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篮]超能力者赤司征十郎的灾难 第98章 F98.赤司征十郎的外号_幼儿源氏

古代言情 2020年05月23日

如果输了的话,就把眼睛挖出来给你们吧。

——除了日向,没有人会觉得赤司是在开玩笑。

直到影山把日向拖走,洛山篮球部的几人之间还是维持着冷凝的氛围。

他们没想过赤司会说出这种话,也没想过赤司承诺后会毁约,虽然本人说是在开玩笑,但那个眼神完全不是在开玩笑啊!

也就是说,如果洛山在这次的全国大赛上输掉了,说一不二的赤司是真的会挖出眼睛作为歉礼送给他们。

“……这可真是把我吓到了。”第一个出声的是实渕。他没办法把那些话不放在心上,但明面上并不显露,处事圆滑如他,这时也只能装作是个玩笑。

“抱歉,吓到了吗?”

实渕呼出一口气,有些责备地望向我:“下次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

我也没办法,作者给我塞的临时剧本,还说了‘正常世界线的赤司征十郎在这个时候就应该说这几些台词’什么的——果然还是太夸张了吗?

作为教练的威信是回来了,上场的事情另说,可他们似乎又误会了什么。

见我没有丝毫反省的样子,实渕又拿手肘戳了戳旁边的叶山:“小太郎,你也说点什么啊。”

在他看来,之前团队虽然有矛盾,但一直隐匿在暗处不发。追根究底,今天的爆发是从叶山开始的。赤司会说出那样的话,大概是被叶山的不信任伤透了心,才会有这样残酷的承诺。

叶山有些别扭地别开了视线,犹犹豫豫的就是不说话,似乎暂时丧失了组织语言的功能。反倒是根武谷这个肌肉笨蛋率先开口:“我们知道了——”

“……”

你知道了什么?都说了是你们想多了,我可不是什么混黑道的少爷啊。为了道义,失败了就要玉碎,怎么可能。

叶山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抢到根武谷之前开口:“我们并不是不信任你,‘有赤司在一定会赢’这种说法在以前就有了。”

我要是没记错,那个说法是指“赤司征十郎是帝光的吉祥物,明明什么没做却能够躺赢,白拿三个全国大赛冠军”的嘲讽吧。

而且……吉祥物明明是黄濑才对。

有了个谈话的开端,叶山很快继续说了下去:“你很强,我们都知道,可是最近的表现也有些太糟糕了。让我们和黛磨合,那你呢?赤司和我们的配合呢?就算不需要我们配合你,赤司一个人可以单打独斗?”

根武谷附和道:“就是说啊,说实话,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赤司可以做到什么程度,马上就要比赛了,就算是秘密武器,也展现给我们这些队友看吧?”

实渕小小的开了个玩笑:“要是在洛山的队伍里发挥不出赤司的实力,那么大家都要说‘洛山比帝光要弱’了。”

当然没有人会把高中球队和初中球队做对比,不明真相的观众只会说——洛山拥有的“无冠的五将”带不动赤司征十郎这个混子,果然帝光球队其他四名“奇迹的世代”果然很强。

“……抱歉,是我没有体谅你们的心情。”我微微欠身,“那么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来做一个实力的摸底吧。”

“一对一对练吗?”

“不,你们三个对我一个。”我说。

“呃?!就算是你,想对上我们三个——”

“黛前辈,麻烦你做个见证吧。”

黛千寻微微挑眉:“啊。”

//

乌野排球部。

到处乱跑的日向被前辈们一阵狠批,他随口谈起自己的经历,又交到了新朋友可以一起打排球的时候,脾气最好的前辈菅原孝支有些讶异地看了过来。

“赤司?帝光中学的那个?”

“他是高中生啊。”

菅原无奈地笑着解释:“我说的是国中时期啦,赤司征十郎,帝光篮球部的主将。”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补充道,“红头发,眼睛颜色不一样。”

“哦哦哦!就是他!”日向恍然,他有些好奇地反问道,“前辈也认识赤司吗?”

“赤司征十郎这个人还是蛮出名的吧……”菅原拍了拍放在一旁的杂志,“体育周刊上有不少报道呢,我看的可不只是排球月刊啊。”

“呃?”对篮球方面相当茫然的日向歪了歪头。

田中随口说道:“我好像也有看到过,眼睛颜色不一样的家伙。国中的时候,班里的男生有讨论过他。”

“连田中前辈也知道吗!”

“那是当然的吧!我又不是消息闭塞的人!”田中拿手肘勒了勒后辈的脖子,惹得日向一通挣扎。

菅原:“如果说影山是北川第一的排球天才,那么当时帝光就有五个影山,被称呼为〖奇迹的世代〗,而赤司征十郎是他们的队长。”

日向想象了一下,五个凶神恶煞的影山站在自己的面前打篮球,顿时打了个寒颤:“帝光……好可怕。”

“就是说啊,帝光可是被称之为篮球豪门,赤司作为主将,三次登上全国大赛的领奖台——”

“三次?!”日向惊呼。

这下,就连对篮球话题不怎么在意的影山都猛地扭过头看了过来——不管怎么说,全国大赛三连霸也强得太过分了吧。

“咳,应该是三次吧?”想到之前看到的体育新闻,某中学主将比赛中途溜出去买奶茶而错过了领奖的轶事,菅原忍不住无奈地笑了一下,“百战百胜的赤司征十郎,天才啊,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东西,有时候还真是羡慕……”

全国大赛是学生时期含金量最大的赛事,能进入全国大赛的队伍也被称之为强队,对于很多人来说,只要能进一次全国大赛就已经无憾了,这段经历也足够拿出去吹嘘。

不说篮球如何,单单看他们擅长的排球领域,想通过预选赛层层选拔进入全国大赛就已经很困难了。光在宫城县就有六十支队伍打预选赛,最后能代表宫城县去东京打全国大赛的,只有唯一一支队伍。

像是乌野,五年前拥有闯进过全国大赛的实力,后面几年却没有取得名额,故有“没落的豪强——无法飞翔的乌鸦”之称。

今年的乌野克服重重困难,获得了一次重新腾飞的机会,他们引以为傲,而这位赤司征十郎居然有过三次参与全国大赛的经历,并且三次都夺冠了?!

日向没有体会到那种普通人对天才展现才能的不甘,少年的眼睛亮亮的,表达出来的只有赞叹:“哦!好厉害!”

“很厉害对吧!”菅原温和地说道,“我关注他是因为之前被表弟拉去看了一次比赛,赤司的表现虽然不是最突出的,但显然他才是球队的核心。”

田中:“呃?可是我听说,赤司的才能并不足以统帅奇迹的世代,团队出现了矛盾,现在分崩离析,都去了不同的高中啊。”

“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我看过他们的比赛就知道了,赤司是球队的PG……”菅原举起一根手指,“简而言之,用排球术语来说,他就是球队的二传手。”

“二传手?那家伙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二传手之间暗流汹涌,只是一个名词,原本对赤司毫无兴趣的影山也抱着排球走了过来加入了讨论。

“啊,还是天才级的。虽然不太确切,但他主要负责组织进攻与防守,掌控比赛节奏。不得不说,他的节奏完美,在我看来简直像个怪物。”菅原回忆起当时在现场的那场比赛,不禁有些汗毛倒立。

他看向影山:“影山也明白吧?所谓的二传手,就是化身为辅助进攻的影子,哪怕只是个助攻,然而可以成就主攻……最为重要的是,只要有赤司上场,球队就是一块铁板,明明是五个人在场上,却像是一个人在打比赛一样——他就是真正的君王啊。”

影山撇了撇嘴,什么都没说。

他国中时期可没那么大的统帅力,反而还因为不会配合团队放慢步调而被指责,“球场上的王者”这样的外号对他来说只是个嘲讽他高傲的屈辱罢了。

从二传手的角度看来,这个叫赤司征十郎的家伙的确很强,比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强。有这样的大局观,就算不打篮球,转而来打排球的话,最有价值的二传手的名号落在谁头上还不一定。

向来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影山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哪怕对方是打篮球的,同时他也不免有些疑惑。

赤司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把团队凝成铁板,能让队友无条件信任自己,在场上把自己托付出去——真的会有人毫无保留、无条件信任队友吗?难道这家伙的队友都是日向那种跳起来闭着眼睛扣杀的呆子吗?!

“稍微有点想去看赤司打篮球!”

日向的话令影山回神,他一掌劈在自家副攻脑袋上,恨铁不成钢:“想什么呢,马上就要全国大赛了,接球技巧还一塌糊涂,想在全国人民面前用脸接球吗?不好好训练看什么篮球比赛!”

“好痛——”

菅原笑了起来:“想看的话,网上应该还有比赛视频吧,帝光中学可是篮球豪门呢。啊对了,当时还有这么一个传说——帝光的赤司是球队吉祥物,哪怕不上场,只要他坐在场边,球队就会有必胜的Buff。”

“真的吗?!”

“肯定是假的啊,日向呆瓜!”

Top