈织脑袋上,“说什么失去了谁活不下去,你到底把家里的兄弟放到什么地方去了!热恋的时候山盟海誓最后不还是在感情淡了之后各奔东西?我最讨厌你们这些只看到自己完全忽视别人感受的自私鬼!”

说道最后弥生甚至已经是在吼了,许久未出现过的感觉在心头浮现,他的父母,两个人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坚持走到了一起,开始时的非卿不娶非君不嫁还不是败给了柴米油盐的生活,激情平淡下来之后却忍受不了平平淡淡的生活,于是在他还懵懂的时候两人就干脆的分开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随心所欲的相爱离开,完全不会去考虑那些被剩下来的人的想法——就像他自己。

“什么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你把我们这些家人放在哪里?把一直守护着你的要哥放在哪里!”顿了顿弥生继续道:“知足吧你!家里那么多兄弟难道还会感到孤独吗?就算是为了我们也给我好好活下去啊混蛋!让我们成为你活下去的意义,直到你找到你的守护天使为止,兄弟们绝对不会从你身边消失留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弥生眨眨眼,“至少小弥是绝对不会比你先离开这个世界的。”

“你哭了吗?”空洞的双眼渐渐恢复了神采,祈织直直的看着弥生忽然上前一步双手抚上他的脸颊,额头抵着他的额头,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银灰色的双眼中慢慢的都是弥生那张精致的不似真人的脸。

“才没有!”仿佛自带眼线一般的双眼大睁着,在水光的浸染下那纯粹的黑显得更加透亮,莫名让人感觉到可爱,至少要和祈织都忍不住轻笑出声,在弥生凶狠的眼神下掩饰性的干咳几声闭上了嘴,“我只是眼睛里进团子了。”弥生抿抿唇强调道:“只是进团子了!”

“看你难受的眼睛都出汗了,是不是进了团子大家族啊。”暗金色的眼中终于带上了轻松的意味,就像一直束缚着他的枷锁被解了下来。

弥生想要转头瞪要一眼,但祈织的双手阻止了他的动作,银灰色的双眼执着的看着弥生,“你真的愿意成为我活下去的意义吗,弥生。”

“不。”在祈织变脸之前弥生接着道,“朝日奈家的兄弟们,我们都是你的意义,祈织。”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弥生眼中闪过跃跃欲试的光芒:“心中压抑太久的话对身体不好,所以好好发泄出来吧。”不能只有劳资一个人丢脸!

祈织和要脸上带了疑惑,就见弥生慢条斯理的挽着袖子,一本正经的看着祈织道:“哭吧,要是哭不出来的话我来帮你。”紧握的拳头在祈织眼前晃了晃。

要:……

看着直直盯着他像是不哭出来不罢休的弥生,祈织眼中划过无奈,还有暖暖的笑意。

我只想要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