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终身:霸总宠妻手记 第七十五章_七十一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23日

“少爷真的不在,洛少爷也不在,”祁管家无奈。

凌灵推开了书房的门,并没有往里看,只是看着身后的祁管家,还顺带插上了腰,然后说着,“这不就在那躺着的吗?”

根本就不用看,凌灵就知道,刚才那么做也只是为了逗逗这个可爱的小老头子了。

只是看这个样子,里面的这两个人是真的喝多了。准确的说,只有洛初一个人喝多了,因为此刻的他正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脸上还带着酒未散尽的两坨红晕,就像是自带高原红一般,醉得不省人事。

至于祁睿,他自然还是那副要人命的样子,端端正正的坐在一旁,靠着沙发,闭着眼睛,算是休息一会吧可能。

“少爷...”祁管家有些不好意思。

他在祁家做管家也是做了大半辈子了,虽然说现在是老了,可也是老当益壮,吩咐做的事情一件都没落的,也没有不办妥的,将一干琐事都打理的干干净净、利利落落的。

“没事,”祁睿闭着眼睛,想也不用想是谁,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是在祁家公馆。

于是祁管家就离开了,走的时候还不忘瞪了一眼一脸轻松的倚靠在门上的凌灵。

“这是喝了多少啊?”凌灵还没靠近就闻到了里头两个人身上的酒气,真是十分浓郁,凌灵赶紧装模作样的捏上了鼻子,做出一副娇而造作的模样,只是语气还是十分粗矿。

“没喝多少,”祁睿捏了捏自己的额头,头有些晕沉沉的,看眼下的黑眼圈,是一晚上没睡了。

祁睿的酒量是很少的,凌灵知道,而且他也是个极自制的,至少在有人的时候,不管是谁,只要是除了他自己一个人之外的有第二人存在的环境下,他就绝不会允许自己喝醉,包括洛初,包括他现在喜欢的那个南乔,只是可能不包括江乔,当然这也只是猜测,毕竟没有得到明确的证实。

至于洛初,洛初就是个二瓶倒,酒量很浅,却偏偏要装出一副酒鬼的样子,最是好唬人了。好在洛初的酒品不错,喝醉了酒也只是乖乖的躺在那里睡觉,不吵不闹的,倒是比醒着的时候那副张牙舞爪的贱人样子可爱多了,就像是一只小野猫,奶奶的,让人忍不住想靠近,捏一捏他红彤彤的脸。

“真醉了,洛初?洛初?小笨蛋,”凌灵几乎是下意识的喊出“小笨蛋”这三个字的,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也不自觉的温柔了不少,这是连她自己都没能察觉的。

她总是很喜欢逗弄洛初,捉弄洛初,从小到大,偏偏因为江乔的缘故,洛初总是不会还手,也总是想让于她,因为江乔是凌灵唯一的好朋友,虽然凌灵总是说那是她不嫌弃,是她人好,才会委屈自己做了江乔的好朋友,而每每这个时候,江乔总是不说话,选择在一旁帮衬着,好像事实就是如此,其实大家都知道,凌灵鲜少有朋友,除了江乔,江乔是她唯一一个朋友了,其实是江乔不嫌弃自己,就连凌灵自己都知道,自己有多难搞。

那个江乔啊,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

不过洛初应该没有睡着,就在凌灵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弹一下洛初的鼻子时,下一秒洛初就从沙发上一下子弹坐了起来,十分警醒的模样,像是特别害怕旁人的靠近,还不忘往沙发里头缩了缩,似乎是被吓着了。

不知是洛初,就连凌灵也是被吓了一跳,洛初似乎很抗拒自己的靠近,老实说,凌灵的眼底是有落寞的,是伤了心的,好歹是从小一起相识又长大的情意啊,这也太生疏了吧,不过她并没有在意,而是出言试图想要缓解此时因为她而导致的尴尬氛围,“洛少爷,好久不见啊,”还是往常那副直来直去的语气,然后一屁股的坐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还将两条腿搁在了面前的茶几上,是大佬坐姿了。

而祁睿则是见怪不怪了,只是在洛初被惊醒的那一瞬间,皱起了平缓的眉头,然后默默的离开了书房。

其实洛初并不是抗拒凌灵的靠近,他只是抗拒每个人的靠近,这个状态已经持续很久了。

这些年,洛初一直睡不安稳,一直依赖药物生存着,或者就是彻夜的喝酒,等到喝醉了也就安然了,所以说酒,有的时候真的是一个好东西,只是就算是熟睡时,洛初也像极了一只受了惊的小猫,警醒的挑剔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让人觉着害怕,导致神经也十分的衰弱。

自从江家出了事之后,洛初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原有的阳光活泼和原有的安全感。

而这些年,洛初,一直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也没有一个人能够给他,包括祁睿。

就算是祁睿在的时候,洛初其实也十分的小心,而祁睿也不敢去打扰或者是试探他的小心。

洛初从沙发上起来,看清了来人是凌灵的时候,心底松了一口气,只是身体还是一味的抗拒着,不由自主的往沙发里头缩,往一旁挪了挪。

“你可真不够意思,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都回了南城了,还得让我去新闻上搜才看得见你的消息,朋友做到这份上,真是心塞,还是说你眼里只有三少一个人?”最后一句话,凌灵说的极为挑逗。

这些年,洛初一直呆在国外,就算是偶尔回国,也只是呆个一两天就会离开,而回来的那一两天,其中定然有一个晚上是在郊外的陵园,还有一个晚上便是在祁睿这儿,凌灵很少能够见到洛初,其实也说不上是想念,就是很想见上一面,每一年都想见上一面。

凌灵看着洛初茫然惆怅的眼神,这般说道,“怎么,不认识我了?”边说还边靠近,将头凑上了前去。

很明显,在凌灵靠近的时候,洛初的瞳孔下意识的收了收,而嘴角也是极其的不自然。

凌灵突然觉着好没意思,便拿了一旁的空酒杯,想要往里头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却没想到,酒瓶是空的。

“......”洛初并没有搭理她。

凌灵倒了倒酒瓶,确定是空的之后,便将它随意的放在一旁,说道,“怎么说,这次回来,打算在南城呆多久?”

“......”洛初并没有回答她。

“该不会是傻了吧,”凌灵冲着洛初晃了晃手。

这些年,洛初是一年比一年奇怪了,性子也同祁睿越来越像了,而凌灵每年也只能见到洛初一面,自然也不晓得他到底生活的如何,只是经常能够在新闻杂志上看到洛初的身影,当然大多数都是娱乐版块。

“......”洛初晃了晃神,不耐烦的拂开了凌灵的手,说着,“说吧,找我什么事?”然后拿起了另一瓶酒,往自己的酒杯里到了一杯酒,略带得意的喝了一口,凌灵看着,简直想骂人,刚才她那么尴尬。

然而洛初也没有帮她倒上一杯酒,凌灵只好自己给自己倒酒。

就在这时,洛初突然没来由的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来,“祁睿身边的那个女人,你熟吗?”

凌灵倒是十分的淡定,手不抖,心不跳的,“哪个?”也确实是,祁睿身边的女人多的是了,多的是女人被他假正经的外表所诱惑。

凌灵还加了一句,“祁睿的女人可不比你少,你们两兄弟,都一个样,”凌灵开着玩笑。

见洛初不说话,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心下了然,故意装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你说的是南乔啊,”

其实凌灵知道洛初指的是谁,毕竟那个南乔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当然这是凌灵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也是作为祁睿的朋友的直觉,这一次,祁睿是认真的,至少对南乔,不会是这么简单。

昨天的事情,凌灵虽然没有在场,但也是听人了说了一耳朵的。

“怎么了?你也看上她了?”只是凌灵并不想多管什么,所以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脸糊涂的样子。

这两个人男人,一个祁睿,一个洛初,一个温润如玉,一个热情似火,都是最好的男生,江乔在意的,也是最在意江乔的,只是江乔早就不在了,若是他们真的能够走出来,管她是谁,对凌灵而言,都是好人的。

那个南乔,别的不说,自从她出现后,祁睿很明显脸上的笑容多了不少。

“怪不得昨天大闹晚宴呢,不过你洛初什么样的女人没尝过,还差这一个,不应该呀?”凌灵见洛初没有说话,一脸厌烦的看着自己,便继续加了一句调侃的话。

“......”洛初并没有搭话。

凌灵并不想过多的议论南乔这个女人,不得不说,祁睿是真的将南乔放在掌中心疼的了,至少现在是如此的,只能说是南乔确实是有手腕的,而凌灵也见过南乔几面,也确实只有过两面,印象中南乔长得很漂亮,既是温婉又是娇媚,因为南乔的妆总是化的十分的妩媚,而穿着也十分的性感,行事作风也很大胆,说话更是极尽风尘,但是她的眉眼,确实典型的江南女子,眉眼弯弯的,笑起来特别舒服。

就连凌灵一个局外人都有这种感觉,更何况是祁睿,如果说祁睿只是单纯的护着这个南乔,宠着这个南乔,凌灵是不相信。

因为话题敏感,导致了气氛也同样的尴尬,于是两个人都没有再继续说话。

本是两个话最多的人,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小的时候,江乔很爱画画,总是坐在院子里画那颗老杏树,一呆就是一下午,而洛初虽然爱陪着江乔,却是个闲不住的,总是十分的吵闹,就算是自己一个人也能说上老半天,说的旁人都烦了,而江乔却总是带着笑,认真的听着洛初,说着话。

江乔总说,洛初是个话最多的,也最喜欢招惹旁人,一刻都不让人清闲,总是没有一个安静的时候,是个带着粉红色的男孩子,但她就是喜欢洛初,很喜欢,很喜欢。

她觉着这是非常可爱也是难得的。

那个时候的凌灵并不觉着,她甚至觉得江乔有些太过老成了,不过是个小孩子调皮捣蛋罢了,哪里来的这么深奥的理论,现在想想,凌灵真的很想念那个时候,那个江乔在的时候。

她总是人群中最美好的那一个。

凌灵唏嘘着,但又不敢表现出来,看了一眼洛初,他依旧是闭着眼睛假装睡觉,于是便低着头开始玩着手机,自顾自的刷着网页。

“南乔,”没过多久,凌灵喊了一声,“这女人,够可以的啊,”带着吐槽,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一样,一下子就不淡定了,还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去打人了。

“凌小姐,请您慎言,”而一旁的祁管家听见了,便说了这样一句话,仿佛南乔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还不准人随意议论,甚至是谈起了。

祁家的人,个个都是极其护主又护短的,特别是祁睿。

“......”凌灵很无语。

“......”洛初也很无语。

“我说的是言家那个,言毓婉,”凌灵几乎是咆哮着的,看得出来,她确实是很郁闷了。

“言家小姐?”这次疑惑的人轮到祁管家了。

“言小姐怎么了?”这个言毓婉又怎么了,或者说言家又怎么了。

“这言毓婉都要反了天了,安安稳稳的同祁睿订婚也就算了,还偏勾搭上了洛初,竟然还有脸发声明指责诉苦?!”凌灵是对着祁管家说着的,但眼睛却一直看着洛初。

“真是无语,”

洛初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不耐烦的皱着眉头,低声的说了一句,“凌灵,你一大早上的发什么疯呢!”这个分贝实在是太大了。

而在凌灵的眼睛里看来,或者说是在凌灵的耳朵中听来,凌灵是觉着洛初在偏袒于言毓婉,在相帮着言毓婉,于是便更加的生气了,“你自己看,好好看看,”

言毓婉这个女人,凌灵是极其不喜欢的,特别的矫揉造作,也特别的不自量力,眼睛像是长到了头顶去的一样。

洛初不耐烦的接过凌灵的手机,手指快速的刷着,只是看了几眼,便没什么兴趣了,将手机随意的扔在一旁,倒是站在一边的祁管家拿起了手机,眯着老花眼,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着。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的晚宴上,言毓婉和南乔不是闹了一出,按理说是言毓婉主动找的茬,而南乔也很利落的反击了,本来不过是两个女人之间互相看不上对方的一堆破事,也没不会起什么大的水花,不过就是被人议论几句,当做一个争风吃醋的笑话谈资而已,没几天就过去了,可能都要不了几天,过了一个晚上就忘记了。结果,这不是洛初又出来插了一手,踩上了一脚,还是站在言毓婉的那头,踩了祁睿一脚,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算是直接驳了祁睿的面子,让祁睿下不来台了,尽管这两个人自己不介意,还能窝在一起喝酒聊天,一点不放在心上,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但是在旁人看来,那可就是洛大少冲冠一怒为红颜,还是个可以说是素不相识的红颜。

言毓婉是言家的小姐,但是言家的关系也是十分的复杂,言家有两个孩子,一个言毓婉,一个言霆毓,言霆毓是言家的大少爷,言毓婉是言霆毓的妹妹,还是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言霆毓的母亲和他的父亲离婚了,而言毓婉的妈妈则是小三成功上位,当时还是怀着言毓婉成功上位的,而且还有一句题外话,尚且还没有得到证明,就是言毓婉的妈妈是个小三,但是原配也是个潇洒的女人,二话不说就提出离婚,甚至不要一点财产,办完手续就出国了,特别强势,而言家本来是不打算接受这个女人的,结果她不是怀孕了吗?据她自己说检查出来还是个男孩,言家为了宝贝孙子,再加上当时舆论已经传开去了,所以再三考虑之下,言家就忍了,接受了这个女人,但是没有办婚礼,据说也没有领证,原先说的是生下孩子再去领证再去办婚礼,没想到,等了十个月,却等来了一个女孩子,本身言家对男女没有什么太在意的眼光,只是架不住这个女人满嘴谎话,骗了他们十个月,就有些难堪了。

所以...可想而知。

只是这个言毓婉虽说是出身不太光明磊落,但她自己却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一直以言家大小姐的身份自居,特别的乖张,至于言霆毓,真的可以说是个三观比较正的公子哥,和他那个大气的母亲是一模一样的,根本不将那对母女放在眼里,随她们瞎折腾。这样说起来,言霆毓也比较辛酸,因为这对母女经常弄出许多的麻烦事情来,但又是个极会利用网上风言风语的人,是属于那种一沾惹上就甩不掉了的那种,所以言爸爸也一直十分的后悔与懊恼。

再说回来刚才那件事情,洛初的那一个完完全全就是和祁睿赌气的幼稚行为,在其他人看来就是看上了言毓婉,特别是言毓婉这个心里没几斤几两的人,当了真,觉着洛初对她是真的有意思,也看上了洛初。

这不,才过了半个晚上,言毓婉就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了一大段话,大致意思就是诉说自己的委屈与隐忍,当然还有大度,但最后还是因为某人太过分,欺人太甚,导致自己无法忍受,一次又一次的践踏自己的尊严,于是便单方面的提出取消婚约,又在文章的结尾处,表达了一下对所有关心她状况的人的感谢,顺带表明自己乐观向上,感恩生活的态度,并且有含蓄巧妙的提及了某位神秘的白马王子,愿意当她的骑士,肯出面保护她,给了她勇气,才做出了这样一个大胆的决定。

至于文章中提到的某人,就是祁睿了,那位英勇的白马王子,肯定就是洛初了。

真是无语。

还白马王子,还骑士,是把自己当做够公主了吗,就算是那也是恶毒的后妈生的恶毒的公主。简直是圣世白莲花,和她那个小三上位的妈一个模样。

这不,文章一发布,又是在大晚上,经过长时间的网络发酵,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就算是有人想要强行操作,恐怕也来不及了,也解释不清楚了。

而祁家是被白白的泼了一盆脏水,虽然看起来有些吃亏,但是长远来看,应该可以说是划算的,毕竟现在是言家主动取消婚约,主动离开,不会等到后面的哪一日,甩都甩不掉了,况且祁睿根本也不喜欢这个言毓婉。

本来凭着言毓婉的身份,其实是够不上祁家的,而当初之所以和言家订了婚事,也是迫于压力,言毓婉的那个小三母亲,再一次公开活动中,在面对记者有意无意的采访时,说是十分的看好祁家三少,又说自己女儿和三少情投意合,两厢情好,好事将近了,最后还在结尾的时候,说是要保密,还是等小年轻自己决定。然后当天晚上,网上就泼出了一组图,模糊的不能在模糊了,根本看不清谁是谁,全凭一张嘴瞎说,但是关键是文字,直指图中的两人分别是祁睿和言毓婉。

祁家是个十分大气的,可以说是根正苗红,根本就不在意这些网上的闲言碎语,毕竟也不是头一次碰瓷了,而言家的那对母女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再事情发酵了之后,第二天被记者堵在家门口,又接受了一个采访,言语十分含蓄羞涩,虽然嘴上否认着,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在默认,还时不时的在记者提到祁睿的时候,露出娇羞的模样。

那些娱乐八卦的记者个个都是人精,再加上一些不明真相,只知吃瓜的网友,还有祁家一声不吭的做法,大家都开始实锤了。

最后祁家出来否认的时候,大家已经先入为主,陷入了自己无穷无尽的臆想之中,就算是你再说什么大实话,也都会被自动归结为在“掩饰”或者“撒谎”。

再后来,网上就出了什么,祁家三少风流成性,敢做不敢当,一直在外面沾花惹草,祁家是最看重面子的,自然是受不了这样的风言风语,也根本就看不上那对母子,但是怎么说的,言爸爸虽然荒唐混账了一些,但是言妈妈,也就是言霆毓的母亲,却是个很得人赞赏的,再加上言霆毓也是个很被人看好的,于是祁家退了一步,两家碍于面子,吃了一顿饭,就定下了婚约,也只是口头的,做做样子,只是为了平息言论。

只是大家哪里会在乎真相,再加上后来出了南乔这号人物,祁睿的风评一下子就一边倒了,开始往风流浪子那里靠了,事情发生的多了,祁家也就无奈了,也不在意了,但是这个言毓婉却是个从来不肯罢休的,总是将自己放在祁睿未婚妻的位子上,给南乔难堪,一次又一次的给南乔难堪,祁睿也是一次又一次的因为言家和言霆毓的面子上忍了许久。

至于洛初,那可就是真的倒霉了,看这个样子,是打算缠着洛初不放了,也是她自己活该。

凌灵一脸看热闹的样子审视着依旧一脸淡定的洛初,仿佛是真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像是失忆了一样。

这个言毓婉,真是,凌灵是忍不了了,非得好好教育教育她一下,好死不死的非要缠着她最看重的两个好兄弟。

凌灵还在生气,一生气,凌灵就想喝酒,结果喝到一半,就听见洛初又十分突然的说了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把凌灵直接给呛到了,这什么情况,洛初不会是真的瞎了吧,他可是个三观正常的人啊,该不会是真的被狐狸精迷了心窍吧。

凌灵还以为自己出现了什么幻觉,这才喝了多少,就醉了?不应该呀?然后看着洛初一脸认真的样子,连连呛了几声,“什么什么样子,”眼神十分的飘忽不定,满脸通红,是真的被呛到了。

“言毓婉就是个绿茶婊,洛初你该不会是真瞎了吧,这都看不出来?”凌灵是真的担忧啊,这洛初刚才的样子也太认真的了吧,这不符合常理啊。洛初和祁睿虽然性格不一样,但是真的,从小到大,喜好都是一模一样的,祁睿喜欢的,洛初也喜欢,洛初喜欢的,祁睿也喜欢。

这可真是...糟糕了。

洛初看向凌灵是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我说的是南乔,祁睿的那个新欢,”十分的无奈。

这个女人,真的是,什么脑子,谁关心言毓婉啊,祁睿都没看上的人,他洛初能看上吗,那不是给祁睿找茬,也给自己添堵吗,这可不划算,祁睿的大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随意就抱到的呢。

啊,是南乔啊,一听到南乔,凌灵稍稍的放下了心来。虽然说南乔这个女人神神秘秘,奇奇怪怪,性子强烈,也不是个善茬,但是相比于言毓婉而言,凌灵是不讨厌南乔的,可能是因为她笑起来的样子,在某些角度,真的像极了那个甜甜的小女孩。

“新欢?新什么欢?都两三年了还新欢呢,真是搞笑?!”凌灵缓了一缓,继续喝着自己杯子里的酒。

“......”洛初十分无语。

话还没说完,酒还没咽下去,一抬头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祁睿,手里还端着一份吃的,应该是早餐了,然后一脸阴郁的看着凌灵,眼神直勾勾的,吓死个人了。

于是凌灵又一口老酒,差点喷了出来,又把自己给呛到了,真的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我可没有背着你说她坏话,你别冤枉我,是洛初,”凌灵是这样解释的,摊摊手,然后一脸无辜的指着洛初,想要让洛初背锅,不过也不算是背锅,真的是洛初先提起来的,她又不是存心背着人想要说人坏话的,再说了她也没有说人坏话呀。

“是洛初问我的,”凌灵又重复了一遍,一脸的笃定。

“......”洛初很无语,并没有说话。

怎么说呢,这可以说是习惯而成之后心照不宣的默契和下意识的举动了吧。

小的时候,就有一个常态,他们四个人之间,若是凌灵惹了祸事,被人发现了,只要推给洛初就好,然后洛初就会推给祁睿,而这个时候祁睿每每就不会说话,然后会将事情揽到自己身上,那些大人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这可不是凌灵使坏,这是江乔教给凌灵的,她说洛初就是个最调皮的,他犯了什么错大人们都是见怪不怪的,至于祁睿,他是个最乖巧懂事的,就算是他犯了错,大人们也是不相信的,只会觉着是在偏帮着你们,就不好再做过多的惩罚了。

这样的情况,屡试不爽。

而这一次也是如此。

见到洛初没有说话,祁睿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端着手里的早餐盘,将早餐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放在了洛初面前,“醒了就先吃点东西吧,”

虽然有些无奈,但怎么听着有一丝丝的温柔之色。

早餐很简单,可能是为了照顾洛初的胃,准备了两份,一份是粥,加鸡蛋,还有一份是火腿加鸡蛋,然后还有一杯茶水,应该是醒酒茶了。

“好,”洛初只是淡淡的硬着,然后顺手拿起了放在一边的刀叉,显然并没有什么胃口。

“别看了,只有一份,”说话的是洛初,十分的欠揍。

好吧,凌灵一早就该想到的,肯定是没有她的份的,祁睿只对洛初一个人好,这也太伤人心了吧。

凌灵只好撇撇嘴,装作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我吃过了,”

其实她并没有,不过也还好,凌灵本来就没有吃早饭的习惯,只是看着还是觉得很香,很馋人了,就像有些东西,你不去想的时候,就觉得没什么,只要一想到,或者有人放在了你面前,便会觉着,哇,真好,并且是由衷的感慨。

见洛初拿起刀叉,祁睿按住了洛初的手,说道,“先把醒酒茶喝了,在吃,”语气严厉的就像是个老者或者是长辈。

凌灵总是觉着奇怪,祁睿年纪轻轻的,却总是给人一种和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感觉,说是沉稳,也太严肃了吧。

“我醒了,”洛初是这样说的,有些嗔怪和撒娇,当然也可能是凌灵的错觉,只是很显然他十分的抗拒喝醒酒茶,也可以理解为是小孩子抗拒喝苦药而选择糖果的样子。

祁睿并没有接话,只是他的手一直摁着洛初打算拿刀叉的手,看来是并不打算放手了,这杯茶不喝也得喝了。

“好,”洛初无奈还是应着,然后祁睿才放开了手,看着洛初喝了一大口的醒酒茶,才收回了眼神。

洛初一向来都是很听祁睿的话,特别是这些年,更是如此,过去同江乔有关的所有人,所有记忆,都被洛初下意识的划入了黑名单,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靠近洛初的心,也看不见洛初爽朗的笑容,除了祁睿。

这些年,只有祁睿在的地方,也只有祁睿一个人在的地方,洛初才能静下心来,好好的说说话,好好的睡睡觉。

祁睿是唯一一个陪着洛初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很多人都说洛初是看上了言毓婉,其实不然,凌灵知道,洛初只是在同祁睿赌气,洛初在意祁睿,是因为他在意江乔,在意那个在意江乔的祁睿,这么多年,因为对江乔的放不下,洛初将自己逼成了一个潜意识不准任何人忽视或者染指江乔的所有一切的人。

他将江乔藏了起来,好好的藏了起来,不准自己靠近,也不准别人靠近,却又不准自己去忘记,也不准别人去忘记。

洛初太孤独了,太害怕了,太难过了,所以他需要一个人陪陪自己,而那个人,就是祁睿。

而祁睿,也是心甘情愿,并且甘之如饴的陪伴着洛初。与其说是单方面的陪伴,不如说是两个孤独的人互相取暖。

其实有的时候凌灵并不能理解,江乔很好,是真的很好,是个见了就会喜欢的女孩子,只是再好,江乔也不过出现了十二年,在他们各自的生命里出现了十二年,准确的说来,甚至没有十二年这么长的时间,怎么就会这么痛苦,怎么就会到了难以割舍的地步。

后来凌灵才终于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根深蒂固,很多人也一样,比起怀念更多的是执念,是因为愧疚。

江家出事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所有人都不在,后来警方找到了江家所有人的尸体并且认领了所有人的尸体,大都是在了一处被发现的,就算有,也靠的很近,除了江乔。

这个孤独弱小的小女孩,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陪着她,她的三哥,她的阿初哥哥,都不在。没有人再会去记得江家的这位乔小姐,因为所有与她相关的人、事、物,都在那场大火力丧失了,除了祁睿和洛初,还留存着一点点那个小女孩来过这个世界的痕迹,并且证明着,十分逞强的坚持着。

祁睿放不下是因为那个时候,他就在现场,却无能为力。

洛初放不下是因为那个时候,他不在现场,更无能为力。

那场火,是意外,只是这场火真的太大了,这个意外太痛了。

所以,现在这个场面,就变成了祁睿,凌灵,包括那个祁管家一起看着坐在沙发中间的洛初淡定的吃早餐?

那么,刚才让凌灵炸毛的言毓婉呢?!没人在意?!难道只有凌灵一个人觉着那是件了不得的棘手的事情吗?!

真是奇怪?!

凌灵瞧着这个架势,看来目前来说,比较重要的事情是真的等洛初吃早餐了?

凌灵陷入了沉思。

凌灵小的时候是个胆怯的女孩子,因为大人的不重视,所以总是怯生生的,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也正是因为如此,大人们便越发的不重视她,所以她一直活得十分的小心翼翼,而江乔是唯一一个将手伸向自己的人。

她记得她第一次见到江乔的时候,是因为江乔的书法写的很好,总是被人夸赞,站在人群中间,凌灵觉得,像极了一个公主,她也本该就是个公主。

而凌家奶奶觉得特别爱充面子,本来就不是很喜欢女孩子,再加上还是个样样比不过人家的女孩子,觉得十分的丢人,且拿不出手,便开始私下里背着众人开始挖苦讽刺凌灵。

当时的凌灵还是个不知事的年纪,她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奶奶要这样对自己,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凌灵还是无法理解吧,就算是理解了也会想不通吧,就算是想通了也这也会是她永远的一个结了吧。

后来凌奶奶便丢下凌灵一个人走了,凌灵是第一次来到江家,江家很大,修饰的古色古香,有很多曲曲折折的小道,也有很多庭院,那一天还有许多陌生的人,并没有来得及去搭理她。

作为一个小女孩,凌灵无疑是害怕的。

而江乔便是这个时候站在一直蹲在角落里凌灵面前,伸出了她稚嫩的小手。

“你别哭了,我给你吃糖,好不好?”那个小女孩说着便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糖来,同样蹲了下来,捧在手中递给了自己。

而那时的凌灵觉着自己的奶奶这样对自己都是因为江乔,所以并没有搭理她,也没有给她好脸色,突然站了起来,并且将她的手一把拂开,江乔显然也没有想到,因为惯性,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只是那双小手还是死死的捧着那一把糖,不让手中的糖掉落了出来。

江乔是江家宝贵的小小姐,自然受不得丁点的委屈,江家的人自然也容不得自家小姐受丁点的委屈,下一秒便有人朝这边跑了过来,口中喊着“小姐”,将江乔扶了起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