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尘之风 第40章 悲哀的仙人掌_悦乙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23日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为什么,这章让我看了极为不爽……改也改不了那种感觉……索性算了……哎  我的脑子似乎短了路,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观月似乎在等我的回答,也没有说话。

我们两个就面对面站在那里。

怎么好像……怪怪的?!

“是不是还要我提醒风尘小姐你一下,你在这个地方出现是很不合适的。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观月看我没有离开的意思,只好转身优雅的说,好像在暗示自己要上厕所。

总觉得有什么古怪……我知道我应该离开,但我的脚就是移不动。而且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

是什么呢?……我总觉得观月……今天的观月有点……不一样。

到底哪里怪怪的?我皱起了眉头。

观月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也有点怪怪的,然后就笑起来。

观月的笑容我不知道看过多少遍。冷笑,苦笑……正常情况下,他的笑是假笑,是讥讽。眸子里还会带着一丝不屑。

可是现在……为什么我会觉得有这种严重的不协调的感觉?!

……的确不对,不应该是这种笑……观月的笑不可能会让我觉得怪。

……他居然笑得很真诚,在这种情况下?!

……的确……他笑得太真诚了!!

我的印象中,观月不会有这种笑!他的笑通常是做作的、扭曲的……像这种正常人的笑容,他应该不会有!至少在这种情况下不会有!

明明很不对,我一时却还是想不出是为什么,只好直勾勾的看着他。

观月一边笑着一边走到我面前,纤长的手指抬起了下巴。

!!!!!

我一下呆住了。震惊得忘了呼吸。

观月气疯了?还是我疯了?!

“……我说,你还真有意思……”他的脸越靠越近,我连思考的能力也没有了。

就在他的脸离我只有0.01公分的时候,我看到他眼里飞速闪过一丝戏谑,然后他的另一只手稍稍往上抬了抬。

就是这个!!怪不得我觉得怪!我迅速出手,压住了他正要抬起的手,“如果你要对我用麻醉药,你会死得很难看哦。”我把他的手往反方向拧,“让一个淑女在这个地方晕倒,可是很不厚道的行为啊。”

“你说什么啊?”他依旧笑得很迷人,又让我有点眩晕,只得把脸别开了去,“不要用这张脸对我笑,基德大人。”

“哦~风尘小姐,你很厉害嘛。”他甩开了我的手往后退,笑笑的指着自己的脸,“你不是很喜欢这个人吗?如果刚才真的是他,你会很高兴吧。”

我被他说得愣在那里。

如果刚才真的是观月,我会有怎样的反应?我的脸似乎烫了起来,眉头却皱得更紧。

“你看起来似乎很烦恼呢……”一朵玫瑰出现在我眼前,然后是观月笑得异常温柔的脸,“……聪明美丽的小姐是不适合皱眉的哦……”

“不是叫你不要用他的脸这么对我说话吗?!”我一下生起气来,伸手就打掉了那朵玫瑰:“怪盗基德!你够了!”

“你不是喜欢这个人么……”基德居然变成了高木的样子,只是那狡猾的笑意和高木呆呆的脸怎么看怎么不配。

“是啊,我喜欢他。”我转过头去看着基德,“我好喜欢他。所以,你不要用他的样子做这么不华丽的事!”

“哈?”基德似乎没反应过来,“……做什么事?”

“不要用他的脸靠近我……”我叹了口气,“还有,高木警宫和他女朋友佐藤警官就混在外面的人里,你这么出去,很容易被揭穿。”

“……你知道吗,你真的是个古怪的人。”基德看着我偏了偏头,似乎有点疑惑,“你认出了我,却并不希望我被抓。”

“这里的女生应该没有几个希望你被抓的吧。”我翻了个白眼,“如果你也在打通风口的主意,就换个地方吧,这里我包了。”

“你果然是个怪物。”基德笑起来,“你怎么不问我那个叫观月的现在在哪里?他不是你喜欢的人吗?”

“多半是你偷了他的票进来的吧?”我皱起眉,“……他没有来最好……”

“答错了!”基德举起一个指头摇了摇,“他就睡在这个通风口顶上。药效应该快过了。搞不好我们的话他都听到了哦。”

“你说什么?!”我跳起来用手劈开通风口。观月在上面?!他听到了?!他听到我说喜欢他?!

“骗你的啦!”我半个身子探进通风口,然后听到基德的笑声和关门声。他离开了。

通风道里空无一人。这个混蛋!我叹了口气。观月应该真的没有来吧……这样也好,而且我的目的本来就是通风道。我正准备往里爬,脚下一个声音在喊,“风尘,你这样……不太好吧?”

“哈?”我吊在通风口上往下看,不二正笑着看我,“你做的事,果然都相当有趣啊……”

“啊……”我假笑了两声,“就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你现在当我隐形的好不好?”……幸好是不二,众王子中就他对我友好一些,当然,他的动机是“我很有趣”。

我一时也管不了那么多,基德都出现了,必须在他之前……拿到那石头。

不二的话……应该不会跟别人说吧。

“你想通过这里爬到哪去?”不二问,“去看那个石头?”

“啊……”他太厉害了吧,我只不过问过他一次石头的事,他居然能想到这么远?!我正准备想个理由蒙混过去,门外又传来大吼,“你休想!”

什么嘛!我叹了口气跳下来。

柯南和服部正站在门口看我。

服部似笑非笑,“风尘妹妹相当大胆啊,这里都敢进……”

“看来这里也应该安摄像头……”柯南镜片又是一闪,脸上却有掩不住的怒意。

我只好挠着头傻笑起来。

事实证明,你越不想事情往坏方向发展它就越往坏方向发展。

柯南最终还是没有在洗手间里安摄像头,但却像看嫌疑犯一样把我看守起来。而且拜他的那声大吼所赐,似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进过男厕所,男的看着我如洪水猛兽,女的盯着我如稀世奇珍。男厕所门口就差挂上一个牌子:“风尘与狼不得进入。”当然,我估计那“狼”的意思是指女色狼。

“我抗议!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做!”柯南和服部把我拉进警察专用的休息室,像看犯人一样盯着我。

“刚才你碰到基德了?”柯南手里拿着在洗手间捡到的花瓣,“他扮成了谁?”他发现了洗手间出现的玫瑰,就一直围着基德的问题转,似乎也不是太在意我的行为。估计是因为我没有得逞。

“不管他刚才扮成谁,既然被我看到了,他就不会再扮成同样的人了吧?”我叹了口气倚在沙发上,就是不想说刚才他是在用观月的脸,那样笑着跟我说话。“他的预告行动时间是多少点啊?”我随口问道。

“是在展览之后。”柯南抬起头来,“所以我对他这么早就出现有点在意。”

……基德不守时?!……的确应该在意的!我也很在意!

只是更重要的是,被柯南他们发现了我的企图!看来又要改变计划了。

“风尘妹妹,我劝你不要做让我们困挠的事……”服部叹了口气,“我和你哥哥是朋友,我不想他的家人出事。”

我一惊,抬起头来,看着服部和目光炯炯的柯南。“你说什么?”

“我们可以当做不知道你刚才的目的,我们没有跟警察局的人说,但我希望你保证不要再做让我们困挠的事。你哥哥是我的好朋友,他是个很善良的人,我不希望他的妹妹出事,特别是做出什么犯法的事……”服部再叹一口气,似乎不太习惯自己这么说话,又笑了起来顶顶自己的帽子,“……所以我说,风尘妹妹还真是大胆啊!”

他说哥哥善良?我想起哥哥那种什么都提钱的邪邪的表情,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说和哥哥是朋友?他却不知道自己只是动画里的人物?

不可能做朋友的!他们和我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

如果他们看到现在的哥哥……会是怎样的表情?

我的心沉重起来。

一定要早些动手!不能让服部和柯南他们见到现在的哥哥!

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但知道这个真相的人……也只有我一个。我一个人,就够了。

今晚,我想结束一切。

“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好吗?”我扶着额头,“我不能保证什么,但我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不会让你们为难的,也许最后,你们连我这个人曾经存在过,都不会记得……

所以,请放心……

服部和柯南互相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走了出去,也不知道相信我没有。只不过又叫了和叶和小兰陪我,看样子还是不怎么放心。

和叶和小兰看我没什么兴趣去看外面的展览,也陪我坐着不肯出去。

“小尘,有人找哦。”我们在休息室聊了一会,就有人敲门,小兰开了门叫我,“他说有话给你说。”

“不二?!”我走到门口有些惊诧,很快就了然了,“……如果你是来夸奖我有趣的行为的话,我想我已经知道了。”

“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想跟你说几句话。”不二笑笑的开口。

“哈?”他除了会说我有趣之外还有其它话好说?

“你很有趣。”不二眯着眼开口,笑容近乎泛滥。

果然!“这个,我早知道了……你说过很多次了……”我扶着额头,有点无力。

“你很像种植物。”不二接下去说,“看着你做那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我越来越觉得这些话要早点给你说。”

“嗯?”神经敏锐的人,他到底要说什么?我心里一惊,表面仍是继续装傻。

“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仙人掌。那种浑身长刺的植物,生命力却相当顽强。“不二仍眯着眼,脸却转向了一边。

要和我讨论园艺?他不会这么无聊吧?我皱着眉,仍是耐着性子听下去。

“因为它浑身是刺,因为它就算不需要人照看也能好好的生长,所以没有人注意它的内心,好像它的内心和它的表面一样坚强……”不二转过头来,“只是我常想,像它那种植物,表面长满了刺,不让人靠近,不要人照顾,它的内心是不是真的……也一样坚强呢?……或者说,它那样拒绝别人,才会让人觉得它坚强。它那样活着,难道不会寂寞吗?”

“你在说什么?”我挠挠头,“你该不会是想说我像仙人掌吧?”

“我只是想知道……”不二微笑起来,“你做那些事,真的只是因为有趣而已吗?”

“随便你怎么想。”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有趣啊。只是你这么认为……你为什么不一直这么认为,今天突然来说这些话……他今天的话,太多了!我皱起眉头,“怎么会想到今天跟我说这些话?”

“因为你刚才说了,我们是朋友。”不二转过身去,“一个像仙人掌的人,会把别人当朋友吗?”

像仙人掌是在说我?外表的利刺代表坚强,可也象征着拒绝。

拒绝对别人解释,拒绝别人的关心……拒绝一切。所以,我是坚强的,也是寂寞的吗?所以,我不会把别人当朋友,因为仙人掌,只会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因为仙人掌,不会让任何人靠近?

你也太会比喻了吧……只是我如果真的是仙人掌,那一定也是变异的品种。

我苦笑着关了门。

直到最后,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跟不二说。

什么都不能说,也不愿说。曾经关心过我的人都一个个离开了。

在这里,我的存在是个错误,想要纠正这个错误,必须付出代价。那些甜蜜而温暖的回忆,剩下的都只是苦涩。所以我……愿意成为仙人掌。

也许过了今晚,我就什么也不是了。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回房,门又被叩响了。

“我对园艺没什么兴趣……”我皱着眉头开门。

“风尘!”一个少年站在门口神采风扬,“你真的很喜欢我是不是?”

“哈?”我看着这个黑发墨眼的少年,一时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观月?!又是观月?!……这种语气,这种笑容,还是基德吧?……又要逗我吗?

“你玩够没有!”我抬手就要给他一巴掌,“叫你不要用他的脸对我说话!还敢跑到柯南他们的休息室来!……你……”

我的手被他一把抓住,他的脸上又挂起了我熟悉的冷笑,“嗯哼,你果然是喜欢我……才受不了基德用我的脸和你说话吧?我刚才在洗手间听到了……”

“什么?”我扬起眉看他,那熟悉的眉眼,那不屑的冷笑……真的是观月?……他刚才在洗手间?基德把他关在洗手间里?我没发现?

我一下慌起来。历史仿佛又要重演,我再也不想看到他那种温柔得近乎悲哀的脸了,我不想再他再受伤了,所以……

“啊,我喜欢你啊,全世界的帅哥我都喜欢嘛,我就是花痴嘛!”我嘿嘿笑了笑,想把手抽回来。

想不到他居然把我的手抓得很紧,“那你怎么没说你喜欢不二周助?”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想甩开手,却始终用不上力气,“……我说喜欢谁,这种话,怎么能当真!”不能当真!你不要相信!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什么都抛弃了,你好不容易才正常起来……不要让我有所留恋,不要想起那些已经忘记的事……好不好……

“嗯哼,的确不能当真。”观月放开我的手,“不过,……我总算是赢了不二一回了……嗯哼,他果然不是我的对手……”他又习惯性的去搅自己的头发,脸上的笑意变得如动画里一样扭曲。然后他一边得意的笑着一边走开了。

只是我笑不出来。原来最可笑的是我。我还以为……

我关上了门。头昏昏的近乎想晕倒。一双手用力的扶着我的肩。

一抬头就看到小兰有点惊恐的脸,“小尘,不好了!有人说在楼上的展览厅安了炸弹!所有人必须马上离开大厦!”

炸弹?!我的嘴角扬了起来。

终于来了!你用这种方式,也算特别了……风光!!

反正我什么都没有了,反正我继续活在这里也只会成为一个笑话,一棵植物……所以,干脆就什么都别留下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