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异世界变成血族拯救世界_72:神秘生物与神秘少女(季愁然)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13日

此刻岳阳身处一片漆黑的空间,这里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即使她是血族都看不见有什么东西存在,看到的只有黑暗。

岳阳也搞不懂怎么回事,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走进了那个祠堂,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这个黑暗的空间,别说出口了,连个石头都没。

“那个,我是不是不小心进入到某位高人的老家了?那啥,我不是故意的,您要不放我离开好吗,我就是个小孩子,我啥也没看到,啥也不知道,我就是跑着跑着摔懵逼了。”

“哈喽~有人吗?”

“那个,高人大侠,您看我就是个小丫头,别欺负我了,您要是憋的太久觉得无聊,我可以给您唱歌啊,您要是在的话出来一下好吗?”

......

不管岳阳怎么喊,就是没人回应,而且还没有回声,她的声音都被这里的黑暗给吞噬了。

就在岳阳内心紧张的一批的时候,她的面前,突然亮起了一道刺眼的光芒,岳阳下意识的捂住了双眼。

“汝就是吾的主人吗?”一道分不出男女的声音响起,这道声音中带着一丝令人颤抖的威严。

“啊?主人,不不不,您误会了,我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岳阳适应了一会儿之后慢慢的看向前方。

这一看,岳阳吓的摔了个屁股蹲儿,亮起的光芒并不是什么灯,而是一只巨大的金色眼睛,这只眼睛大的不像话,估计顶一个房子或者两个房子那么大了,而且这个眼睛十分的漂亮,华贵的金色占据了眼睛的大部分,而在瞳孔之中还有一道黑色的竖立椭圆,像是瞳孔之中又一个瞳孔一般。

“误打误撞汝能来到这里?”神秘生物的声音中似乎带上了一丝玩味。

“我对您没有任何想法,我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就走了进来。”岳阳害怕的解释,这个神秘生物是什么鬼,一个眼睛都这么大,龟龟,那它本体不得上天喽,而且这眼睛看起来很不一样,一时间也说不出来是什么。

神秘生物没再说话,像是审视岳阳一般,岳阳吓的大气不敢喘一下,就这么与这只金色眼睛对视。

过了许久,在这黑暗的空间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充满着威严的女孩声音。

“一体双生,血族之躯,人族之魂?”

“媞娅大人!”

这个女孩的声音响起之后,神秘生物的声音跟着响起,只是这一次它的声音充满着尊敬。

“可惜,还是幼年,幼年的汝实在是太弱了,如此弱小的汝居然能来到这里,呵呵,有趣~”

“......”

岳阳完全不敢说话,她这又是进入了哪个大佬的老家吗?真就倒霉呗,开局被血族搓,跑出去了被狼族搓,离开了狼族又被人族搓,现在好了,又来大佬搓她,甘霖娘哦,就算是绒布球也没这样搓的吧,到哪都被搓,这也太过分了!

“汝的资质比起千年前那个人族小家伙要好上许多,不过可惜,汝身为血族之躯无法觉醒神谕,呵呵,这样的汝想要成长起来可是很困难的啊。”

“而且,吾从汝身上嗅到莉雅的味道,看样子那个不听话的孩子已经找过汝了,既然她没有杀了汝的话,汝算是勉强有了一丝资格。”

“现在的汝太弱了,而且汝无法觉醒神谕,吾给予汝一道神赐,待汝离开这里之后去试着接触一下琉璃,若是汝能得到琉璃的认可,汝便可以再次回到这里接受考验。”

“......”

少女的话音落下之后岳阳的面前就闪起了一道强烈的光芒,这光芒刺激的她睁不开眼,只是感觉到左手手背上一阵刺痛,像是什东西在她手背上刻画东西一样,疼,但身体动不了,甚至想喊都喊不出声。

一直到光芒消失岳阳才感觉到自己能动了,第一时间看向自己的左手手背,但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摸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手背上的疼痛感没了,此时有点灼热。

“汝该离开这里了。”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哎!”岳阳刚想开口问些什么,眼前的画面就开始转变,像是扭曲了一样,黑暗的空间变成了一个古老的祠堂,此时的她正站在祠堂的中央,在她的面前有一把没入地面的石剑。

岳阳一脸懵逼,不是,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刚刚到底经历了什么?搞什么啊?

心中疑惑,但还是看向自己的手背,手背上多了一道金色的奇异咒纹,这道咒纹分上中下三部分,三部分似是组成了一个图腾一样的图案,高贵而神秘,这个咒印很快便融入了血肉之中不再显露。

岳阳真是头顶三个巨大无比的问号,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就没能来个人给她解说一下?来个旁白都行啊,她就这么懵逼的接受了个神秘的仪式?啥也不知道,就这样没了?那个生物是什么?那个神秘的少女又是谁?

听她说的,她似乎认识克莉丝莉雅?一体双生?血族之躯人族之魂?什么鬼啊!还有什么得到琉璃的认可,都是些什么鬼?一米哇干奶!

还有她手背上的咒纹,是神赐?神赐是什么?她没办法觉醒神谕?所以人家大佬看她可怜送了她个神赐?

神赐?那个女孩是神吗?

神?这个词也未免太可笑了点,就算是异世界也不可能存在神的吧。

岳阳脑袋要炸开了,就算是他当年看的那些异世界小说也没这样写的啊,莫名其妙的进入神秘空间,被迫接受神秘的仪式,然后没了,给她撵出来了,啥玩意儿?!

不过,不等岳阳再想些什么,一只粗糙的手掌拎着她的衣领将她给拎了起来......

拎了起来

拎......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禁地?”一个老头的声音在岳阳耳边响起。

岳阳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这个老头。

“为毛又拎我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